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中国央行与财政部“旷世互怼”争的到底是什么?
——
2018-07-18 20:29 来源:侨报网综合讯 编辑:刘聃

侨报网综合讯】近一周以来,大陆央行与财政系统你来我往、针锋相对的讨论显得火药味儿十足。7月13日,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公开发表一篇题为《当前形势财政政策大有可为》的文章,引发了一波有关央行与财政部、金融与财政的热烈讨论。

从徐忠在文章中称“多个现象表明积极的财政政策不是真积极”“没有赤字增加的积极财政政策就是耍流氓”,到之后财政部不少人士的公开回应,民众(纳税人)将这一争论戏称为“央妈”和“财政爸”之间的吵闹,而这一“家庭纠纷”似乎没有要停止,反倒是愈演愈烈,不断发酵。

JJ071911

左图为中国财政部,右图为中国人民银行。  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金融与财政之争由来已久

徐忠的文章被认为是央行高调而罕见地“怼”财政部,外界一向觉得双方的“恩怨”由来已久,只不过向这样公开的争论尚属首次。

徐忠在文中言辞直接,被评价为“说了央行很多年想说却没有说的话”——“财政数据不要说人大代表看不懂,我也看不懂”“财政部将财政风险转嫁金融部门”“金融机构管不住地方政府的违规融资行为”“中国的财政部喜欢与美国财政部对比,强调自己的权利太小”“中国的财政透明度很不够”等等。

徐忠在其文中以小标题的方式指出了财政方面的三大主要问题:

1.赤字率低,财政政策不是真的积极——财政部门收的税不少,钱却没花在刀刃上。

2.国有金融机构资本不足问题凸显,财政资金说好要向国有金融机构注资,却未真正掏钱。

3.地方性政府债务信息不透明,将隐形债务推给金融机构,但金融机构处于弱势,很难对地方政府的不规范操作进行约束,致使地方债乱象发生。

之后,7月16日,署名“青尺”的财政部官员在财新网发表了一篇题为《财政政策为谁积极?如何积极?》的回应,将争论推向白热化。

“青尺”反驳称,不能将赤字规模与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简单等同起来。财政部门在实际操作中已统筹考虑多渠道加大积极财政政策力度。

他对徐忠指出的财政三大问题还逐一作出解释:

1.赤字规模和财政政策力度之间不能简单等同,因为中国除了中央财政赤字外,还有各级地方财政所设的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和预算外融资举债。

2.财政部门给金融机构注资掏的是真金白银,要是让央行控股商业银行,将是极大倒退。

3.金融机构是地方债务乱象的“共谋”,并非弱势而只能幻想、无所作为,地方政府举债不规范的操作手法很复杂,这不是基层财政部门能独立做到的,金融机构一定有参与其中并且获利。

此外,双方还追溯了一些历史问题——争论上一轮银行业重组改制,究竟是财政救了银行,还是银行自救。

“青尺”提到,1998年全中国财政收入只有9800亿时,财政就设计了一套很好的注资方案,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为商业银行注资。这次发债注资的结果也很好,形成了收益率较高的资产,资金紧张也得到了缓解。

然而在央行看来,这是银行自救的结果。因为当时四大行购买特别国债的资金,大部分来自央行降准所释放的可使用储备资金,而后财政部又将发债所筹资金重新注入四大行作为补充资本金。

央行方面认为,财政这是“空手套白狼”,没拿一分真金白银,到现在,这些资金有一部分还挂着账,最后都是靠银行自己吸收的。

而现在,银行又面临着一些压力,虽说情况没有当时那么糟,但仍需补充资本金。

徐忠文中的相关内容被认为是对财政的“预防针”——要么掏钱管事,不掏钱的话就不要想着干涉。

自此之后,市场上再次掀起了金融与财政的争论。

7月17日,财政部官网挂出了一篇湖南专员办的调研文章《湖南专员办关于防范金融风险的几点思考》,被认为是财政部针对此事的一个回应。文章认为,财政金融不分家才是金融风险的症结所在。“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就成了把财政和金融混在一起的中间机构,导致财政与金融的不分家。”

23

中国财政部官网截图。7月17日,财政部官网挂出了一篇湖南专员办的调研文章《湖南专员办关于防范金融风险的几点思考》,被认为是财政部针对此事的一个回应。

7月18日,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发表文章《不确定性条件下的积极财政政策如何作为》,指出积极财政政策的作用不是“大水漫灌”,而是精准施策、积极有效。”“财政政策的创新并非易事,因为财政的事情不是财政部门的事情,是整个国家的事情,是整个社会的事情。” 

根本分歧在于地方债务问题

正如上述提到,央行与财政部的问题由来已久。去年11月的财新峰会上,针对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人民币的货币政策必须独立,要独立就必须摆脱被外汇占款的干扰,必须让财政部主要负责管理外汇储备”的观点,徐忠在现场反驳,“看起来很美好,但是现实很骨感。”那么,这次罕见的公开互怼发生在什么样的背景之下呢?

当前,中国实施的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指的是政府加大支出、减税降费。现任央行行长易纲在今年两会期间就“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的说法做过解释,松紧适度主要是看实体经济能否得到各个方面有效的支持。

业内分析指出,央行与财政目前的根本分歧在于处理地方政府债务。从双方各自的辩论来看,在财政政策发力和增加财政对金融机构注资方面,两者没有本质分歧,差异仅仅在于实现方式层面,因而通过协商可以达成一致。

而双方更为本质的分歧在于处理地方政府债务的方式,特别是对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大背景下,出于防范潜在财政风险的考虑,财政部门主张控制地方政府债务,剥离隐性债务,这也是控杠杆在政府债务部门的具体体现。

结合控杠杆和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从两者自身定位出发,不难理解二者的观点对立。央行主要职责是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维护国家金融稳定与安全。而财政部职责则包括防范财政风险、依法制定政府性债务管理制度和办法。

在7月10日,即徐忠发表文章的三天前,财政部主管媒体《中国财经报》刊发财政部金融司司长王毅署名文章《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基石——<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导意见>的历史性意义》,认为多部门参与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影响决策效率。文中提到“当前国有金融资本管理还存在职责分散、权责不明、授权不清、布局不优,以及配置效率有待提高、法治建设不到位等亟待解决的矛盾和问题”。

同时,也就在徐忠文章发布同一天,央行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该报告初步统计,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2.03万亿元。目前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同比大幅减少,稳健的货币政策在去杠杆方面做得很好,但防风险的压力也很大。

另一边,顶着经济下行的压力,财政收入依然表现不俗在,这让央行感到自己在不断投入的过程中,财政部的财政政策并没有真的积极。

近日,财政部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财政收支情况显示,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43万亿元,同比增10.6%;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1.16万亿元,同比增7.8%。上半年财政预算收入增速远高于GDP 6.8%的增速。

财政部数据还显示,今年前5个月,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2.2%,其中税收收入增长15.8%。另一方面,今年赤字率从去年预算的3%降至2.6%。

那么,积蓄已久的“央财之战”为何在此时爆发呢?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对《新京报》表示,这与当前的经济、金融形势有关。经济存在下行风险,金融风险也在加大,很多地方呼吁,央行应该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编辑:刘聃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