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在他乡 > 正文
不爱数理化,同样一片天
——
2018-07-12 23:15 来源:侨报网 作者:章宁 编辑:康博斯

【侨报记者章宁7月12日橙县报道】“从小爸爸妈妈让我学数学、学科学,长大当工程师当医生……很多华人在这条路上,都走得很成功,但是,我觉得,我们华人也需要有领袖。”正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同时攻读5个文科专业的二年级学生Oliver,由此,创办了“华人领袖孵化器”(Future Chinese Leaders of America,FCLA),一个几乎全部由华裔高中生参与的非赢利组织,其分支机构正在扩散。孩子们有怎样的目标,在他们眼中的华人、华裔社区,又是怎样的?

“我们受欺负”; “我们不投票”

在美华裔是否会受歧视?一个长久以来的争议问题,也是至今生活在中国的华人都会提出的问题。有的认为只要自信,不会被歧视;有的说从来没感受到;还有更普遍的认为,少数族裔有时受到歧视或者不被欢迎或者遭遇不公正的待遇,总是会存在。至于说到投票,华裔的参与度之低,是公认的。

 

2018年暑期,“华人领袖孵化器”创始人Oliver马(前排左1),与尔湾站董事会成员在一起。(侨报记者章宁摄)

“很多次看到我们华人会受欺负。”当说起为什么参与到FCLA这个组织时,Jerry冯,高中三年级学生,华人领袖孵化器尔湾站主席,第一反应这样回答,可见在他的心里,这种感受之深。“比如说,我们语言说得不清楚,会被服务员欺负,他们看你的眼神是不对的,本来他们对每个客人都应是平等的。再比如,前不久,我去DMV路考,工作人员态度很差,脾气也不好,开口对我妈妈说,‘我先说,才你说’,这是非常不礼貌的,一种很粗鲁的说话方式。我觉得如果妈妈是白人、黑人,估计他不敢。我的心情不好了,那天考试就没有过。”Jerry接着介绍在FCLA工作,他认为很大一个任务是“增强华裔社区的意识(Awareness)”。

刚刚参加了FCLA尔湾第一次活动的Sabrina杨非常认可Jerry的目标,当天就决定参与到团队中。“华裔是需要提升意识(Awareness),既包括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认知,至少知道别人是在对你说不礼貌的话,还是你自己的行为有问题,更包括对社会议题的参与度。我们的邻居来美国20多年了,从来不投票,还强调投票给谁都一样,而且多他一票少他一票有啥关系。我很不认可,等我18岁的时候,一定投票。”

“我们需要领袖”

“华人领袖孵化器”(Future Chinese Leaders of America,FCLA)的创办,是一个华裔少年,Oliver马的梦想。Oliver7岁随父母移民美国,喜欢政治、历史、写作等人文学科,11岁用英文写了第一部历史小说,15岁又写了第二本,如今他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二年级学生,同时修2个主专业、3个副专业,他最终的梦想是写作,目前正准备考法律学校。

“FCLA是我2016年底注册成立的非赢利组织,注册之前已经开展活动。”Oliver说,“有这个想法是2016年大选期间,我帮助几位地方政治家竞选,发现咱们华人都不care这些事儿,就我一个华人在他们队伍中,敲门、打电话,其他都是尔湾的白人。在聊天中,我也发现,华人大多不是很在意政治议题,即使是和生活息息相关的政策,他们或者不知道,或者没兴趣谈论。而我从小到大,爸爸妈妈不想让我学历史、学政治,一直强调,学数学、学科学,当工程师、当医生、当会计,很多华人在这条路上,都走得很成功。但是,那时候,我觉得我们华人也需要领袖,需要有讲话能力的人,需要有商人能力的人,需要有自我展示的能力和欲望。毕竟无论是在政界还是商界,我们华人能走入高层、决策层的,比率并不高。”

由此,Oliver创办了FCLA,目标有两个:一是给年轻华人,主要是学生,提供做领导者的机会,积累一些经验,所以FCLA整个董事会成员都是高中生,所有活动都是他们来组织、筹款;二是,在华人社区传递重要的政治、政策议题。“比如2016年,我们请过加州财长江俊辉来讲加州的经济未来有什么危机,当时大约来了150多人;请过3位竞选尔湾市长的主要候选人来演讲,主题是:如果当选,准备为华人做什么?当时来了大约200多人。”

“没想到,事情一一做成”

Oliver说他创办至今最大的困难就是缺乏自信,没有自信能将这个事情做好、做下去。他自己因为关注喜爱而做这个组织,却没有想到和他一样想法的孩子、支持孩子们想法的家长以及支持孩子们参与到社会活动中的各界人士,并不少,于是想法一一实现。

“每个暑假我都会想,今年这个活动可能没人来,这位演讲人可能不会来,又或者,虽然在尔湾做成了,肯定去不到其他城市发展,因为那个太难了。可是没想到事情都做成了。如今,我们在蒙市、天普市已有分支,明年在哈仙达岗会再增加一个。”Oliver介绍说FCLA的活动一般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请政治家、或商界人士来演讲。分享个人历程、个人体验,有时还会分享他们想改变的一些议题。“比如最近我们请了尔湾的市议员Meliss Fox,她想改变的是交通,希望尔湾交通更加合理顺畅,她在演讲中说了自己想做什么,之后,孩子们分成小组,讨论、想办法、提建议。也可以分享自己觉得尔湾有什么特别需要改善的议题,又或者考虑交通是否最急需改善的议题等等。第二种方式,是工作室的形式。对参与者进行培训后,让大家练习特定的技能,比如公开演讲、辩论、面谈等等,包括传授同学们写大学入学的文章等。

2018年暑期,“华人领袖孵化器”尔湾站刚刚举行完一场辩论活动,主席Jerry冯(前排左1)按惯例主持董事会成员会议。(侨报记者章宁摄)

在北京出生的Oliver,来美国上学后,文科的天赋得以充分发挥,说:“华人学科学、数学特别好,让你练习让你背,美国孩子们都比不过,但是我感觉到弱点是缺乏创造力。比如历史,之前在中国就是让你背,没有自己思考、发挥的机会。来美国我学政治、学历史,都有发挥自己创造性思维的机会。”FCLA组织的创办,以及活动主题、立意的都是Oliver创造性思维得以发挥的很好体现,而这些方向,显然符合了华裔二代对责任、社区、社会的认知理解、价值观、以及对个人未来的规划,不知不觉中调动起多方的参与热情。

一个水到渠成的平台

再美好的梦想,缺乏机会的土壤也难以生根发芽,Oliver的想法不仅顺应了当下很多华裔少年的价值观,也感染了很多华裔家长,同时也获得了政届人士以及一些商家的支持。孩子们在这一集体中,快速成长。“现在感觉没我啥事儿了,各个地方的学生们自己策划、组织、推广而且拉商家赞助活动,都做得非常好。”Oliver笑说。

FCLA一般利用暑期组织9到10个活动,每次由董事会成员轮流主导,董事会主席由竞选投票产生。Jerry成为董事会成员后,组织过一次关于大学入学作文的活动,后竞选成为尔湾主席。经费由负责财务的成员解决,而同学们的能力、用心,协同家长们的配合,活动不仅有现金赞助,而且每次都有商家提供免费场地。Amy Tian上小学时随父母移民美国,目前即将升10年级,她是尔湾的推广负责人,说2016年刚参加时,“很害怕,一个人不认识,怕做不好。抱着想学的心思加入。”如今,Amy是大家公认的很能干的董事会成员。她说她喜欢画画,弹钢琴、吉他、以及ukulele,还会写歌,很想以后报考艺术类院校,不过考虑到毕业后的就业问题,也许会选择一些人文类专业,目前选修了心理学、哲学等课程。对于数理化等学科,她不太好意思地表示,“不是很有兴趣”。蒙市FCLA分支的Stanley和Spencer认为华裔缺乏参与社区活动的积极性、缺乏公益心,自己也组织有非赢利组织保护、收养小动物,支持环保,了解到FCLA的情况后,马上决定参与。

被孩子的热情、能力所感染,许多家长也支持,表示我们的下一代“不能再沉默”,配合他们在微信广泛发通知。此外,不少华裔政届人士接到邀请后,也非常乐意参,除了加州财长江俊辉,美国首位华裔女市长陈李婉若以及正在竞选加州参议员的伍国庆等都曾先后参加活动,给孩子们做演讲。

改变必将从下一代开始,背负家长的期待,拥有个人的梦想,华裔少年们正以自己的方式步入社会的舞台。(完)

编辑:康博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