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养生 > 正文
澳百岁科学家将赴瑞士安乐死
——
2018-05-03 00:11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SD050302

102岁的David Goodall在伊迪丝·考恩大学工作。(图片来源: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侨报综合讯】杯子里的香槟泛着气泡、芝士蛋糕上燃烧着蜡烛,今年四月初,澳大利亚老人David Goodall在家人朋友的陪伴下迎来了他的104岁生日。但是Goodall并没有为自己这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生日感到高兴,反而觉得自己活得太久了,现在已经准备好离开这个世界。

近日,Goodall证实他已经计划于本周飞往瑞士,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对自己无法在澳大利亚国内选择自愿安乐死感到遗憾。

David Goodall于1914年出生于伦敦,是一名知名的植物学家和生态学家。他在1948年来到澳大利亚,进入墨尔本大学担任讲师。现在,他被认为是澳大利亚年龄最大的科学家。

认为老人有选择自愿安乐死的权利

英国《每日邮报》报道,Goodall家住珀斯,四月初的生日庆祝会上,当朋友和亲人为他唱起生日歌时,他并没有由衷地为自己这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生日感到高兴,反而觉得自己活得太久了,现在已经准备好离开这个世界。

“我非常遗憾活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他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我更希望自己的生命终结在七八十岁的年纪”。当被媒体问及这个生日是否过得高兴时,他说,“不,我不高兴,我想结束生命。这并不是一件悲伤的事,相反,如果一个年迈的人想结束生命却被阻止了,反而会让人感到悲哀。”

“我认为,像我这样的老人应该拥有选择自愿安乐死的权利。”Goodall说。

在大多数国家,自愿安乐死和医生协助自杀都是违法的。但是,目前包括瑞士、比利时、卢森堡和荷兰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将一部分安乐死的做法合法化。多年以来,澳大利亚一直禁止安乐死。去年11月,该国维多利亚州率先通过了安乐死法案,到2019年夏天,将允许身患绝症的病人通过安乐死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在美国,也只有加利福利亚州、科罗拉多州、夏威夷州、俄勒冈州、佛蒙塔州、华盛顿州和华盛顿特区,允许身患绝症的病人进行安乐死。

将于本周飞往瑞士进行安乐死

但Goodall并没有得绝症。事实上,就在前几年,他的健康状况都还比较好。他喜欢网球运动,并一直打到了90岁,在业余时间表演舞台剧,直到视力开始下降才停止,他还一直以名誉研究助理的身份在珀斯的伊迪丝·考恩大学工作。

但Goodall承认他的健康状况逐渐变差。他说,几个月前他在珀斯的家中摔倒了,在地上躺了整整两天直到保姆发现他。

Goodall认为死亡也是生命的一部分,“为什么要为死亡感到难过?”Goodall最近告诉新闻媒体他活够了,打算离开这个世界,“我不认为这是一件残酷的事情,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这位104岁的老人决定前往瑞士,在那里自愿安乐死是合法的。他将于当地时间5月3日飞往波尔多最后一次看望自己的家人,然后再前往瑞士巴塞尔。在瑞士巴塞尔,一家生命终结诊所已经批准了他的自愿安乐死申请。

“尽管瑞士是个不错的国家,但我并不想去那里”,Goodall说,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澳大利亚的法律不允许他选择自愿安乐死。“这让我觉得非常遗憾。”

近年来,Goodall健康状况持续下降,生活质量也越来越低。他感激公众对他所遭遇的困境的关注,并希望这能引发更多关于自愿安乐死问题的讨论。

“我希望他们能理解。”他说,“我已经104岁了,所以我能活在这世上的时间也不多了。我的健康状况变得越来越糟糕,这让我很不开心。”Goodall说他选择自愿安乐死的做法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他和家人坦率地讨论了这一决定。“我一直在说永别,他们意识到我对现在生活多么不满意,所有方面都令人不满意,所以越快结束越好。”

生态学家职业生涯已经长达70年

这不是Goodall第一次引起全球媒体的关注。

英国《独立报》报道,2016年,珀斯伊迪丝考恩大学告诉Goodall,因为他的健康状况,他不适合继续在学校工作,因为他的工作涉及到审查学术论文和监督学生,他的健康状况可能无法再应对这些工作。

但当时102岁的科学家说,他希望继续自己的研究。这位生态学家职业生涯已经长达70年,在伊迪丝·考恩大学担任名誉研究助理后,他每周四次往返于位于城市北部的学校,每次单程都需花费90分钟时间,包括乘坐两趟公共汽车和一趟火车。学校认为Goodall没有必要再艰苦跋涉到学校工作。

该事件当时引起了国际媒体关注,学校的行为被认为是职场中的老年歧视。“这让我感到沮丧,也凸显了年龄大的影响。如果不是因为我年龄大,这个问题就不会出现。”Goodall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由于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大学最后撤销了让Goodall离职的决定。但学校表示,因为担心Goodall的安全,他只会被允许在校园内参与预先安排好的会议并由一名护理人员陪同。Goodall的女儿Karen和学校的高层领导进行了沟通,认为在校园里没有必要让一个护理人员跟在父亲的身边。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