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美专家:朝鲜去核化可能无法在特朗普任内完成
——
2018-07-23 17:55 来源:侨报网 作者:魏嘉昕 编辑:苏晚

【侨报记者魏嘉昕7月23日华盛顿报道】7月19日,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 )组织了几位专家对朝鲜的去核化前景进行了评估分析。专家们均表示,朝鲜去核化(denuclearization)并非能靠一届美国政府完成,朝鲜的无核化需要包括中国、韩国、日本、俄罗斯在内的大国合作实现。

CSIS核问题项目主任丽贝卡·赫斯曼(Rebecca Hersman)认为,当我们谈到朝鲜去核化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应当明白什么是战略性的选择(strategic choice),这种战略性的选择更多的意味着在这个过程中各方信心的增强,关于朝鲜半岛去核化过程中的细节问题反而是次要的。回顾历史,南非曾经面临去核化这一选择,南非的去核化不是彻底的、全面的,去核的结果仍然需要去检验。利比亚在2003年的时候也面临这一问题,利比亚的去核化速度非常快,但是彻底清除化学武器却用了13年。而朝鲜问题与前两者相比都不是一个量级的,朝鲜去核化远为更复杂、更大规模。

图中为丽贝卡·赫斯曼(Rebecca Hersman),右为理查德·约翰逊(Richard Johnson)。(侨报记者魏嘉昕 摄)

她认为这个问题中存在的挑战有以下几个:

第一,协商谈判的挑战。美朝双方现行这种由上至下的、老式的谈判方式看起来似乎是可行的,但是美国可是冒了不少风险的。从美国的角度而言,我们缺少对朝鲜去核化的足够细节;从特朗普金正恩的新加坡峰会上我们更多的看到的是象征意义的(symbolism)的外交姿态与互动,我们缺少实质性的进展与目标。关于此次峰会和未来朝鲜去核化进程,美国方面有太多疑问:朝鲜的去核化由哪一方来监视(monitor)由哪一方来验收?需要美国和朝鲜签订双边协议还是这是一个多边协商的需要韩国、中国以及日本参与进来的过程?我们对这些一无所知。

第二,朝鲜去核化到底应该是全面彻底的(comprehensive)协议还是一步一步的(step-by-step)武器控制协议?就美国目前国内的政策制定者来说,大多数人其实是支持后者的。如果我们选择采用第二种途径,那么我们现阶段以及未来推进过程中就要有两个重中之重:打好坚实的基础,做好准备工作;树立、增强各方的信心。就本届政府来说,到底采用哪一种方式其实是非常分歧的,特朗普本人是倾向于交易性的(transactional)沟通与解决方式。

第三,技术方面的挑战。我们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轻视、低估朝鲜的核实力与核决心。朝鲜核问题绝对是大规模的,超出我们的想象的。现阶段美国必须要立即召集核武器专家与相关方面的专业人员,做好评估、做好准备。

第四,政治因素方面的挑战。想要实现朝鲜半岛最终的无核化需要极大的耐心、各方的努力以及时间的付出。这绝不是靠一届政府就能完成的,这也不太可能在特朗普任内就能完成。从美国国内决策圈来说,我们需要两党的支持(bipartisan support)。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这一举动其实给解决朝鲜问题蒙上了阴影,我们不能再继续复制这样的政治气氛(political atmosphere),国会内部的分裂对于解决朝鲜问题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她个人在这里提出风险降低(risk reduction)这一概念,比起“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Complete, 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 Dismantlement, CVID)的原则,这个概念听起来似乎不那么彻底、坚决,但是有可能更容易实现(achievable)。她强调降低风险,其实是希望各方能够协调出更为完整、现实的去核化目标,以及现阶段以及每一阶段我们应当完成的任务。至于从哪里开始,她个人认为我们应当从清除核原料开始,这可能是漫漫去核化过程中的第一步。

核威胁倡议协会(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高级主任理查德·约翰逊(Richard Johnson)认为目前各界就“什么是核冻结(nuclear freeze)”没有达成共识。在他看来,冻结核武器包括以下几个重要步骤:第一步,建立监视机制(monitory mechanism);第二步,正式就朝鲜去核化这一过程对外发布公告(declaration);第三步,确定整个去核化的范围(scope)。范围是指是否解除朝鲜的化学武器、导弹,还是仅仅以清除核原料为唯一目标?我认为美国政府以及参与的各界应当及早的确定目标,这是当务之急。

除此以外他认为我们还需要解决美朝对“无核化”这一问题理解不同的问题。2008年的时候,布什政府确定了朝鲜去核化的几个原则,其中一个就是需要获取环境抽样(environmental samples),结果朝鲜完全不同意;2012年的时候,奥巴马政府提出朝鲜发射卫星的行为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的决议。很明显,朝鲜与美国对于去核化的定义不同、理解不同,意见不统一的话就很难最终实现我们的目标。即便如此,朝鲜完全去核化也很难在短短几年间完成,这是一个需要各方极大耐心与互信的过程。当务之急是要清除掉核原料,至于核武器、导弹和化学武器可能是我们下一阶段需要完成的任务。除此以外,他认为我们还应当采取合作性的(cooperative)解决方式。这种解决方式的核心在于促进(facilitate)各方的谈判、协商与最终方案的执行,我们要确保朝鲜不会再一次打破承诺、言而无信。

关于本报记者问到的“中国在朝鲜去核化过程中扮演的角色”这一问题,他认为核心就是合作。中国和俄罗斯都是核大国,掌握尖端的核技术与核知识,美朝双方应当让中国加入这一过程中,通过自己的核技术与核知识来确保、帮助(facilitate)、支持(support)朝鲜去核的平稳进行。从地区地缘政治的角度讲,仅仅依赖于美国和朝鲜这样脆弱的双边谈判(bilateral negotiation)是行不通的,整个过程的平稳进行需要将地区的关键角色(regional players)带到谈判桌上,共同实现最终的朝鲜无核化。

编辑:苏晚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