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山东一年人口净流出超40万 中国人口流动现“北人南下”趋势
——
2018-05-10 01:28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孟音

 【侨报网综合讯】中国的人口迁移,在改革开放以来呈现着“孔雀东南飞”的态势,“由西到东”“内陆到沿海”的趋势明显;而近些年,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南方新兴产业发展迅速,“北人南下”的大潮也滚滚而来。

上海第一财经综合各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除京津沪三大直辖市因人口控制和疏解而出现下降外,2017年,中国内陆31个省市区中,有6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东北三省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山东、河南、内蒙古都出现了人口净流出。山东流出人口甚至超过了40万。

与之相反的是,24个省市区常住人口增加。南方的广东和浙江是人口流入最多的两个省份;其中,广东省流入人口达到近70万人,在全中国继续领跑;第二位是浙江,其外来流入人口为31.3万人。

从发展态势来看,广东、浙江等地不光出生率较高,而且人口流入较多;东北等地不光出生率低,人口还面临着外流,当然这里有经济增速下降的原因。

人口的流动方向,也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版图。

2017年,浙江和广东经济增速分别为7.8%和7.5%,仍保持较高增长水平。

由2018一季度中国各省份的GDP增速可见,人口净流出较多的省份,其GDP增速大多都排在末尾。增速靠前的,大多数为南方省份,甚至是贵州、西藏、云南、四川、陕西这些西部省份或自治区。

广东和浙江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最为集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省份,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两省积极进行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而且,浙江的新经济表现亮眼,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等新经济、新兴产业对经济转型升级带动效应十分明显。

而珠三角地区,除了产业基础,还拥有良好的气候、生活环境、便捷的轨道交通,珠三角形成的一小时生活圈,有利于吸引高端制造业所需的高素质人才,因此,高端制造业在珠三角拥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同时,在人口集聚度已经成为体现区域竞争力关键因素的状况下,杭州、广州、深圳积极拓宽人才政策吸引,如相对宽松的人才落户政策、人才住房政策。珠三角在吸引人才的同时,也欢迎技能人才和普通劳动者。各区域均已经意识到在产业升级的同时,稳住现有产业必须依靠稳定的人口增长,熨平因老龄化因素带来的经济下滑风险。

442

以“好玩、好物、好服务”为主题、以视觉、听觉、触觉感受为基础的黑科技无人店亮相南京新街口苏宁。图为购买了商品的消费者通过刷脸进行支付操作。(图片来源:中新社)

相比之下,山东有着优质的教育资源,人才培养源源不断,为什么反而流失了大量的人口呢?

2月22日,在“山东省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上,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分析山东省面临的形势和存在的问题时表示:我们与标兵的差距越来越大。经济总量,山东与广东的差距由2008年的5860亿扩大到2017年1.72万亿;与江苏的差距由50亿扩大到1.32万亿。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也呈现继续扩大之势。

对此,第一财经称,人均收入低了,人当然就不愿意来了。但人均收入低,一定程度上反映的是一个地区的产业结构。以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等为代表的第二产业,虽然体量大,但利润率低,因此这一部门职工分到的收入就少。而以科技、消费、文化等为代表的第三产业附加值更高,相应的,其职工分到的收入也就更高。山东省的情况就是如此——大而不强,结构性矛盾突出,传统产业占70%。

从产业结构看,山东省主营业务收入排前列的轻工、化工、机械、纺织、冶金多为资源型产业,能源原材料产业占40%以上,而广东、江苏两省第一大行业均为计算机通信制造业;全国互联网企业百强山东省只有2家,排名都在60名以后,滴滴打车、支付宝、微信红包这些具有超前引领作用的创新模式,都没原创在山东。服务业仍以传统的交通、商贸、餐饮住宿传统服务业为主,现代服务业发展较慢。

和山东类似,北方诸多省份要么对自然资源依赖较高(山西、内蒙古),要么对传统的重工业依赖较高(如河北、辽宁)。

从新经济方面,也可见南方与北方的对比。胡润研究院发布《2018第一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显示,中国每三天产生一家新独角兽,总数上升至151家。其中,拥有独角兽最多的八个城市中,只有北京和天津是北方城市。

经济前景越好,越受资本青睐。资本总是向效率高、回报高的地方流动,这是相辅相成的良性循环。

有统计发现,目前,东北三省仅152家A股上市公司,黑龙江36家、辽宁省74家、吉林省42家。此外,在人口净流出较大的北方省份中,山东省有194家A股上市公司,河南省78家,内蒙古25家。相比之下,南方省份中,仅广东省就有579家上市公司,比这几个北方省份的总数还多。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南方省份都如广东、浙江那么发达,从独角兽榜单、上市公司数量看,江西、湖南、安徽这些南方内陆省份与珠三角、长三角地区依然有不小差距。

21世纪经济报援引国务院参事杜鹰的话称,中国正处在结构变革和功能转换的特殊时期,过去那种依靠拼资源,把外延扩张进来的增长方式已经走到了尽头。

杜鹰说,在这个大背景下,凡是资源加工型和传统产业为主的地方,凡是市场化程度低,市场机制和体制改革滞后的地方,结构变革和动能转换的困难就更多一些。 而基础较好的地方,市场化程度配套能力较强的地方,就可以比较从容地应对结构变革的挑战,保持经济平稳增长。

(编辑:孟音)

编辑:孟音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