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爱心妈妈”李利娟的“滑铁卢”
——
2018-05-07 01:20 来源:侨报 编辑:刘轩

【侨报综合讯】4日,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听证会,河北武安市行政审批局现场下达了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爱心妈妈”李利娟创办的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被关停。关停的理由是,2014年至2016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未按规定报送年检材料。此后,爱心村的经营者李利娟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被刑拘。

从收养100余位孤儿而名噪一时的“河北好人”,到成为被举报敲诈勒索的嫌疑人,李利娟的人生巅峰与谷底,在一瞬间完成了颠倒。

“爱心村”在听证会后被取缔

“四霞子”李利娟被抓了,从5日开始,这个消息便在80多万人口的河北武安市迅速传开。

《北京青年报》报道,对一些人而言,听到这样的消息似乎并不意外。1996年,李利娟开始收养孤残儿童,她自称一共收养了100多人。多年来,围绕她的争议不断,有人说她大爱无边,卖别墅供养孩子;也有人说,这些孤残孩子只是她敛财的工具,平日里她开豪车出行,行为霸道,有人还给她起了“四霞子”这个在当地带着一些“痞气”的外号。

4日上午,武安市对李利娟的福利爱心村依法予以取缔,李利娟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被武安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4日和5日两天,河北武安市委宣传部指定信息发布平台微信公众号“新武安”先后发布多篇文章,公布了李利娟所经营的爱心村被依法取缔的相关内容。

“新武安”4日发布的文章《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依法撤销两家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显示:“经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查明,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连续三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度未报送年检材料,根据《民办非企业单位年度检查办法》第十条规定,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依法作出决定:撤销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的民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

“新武安”还发布了一篇标题为《我市依法取缔李利娟福利爱心村,所涉孤儿弃婴全部妥善安置》的通告。根据该通告内容,当天上午,“民政局牵头联合公安、消防、卫计等部门和武汲镇政府,对李利娟福利爱心村依法予以取缔”。

做出这样的决定前,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曾举行过听证会,听证会于5月4日在该局办公室内召开。当天上午8时50分,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的委托代理人,也是爱心村走出的孤儿、李利娟收养的第四个孩子李丹,在律师殷清利的陪同下,进入听证会办公室。

10多位从爱心村长大并走出的孤儿在办公室外等待,他们现在在石家庄、邯郸等地求学或上班,之所以赶回来,是为了等待一个结果。

20岁的豆豆(化名)在石家庄的一所医专学校读大一。5月3日,豆豆请假回来,打算在听证会之后回去。

“撤证”的消息是4月28日李利娟在微信上面告诉他们的,“如果证撤销了,孤儿院就建不起来了,以后我们就没有家了”。

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出具的《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显示,4月22日,该局即向李利娟送达了《武安市行政审批行政许可听证告知书》,4月24日,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曾经收到李利娟的听证延期申请,但经审查,李利娟的申请延期理由不符合《河北省实施行政许可听证规定》,听证会如期举行。

“独立王国”不买公安消防账

在听证会举行之前的5月3日,李利娟称,当时她已经在担心爱心村的行政许可会被撤销。

《北京青年报》报道,李利娟解释说,在1996年收养孩子之初,她没有办理相关证照的概念,只是想着把他们照顾好。直到1999年,来了几个生病的孩子,因为治病要登记身份,才知道户口的重要性。

李利娟说,她不断去找领导说“我收养了这么多孩子,能不能给俺孩子上个户口”。

2006年,邯郸市领导注意到她的情况,爱心村和孩子们的问题也随之得到了解决,当年11月,证书下来了。

李利娟形容,到家后孩子们知道这个消息,兴奋得无法入睡,还开了庆祝会,每个人都抢着看这个证书。“如果没有这个证书,我们家也就不可能走出11个大学生,其实前面的几个孩子也不傻,他们只是没有正常上过学”。

李利娟还透露,带着孩子去医院的时候,都随身带着这个证书,这样才能去联系基金会。如果没有这个证书,医院不清楚孩子的来源,不敢随便收治。

李利娟称,今年3月,她拿到新的资格证书时,审批局没有说到年检的问题,而一个月以后,却因年检问题而被撤销资格。

武安市有关部门取缔李利娟的爱心村,似乎并不仅仅是年检问题。

根据民政部《社会福利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社会组织和个人兴办以孤儿、弃婴为服务对象的社会福利机构,必须与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共同举办,社会福利机构收养孤儿或者弃婴时,应当经民政业务主管部门逐一审核批准,并签订代养协议书。

按照武安市民政局副局长武志荣的说法,“李利娟拒绝到民政部门进行年检登记”。民政局专门对其下发文件通知,要求将孩子接入公办福利机构,但李利娟拒不执行。

而当地通报的内容称,李利娟所创办的福利爱心村,几乎成了“独立王国”:安全检查进不了门,公安机关采不了血,甚至对消防整改通知书也拒签。

SD050702

6日,武安市四套班子领导和部分市级领导同志分组奔赴全市21个乡镇卫生院看望慰问正在接受初步健康检查的孩子们,了解他们当前的生活救治情况。(图片来源:“新武安”微信公众号)

曾被称为爱心妈妈 丈夫吸毒把家里败了精光

在80多万人口的武安,李利娟算得上是一个名人,“好多搞直播的都去她的爱心村拍视频蹭热度,我都看过。”出租车司机说。

《北京青年报》报道,李利娟曾表示,支撑爱心村运营下去,主要靠的是别人的捐款。现在网上依旧能搜到很多想要捐款的人在询问李利娟的联系方式。

此前有媒体报道,在2011年时,她就已经入不敷出,不得已卖掉了家里的别墅。她和媒体讲,为了多赚些钱,在市区里开了一家杂货店,每天早晨送完孩子以后,她便会来到这家杂货店经营。

旁边一个修鞋摊的摊主说,“这家店开了有几年的时间了,我们都知道这个女店主收养了很多孩子,平时我们见她也很少搭话,不过从今年年初就没再见开过门,以前正常营业的时候也经常闭店,卖一些衣服、鞋子,生意不见得很好。”

而对于女店主李利娟的为人,周边店铺的经营者都不愿多说,“多多少少有点儿‘痞’吧。”一位摊主小声说。

北京《新京报》报道,1996年,吸毒的丈夫把家里的300多万元败了个精光,李利娟与他离婚。离婚后,为了筹毒资,前夫竟把儿子卖了,她追赶到车站,看见儿子正跟一名陌生男人在一起。男人说孩子是他花7000元(人民币,下同)买的。李利娟花了8000,把儿子赎了回来。

李利娟拒绝任何人来她的院子里领养孩子。这是她五年前作出的决定。五年前,女儿婷婷被一个残疾人领养,两年后,这个残疾人找了个老婆,俩人生了一个孩子,婷婷被抛弃了,流落街头,最后被公安局送了回来。去年那件事以后,李利娟在门口焊上了铁门,院子里养了四条狗,两条藏獒。李利娟不在家的时候,不允许陌生人进入。

“爱心妈妈”是很多人对李利娟的称呼。2006年,李利娟获得“感动河北年度人物”时,颁奖词写道:“李利娟,用自己柔弱而又坚强的肩膀,以真诚而又执着的爱心,赢得了‘爱心妈妈’这个散发着温暖和耀眼光芒的光荣称号。”不过传递给外界的这个形象,随着她被刑拘和更多“内幕”的爆出,而几乎在一夜之间崩塌。

名下有路虎奔驰 存款2000万人民币2万美元

根据武安市委宣传部的通报,“打着‘爱心妈妈’的旗号,李利娟通过向有关部门频频发难而获取利益,利用为善面目获得外地爱心人士捐款。”

根据当地统计,仅2017年,李利娟通过民政部门领取低保金、房租取暖费、房屋修缮费等共计127万多元。经初步调查,李利娟在武安有多处房产,在邯郸也有房产,平时不在爱心村居住,名下有路虎、奔驰等豪车。经公安部门初步查明,李利娟名下存款有2000多万元,美元2万元。得知李利娟被刑拘的消息,李利娟的表弟表示,不认为李利娟有涉嫌犯罪,“我们得到的每一笔钱都是有合法手续的,肯定不存在敲诈勒索”。

河北“新武安”微信号报道,“新武安”对李利娟被拘留一事的表述是: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证据确凿,武安市公安局依法对其实施刑事拘留,并于5月5日凌晨将其从北京带回武安。

李利娟涉嫌违法犯罪主要在两方面:一是套取低保资金,二是敲诈勒索。文章称,虽然李利娟一直称自己收养了118名残疾孤儿弃婴,但有群众举报,有的孩子仅仅是因为家庭条件较差,便被放到爱心村名下,即可套取低保资金,也能扩充爱心村门面,而实际上,有32名学生虽然是爱心村的“孤儿”,但却都有父母或法定监护人。

此外,李利娟被指利用孤残儿童和弃婴当做“挡箭牌”和“敲门砖”进行敲诈勒索。“新武安”列举的事例有:李利娟在宾馆乘坐电梯,其以电梯不稳造成腰部损伤为由讹诈17万;从宾馆出来到医院就医,又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医院12万;企业架设光缆从爱心村上通过,李利娟以光缆辐射儿童造成伤害为由要钱7万元,并让企业写下“爱心捐款书”。此外,她还曾经在一起阻碍重点工程建设中,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

李利娟17岁的“女儿”雅洁(化名)说,电梯事件她当时在场,“我妈当时从电梯摔下来,半年时间,站都站不起来,别说走路了,上厕所都要我扶着。在医院那次,是因为护士输错药,都休克了”。在另外一起事件中,雅洁的说法是:“孩子们的行为是因为架电线的工人打了他们”。对此当地通报称,据公安部门调查了解,李利娟不仅唆使这些不懂事的孩子违法犯罪,而且对不听话的孩子采取殴打恐吓、不给饭吃等手段逼其就范。

爱心村共计74人 孤残儿童将被妥善安置

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距离武安市区不到10公里距离,位于营玉公路的东侧。

《北京青年报》报道,6日,爱心村院子的大门已经紧锁,院门口张贴着一份4月24日的《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举行行政许可听证会通知书》和一份落款同样为4月24日的《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不予批准延期听证通知书》。

据了解,对爱心村取缔时,现场清点共计74人。69名幼童被分散安置到全市21个乡镇卫生院,全部接受体检,逐一建立健康档案;3名学生由教育局安排教师及时进行心理辅导,在寄宿学校由专人照顾;1名聋哑人被安置到专门场所,由专业人士进行安抚照料;1名成年人(年龄30岁)在当地打工。

此外,还有2名儿童在武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1名儿童被原福利爱心村护工带回家中,目前监护责任均已由民政部门接管。

武安市民政局通报称,经初步检查,有18名幼儿需要手术,有13人需要定期复查、功能训练等。

6日,武安市四套班子领导分组前往全市21个乡镇卫生院看望慰问正在接受初步健康检查的孩子们,了解他们当前的生活救治情况。公安机关在21所乡镇卫生院均安排两名民警24小时值班,确保安置儿童人身安全。

爱心村被取缔:慈善应在法律框架开展

北京《检察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称,慈善事业一定要在法律框架内开展。文章摘编如下:

尽管案件调查才刚开始,离最终给出司法定论尚有距离,但曾经新闻中的“爱心妈妈”变身犯罪嫌疑人,对公众的心理冲击不可谓不大。考虑到曾有不止一个民间收养机构出现过始于爱心、终于违法的现象,对于本案的调查和今后民间爱心行为的引导而言,有必要提醒的是:慈善事业一定要在法律框架内开展,绝不允许有打着爱心的旗号行违法犯罪的行为,其会一朝毁掉公众对慈善的基本敬意,误导人们对慈善的认识。

有理由相信,此前“变节”的民间爱心机构创立初心美好,且在国家仍旧无力承担所有孤儿供养的现实面前(据统计,民政部门儿童福利机构养育的仅占孤儿总数的四分之一),民间爱心组织的力量的确不可或缺。但始于爱心并不意味光靠“用爱发电”就足够。出事前,是爱心满满的公益组织;出事后,满屏皆是负面新闻。

新华网旗下微信公众号“长安剑”称,面对矛盾、争论与质疑,法律无疑再次成为了最好的“定海神针”。让爱心的归爱心,法律的归法律。法律当然保护爱心,但不会认可以爱为名的横行不法。法律永远支持爱心,但不会允许爱心的变质。简而言之,奖罚分明,方为法治维护善念的正途。

北京《新京报》评论称,“爱心妈妈”收养孤儿确系出于善心,那也要为这些人道主义救助行为提供合法化渠道,让其告别“非法而合理式的存在”。有专家就称,家庭寄养优于政府收养,可当下收养门槛偏高;对那些有精力也有心“集中收养”者该提供资金、培训,扶持她们建正规福利院,但这类引导鼓励社会化参与的举措也不足。

毫无疑问,李利娟从被盛赞到被质疑的背后,显然该有更多“补牢”以防“亡羊”的措施。也只有尽早补上公共保障和收养制度仍存的漏洞,才能避免将孤儿置于个体灰色收养的不可测的风险中。

(编辑:刘轩)

编辑:刘轩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