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真抑郁or被灭口?中国官员的“自杀潮”背后隐藏了什么......
——
2018-08-06 21:30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孟音

侨报网综合讯】广东梅州政法委书记彭耀新6日在自家小区自缢身亡。

据微博@梅州发布消息,6日上午,梅州警方接报称,梅江区某小区一男子自缢。接报后,警方迅速赶赴现场,发现该昏迷人员为彭耀新(男,56岁,现梅州市政协党组成员),已无生命体征。经初步调查,彭耀新系自缢身亡。

公开资料显示,彭耀新,男,汉族,1962年5月出生,广东兴宁人。

彭耀新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曾任嘉应教育学院教师、梅州市委宣传部理论科科长、梅州市委讲师团团长、兴宁市委副书记、梅州市梅江区委书记、梅州市委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

十八大以来,官员自杀成了中国社会的一种怪现象。与民工跳楼讨薪一样,官员自杀也层出不穷,级别从省部级、厅局级到县处级、科级,从党委政府到金融、教育、税务、公安……有观点认为,中央的强力反腐对官场带来不小的冲击,一些贪腐官员或选择自杀以逃避追究。

有媒体统计,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4月10日期间,共有54名各级官员非正常死亡。其中官方公布的信息中,认定因为自杀死亡的超过四成。

2013年1月8日,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自缢身亡,终年55岁,消息称祁晓林“生前身患疾病,有抑郁症状”,这成为2013年第一起高级别公务员自杀事件。

2014年4月4日,曾经的“打黑英雄”、重庆渝中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支队长周渝被发现在宾馆自杀。具备可能相关性的背景是,此前重庆已有多名“打黑英雄”被调查、逮捕。

2014年4月8日,中国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徐业安在办公室自杀身亡。此前五个月,信访局另一名副局长因涉嫌违法违纪而遭中纪委调查。

2014年7月9日,湖北孝感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海华从11楼跳下身亡。留下遗书称“身患多种疾病,常感不适,只能自我解脱”,“自己对不起组织,请求组织可以善待其家属”。据悉,湖北纪委人员本计划当天将李海华从会场带走调查。

2014年9月8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政协原主席张彭慧在其办公室自杀身亡。

有评论称,官员也是人,如果工作压力太大,且精神长期处于抑郁状态,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与化解,也会出问题。如汶川特大地震之后,震区多位官员相继自杀。

但更多的官员自杀,显然不是“精神抑郁”能够解释的。有的地方官员已经形成了牢固的利益联盟,其中“老大”、“老二”身份等级分明,大官保小官,小官保老板,一级保一级,盘根错节,纠结成一棵参天大树。当某位官员出问题,可能波及整个利益链条时,他就可能“被自杀”,丢卒保车,牺牲“小我”。2009年11月,原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厅级委员乌小青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里,“用棉毛裤裤腰绳成功上吊自杀”,就给社会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官员无论是何种原因自杀,有关部门都应该多问个为什么,因为其中已涉及公共利益,不能匆忙之下盖棺论定,简单一句“精神抑郁”就让所有秘密都随之灰飞烟灭,不再追究。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邵道生曾呼吁,“贪官即便是自杀了也要追查到底,也要将贪污国家的财产没收、充公,不能让其家人或同盟钻法律的空子。”

微信公众号“湖南政商参考”评论称,在反腐浪潮中,频频出现的官员自杀消息确实让人生疑:莫非潜伏已久的抑郁症如此巧合地集体爆发?诸多猜疑背后,要归结到一个信息不对等的问题,究竟官员生前遭受着何种精神压力,自杀后又是否被继续调查,这是制止传言满天飞的关键。(完)

编辑:孟音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