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中国人也开始花明天的钱了 都是房价给的债
——
2018-08-10 23:28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崔文越

侨报网综合报道】中国居民负债率正在一路看涨。近日有研究指出,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为48%,这打破了中国人爱储蓄的传统形象。专家指出,高房价是推高家庭负债的最主要原因。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全球储蓄最高的国家之一。中国居民储蓄率一度被传高达50%。事实上,现在中国人已经没有那么爱存钱了。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3月演讲时提出,应该防止居民储蓄率过快下降引发的经济金融风险及连锁效应。

783894

福建福州民众在金融机构自助机前办理有关业务。(图片来源:资料图/中新社) 

中国人爱存钱?只是个误会

有个段子流传已久。一中国老太与一美国老太死后在天堂里相遇。美国老太说她年轻时买了房子,直到死时才将房贷还清,一辈子都搁在还债上了,不过,倒是住了一辈子的房子;中国老太说她这一辈子就想拥有自己的住房,于是攒了一辈子的钱,可房子刚买上,住了一天自己却死了,多遗憾的事。

一个是负债花明天的钱,一个是储蓄花昨天的钱。这个段子充分说明了大家对美中居民理财观的印象。

不过,如今这种印象该改改了。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3月24日,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表示,从2010年起,中国居民储蓄持续下降,成为中国储蓄下降的主要因素。从增速的角度看,从2010年的16%下降到2017年的7.7%;从居民储蓄在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占比来看,从25.4%下降至12.7%,下降了近一半。与此同时,还伴随着家庭杠杆率的快速上升。2013年至2017年,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从33%上升至49%。

易会满指出,理财、信托、互联网理财等都分流了存款。值得注意的是,易会满指出,中国家庭资产配置房地产的比例大大超过存款,2016年、2017年居民贷款增量连续超过居民存款增量,中国居民由资金的供给方转变为资金的需求方。

报告:很多中国家庭流动性命悬一线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日报道,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报告《警惕家庭债务危机及其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中提出,截至2017年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为48%。虽然看起来并不高,但已经远远超过其他发展中国家。

《报告》指出,截至2017年,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2%,已超过美国当前水平,更是逼近美国金融危机前峰值。

与此同时,由于隐藏的民间借贷等无法被统计的部分,实际上中国很多家庭已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家庭流动性已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

而伴随着家庭债务的累积,家庭债务结构也变得越来越多样化,给家庭带来的流动性压力增加了问题的复杂性。

对于近几年来不断增加的家庭负债,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指出,家庭负债率升高是因为房价过高,使得居民必须依靠负债才能买到,买房支出占家庭收入的比重过高,就形成了家庭的高负债率。

“近几年,有很多‘90后’年轻人进入城市,为发展、为结婚等需要买房,但一、二线城市,包括三线城市房价的上涨,让无法完全靠原有积蓄支持购房的他们不得不通过贷款买房,如此一来这些中国家庭的负债率就提高了。”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敏补充说。

胡敏进一步指出,近几年,居民家庭收入增长虽基本与GDP增速保持平衡,但远低于家庭负债的上涨,这势必会侵蚀家庭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消费能力。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很好地解决,在宏观经济去杠杆的过程中,家庭杠杆提高就成了金融市场的一个风险点。

1225259

网络金融服务公司融360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中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为5.64%,相当于基准利率1.151倍,为2017年1月以来连续18个月上涨,同比去年6月上升15.34%。图为广西南宁的一处在建楼盘。(图片来源:中新社)

家庭负债率多少才合适?

“算上房贷的话,我的资产是负值,而且是-90万元人民币。”一位网民的话道出了很多人的实际情况。在讨论存款的同时,贷款也是不少房奴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维持正常的家庭开销,并应对生活中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最好能有一笔存款备用,但为了更好的在城市中工作、生活,可能还需要通过贷款购房。负债率即总负债与总资产之比,体现家庭综合还债能力(资产负债率=负债总额/资产总额)。那么,怎样的家庭负债率才合适呢?

胡敏分析,应该在30%~40%之间,35%左右是比较均衡的状态,如果超过这个数值对家庭的支出和未来家庭稳定预期就会带来很大的损失,最极端的情况不能超过40%。

相比之下,郭田勇要更乐观一些,他指出,按照居民杠杆率,央行觉得以前20%多的负债率比较低,40%~50%应该是比较合理的范围。《报告》还提到,截至2017年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是48%,如果数据准确,这已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因为从国际上来看,家庭债务率警戒线一般到60%。

不过,对于中国家庭负债率来说,郭田勇还有不一样的观点,中国的情况比较特殊,与美国不同。美国信用卡的负债比较高,但这种负债有助于拉动消费;而中国现在的负债房地产方面占比很高。

“中国家庭负债的关键不是负债率,而是负债结构的问题,如果把房地产的负债降下来,把刷卡、旅游消费等负债提高,将会对经济增长有帮助,所以应该关注调整负债结构。”郭田勇补充说。

控制中国家庭负债率 先得降房价

《报告》中指出,家庭部门债务总量不高的表象遮掩了由于收入阶层和区域间家庭债务异质性重大差异和显著的传导性,弄不好会造成严重的隐患金融风险和经济下滑风险。

“今年上半年,中长期贷款主要是用于房地产的居民家庭贷款”,胡敏称,随着年轻一代消费观念的变化,通过信用卡等形式消费日渐流行,但不论房贷还是借贷消费,一旦达不到偿还能力,就会产生风险。

郭田勇还补充称:“结构不合理的家庭高负债还会对其它消费造成挤出效应,大量资金投入房地产就没钱进行消费了”。

谈及如何有效控制或降低家庭负债率时,胡敏表示,中央的政策导向是“房住不炒”。解决房地产问题是控制负债的根本问题,可以采取增加土地的供应等措施,但眼下还需通过财税、金融等手段先把房价遏制住。

对此,郭田勇亦表示认同,他同样建议,要对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控,以控制家庭负债率。

高杠杆的恶果:有钱不敢花,如何刺激消费?

而对于年轻人来说,背负高杠杆意味着什么?

腾讯新闻分析,首先是生活的风险会增加。北京《财经》杂志就指出:“那些在2015年后被迫以各种形式举债购房的年轻人,很可能是中国社会中杠杆率最高的群体。在高负债的时代,他们的财富最危险。一旦他们资不抵债、断供停贷,则会造成更大的系统性风险。”

timg

近10年前的电视剧《蜗居》,反映了在房价飙升的背景下,普通人在都市生活中历经的种种波折。姐姐海萍(右)最终攒下钱贷款买了房子,圆了梦。妹妹海藻却因为追求物质而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图片来源:《蜗居》剧照)

其次就是会让年轻人有钱也不敢花,即使收入再高,在巨额的杠杆面前也只是九牛一毛。近10年前的电视剧《蜗居》,海萍的一段台词可以说很真实的说出了这个群体的生存状态:

“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房贷六千,吃穿用度两千五,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人情往来六百,交通费五百八,物业管理费三四百,手机电话费两百五,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也就是说,从我苏醒的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四百,至少……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这些数字逼得我一天都不敢懈怠,根本来不及细想未来十年。”

这也与前述郭田勇的说法不谋而合:“大量资金投入房地产就没钱进行消费了”。(完)

编辑:崔文越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