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通俄门”调查进入关键时期 穆勒或与特朗普展开决战
——
2018-05-04 00:38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LC0504-1

特朗普与特别检察官穆勒正在进行一场恶斗。(图片来源:美联社)

【侨报综合讯】最近几天,对特朗普不利的消息接连爆出。特朗普的私人律师科恩成为联邦调查局的侦察目标后,不但电话被监听,而且电子通讯也被监视,其中可能包括他与特朗普的通话。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掌握了不少证据后,希望通过面谈,请特朗普澄清一些问题。可是,白宫律师团队为应对面谈而准备的问题被媒体曝光,特朗普火冒三丈,又开始骂穆勒的调查是猎巫。如果他拒绝面谈,穆勒可能给他发传票,双方将展开决战。

特朗普的新律师朱利安尼意外爆料,称特朗普知道科恩给了艳星丹尼尔斯13万美元封口费,而且事后把钱还给了科恩。可是,特朗普原先一直说他不知道此事,也没有给过科恩那笔钱,科恩则称他是自掏腰包,从未得到报销。由于说辞前后矛盾,特朗普可能面临更大的麻烦。

穆勒可能发出传票 大战一触即发

随着“通俄门”调查不断深入,特朗普与负责该调查的特别检察官很可能展开一场正面战争。特朗普说过他愿意和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坐下来接受提问之后,现在似乎开始退缩,而白宫在官方新闻发布会中干脆把“通俄门”调查称作“猎巫行动”。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特朗普还在激化特别检察官穆勒对“通俄门”调查的政治热度,试图激怒他的支持者。几个月来,为了对抗任何可能引发弹劾案的事件,特朗普一直保持着警惕。

在穆勒这边,消息人士向CNN披露,如果特朗普不同意接受面谈,穆勒可能直接给他发传票,因为穆勒决心得到他需要的证词来完成他的全面调查。

这种做法可能使穆勒与特朗普的僵局升级为联邦最高法院最戏剧化的一幕,并带来巨大的政治反响。许多专家认为特朗普会输掉这场战争。“这显然是对穆勒调查的关键时刻,”前国防部长和中央情报局长帕内塔(Leon Panetta)周三对CNN说,“坦率地说,我认为他们已经达到了不可能在没有美国总统证词的情况下完成调查的地步。”

特朗普抵制通俄调查 逼穆勒出手

周三,不认同特朗普应对“通俄门”调查做法的白宫律师蒂·科布宣布退休,代理克林顿弹劾案的律师埃米特·弗拉德(Emmet Flood)将接任。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科布宣布退休时,特朗普的法律团队,包括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正在就总统作证一事与穆勒谈判。科布退休使特朗普作证的可能性降低了,他主张特朗普至少对穆勒的“通俄门”问题提供书面答复。白宫聘请弗拉德也表明希望在“通俄门”的问题上以更强硬的态度来应对。

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科里·勒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周三告诉CNN,特朗普已经厌倦这个一再向他保证“‘通俄门’调查马上就完”的团队。

“他们起初告诉总统,调查将于去年11月结束,然后又说12月,后来说1月结束,”他说。“现在还在继续,总统显然希望有人进来管一管。”

特朗普突然变得强硬的想法可能在穆勒的团队中引起了一些讽刺,因为特朗普这几个月尖刻的推文一直是针对他们的。但是,穆勒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叫特朗普作证。

在穆勒领导联邦调查局时管理中央情报局(CIA)和国家安全局(NSA)的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说,这位特别检察官的性格决定了他要抓住所有的线索。

海登说:“我认为,穆勒觉得,当我们到达这笼罩着我们的乌云尽头时,他就会感觉到,不管它走到哪一边,他都需要能够说,‘我已经尽力了’。”

穆勒决心要获得特朗普的证词,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他认为总统犯了罪或有要被弹劾的罪行。

检察官经常使用与调查有关的人员进行访谈,排除可能性或关闭调查线。穆勒说发传票也可能是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他想让总统自愿与他坐下来交谈。考虑到高度敏感的政治环境,许多分析人士认为,穆勒将努力找到一个能满足总统和他的律师的安排。

LC0504-2

朱利安尼近日加入了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图片来源:美联社)

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 面谈见真章

周三,朱利安尼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发表了强硬的提议,称任何面谈都不需要超过3小时,但这不太可能满足穆勒的要求,如果日前曝光的44个提问清单都是穆勒想要问特朗普的问题。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特朗普周三在推特上说,穆勒的做法违反了宪法和政治叙事,干扰了总统的关键工作。

他引用支持他的律师约瑟夫·迪格诺瓦(Joseph diGenova)的话说:“这些问题是对宪法第二条中的总统解雇任何行政部门雇员的权力的侵犯。”

在本周一的节目上,迪格诺瓦还说,如果穆勒问特朗普在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时的想法,他的行为会是“离谱、一知半解、幼稚的”(outrageous,sophomoric,juvenile)。但是,为了证明妨碍司法公正,检察官必须确定一项以腐败意图进行的行为。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穆勒有责任理解特朗普解雇科米时心态。

特朗普引述了《华盛顿邮报》报道过的他的前律师跟穆勒的谈话:“这不是什么游戏。你在搞砸美国总统的工作。约翰·多德,2018年3月。朝鲜、中国、中东等很多问题,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思考这个,特别是因为没有和俄罗斯勾结。”

特朗普抱怨,他太忙,不能作证。可是,1997年,克林顿说他太忙,不能在保拉·琼斯民事诉讼中作证,最高法院裁定:这是行不通的。

特朗普私人律师被抄家前 电话曾遭联调局监听

联邦调查局(FBI)上个月突袭搜查特朗普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的住所和办公室之前,已经监听他的电话好几周,包括他和白宫的通话,并且监视他的短信和电子邮件。

据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3名政府高级官员所描述的监控包括追踪科恩手机所拨打的号码,以及呼叫这些手机的号码。NBC最初报道称科恩的电话正在被监听,但是,了解涉及科恩的法律诉讼程序的消息来源提供了不同的说法。

监听(wiretap)会允许调查人员听到电话内容,而不是仅仅知道是什么时候拨打的,以及谁打给谁的。

NBC新闻在更正的报道中说:“但是,3名美国高级官员现在反驳说,对科恩手机的监控仅限于通话记录,称为拨号记录(PEN register),而不是调查人员实际上可以监听电话的窃听。”

目前尚不清楚,监听科恩电话的授权是何时由联邦法官批准的。

NBC新闻报道说:“不清楚窃听的授权时间有多长,但在科恩的办公室、酒店房间和4月初在他的家中,至少有几周的时间。”

艳星丹尼尔斯的律师阿维纳提在MSNBC的节目中证实了这一调查情况,并分析道联调局很有可能是听到了科恩准备销毁证据,才在4月9日突袭搜查了他的住所和办公室,带走了大量文件和证据。

特朗普的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告诉《华盛顿邮报》,他没有被告知有任何窃听,但在看到这个消息后非常愤怒(livid)。这位前纽约市长辩称,对科恩的窃听 (如果属实) 是对律师-客户特权的公然侵犯。

“这不合适。我是说他是个律师,你的意思是,我打电话给我的律师,而政府正在窃听他?”朱利安尼对邮报。“他们已经违反了律师-客户特权,这会是个笑话。”

据《国会山报》报道,朱利安尼接受采访时说,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应该介入迈克尔·科恩案,并让幕后的人“接受调查”。

朱利安尼说:“我在等待司法部长作为正义捍卫者的角色介入,并对这些人进行调查。”

朱利安尼说,特朗普对窃听一事会和他一样愤怒,尽管他还没有和总统谈过此事。

朱利安尼说:“他会对我说,难道没有律师-客户特权吗?我要告诉他,‘不,司法部似乎想践踏所有美国宪法’。”

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伦斯·特赖布(Laurence H Tribe)说:“要窃听总统的话,整个过程将非常困难。”他在推特上写道:“为了得到一张搜查令,窃听了迈克尔·科恩的电话谈话,联调局必须遵守严格的规则和标准。”

目前还不清楚联调局在窃听过程中发现了什么信息,只知道是科恩和白宫某个人通过话。

朱利安尼爆猛料:特朗普知道封口费且已还钱

特朗普周四称,自称是他情妇的艳星丝脱蜜·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的13万美元封口费是普通的法律费用,是他和他的长期律师迈克尔·科恩之间每月固定协议所涵盖的部分费用,而不是竞选资金。

据《每日邮报》和其它媒体报道,当天上午,特朗普发了一连串的推特说:“科恩先生是一位律师,他有着每月的付款,而不是从竞选拿的钱,与竞选无关,他通过报销,双方之间的私人合同,称为不披露协议,或保密协定。”

“这些协议在名人和富人中很常见。在这种情况下,它具有充分的效力,将用于在仲裁中伤害克利福德女士 (丹尼尔斯)。该协议被用来阻止她对一件虚假的事勒索的指控,尽管已经签署了一封详细的信,承认没有外遇。”

“在克利福德女士和她的律师违反之前,这是一份私人协议。总结说,竞选活动的资金,或者竞选捐款,在这笔交易中没有发挥作用。”

特朗普也否认了他对梅拉尼娅的不忠,称他将对丹尼尔斯提出“虚假和勒索指控”,要求她赔偿。

特朗普的推文遭到了丹尼尔斯的律师迈克尔·阿维纳提(Michael Avenatti)的嘲讽和批评。

“我们一直在玩三维棋,他们一直在玩井字棋,”阿维纳提在MSNBC的节目上对主持人说。“总统先生,你和你的顾问律师需要把它拿上来。因为你继续对美国人民撒谎。我们不会容忍它。”

在CNN的节目中,阿维纳提更是不屑一顾,他说:“无论是哪个律师写的这两个推特,绝对是一个白痴。”

阿维纳提预测,新的爆料会迫使特朗普辞职,因为特朗普把封口费付给了丹尼尔斯。

他说,特朗普的法律团队正在“把一个坑越挖越深,这是总统‘不能承受’的后果”。

他说,由于特朗普的律师朱利安尼在福克斯新闻上爆料,写支票付封口费的律师科恩将“别无选择”,只能把总统交给联邦调查局。他接受CNN采访时还说,特朗普必须提早辞职。

周三晚上,现在担任特朗普法律顾问的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在电视节目上说漏嘴,称特朗普对科恩给丹尼尔斯封口费一事知情,而且在几个月里分批把钱还给了科恩。

朱利安尼接受福斯新闻主播汉尼提(Sean Hannity)采访时说:“这事完全合法,那笔钱并不是竞选经费。抱歉,我给你一个你不知道的事实,这不是竞选资金,没有竞选资金违规。”

他接着说:“这笔钱是通过一家律师事务所支付,然后总统归还了这笔钱。”

至于特朗普是否早就知道有这回事,朱利安尼说:“就我所知,他不知道细节,但他确实知道大致情况,也就是科恩会处理这种事,就像我会为自己客户处理这种事一样。我不会让他们知道每一个细节,他们可都是大忙人啊。”

丹尼尔斯称,特朗普2006年和她有过一段婚外情,当时梅拉尼娅刚生下儿子巴伦。2016年秋天,离大选投票只剩下大约1个月的时候,科恩给了丹尼尔斯13万美元,要求她对她与特朗普的一夜情保密。这笔封口费的来源引起了很大争议,因为它可能涉及帮助特朗普竞选的资金。

周四上午,朱利安尼在福克斯新闻的节目上称,科恩付给丹尼尔斯的钱不是为了竞选,而是为了挽救特朗普和梅拉尼娅的婚姻,“我想他是想帮助这个家庭。因此,这个人被当成了恶棍”。

然而,在同一次采访中,朱利安尼却暗示,丹尼尔斯提出的一项爆炸性的指控会给特朗普的政治前景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他说,试想一下,如果这是在2016年10月15日,在上一次与希拉里·克林顿的辩论中出现的。

朱利安尼说:“科恩甚至没有问。科恩就让它消失了,他做了他自己的工作。”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