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库 > 正文
戴博:美担心被中国超越 其实中国对美影响力不成比例
——
2018-05-11 00:42 来源:侨报 作者:魏嘉昕 编辑:胡雨桐

MK0511A

戴博  (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侨报实习记者魏嘉昕华盛顿报道】资深中国问题研究专家戴博(Robert Daly)在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举办的一场题为“中国在美的影响力运作:让焦灼事态明朗化”(Chinese Influence Operations in the U.S.: Shedding Light on All the Heat)智库活动中表示,自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美中两国之间的互动日益频繁,相互的经贸往来、文化交流、人员流动都极大的丰富了美国社会生活和文化内涵。这种原生态(organic)的互动日渐的被来自中国官方主导的影响力运作所影响和取代,这样一种有规划的、有目的的政府行为引发了美国学界、公民社会领域对美国的学术自由、核心价值和美国的利益产生了担忧。

戴博认为这种焦虑源于中国本身的特殊性和美中关系的特殊性。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担忧被日本超越(surpass),但从不担心会被日本打败(defeat);冷战时期,美国担心被前苏联打败,却从不认为前苏联会超越自己。今时今日,美国受到了双重的挑战和冲击: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可能会超越自己并打败自己。这种双重挑战和冲击所带来的忧虑和恐慌是前所未有的。他认为这样的忧虑是合理的,是可以自证的:中国在地缘战略上对美国在远东太平洋地区的地位提出了挑战,而中国在经济上也势头迅猛,超越美国可能指日可待。也正因为此,美国政府去年年底发布的《2018国防战略》(the 2018 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中将中国列为“战略性的竞争者”(strategic competitor),认为中国“试图运用掠夺性的经济来威慑周边国家并在南海急性军事部署”(“China is a strategic competitor using predatory economics to intimidate its neighbors while militarizing featur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Mattis)于今年一月份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Jopkins University)的演讲中提到,“为了让启蒙价值存活下来,我们必须竭尽全力”(We must be the best if the values that grew out of the Enlightenment are to survive),他也在演讲中明确指出中国对美国的威胁。这样严肃而又惊人的涉及到民主价值的存亡的言论,恰恰反映了美国军方以及特朗普政府的忧虑和对中国、俄罗斯两国的警惕。

戴博将中国对美国的影响主要划分为以下几种形式:第一种是原生的有机的,它主要包括美中互相的影响、学习和问题解决(the mutual influence, learning, and the problem solving),这个过程是自然而然产生的,是十分积极正面的,它代表着美中两国之间的丰富的信息流动和思想交融;这种原生的互动过程还包括在资本驱使下的美国企业对中国市场的追逐,好莱坞是最好的例子。无论形式如何,这样一种互动方式都对美国有着十分积极的影响与意义。第二种形式则是中国政府主导的、由官方资助并支持的试图影响美国社会舆论的影响力运作(influence operations)。“影响力运作”是战略传播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也是美国战略部署中的关键武器。兰德公司(RAND)将其定义为“在和平时期、危机时期、冲突时期以及后冲突时期有组织的、经过整合的、同步的运用国家外交、信息、军队、经济以及其他能力来影响一部分人和整个群体的态度、行为和决策,以实现国家利益”。这样一种影响力运作也是公共外交(public diplomacy)的一项重要策略。中国利用美国媒体自由、言论自由的条件在美国国内进行舆论宣传,而与此同时却没有给予美国媒体在中国境内的对等自由。第二种方式还包括隐秘进行的渗透(infiltration)和侦查活动(espionage),这样的活动形式是对美国的核心价值与法律体系形成了严重威胁。

戴博在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时常有人说美中两国缺乏对彼此的了解,但是情况不是如此。美中两国在多年的交往、对话与竞争中早已棋逢对手,知根知底。美中两国的关系目前来看非常焦灼、复杂、也充满变数(contentious)。他认为美中之间影响力一个突出特征是“不成比例性”(disproportionality)。自1979年以来的美中往来中,百分之九十九主要表现在美国对中国的输出,中国对美国的流动;而仅仅有百分之一的活动是从中国流向美国的。这种不成比例既体现了美国的软实力,文化和制度的吸引力,但是也引发了美国各界的反思。因为美国自身也存在诸多病症,不论是制度层面的还是社会领域的。戴德认为中国并不是这些问题的罪魁祸首,也不应当为这些问题负责;相反,美国应当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美国社会的凝聚力、国家创新与创造力的衰退以及美国教育的竞争力的下降,所有这些问题并不是中国造成的,美国的衰落和病症才是这些问题的根源。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