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特朗普抨击北约亲近普京,有意为之还是重大外交转向?
——
2018-07-11 15:40 来源:侨报网 作者:魏嘉昕 编辑:逸清

【侨报观察】特朗普正式开启为期一周的对欧洲的访问,首站是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NATO Summit),随后他还将到访英国,最后一站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会面。特朗普曾多次指责北约各国没有履行承诺、没有尽到维护北约同盟的责任与义务,而与此同时不论是竞选时还是当选之后都对俄罗斯和普京本人表现出亲近态度。与美国历任总统相比,特朗普攻击同盟国亲近俄罗斯的举动到底反映了美国外交策略根本性的转变还是特朗普变幻莫测的个人风格所导致的外交失误?

特朗普在登上“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前往布鲁塞尔前发表简短讲话,在讲话中他继续对北约各盟国开火,“北约一直以来对我们都很不公平,但是我认为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的。我们(美国)付了太多钱,而欧盟掏的钱远远不够。这次访问中我将会与北约各国领导人会晤,还有英国和普京。这样看来,普京可能是最好对付的。我们确实有很多盟友,但是我们不能被他们利用,我们一直在被欧洲利用。”

与此同时特朗普也不忘在推特上开炮,在过去一天内连发三条推特指责北约和欧盟,认为大多数北约成员国没有履行自身对北约的财政义务、美国与欧洲的贸易赤字严重伤害了美国经济和美国人民。根据北约规定,在2024年前成员国要将至少2%的GDP必须用于军事国防,目前28个成员国中只有5国履行了这一规定:美国(3.61%)、希腊(2.38%)、英国(2.21%)、爱沙尼亚(2.16%)、波兰(2%)。去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就特别提到,­ “北约同盟们的更加强大仰赖于所有成员能承担更多的责任、支付应该支付的份额(pay their fair share),以保护我们共同的利益、主权和价值”。

北约成员国领导人在峰会开始前合影。(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在今早与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的早餐中特朗普除了再次批评欧洲各国“不负责的”(delinquent),还对北约最重要的成员国之一的德国开炮,认为“德国严重受制于(captive to)俄罗斯,因为它每年从俄罗斯进口如此之多的天然气”。德国总理默克尔(Merkel)反击道,“我自己经历过那个时期,深知德国曾受到的前苏联的控制;但是现在的德国是自由的是统一的,我们(德国)自己政策和决定由我们自己做主”。“德国是北约武器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供应国,我们有成千上百的军队在阿富汗支持美国的行动”。虽没有直接正面回应特朗普的攻击,默克尔绵里藏针的反击了特朗普的无端指责。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最新消息称“尽管特朗普已经同意将同北约各国领导人一道制定一系列计划以加强对俄罗斯和恐怖主义的防务,但是他也提出新的提议——将各成员国4%的国内生产总值用于国防”。这一提议被北约秘书长暗示为不切实际的,“我们现在的重中之重应该是让各国先完成2%的目标”。

特朗普本人在竞选期间多次抨击欧洲、支持英国脱欧、加之特朗普集团与俄罗斯千丝万缕的联系、特朗普本人还威胁说要对欧洲进口商品征收关税,特朗普政府展现出了与往届美国政府完全不同的对欧与对俄态度。欧盟是美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关系之一,而成员国多为重要欧洲国家的北约则是美国最重要的军事同盟。特朗普的一系列行为与言论是否暗示了本届政府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对欧政策将产生重大转向?特朗普本人到底是在利用推特有意推动美国国内的社会舆论从而塑造个人的“美国利益第一”的核心形象还是真的在颠覆美国过去几十年的外交道路、重塑美国的新的外交政策?特朗普多次将矛头直指欧盟、北约,将万恶之源归罪于美国和欧盟的贸易赤字上来,认为欧洲从美国身上收益巨大而美国利益受损?这真的只是单方面的受益关系吗?与欧盟密切的贸易关系对美国经济的复苏有着重要意义,而强大、坚定的北约军事同盟则在阿富汗战争、打击ISIS及塔利班等恐怖组织、威慑俄罗斯、支撑美国在全球的军事网络布局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国际政治中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但美国与欧洲的双边关系是一个长期互惠互利、相互扶持壮大的对等关系。一个分裂、动荡的欧洲不符合美国的核心利益,而充满问号、不稳定的欧洲-美国同盟关系既不符合美国自马歇尔计划(The Marshall Plan)以来的“复兴欧洲,重振欧洲”的精神,也不符合最根本的美国国家军事与经济。

与此同时,特朗普本人屡屡向俄罗斯和普京示好可能仅仅停留在媒体政治与舆论造势的层次上还是这真的意味美国的对俄外交政策将发生巨变?前者的意味可能更强烈一些。本届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明确将俄罗斯列为战略性竞争者(strategic competitor),认为俄罗斯“正在挑战美国的力量、影响和利益,正在试图腐蚀美国的安全、繁荣和民主”。如果说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伊朗问题和朝鲜半岛议题上尚有核心利益的话,那么纵观全局与长远,两国在政治、军事与经济方面分歧远远多于合作共赢。如何处理与俄罗斯的关系错综复杂,多重问题冲击下的国际政治环境给特朗普本人和本届政府带来了不小的难题。而即将举行的特朗普普京峰会对政策分析者来说将是一个重要的观察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走向的机会。特朗普上任至今不到两年,本届政府的外交政策与战略仍然处于较为模糊且变数较多的阶段,我们需要继续审视美国外交在与多方周旋的过程中所展现的新苗头与新动态。 

编辑:逸清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