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药神”来了!吃印度药续命该入罪吗?
——
2018-07-04 22:52 来源:中新网 北京《新京报》 编辑:司马琦

侨报网综合报道】近日在内地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或将成为今年最好看的电影之一。影片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帮助买不起进口抗癌药的白血病人买低价印度仿制药救命,并被病人尊为“药神”的故事。影片在上海电影节试映时,千人飙泪、掌声不息,也引发了观众对“天价”抗癌药的热议。

SD070503

▲《我不是药神》宣传海报。(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电影讲的什么?国产《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人们说,印度是穷人的药房,所以全世界都在这里买药。”这是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台词,影片还没有上映,已经提前火了。

中新网报道,虽然被称为国产版《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主要讲述了主人公罗恩·伍德鲁夫被检查出艾滋病,被宣告只能活30天。他坚强求生,开始去墨西哥寻找非法药物。在那个年代,AZT(一种逆转录酶抑制剂)是唯一合法的药物,但极为昂贵,每人每年费用达1万美金。罗恩组织了地下俱乐部,向艾滋病病人秘密贩卖非法药品,延续人们的生命),但相比起来,《我不是药神》的故事更加戳泪,更加具有魔幻现实意义。

看过点映的很多网民点赞,有人甚至说,这是今年至今最好看、最深刻、最催泪的国产电影。

在《我不是药神》里,男主角程勇是卖“印度进口”王子神油的药贩子,父亲因血管瘤卧床不起,妻子因被家暴与他离婚,八岁的儿子很快要跟着母亲和继父移民。

留给程勇的,是一片狼藉的生活,能救他于困境的,只有钱。

因此当有白血病患者找到他,托他从印度带一些仿制的药品格列宁时,程勇答应了,因为他发现仿制品与正版竟然有几十倍的价格差,于是开始铤而走险。

“这个药会在中国有很大市场。”“我不要做什么救世主,我要赚钱。”

这是程勇最初的心态。他和患者各取所需——他为钱,白血病患者为命。然而,当被假药贩子举报时,程勇却退缩了。他遣散了团队,剪短了头发,改行做起了服装生意。

仿制药的断供,让买不起正版药的患者离死亡更近。曾经托程勇带药的吕受益,还没等嗷嗷待哺的儿子叫出“爸爸”,因难忍病痛,选择了自杀。

这给程勇极大的震撼。他又恢复卖药。只是这一次,他分文不赚。

因没有正规手续,程勇的卖药行为很快被警方盯上,但在经历了生死离别之后,他决定就算倒贴钱,也要继续卖药。

因为他要给吃不上正版药品的患者续命。患者们也秘而不宣。面对警方的问询,一位老人颤颤巍巍地站出来说:“我生病吃药这些年,房子被吃没了,家人被吃垮了。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是情大于法,还是法大于情?警察迷茫了,患者迷茫了,程勇也迷茫了。

主角原型是谁?改编自陆勇案 直戳生存痛点

据了解,该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即当年曾引起热议的“陆勇案”。

《宁波晚报》报道,陆勇是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2002年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当时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进口的“格列卫”抗癌药,每盒(一个月用量)的售价需2.35万元(人民币,下同)。

治病两年,陆勇仅买药的钱就花了近60万元,深感经济压力大。2004年,他在网上搜索到有一种仿制药“印度格列宁”,价格只有原版药的1/8。陆勇托人购买服用后认为“印度格列宁”与正版药药效相同,于是他通过QQ群等方式向其他病友推荐,托他代购的人越来越多。2014年7月22日,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戏剧性的是,上百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2015年1月27日,检察院发布《对陆勇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判定陆勇的行为是买方行为,并且是白血病患者群体购买药品整体行为中的组成行为,因此不构成销售假药罪,撤回起诉。此案当时备受舆论关注。

中新网报道,北京时间2日晚,陆勇出现在清华大学,与大学生们一起看完了《我不是药神》。主持人介绍他上台时,全场掌声不断。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清华大学,上一次来是2015年,他受邀参加药事法研讨会,从患者的角度谈高药价之苦。

在没有看电影之前,陆勇听闻剧情后曾很生气,他认为影片里程勇早期敛财的做法,会损害自己的形象。

“我和原型有差距,我没有贩卖过药品,没有赚一分钱,我帮了很多人。”陆勇反复澄清,但对于剧情,他又表示理解,“毕竟电影剧情需要”。

SD070506

▲电影《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反映什么现象?反需正版药价的1/10  印度仿制药在华火了

电影里的格列宁真实名字为甲磺酸伊马替尼片,商品名格列卫,曾被《时代周刊》比喻为射向癌症的一发子弹,可以有效地控制慢粒白血病人的染色体变异。

换一个说法,这个药可以让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十年生存率,从以前的不到50%,增加到现在的90%左右,并且绝大多数患者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

但是,该药价格十分昂贵。

多家媒体曾披露,诺华公司生产的正版格列卫的价格一度高达2.35万元/盒,按照正常服用频率一个月一盒的话,一年需要花费28万多元,而且需要终身服用。这个费用,对大多数中国患者家庭而言,无疑是天文数字。

影片中“印度格列宁”的售价只有2000元,连正版药的十分之一还不到。不光是“印度格列宁”,印度有多种仿制药价格远低于专利药。仿制药是假药吗?似乎不是。

印度实行全民医保,但由于大部分民众经济条件较差,印度政府制定了特殊的专利强制特需。当民众买不起高价专利药时,无论专利保护期是否结束,都允许该药品直接被仿制。没有了专利药前期的研发投入,仿制药成本自然降了下来,价格可达到专利药的20%到40%。据悉,仿制药的药性与原版药相似度达到99.9%,因为外国企业强烈抵制,一般只在印度国内销售。

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也对印度仿制药抱以非常高的评价,世卫组织、无国界医生组织等每年采购了大量的印度仿制药。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白血病发病率约3/10万至4/10万,其中慢粒白血病占比约15%至20%。慢粒白血病的发病机制是染色体异常造成,任何年龄段均有可能发病。

在价格低廉、上市时间快等因素影响下,中国也成了印度仿制药的重要消费国。一些个人及组织通过私下购买、跨境医疗等方式为患者提供价格低廉的药品。但按照中国药品监管政策,未按照正式审批程序注册的药品均属于“假药”,代购属于违法行为。不过在利益及疾病驱使下,印度仿制药成了许多患者的“救命药”。但从印度买来在中国卖,由于没有合法手续,一直备受争议。

这背后是重要医药体系改革的不断探索。

官方做了什么?2018年中国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

那么,近年来中国对此做出了怎样的努力呢?

中国之声报道,2014年国家发改委下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对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进行改革;2015年5月,国家发改委、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七部委制定了《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2015年国务院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批制度的意见》;2016年工信部、原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到2018年,中国已有19个省市相继将格列卫纳入医保;2018年,中国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表示:今年4月27日,已经发布降低抗癌药生产进口环节增值税税后的具体措施,其中包括了103种已经上市的抗癌药。

曾益新说,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和采购。初步统计,中国已上市抗癌药品138种,2017年总费用约1300亿元。抗癌药品费用之所以高,一方面研发投入大但研发成功率不到2%,平均成本超过7亿美元,企业需通过高定价收回前期投入。另一方面城乡居民基本医保筹资标准目前人均不到700元,大病保险报销后,部分患者自负费用负担仍然很重。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药政司司长于竞进表示,将会同相关部门研究确定集中采购、医保报销、加快创新药进口上市等降低抗癌药费用的后续措施,放大惠民效果。

降低抗癌药品费用,一方面实施进口药品零关税,一方面也要支持鼓励国产药研发创新。截至2018年3月,新药专项累计有96个品种获得新药证书,其中30个品种获得Ⅰ类新药证书,成功研制了盐酸埃克替尼、西达本胺、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等多个重大品种。

观察:《我不是药神》成功在于走“现实主义路线”

对于《我不是神药》未映先红,北京《新京报》刊发署名文章评论称,电影的成功在于走“现实主义路线”,不仅描写民众真实生活和内心想法,而且直击癌症患者看病难和看病贵这个民生痛点。一部贴近民众生活的电影,当然更容易受到青睐。文章摘编如下:

电影未映先火,首先与演技和画面等外在因素有关,但更重要的是,电影内容客观真实,直面社会问题,能够引发广泛共鸣。换句话说,这部电影的成功在于走“现实主义路线”,不仅描写民众真实生活和内心想法,而且直击癌症患者看病难和看病贵这个民生痛点。一部贴近民众生活的电影,当然更容易受到青睐。

癌症是最易受到关注的一类疾病,癌症患者的看病难与看病贵,也极具代表性和指标意义。从情理上说,当进口原研抗癌药的价格高不可及、国外又存在质优价廉的仿制药时,若秉持尊重生命的理念,应该允许患者自己获得这些仿制药。

但从法理上讲,一切未经批准在中国国内上市的药品都属于“假药”,贩卖假药属于违法行为,治病不能成为违法的理由。当法理和情理出现冲突,是以法理为重,还是以情理为重,的确是一个两难的选择。这部电影抛出这对矛盾,引发人们对这道难题的深入思考。

调和这对矛盾的最好办法,是让这些药在国内市场合法化,具体的做法是,扩大抗癌药进口,并大幅降低价格,提升进口抗癌药的可及性,使质优价廉的进口抗癌药很容易就能够获得。

这段时间以来,进口抗癌药持续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国家在这些方面采取了诸多相应举措,譬如加快进口抗癌药在国内市场的上市审批进度、实行零关税等。这些举措,也受到患者和公众的认同和赞许。

既富有对法理的洞察,又极具现实意义,既让人想到过去癌症患者用药的艰难,又让人看到当前正在进行的努力,还让人对未来充满更多期待,再加上其他方面也有不俗的表现,这样一部电影未映先火,也就不足为奇。(完)

编辑:司马琦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