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崔永元发炮 影视股暴跌
——
2018-06-05 00:14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侨报综合讯】前大陆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近日持续曝光影视演员4天6000万元(人民币,下同)天价片酬,并签订“阴阳合同”,中国国家税务总局责成地方税务机关调查,影视股受其利空影响,4日A股多只相关影视个股出现大幅下跌,华谊兄弟、华谊嘉信、唐德影视全部以跌停报收。整体来看,A股影视板块4日一天市值就蒸发了114亿元。

风波发酵

影视股集体上演高台跳水

身为唐德第十大股东 范冰冰身价一天蒸发千万元

崔永元近日曝光影视圈借“阴阳合同”逃税,矛头指向演员范冰冰。3日,中国国家税务总局通报,已责成江苏等地税务机关依法开展调查核实。尽管随后事情又出现反转,崔永元3日表示“4天6000万合同”与范冰冰无关,但这场娱乐圈的战火,还是蔓延到了二级市场,让影视股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重庆商报》5日报道,4日早盘,华谊兄弟几乎以跌停开盘,盘中曾一度拉升,但由于抛盘压力过重,截至收盘华谊兄弟被死死摁在跌停板上。同病相怜的还有唐德影视,也是在尾盘跌停。而这并不是个例,影视股称得上是集体跳水,光线传媒、慈文传媒、幸福蓝海、欢瑞世纪等多只股票跌幅超过5%。影视股的大跌也扩散至港股市场,华谊腾讯娱乐盘中曾一度跌逾24%,阿里影业盘中跌幅也曾一度接近6%。

从影视板块市值蒸发来看,华谊兄弟4日下跌10.02%,市值蒸发22.75亿元;唐德影视下跌10.00%,市值蒸发6.6亿元;光线传媒下跌5.93%,市值蒸发18.19亿元;中国电影下跌4.66%,市值蒸发15.31亿元。整体来看,A股影视板块4日一天市值就蒸发了114亿元。

华谊兄弟和唐德影视之所以领跌,是因为此次和“崔范大战”关系甚密。华谊兄弟是《手机2》的出品方之一,上周崔永元“手撕”《手机2》主创团队时,华谊兄弟的股价就出现了下跌。

而唐德影视投资过范冰冰主演的多部影视剧,同时范冰冰也是唐德影视的第十大股东,同时是第六大流通股东,持有645万股唐德影视股票。唐德影视大跌,范冰冰身价也蒸发了1000多万元。

唐德影视4日回应称,公司不存在签署阴阳合同以及偷税漏税的行为。随着行业的发展,中国多地给予了影视行业一定的优惠政策,同时,演艺人员的法律意识日益加强,依法缴税已经成为行业内部的常识。

此外,华策影视、鹿港文化、慈文传媒等多家影视公司4日也发布公告称,自身依法经营,有的直接称“不存在阴阳合同”。

新浪财经报道,北京时间5日上午,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均有所上涨。截至午间收盘,华谊兄弟报7.44元,上涨1.09%;唐德影视报15.14元,上涨1.95%。

事件进展

崔永元:5日约见税务机构

当面交材料 称范冰冰已向其痛哭道歉

崔永元4日表示,范冰冰工作室所在地无锡的税务机构已经联系了他,双方定于5日上午面谈,他手上掌握的相关材料也会当面交给对方。

《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报道,崔永元说,基本上一些大的制作、投资上亿元的制作,都存在“阴阳合同”的现象。甚至有一些电视台的买片人、电影的发行方和剧组串联起来,共同“捞钱”。“比如我是个演员,你是负责买电视剧的,你说没有我的你不要,那当然我就可以漫天要价,然后我再分你一部分钱。”

关于“合同”里的玄机,崔永元谈了很多:“有的是追加少的钱,比如说这个人表面上只要500万元,但是实际上他要700万元,那怎么给呢?签完后说要延长拍摄时间,加100万元,然后又延长拍摄时间,又加100万元。或者说剧本修改,要钻火海,要从山下滚下来,再加100万元,反正各种招儿,巧立名目,钱就多了。”

“还有一种方式是,你直接给我现款,那就不用交税了。”

“还有一种,我除了在戏里演一个角色,跟你签一个表演合同,同时我给你当编剧,还有参与策划、监制、发行,说得特别热闹,再签一个3000万元的合同。那3000万元的合同不是跟我签,是跟我背后的公司签,或者跟我二姨签、跟我三姑签、跟我四舅签。”

《北京日报》新媒体“艺绽”报道,这次的“阴阳合同”事件中,公众普遍根据微博猜测崔永元所曝光明星为范冰冰,对此崔永元否认“4天6000万元”合同涉及明星为范冰冰,并称二人已私下沟通,范冰冰痛哭并为电影《手机》伤害了崔永元而道歉。

在2003年的电影《手机》里,葛优饰演的严守一是谈话节目《有一说一》的主持人,被认为参考原型就是崔永元。上映之前崔永元曾问过冯小刚电影内容,冯小刚答,“一定给你一个惊喜。”结果,这是一份十足的惊吓——电影里的严守一不仅多次出轨,还被出轨对象、范冰冰饰演的武月顶替了自己的岗位。这次在微博上连续发声狂怼冯小刚、刘震云、范冰冰,崔永元表示是因为近日《手机2》的开拍再次激怒了他。

XW060503

2013年9月,华谊兄弟收购张国立执掌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图为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左)与张国立签约。(图片来源:中新社)

监管关注

税务存疑点 霍尔果斯多影视公司被要求自查

近年来,明星们选择在新疆霍尔果斯、浙江东阳、上海松江区以及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等税收优惠地区注册公司、工作室,进行合理避税。其中唐德文化以及范冰冰创办的爱美神影视,其注册地址就是在无锡。知名制片人侯鸿亮也是霍尔果斯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该公司为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在霍尔果斯,还有一家公司名叫霍尔果斯唐德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北京青年报》5日报道,让霍尔果斯具有如此魅力的正是当地一度实行的独一无二的税收优惠政策。中国于2010年5月决定设立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次年9月,中国国务院下发了被很多投身霍尔果斯的企业都熟知的“国发33号文”,其中明确了十项特殊扶持政策,减税政策最吸引企业家的注意。

比如所得税的“五免五减半”就颇引人关注。根据这项政策,从2010年1月1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只要是在当地名录中包含的七大产业在霍尔果斯新注册公司,就能从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起的五年内享受免征企业所得税,之后五年则采取“先征后返”的方式,即向企业返还地方财政留存的部分。据了解,目前中国的所得税税率是25%,而在霍尔果斯新注册的企业前五年全部减免,相当于大幅增加了企业的纯利。

数据显示,2017年霍尔果斯新登记注册各类市场主体14472户、注册资本(金)201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41.6%、288%。其中影视类、文化类企业增长迅速。从2011年至今,影视文化类企业在霍尔果斯注册的有1600多家,其中不乏影视明星所属的公司。

不过最新的信息显示,很多企业追逐霍尔果斯的政策红利产生的乱象已经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有消息称,霍尔果斯当地税务部门在今年4月份已要求当地多家影视文化公司自查,原因就包括税务存在疑点问题。据悉,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开始收紧霍尔果斯的税收优惠政策。

“阴阳合同”背后华谊兄弟的并购赌局

崔永元爆料明星“阴阳合同”,怒怼《手机2》主创冯小刚、刘震云等人,让发行方华谊兄弟与东阳美拉之间的并购赌局,也再次被放在了聚光灯下。

上海《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作为《手机2》的备案单位,东阳美拉系华谊兄弟控股子公司。2015年11月,华谊兄弟公告拟以10.5亿元投资冯小刚控股的东阳美拉70%的股权。收购前,冯小刚和陆国强分别持有东阳美拉99%和1%的股权。

彼时,东阳美拉未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仅为1.36 万元,负债总额却达1.91 万元,所有者权益为-0.55 万元。这意味着,华谊兄弟对净资产为负的东阳美拉给出了15亿元的估值。

东阳美拉当时业绩,2016年度度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自2017年度起至2020年12月31日,每年在上一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增长15%。若未能完成该目标,冯小刚将以现金补足差额。2016年与2017年,东阳美拉均勉强擦过业绩对赌底线。

从2009年上市至今,华谊兄弟的资产规模从最初的17.11亿元到2012年的41.38亿元,三年增长1.42倍。进入2013年,华谊兄弟总资产却急速蹿升至72.12亿元,这一年华谊兄弟开启了与明星的本钱并购赌局。

除了东阳美拉,从2013年到2015年整个创业板的并购浪潮之中,华谊兄弟先后以类似的业绩对赌方式,高溢价地收购了浙江常升70%的股权、银汉科技50.88%的股权、东阳浩瀚70%的股权。加上东阳美拉,四起并购华谊兄弟合计耗资27.3亿元,获得商誉总计超过25亿元。

四起并购中,除了游戏公司银汉科技,华谊兄弟的交易对手均是影视圈明星,浙江常升收购前是张国立旗下公司由其担任法人;2015年10月,收购东阳浩瀚时,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共持有该公司85%的股权。

华谊兄弟五年间鲜少对并购标的进行商誉减值。但高溢价、高商誉的几家公司几年来为华谊兄弟贡献的利润并不多,甚至在2016年集体“爽约”业绩承诺。业绩承诺未达标,但商誉一分不少,审计人士认为,这实际上为华谊兄弟未来积攒了巨大的减值风险。

美国制片人:类似事件在好莱坞不可能出现

“阴阳合同”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其引发的连锁效应正在逐渐打开娱乐圈的黑匣子。

影视公司股价集体跳水,这其中的大逻辑在于,部分影视公司靠头部明星起家、深度绑定明星个人。

广州《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客观来看,在刘晓庆、毛阿敏、韦唯等明星逃税事件后,如今的娱乐圈,无论是从操作层面、还是动机上,大公司与明星艺人逃税的违法成本都比较高。另一方面,资本市场第一时间的反应也直接说明了问题,即大公司以及头部艺人声誉价值较高,违法后会产生连锁反应,如公司市值下降、艺人作品受限等。

而除了口水仗本身,真正引人深思的,是大陆影视行业在市场化初期所暴露的不健康状态。一位好莱坞制片人表示,美国有一套严格的制片流程和报账体系,这种情况在好莱坞是不可能出现的。更值得深思的,则是影视公司纷纷从产业一环向产业链布局,背后产生诸多利益共同体,这从本质上并不符合商业逻辑。

随着税务部门的调查,最终对该事件定性为合理避税还是逃税行为,或对行业造成很大影响。“如果属于逃税,多合同模式要冒很大风险,可能导致演员片酬整体下调,行业正向发展。”北京清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郑厚哲说。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