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生态环境部上线 约谈力度不减
——
2018-05-14 00:15 来源:侨报 编辑:刘轩

【侨报综合讯】“对于问题通报,我深受教育和警醒,我作为市政府分管这项工作的领导,应该进行深刻检讨,广州市政府作为属地政府负有重要责任,应该进行深刻反省。”11日,在生态环境部机关里举行的约谈会上,广州市副市长马文田就该市多家企业非法转移倾倒危险废物、政府部门监管失职表态。

这样的环保约谈已实行多年。新组建的中国生态环境部取代原环保部后,约谈力度依然不减。5月前两周已密集约谈了多个地方政府,3日约谈山西省晋城、河北省邯郸和山西省阳泉3市政府,11日约谈广州等7市政府。

SD051406

11日,生态环境部集中约谈广东省广州、江门、东莞,江苏省连云港、盐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和浙江省温岭等7市政府。(图片来源:中青在线)

5月已约谈10个城市

据公开报道统计,截至目前,已有61个地方政府被生态环境部(包括原环保部)约谈。

《北京青年报》报道,从2014年下半年原环保部正式启动对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的约谈以来,已有以下地方上过约谈名单。

2014年,被约谈的地方政府有6个,分别是湖南省衡阳市、河南省安阳市、贵州省六盘水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辽宁省沈阳市、云南省昆明市。

2015年,2月约谈了吉林省长春市、河北省沧州市、山东省临沂市、河北省承德市;3月约谈了河南省驻马店市;4月约谈了河北省保定市;5月约谈了山西省吕梁市;6月约谈了四川省资阳市、江苏省无锡市、安徽省马鞍山市;7月约谈了河北省邢台隆尧县、河北省邢台任县、河南省郑州市;8月约谈了河南省南阳市、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9月约谈了甘肃省张掖市;11月约谈了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12月约谈了山东省德州市。

2016年,约谈了山西省长治市、安徽省安庆市、山东省济宁市、河南省商丘市、陕西省咸阳市、山西省阳泉市、陕西省渭南市、山西省吕梁市。从约谈的城市可以看出,山西成为约谈的重点。

2017年,约谈了山西省临汾市、天津市北辰区、河北省石家庄赵县、河北省邯郸永年区、河北省衡水深州县、山西省运城河津县、河北省唐山开平区、吉林省四平市、吉林省公主岭市、江西省景德镇市、河北省衡水市、山东省淄博市、河南省荥阳市、山西省长治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天津市东丽区、河北省邯郸市、河北省保定清苑区、河南省新乡牧野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黑龙江省鹤岗市等。

2018年,5月上旬,已约谈山西省晋城市,河北省邯郸市,山西省阳泉市,广东省广州市、江门市、东莞市,江苏省连云港市、盐城市,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和浙江省温岭市。显而易见,2015年新环保法实施后,原环保部对地方政府的约谈开始加速。2014年总共约谈6个地方政府,2015年、2016年、2017年这一数字分别为18个、8个和23个。今年5月,被环保约谈的地方城市数量已达到10个。

从约谈城市所属的省份来看,被约谈的城市已经覆盖了23个省(市、区)。在各省的约谈城市数量上,河北省位居第一,先后有沧州、承德、保定等12个市(县)被约谈,占总数的近20%;并列第二名的是河南省和山西省,各有7个城市被约谈;接下来是各有4个城市被约谈的山东省和黑龙江省。

从被约谈城市的行政级别来看,被约谈最多的是地级市,超过总数的五成。县级市也有被约谈的,如河北省邢台市下属的隆尧县和任县。对县级市的约谈体现了环保压力从中央向基层政府的传导。省会城市也有被约谈的。目前已有哈尔滨、沈阳、昆明、长春、郑州、广州6个省会城市被约谈,占总数的10%。东三省的省会全部被约谈过。

当然,尽管组织的难度加大,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从被约谈的兄弟城市那里,我们学到了整改的好经验和好做法;对于他们出现的问题,我们会坚决避免。”这是多名被约谈官员表态时说过的一句话。

约谈由四个程序组成

通常在约谈会现场,约谈会通常由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指出问题,有关司局负责人提出要求,被约谈地方的政府负责人表态和签署会议纪要这四个程序组成。

《北京青年报》报道,约谈开始,在当地存在的环境问题被一一指出时,他们会拿笔飞快地在本子上做笔记。而在接下来的市长们依次发言表态环节,有的发言顺序靠后的市长会继续在自己的发言稿上修改圈画相关的措辞和内容。

“心情沉重”“触动很深”“对不起当地百姓”“压力很大”“深感自责”“倍感羞愧”“痛定思痛”“知耻后勇”……在接受约谈时,各地方政府负责人的表态充满感情色彩。

除了个别城市因为缺少公开报道,尚不清楚被约谈者的态度和当地整改措施以外,其余城市的政府负责人均当场明确表示,对于生态环境部指出的问题照单全收,回去后认真研究整改落实。

可以发现,大多数市长的表态非常具体,并明确列出了整改举措和整改期限。值得一提的是,来接受约谈的有时还有刚履新的市长。刚上任就被约谈,他们的触动也很深。“我到连云港工作两个月,就到生态环境部来了两次,一次是我自己来,一次是今天被约谈,连云港确实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欠账和存在问题很多,我认为约谈指出的问题符合实际情况,我们照单全收,认真整改。”连云港市代市长方伟11日在约谈中说道。

SD051403

2017年,湖南省农科院农业环境生态研究所的科研人员朱坚在长沙县一处耕地重金属污染治理试验田里提取土壤样本。(图片来源:新华社)

空气质量指数爆表地会频繁被约谈

被约谈原因,要分多种情况。

《北京青年报》报道,在环保领域,涉及大气污染问题出现频率最高、空气质量指数“爆表”的地方频繁被约谈。接下来是水环境、土壤环境和自然保护区破坏问题。最近对广州等7市的约谈是关于固体废物和危险废物的,这是生态环境部首次因非法转移倾倒危险废物问题集体约谈地方政府。

从点出的问题来看,政府监管不到位、重污染天气应对流于形式、企业违法排污问题突出、“散乱污”企业污染整治不力、环保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未批先建、监测数据造假等都是高频问题。

梳理发现,具体约谈原因通常分为以下几种情况。第一类是中央环保督察或其他专项督查发现问题多且整改不力。今年4月下旬以来,生态环境部密集通报了多起中央环保督察后污染反弹及整改不力的事件。在各类专项督查中,约谈城市最多的是京津冀“2+26”个城市大气治理强化专项督查。

第二种是年度或季度考核不达标或排名靠后。本月刚被约谈的山西省晋城市、河北省邯郸市和山西省阳泉市就属于这种情况。生态环境部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空气质量改善目标评估考核结果,确定晋城、邯郸、阳泉3个城市考核结果为不合格,它们因而被约谈。

第三种是中央领导批示或新闻媒体曝光、民众反映强烈的突出环境问题。典型情况如2015年因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约谈甘肃省张掖市,2016年因山西华兴铝业发生矿浆泄漏事故造成环境污染约谈山西省吕梁市等。

相关:7城市因非法转移倾倒危险废物被约谈

非法转移倾倒危险废物的现象在各地屡屡出现,已到了监管部门下狠手的地步。11日,生态环境部集中约谈广东省广州、江门、东莞,江苏省连云港、盐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和浙江省温岭等7市政府。

《中国青年报》报道,当日,生态环境部要求7政府加强固体废物及危险废物处置能力建设,严厉打击非法转移倾倒行为,依法问责相关责任人员。也是生态环境部首次就固体废物和危险废物处置监管不力问题约谈地方政府。

生态环境部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负责人指出,广州市日常监管不到位,对群众举报问题查处不力,导致非法转移倾倒固体废物及危险废物等问题时有发生。

江门市也有多家企业非法转移危险废物。

2016年9月,东莞市有400吨生活垃圾经由该市厦岗码头装船,运往广西藤县浔江河段非法倾倒。倾倒点位于藤县饮用水源二级保护区内,导致水质不达标,不得不暂停供水。

连云港市的主要问题是,对中央环保督察交办的环境问题整改不力,导致污染问题进一步恶化。

盐城市被约谈的主要问题是,有关部门对民众举报的盐城市辉丰农业公司污染问题长期置之不理。

温岭市非法掩埋生活垃圾,污染严重,影响恶劣。

临汾市调查认为,赵城镇为三维集团非法转移倾倒工业废渣创造条件、提供便利,违法问题严重;洪洞县及其有关部门日常监管不力,严重失职渎职;临汾市环保、水利、国土等部门履职不力,不作为问题突出。为严肃法纪,临汾市对50名责任人实施问责或采取留置措施。

逾九成城市未被再次约谈

不断加码的约谈效果如何?中国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给出的评价是,“环保约谈这些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北京青年报》报道,接受约谈时,多市市长表态称保证不会有第二次。从公开的约谈名单来看,截至目前,90%以上的城市没有被第二次约谈,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约谈的效果。

“环保约谈是环保部很重要的督政手段,通过约谈,切实发挥了传导压力、推动整改、震慑警醒等效果。”刘长根在去年12月的记者会表示。

据他介绍,约谈工作在今年将会继续加大力度,约谈工作重点围绕在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上,约谈对象拟主要聚焦在几个方面:一是力度不够、工作滞后、问题集中的地区。二是没有完成大气、水、土壤三个“十条”目标任务,环境质量明显下降的地区,特别是造成了不好影响、不良影响的情况。三是整改不力、问题反弹并造成不良影响的地区。

不过,刘长根坦言:“约谈是手段不是目的,也不是越多越好。”重点是发挥教育、警示和震慑作用,督促当事者加大工作力度,警示其他地方以此为鉴,查找不足,主动作为。通过约谈一个,推动一片工作,这才是目标,所以约谈要加强针对性、典型性。

与此同时,作为督政的两柄利剑,约谈正在和量化问责紧密结合。

除了约谈之外,5月3日,生态环境部还致函山西、山东、河南省人民政府,要求对有关责任人依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量化问责规定》实施量化问责。根据有关规定,具体问责工作由相关省委、省政府组织实施,并应于2018年6月15日前完成,问责结果应征得生态环境部同意,并向社会公开。

以晋城市为例,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PM2.5平均浓度下降3.7%,仅完成任务目标的37%,低于60%的下限要求,应对负有领导责任的晋城市分管副市长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约谈与问责的紧密结合无疑将持续传导环保压力,让环保不是“一阵风”,而是地方政府工作的常态。

链接:“高分五号”卫星:环境保护再添“天眼”

北京时间5月9日2时28分,中国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四号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高分五号卫星。

北京《人民日报 》报道,据了解,高分五号卫星以生态环境部牵头用户、自然资源部和中国气象局等为主要用户环境专用卫星,具有高光谱、大范围、定量化探测等特点,面向生态环境监测搭载的多个大气探测载荷具备大幅宽、高光谱及偏振探测能力,使二氧化氮和二氧化硫等污染气体、二氧化碳和甲烷等温室气体高精度遥感探测成为可能。

高分五号卫星将填补中国国产卫星无法有效探测区域大气污染气体的空白,通过对大气污染气体、温室气体、气溶胶等物理要素的监测,动态反映中国大气污染状况。同时,高分五号卫星还可对内陆水体、陆表生态环境、蚀变矿物、岩矿类别进行探测,为中国环境监测、资源勘查、防灾减灾等行业,提供高质量、高可靠性高光谱数据。

(编辑:刘轩)

编辑:刘轩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