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王凤雅小朋友之死
——
2018-06-03 18:59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刘轩

侨报网综合讯】近日,河南太康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俗称眼癌)的三岁女童王凤雅离世引起关注。此前,曾有自媒体发布文章称,其家人曾在“水滴筹”等平台募集15万元人民币,募集善款后不为其治病,而是为家中儿子治疗唇腭裂,涉嫌“诈捐”。此后,随着多家媒体深入报道和当地警方介入,越来越多的真相被披露出来。 一次慈善募捐为何演变成家属与志愿者的互相指责、网民的群情激奋?为此,本报梳理了此事的来龙去脉以及舆论发酵的过程,试图复盘“王凤雅事件”。

A05060305

据媒体报道,杨美芹当时怀上王凤雅,得知是女孩后,她去医院想把孩子流掉,但医生告诉她胎盘位置异常,不能流产,王凤雅才得以保留。图为杨美芹。(图片来源:北京《新京报》)

“诈捐”?

今年5月4日,河南太康身患眼癌的3岁女童王凤雅离世。其家属“诈捐”的质疑也随即引爆网络。

综合北京《新京报》《中国青年报》报道,2017年11月,当时两岁半的王凤雅被太康县医院和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先后诊断为双侧视网膜母细胞瘤。此后,凤雅的妈妈杨美芹通过“水滴筹”“火山小视频”向社会募捐,并且从今年3月份开始接触志愿者和公益人士。

今年4月8日,微博“小希望之树”、微博“作家陈岚”开始在微博上发文,质疑杨美芹一家诈捐。

5月24日,公众号“有槽”发布文章《王凤雅小朋友之死》一文,更是将王太友(王凤雅爷爷)、杨美芹一家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文章称,王凤雅家人曾在“水滴筹”等平台募集15万元(人民币,下同),募集善款后不为其治病,而且为家中儿子治疗唇腭裂,涉嫌“诈捐”。

对于上述文章指出的,家属将善款用于孙子治疗兔唇,王太友予以否认。他说,治疗孙子的兔唇是2017年4月,而王凤雅查出眼癌是当年11月,而且治疗兔唇的费用是嫣然天使基金承担,不存在挪用善款的可能。

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一名工作人员证实了王太友的说法。这名工作人员称,杨美芹一家申请了嫣然天使基金,并于去年4月底带孩子到北京动手术,手术费全免,5月3日就出院了。

事实上,网文质疑杨美芹将善款用于儿子治疗兔唇,源自于去年12月2日,杨美芹在朋友圈晒出了一张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照片,并配发文字“大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干净”。杨美芹表示,这次是带儿子去复查,总共复查了三次,分别是5月、7月和12月,发微博是为了“表达对嫣然的感谢和帮嫣然宣传宣传”。

对“筹款15万元”,王凤雅家人也表示异议。15万元只是预计目标,实际没有这么多。5月25日,“水滴筹”官方发布声明称,杨美芹分别于2017年11月3日至29日、2018年3月15日至27日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两次个人求助,共有2249人次伸出援手,实际筹得35689元。

王太友透露,加上微信红包、直播打赏募集的2949元,杨美芹总共募集资金38638元。

为了说明善款去处,王太友根据现有票据和回忆,列出了一张花销明细,包括“拍片费3000元”“奶粉11000元”“救护车费1400元”等14项支出,这些在村里诊所、太康县人民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郑大一附院)和王凤雅日常开销的花费,合计37337元,剩余1301元。

对有媒体报道“家属拒绝退还剩余捐款一事”,太康张集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称,王凤雅的爷爷5月25日在水滴筹平台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一同前往太康县民政局社会福利股,将剩余善款捐给慈善组织。但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暂未确定王凤雅家人在治疗上花费的具体金额”。

A05060302

2017年11月,两岁半的王凤雅被太康县人民医院和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先后诊断为双侧视网膜母细胞瘤。图为2017年11月3日,王凤雅拿着县医院的片子,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就诊。(图片来源:北京《中国青年报》)

消极治疗?

相比诈捐质疑,外界质疑更多的是,家属在给小凤雅治病过程中有消极治疗的嫌疑。

北京《新京报》报道,杨美芹一家住在太康县张集镇温良口村。杨美芹有五个孩子,四个女儿一个儿子。王凤雅排行老四。去年10月下旬,王凤雅突然发高烧,挂了一星期吊瓶依然不退烧,还直说眼睛疼。10月29日,杨美芹带着王凤雅到太康县医院眼科看病。经过眼轴位CT和脑颅磁共振检查,王凤雅被查出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

当时接诊的是眼科医生张凯华。“检查完后,我就告诉家长,这个病只能去大医院治疗,县里医院没法治。”随后,杨美芹一家人就带着王凤雅到了郑州。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生看了县医院拍的片子后,确认是视网膜母细胞瘤。“医生说,要找专家会诊,癌细胞没有转移的情况下,马上给她做手术。”

11月9日,家属再次带王凤雅到郑大一附院参加专家会诊。王太友回忆道,当时会诊的专家有六七个,他问专家有什么治疗方案,一个岁数大的医生说,手术不能做了,双眼摘了也保不住命,建议化疗。

但是,家属并没有选择住院化疗。王太友说,当时医生说,不管手术还是化疗,谁也不能保证孩子能活多久。而且,住院要先交两万元,一个月做一个化疗,“我们拿不出这个钱,就回家筹钱。”

王太友说,去年11月初,杨美芹开始在“水滴筹”平台上筹钱。但是,王凤雅的病情持续恶化。从郑大一附院确诊回来后,王凤雅就一直在南张楼村眼科诊所给凤雅输消炎药。

今年3月14日,杨美芹再次带王凤雅到太康县医院复查。医院为王凤雅做了脑颅磁共振,发现癌细胞已经向脑颅扩散,且有梗阻性脑积水。“当时,家属问我,孩子还能活几天,我说,我说不好。”主治医生张琴称,不过一般情况下,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保不住命了,只能治疗延长生命,但她两次给王凤雅看病,均没有表示要采取保守治疗,“我只能是建议他们去大医院治疗。”但是,王凤雅还是没能被送到大医院治疗。

从3月15日开始,王凤雅被送到张集镇卫生院住院。主治医生杨荣光称,当时王凤雅比较烦躁,总是哭闹,也有发烧,但意识还比较清醒,会喊饿、不要输液,“我看了检查报告,癌细胞已经颅内转移了,按常理说,这就要命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只能给她增加营养、能量;发烧就治发烧,咳嗽就治咳嗽,尽量给孩子延长生命。”

对王凤雅家属的一系列做法,“我们对此特别疑惑,凤雅得了‘视网膜神经母细胞瘤’,恶性肿瘤发展非常迅速,不做化疗根本没有控制病情的可能,怎么只是在镇医院挂水呢?”一位参与王凤雅救治的志愿者如此说。

A05060301

5月25日,王凤雅爷爷到当地镇政府,把从网上筹得善款的余款1301元人民币捐给太康县的慈善组织。图为王凤雅爷爷捐出剩余善款后,出示捐款凭证。(图片来源:北京《中国青年报》)

孩子应能  “救得活”?

除了缺钱之外,家属不愿将王凤雅送往大医院接受化疗,或与其对癌症的认识有关。

北京《中国青年报》报道,太康县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张凯华还记得,那天她见到凤雅时,小孩意志尚且清醒,右眼有些红肿,检查发现已经几乎失明。

“小孩这是视网膜母细胞瘤,还是两个眼都有,你们赶快去大医院看吧。”她担心家属不明白这个名词的意思,接着解释说:“这就是癌症,要是脑转移就活不成了。”

对杨美芹和凤雅的爷爷奶奶来说,他们清楚“癌症”意味着什么。在他们所处的豫东农村,一些查出癌症的老人,大部分都会放弃治疗,“不想浪费钱,也不想活受罪。”

村子里有人得了癌症的消息,很快会传到所有村民耳朵里,而他们最终听到的,永远都是死亡。离杨美芹家不远的几个邻居,也相继因为癌症去世。

“一个20多岁,一个30多岁,都是癌症,没几年就死了。”凤雅爷爷提高音量说,“发现时就晚了,我没听说有谁癌症被治好的。”从郑州回家后,家属已经确信了凤雅“几乎不可能治好”。杨美芹想让凤雅在剩下的日子里,“能尽量活得像一个正常人,给她吃好点,穿好点。”

“如果只是为了延长几天的生命,我不想让凤雅受那个罪。”在爷爷看来,“化疗”是件很可怕的事。“我们村里有个人,化疗前能吃能喝,化疗后头发都掉完了,没几个月就死了。”

“她想吃啥,想玩啥,不论多贵都满足她,让她开心地走完最后一程。”爷爷声音哽咽,说这是他能做到的,对待凤雅的最好方式。

可据媒体报道,在郑大一附院眼科中心主任医师陈悦看来,当时如果尽快采取措施,孩子应该能“救得活”。

据北京财新网报道,眼癌是目前治愈率最高的癌症之一,若能及时发现并治疗,约95%至98%的患病儿童能够康复,并且超过 90%的患者能存活至成年以后。

回到家后,凤雅被转移到附近村一个专门看眼病的中医诊所。爷爷说,在那里凤雅不再发烧,开始主动说话,要零食吃。这是家人想要的“保守治疗”效果,但他们几乎忽略了,在凤雅“病情稳定”期间,她眼睛内的白色瞳孔越来越大,直到覆盖住了整个黑色眼球。

没尽全家之力救治?

除了对癌症的认识值得商榷之外,凤雅爷爷的一些做法也有重男轻女的嫌疑。

北京《中国青年报》报道,钱是困扰凤雅一家的最大问题。杨美芹只读过小学一年级,丈夫智力低下,平时只能偶尔和婆婆一起去建筑工地做点小工,工钱甚至不够给孩子买零食。王太友年轻时曾带着6个女儿行走江湖表演杂技,在15年前就盖起了村里的第二栋两层小楼。

6年前,因为脑梗,王太友不得不回到家,花去了6万多元治疗费。他说现在他的收入只有每年14亩地粮食换来的2万多元,和凤雅奶奶在建筑工地赚来的1万多元。这些钱大多都花在了杨美芹的5个孩子身上,“一个月奶粉钱都要5000多元”。

他承认自己还有最后的保留,那是他“绝对不能动”的家底——他还有个19岁的小儿子,现在还没有结婚。

去年,儿子交了个女朋友,“个子又高人又漂亮”。在谈婚论嫁时,对方提出16万元彩礼的要求。这远远超出了凤雅爷爷的承受能力,最后儿子主动提出了分手。

“说实话,我真是对不起我这个儿子。”凤雅爷爷流着眼泪,声音颤抖。

在当地农村,父母最大的责任就是给儿子完成婚事。没有人质疑这一点,觉得它是“天经地义”。它甚至成为一条标准,来衡量父母是否称职。

凤雅爷爷不想让自己再对儿子愧疚,决定给儿子添置一份结婚的“必需品”。今年春节过后,他要求几个女儿凑钱,“自己也拿出一部分”,给儿子买了辆小轿车,“一共十几万元”。

对于一个时日不久的孙女和还没结婚的儿子,他选择了后者。也正因为如此,有网民质疑,如果患病的是孙子,王太友是否会举全家之力救助?

(编辑:刘轩)

编辑:刘轩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