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人 > 正文
南加大受害华人学生纪小姐首谈“狼医”事件以来心路历程
——
2018-06-23 00:30 来源:侨报网 作者:聂达 编辑:邹姆斯

【侨报记者聂达6月22日洛杉矶报道】自5月洛杉矶时报长篇报道首称:美国南加大(USC)保健中心妇科医师丁铎(Dr. George Tyndall)涉嫌借妇科医生职务之便对女学生长期性骚扰,一个多月以来,投诉、举报同样遭遇女生越来越多。社会群体、学生组织、甚至洛杉矶县警局与加州医疗委员会,也纷纷加入了对该事件的调查当中。

此外,据报道中称:受害群体中亚裔女性占比例高。尽管丑闻爆发后,尽管南加大校长尼基亚斯(C.L.Max Nikias)被迫下台,然而这一负面事件备受影响的主要群体,由于种种原因,鲜有敢于面对媒体和公众为自己和受害人发声,然而4年前毕业于南加州大学的纪小姐(Lucy Chi),勇敢地谈起了自己在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的心路历程,她表示:“我希望更多华人受害者可以站出来,我希望丁铎受到法律的惩罚,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

纪小姐表示:“当我第一次读到洛杉矶时报刊登的关于医师丁铎的长篇报道时,我的第一反应便是:‘天哪!这不是当时为我检查的那个医生吗?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我继续读下去的时候,那些文字仿佛将我带回了6年前那次噩梦般的妇科检查,以及所有在那之后我所经历情绪和创伤。那一刻我意识到:竟然有这么多的女孩,有过和我类似遭遇,有些情节甚至比我所遭遇到的更加严重,有些女孩甚至当时还不到20岁,我没办法想象这将为他们今后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影响,但是这件事情对我的影响是在这6年中,真是地发生着。 ”

                    

南加大受害华人学生纪小姐首谈“狼医”事件以来心路历程。(侨报记者聂达摄)

“当时(2012年),我刚刚入学开始就读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USC) ,攻读公共健康政策研究生项目,在刚刚进入学的秋季,我对接下来两年在南加大的学习和生活原本充满了很多的期待和信心, 南加大在我心中代表着出色的学术水平和管理水平,而当时成为其中一员的我,自然也是对这所学校充满了信任。对于当时拿到学生保险,可以到南加大的医疗机构去就医的机会,则意味着可以到非常权威的机构就医。当我在网上浏览健康中心妇科医师的时候,我发现丁铎是当时唯一的全职妇科医师,如果我想要预约另外一名女妇科医师的话,则需要等上好几个月的时间,如果预约丁铎的话几乎可以立即就医,当时我也没考虑太多,带着对学校和学校员工充分信任的心态,约见了丁铎医师。然而我没有想到,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让我觉得难受、迷茫。”

“当天,当我走进丁铎医生的诊室的时候,诊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告诉我说,他的护工暂时去休息了,如果等她回来再做检查的话,恐怕要继续等上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他问我愿不愿意等那么久,想到我后面还要上课,况且当时的我对那里的一切尚没有那么任何警觉性,更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便顺着他的意思去做了。当我脱光了衣服,身上只是穿着就诊袍躺在检查台上面的时候,他分别侵犯了我上身和下体,问我是从哪里来,我的父母现在在哪里,这一切令我感到异常镇静和窘迫,我不认为那是一个轻松的、适合聊天的环境,然而他却试着跟我攀谈更多个人的问题,丁铎当时的所作所为,以及周围的环境令我感觉到:“他对我不仅仅是医生对患者,他的言语、神态间,充满着一种品尝猎物的快感。我觉得当时我整个人都懵掉了,这一切让我感觉非常不舒服,但我还来不及质疑太多。”“当时,他还赞美我的阴道,并对我说:你的身体真的非常漂亮,你男朋友同你做爱的时候,一定非常地享受。最后,他还保留了当时为我做检查时候用的一次性医用手套,没有丢弃。”

“我还清楚地记得,丁铎在为我检查的过程中,他的护工曾经敲门试图近来,但我清楚地听到丁铎对着门外的人说:‘患者已经在这里了,她已经确定不需要你的陪同就诊。’然后又回来继续检查。整个检查的过程大概20分钟左右,我清楚地记得当我满心惊恐、困惑地离开诊室的时候,门口站着同样表情惊恐的女护工低声问我:‘你还好吗’。 现在回想起来,那语气里除了医护人员正常地关切意外,更多的是没能‘救我’的愧疚。在我离开诊室后,我一遍又一遍回想发生的一切,我很确定:我感觉惊恐、不舒服。但是没办法告诉自己这一切是不合理的,我受到了侵犯,但他是南加大的校医、是南加大让他在这里工作,那么我所感到的一切不适,想必应该是我的自己想法的问题吧。”

“过后的几天我仍然感觉非常委屈、难过,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的妈妈和男友,我的母亲的态度首先是非常震惊,而后便是不知所措,她不知道怎么做可以帮到我,让我觉得心里好过一些,不过她仍然表示如果我希望去投诉,她会支持我。当时我也和男友讨论了这件事情,他对我的经历感到气愤的同时,更担心我因为这件事情一旦公开受到公众、校方的‘二次伤害’因而我们决定仅仅是将下一次问诊预约转换到了其他医师的预约单下。而且男友安慰我说:至少以后你不会再见到他了。”

“的确,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丁铎,直到洛杉矶时报大肆报道了他所做的种种行为。然而,在这6年中,我并没有像家人和朋友所想象‘不用见到,便不会受到影响’。相反,当我2013年开始在医疗机构实习的时候,医院、医护工作者成群的环境经常刺激到我,回想起在丁铎诊室里面发生的事情,尽管在我此后的男性同事对我都非常尊重,但我身处这样的环境中,经常会想起那一幕幕,没办法释怀。也会经常对男友和其他熟悉的男性感到不信任,尽管我知道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直到最近,我决定将彻底离开学习、从事多年的医护领域,这里有太多的原因让我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

“一个月前,当我看到洛杉矶时报通篇的报道时,我的感觉非常复杂,最让不能释怀是懊悔,懊悔当时没能坚持去投诉,如果当时把事情严重看待的话,那么之后也许很多女生可以幸免于难。当我读着那些同样被丁铎侵犯的女孩的经历的时候,我内心刺痛无比,那件事情对于当时已经30岁、受到过基本性教育和了解医护常识的我来说,都留下了那么长久和重大的创痛,那么那些来自中国的女留学生,有些可能当时还不到20岁,有些可能之前缺乏基本的性教育,有些甚至从来没有性经验,他们该如何承受丁铎的所作所为,他们该怎么过今后的人生呢?这一切让我觉得太沉重了。”(完)

编辑:邹姆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