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人 > 正文
名校华裔二代:曾误入帮派坐牢今改变他人生命
——
2018-05-24 01:21 来源:侨报网 作者:尚颖 编辑:康博斯

【侨报记者尚颖报道】原南加大学生华一鸿,1984年出生于德州达拉斯,父母是早期台湾留学生,祖籍浙江。1988年,华一鸿和姐姐随父母搬家定居南加安那罕市。高中就读著名的特洛伊理工高中,成绩优异,是同学家长羡慕的学霸才子。曾多次获加州工程项目比赛州冠军,并作为特洛伊高中科学奥林匹克竞赛成员之一,获全美总冠军及亚军。高中毕业前即获提前录取,顺利入读南加大电子工程专业。

华一鸿坦陈,高中时便接触帮派。进入大学后为寻求朋友的温暖和归宿感,加入大学兄弟会。逐步涉入洛杉矶圣盖博谷的华人帮派组织,身陷毒品泛滥的圈子,落入无异于自毁的境地。最终因卷入枪杀案获刑13年。

华一鸿(中),华父(右)和亲友(侨报尚颖摄)

华一鸿(中),华父(右)和亲友(侨报尚颖摄)

华母:儿子杀人?警方晚到5分钟一鸿就没命了

华母回忆,2006年5月的一天,她突然接到圣地亚哥警方的电话,如同晴天霹雳。警方侦探通知她,儿子华一鸿参与帮派枪案杀人,被告知如果警方晚到5分钟,将会有两名死者,儿子一鸿是其中之一。

华一鸿醒来时,被绑在医院床上,警察在一旁监护。警官遂向他确认个人信息,因为没有他的任何犯罪记录案底可查。华一鸿回答了警察所有的提问, 但是拒绝说出带他来的同伙。对此,他始终保持缄默,即使在法庭,也没有任何辩解。

华一鸿被警方送往医院接受手术后,转至圣地亚哥中心监狱。隔着玻璃墙,父母获准探视儿子。眼前伤痕累累,虚弱的儿子令华母痛心震惊:支撑脖子的颈托,脸上淤血肿胀,嘴唇撕裂,眼睛鼻子布满伤痕,几乎无可辨认 。。。

监狱探视儿子返家的路上,华母痛心难忍,泪如雨下。终于了解,所谓的“朋友”请一鸿帮忙去圣地亚哥为他们追讨欠款。在一间公寓内,“朋友”要求华一鸿持枪监守一人。突然一声枪响,华一鸿看到有人滚落在另一间屋内的床上。。。被他监看的人乘机抢夺他手中的枪,另一人也加入激烈反击。华一鸿最后只记得手中的枪掉落了,便失去知觉。。。

回顾往事,华母终于理解,儿子在警方面前始终保持缄默,不作任何辩解,是为保护家人免遭帮派的生命威胁。华一鸿最终以持枪谋杀企图等罪名被判重刑。身为刑事辩护律师的姐姐,认为弟弟参与了枪杀案,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接受法律的制裁。

在监狱渡过了11年,华一鸿因为协助挽救了一位狱友的生命获减刑,2017年4月假释出狱。

与华母和华一鸿的简短交谈,可以感受到经过如此人生的试炼,他们内心的那份笃定和超越的爱,以及来自于所信仰的上帝的力量,支持他们坦荡欣然将这段痛彻心扉的磨难经历讲述出来。为了社区更多的家庭,为了帮助华裔父母和年轻的华裔二代避免重蹈此番不幸和灾难。

华一鸿:父母的梦想强加于我,那不是我的梦想

华一鸿回顾,尽管父母事业成功,属于富足的精英中产家庭,但是,加入帮派无关经济原因。华人帮派成员也并非来自贫穷家庭。相反,出生于经济有保障的富裕家庭,并不意味着就有安全感。

对于年少时的记忆,华一鸿似乎不提快乐。更多的感受,是来自父母高期望值下的压力。他的眼中,父母忙于事业和工作,和他没有什么沟通交流。他感到不被理解,甚至感受不到他认为的关爱和信任。他解释,尽管我爱我的父母家人,但是我要很诚实地讲出我当时的感受,这并非是要对家人责难。他感叹,华人家庭长大的孩子太难了,父母施加给孩子太多压力,我们没有机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从小父母将他们的梦想强加于我们,可是,那并不是我们的梦想。感觉自己活得没有价值。所以不开心,叛逆,对家人会有生气愤怒和拒绝的对抗态度。

感同身受,他指出主要问题,其一为父母和孩子缺乏交流;其二,父母不信任孩子;其次,父母忙于事业,孩子缺乏理解关爱。华一鸿自我分析,认为父亲在家庭的角色非常重要,对孩子的影响很大。他希望父亲能多和孩子交流,对孩子无话可说,不做沟通的情形最糟糕。因为孩子从小像敬仰神一样信任父母,如果父母高高在上,难以接近,忽略你贬低你,甚至不信任你,这是对孩子毁灭性的伤害。试想,父母都不信任你,谁还要信任你?孩子不会有自信,得不到鼓励,理解和信心,会觉得未来无望,自暴自弃。

为什么会走向犯罪?华一鸿感悟,信任使人更加自信,对未来充满希望,在被信任的爱中成长才觉得自己有价值。反之,如果一个人的内心充满恐惧,无望,甚至仇恨,对外界的反应很可能是对抗,仇视,甚至导致罪恶的隐患。所以圣经教导的“信,望,爱”是一个人灵魂的依托所在。一鸿在狱中才意识到自已有严重的忧郁症。事实上,他意识到整个青少年时期一直都处在类似沮丧抑郁的精神状态。因为从小不是为自己而活,自己的价值是由课业表现来决定,总在寻求别人的肯定来确定自己的价值。这种痛苦和挣扎,需要找到出口。所以心底会有某种驱动,需要向外界表现自己,引起关注,即使是负面的行为,只是希望找到自己的价值。

他坦陈,华人父母总以为帮派,犯罪等负面的事离自己孩子很远,但是事实相反,华人孩子不会绝缘于毒品,自杀或各种犯罪。中学时开始,华一鸿会纠结别人怎么看自己,在学校里如果经历被所谓的很酷的孩子孤立,或因成绩好被归为某种类别,被排斥甚至妒恨,这些诸多的负面因素,也导致你要去反击。

他提醒,加入帮派组织的青少年,最早的迹象,会有一些叛逆的表现,态度变得恶劣,极易暴怒,这种表现一定是内心深处有问题哪里不对了。其次,他们的衣着也会改变。一旦参加帮派,会认同效仿他们的衣着,包括走路姿势。以及,抗拒正常的社交活动,不合群,只和某些认同的个别人相处等。这些都是显然的涉入帮派的迹象。

华一鸿(侨报尚颖摄)

华一鸿(侨报尚颖摄)

华母:父母不完美,和孩子做朋友很重要

对于儿子的诚实告白,华母一再强调,父母不完美。这几年和孩子一起承受走过,也一直反省:究竟是什么造成这样难以预料的灾难?作为第一代移民,父母努力为孩子们创造好的生活条件。当父母在社会上能够立足,有实力和别人竞争时,工作中越发自我要求更高的竞争力。竞争的结果就是骄傲,就会比较,将自己的孩子和别人的孩子相比较,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不优秀,所以对孩子要求更高。现在发现这是最大的伤害。如果可以重新来过,宁愿在家里多和儿子交谈沟通,做孩子的好朋友。这一点很重要,否则他们会在外寻求其他帮助,一旦遇人不淑,结果无法预料。

一鸿是非常真实的孩子。亲朋好友没有人想到一直课业优异的他,会与犯罪牢狱有关。一些亲友直到现在还是不能面对,对华母表示怕见到一鸿太难过。华母欣慰,入狱后一鸿开始醒悟反省,痛彻前非。自感需要被理解被信任,所以在狱中更加懂得爱护帮助他人,传讲大爱,向狱友赠送基督属灵书籍,希望以自己的彻悟再生经历改变他人的生命。华母欣然呈示狱中狱友寄给一鸿的感恩书信。

痛定思痛,华一鸿的经历是给所有年轻学生和家长的警醒。如林大文博士所讲,华人家长望子成龙,努力强迫孩子考入名校,但是是否知道孩子还缺少什么?是否知道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有多少压力,或抑郁成疾?是否体察孩子心中充满爱或是隐忍仇恨?家长应该教育孩子什么样的价值观?这些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很多时候,作家长的却并不细究,我们的教育,孩子得到了什么,还缺少什么。

来自狱中,狱友写给华一鸿的感恩书信(侨报尚颖摄)

来自狱中,狱友写给华一鸿的感恩书信(侨报尚颖摄)

父母及亲友团支持华一鸿分享经历(侨报尚颖摄)

父母及亲友团支持华一鸿分享经历(侨报尚颖摄)

编辑:康博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