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中国的“高龄农民工”“老漂族”现象何解?
——
2018-05-17 04:58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孟音

侨报网综合讯】伴随着人口老龄化现象,中国城市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老漂族”和“超龄农民工”。

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中国有很多本该在故土安度晚年、却为了帮助子女照顾晚辈而漂泊异乡的随迁老人,媒体将他们称为“老漂族”。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数据显示,中国现有随迁老人近1800万,占全国2.47亿流动人口的7.2%,其中专程照顾晚辈的比例高达43%。

缺少朋友、想家、孤独、不适应,成为很多随迁老人的共同特征。由于没有本地户口,医保报销困难,一些“老漂族”甚至不愿意去医院看病。

北京青年报》报道,“老漂族”在所寄住的城市,除了自己的子女并不认识其他人,社交关系的断裂与情感纽带的脱节,让不少人成为陌生城市里一个边缘化的孤立者,成为典型的“隐形人”。因此,必须正视“老漂族”背后的心理障碍和养老困境。

677

进城的老龄农民工。(图片来源:中新社)

另外,“超龄农民工”也是人口老龄化状况下显现的一个突出现象。

4月27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报告数据显示,中国农民工群体正在持续老龄化。一方面,农民工的平均年龄已由2010年的35.5岁显著上升至2017年的39.7岁;另一方面,50岁以上农民工在每年新增农民工中所占的比例正越来越大,老一代农民工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49.5%。2017年,中国农民工数量比2016年增加了481万人,同年,高龄农民工比上年增加了711万人。

50岁以上农民工所占比重提高较快,还与农村人口结构变化、农民工就地就近转移增加有关。

这同时也说明,在高龄农民工大幅增加的同时,非高龄农民工整体是有小幅萎缩的。高龄农民工增长迅速、比重扩大,所反映出的现实是农村青壮年劳动力的枯竭吗?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章铮看来,眼下农村依然有足够的劳动力可以选择进城务工,但这些人选择留在农村的很重要原因是“留在乡村可以照看家属”。据估算,目前乡村还有超过1.6亿的劳动力。扣除其中一部分因种种原因只能从事农业的劳动力(例如,通过生产特色农产品获得了满意收入),能够成为农民工的乡村劳动力至少在5000万以上。

从家庭的角度来看,劳动力需要同时承担两种职能,一是通过工作获得收入来养家,二是照看生活上无法自理或无法完全自理的家属。而绝大多数的外出农民工,都是“工作在城镇、家属留乡村”,无法在挣钱养家的同时照看家属。非高龄农民工群体出现小幅萎缩,也正是因为有部分人选择放弃城镇留在乡村。

某包工头曾表示,他手下50岁以上的农民工占了90%以上;“力工的工资基本是按日计算,干一天给一天的钱,不干就没钱。在工地,有体力才能赚得多,没体力,就赚得少”。一位高龄农民工说。

还有人将农民工老龄化这一现象归结于力气活又苦又累,年轻人不愿意干,只有高龄农民工吃得了这种苦,“谁不想要年轻壮实又踏实肯干的人啊!但近5、6年已经在建筑工地找不到30岁以下的青年农民工了,清一色的全是老人”。

甚至,由于相关规定禁止60岁以上的农民工上一线作业,不少高龄农民工将白发染黑来应付检查。

为什么年过50、甚至60还要在工地干活?

澎湃新闻报道称,很多50岁以上农民工都表示“趁着还能干,多赚点儿”。

从制度设计来说,中国的养老保险已经基本实现了全覆盖,即一个人只要愿意参保,都可以找到适合他的制度。政策规定,农民工可以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也可以参加新农保。

然而,不同制度的保障水平差别是非常大的。大量农民工的真实境况与制度设计的美好场景之间仿佛隔着一扇“玻璃门”——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看得到够不着,新农保保障水平太低又不足以养老。

就算是可以通过补缴来加入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但能够补缴得起的也是少数,高龄农民工养老问题难以彻底解决。

尤其是对于50岁以上的高龄农民工来说,面对着养老方式从“养儿防老”向养老保险的转换,他们陷入了“养老保险靠不着、养儿防老靠不住”的两难困境中。

甚至有学者认为,在现行养老保险制度下,农民工养老问题是无解的:不允许加入,农民工将老无所依;允许加入,养老保险基金将难以承受。

从根本上来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是建立在传统雇佣关系基础之上,而农民工往往得不到、也不愿意签订稳定的劳动合同。如果无法建立较为稳定的劳动关系,那么养老保险制度想要在农民工身上得到执行就难上加难。

2009年末至2016年末的7年间,农民工参保率只提高了不到10个百分点。

除了以后的养老问题,高龄农民工更担心的问题还是眼下的生存。

随着产业升级,就业市场对各阶层劳动者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农民工群体也是一样。“送快递、外卖,手机不会用;做小工,一些新材料都没见过”,许多受访的农民工都认为受自身身体状况、文化水平所限,自己未来能得到的工作机会将越来越少。

与此同时,城市生活成本上升进一步对这一群体施加着压力,“现在想买点什么都觉得贵,就盼着一年到头不生病”。

那么返乡呢?返乡也会出现问题。一方面,很多人不愿意因为养老问题而给子女造成太大负担,或者很多子女因低收入水平或不在身边无法为父母提供养老的生活保障,再或者这批五六十岁的高龄农民工自身还有父母需要照料,很多人就算返乡种田也无法养活自己,“没精力也没技术,种点自己吃还可以,但总有地方需要花钱”

此外,在外务工多年,重新融入乡村社会,也是高龄农民工担心的问题,“我在外边呆了20多年,回去确实有点不适应”。

农民工在城市难有融入感,确实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农民工总量继续增加,不过,只有38%的农民工认为自己是所居住城市的“本地人”,进城农民工对所在城市的归属感有待提高。专家建议,必须加快破除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完善城市基本公共服务,倡导更加开放包容的城市文化,提升农民工自身发展能力,让农民工真正进得来、住得下、留得住。

近日,江苏阜宁县一名78岁务工者遭遇欠薪,引发广泛关注。除了被欠薪,一些超龄农民工还面临拿不到加班费、遭受事故伤害而无法获得赔偿的问题。超龄农民工问题由来已久,至今依然屡屡发生,其关键问题在于:超龄农民工与所在单位之间到底是何种法律关系,一直没有国家层面的法律来进行统一指引。

(编辑:孟音)

编辑:孟音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