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刘鹤领军迎美贸易代表团
——
2018-05-03 03:13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JJ050311

美国总统特使、财政部长努钦(左三)3日与美方代表团赴华磋商贸易问题,图为努钦离开北京酒店。(图片来源:路透社)

【侨报综合讯】美中贸易摩擦历经一个多月的对峙之后,终于开始了第一次磋商对话。美国总统特使、财政部长努钦3日率美方代表团访华,与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展开为期2天的经贸磋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日的例行记者会上确认,中国副总理刘鹤将与美方代表团就共同关心的中美经贸问题交换意见。

中国外交部:刘鹤将与美方代表团交换意见

“一次磋商解决所有问题不太现实”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日在回应美中经贸磋商相关问题时表示,只要美方抱着维护中美经贸关系稳定大局的诚意而来,双方的磋商就是建设性的。

中新社报道,华春莹在当天例行记者会上确认,中方欢迎美国总统特使、财政部长努钦率美方代表团于5月3日至4日访华。中国副总理刘鹤将与美方代表团就共同关心的中美经贸问题交换意见。

关于中方对此次磋商的期待以及此次能否取得突破,华春莹说,我们已多次表明中方对中美经贸关系问题的看法。中美作为世界第二和第一大经济体,通过平等磋商妥善解决经贸关系中的问题,维护中美经贸关系稳定大局,无疑符合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也有利于世界经济稳定增长。

“考虑到中美经济的体量以及关系的复杂性,指望通过一次磋商解决所有问题,可能不太现实。但是,只要美方抱着维护中美经贸关系稳定大局的诚意而来,抱着相互尊重、平等磋商、互利共赢的态度而来,双方的磋商就是建设性的。”华春莹说。

专家:磋商过程预计比较艰难

此次美方代表团成员中包括了对华三大鹰派人物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总统贸易顾问纳瓦罗和总统经济顾问库德洛,也有此前被认为由于对华态度不够强硬而被排除在访京团外的商务部长罗斯。

香港《文汇报》3日报道,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指出,美国经贸领域重要人物均到访北京显示出美国对此次磋商的重视,同时也是一种施压。其中,莱特希泽不仅主导了“301调查报告”,也曾参与了美日贸易战的谈判,可谓经验丰富。因此,磋商的过程预计会比较艰难,不会轻而易举取得成果。

白明强调,美方关注的四个问题,中国已经或多或少做出过表态,在原则问题上我们不会让步,毕竟中国不是当年的日本,我们有足够大的国内市场,经济也处于成长期。另外,中国从去年的百日计划开始,包括特朗普访华签署的2535亿美元大单、承诺扩大进口等,已经做出了积极姿态,现在是需要美国释放诚意的时候了。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袁鹏认为,美中贸易谈判其实暗含着三条线,一是同特朗普的政治战,特朗普挑起贸易争端的主要目的是回馈基础选民,摆脱国内矛盾;二是同美国经济界、企业界的对弈,他们不关心贸易赤字,但是希望中国开放金融等市场;三是同美国具备战略思维政治家的战略战,如纳瓦罗等人希望通过贸易战打垮中国高科技竞争的潜力。因此,中方的应对策略,可以在贸易问题上进行谈判与博弈,同时推动国内市场开放,与特朗普谈所谓的贸易赤字问题,但在高科技、核心竞争力上,不能有丝毫侥幸和松懈。

JJ050308

4月26日,纽约百思买商店中顾客试用华为手机。(图片来源:中新社)

美国超级代表团赴华 冀望达成协议

《新苏黎世报》:将特朗普的整个经济团队送到中国  

据侨报记者萨萨报道,近段时间以来,美中双方贸易局势紧张,在经历一段时间的“过招”后,双方终于坐到一起,进行磋商。包括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内的美方团队称,希望在这次谈判中取得足以缓和双方紧张关系的进展。

特朗普在5月1日发推文表示,美国代表团即将到访中国商谈贸易逆差问题。这个问题就如同朝鲜问题一样,以前虽然存在,如今必须要解决。另外,特朗普在上周宣布派出代表团访问北京时也说,“我认为我们有达成协议的好机会。”

努钦在4月30日的一个采访中对美中双方会谈表示“谨慎乐观”。他说:“希望我们能取得重大进展。我们会取得进展。”访华前,莱特希泽表示他的目标是让中国更加开放,但并不试图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这个制度看起来对他们很管用。”

美国《政坛》网站援引莱特希泽的话说:“我们的麻烦清单非常长。我一直抱有希望,但并不是充满希望。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其实,美方希望解决美中之间贸易问题的决心还体现在此次派出的出访团规模上。

这次,美国代表团团员包括财长努钦、美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商务部长罗斯、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总统经济顾问库德洛、总统贸易顾问纳瓦罗、总统国际经济事务顾问艾森斯塔。瑞士《新苏黎世报》感慨称,这是将特朗普的整个经济团队送到了中国。

不过,这次两国磋商也存在着一些不确定因素,比如,美方团队内部就存在着一些观点上的分歧。

《时代》周刊5月2日发表评论称,目前特朗普派出的代表团存在着一个明显的缺陷,那就是缺乏对中国提出明确的要求。现在的代表团中有一个明显的分歧,那就是与中国会谈时到底要保持强硬态度还是要更加温和。从目前来看,代表团中一些成员更倾向于与中国协商,并接受中国的让步。

《华尔街日报》称,这次美方派出的贸易代表团内部有一些分歧,部分人更愿意双方达成一致。而另一些人则希望表达强硬态度。

不论这次会谈可以“达成一致”,还是向中方“表示强硬”,美中两个经济贸易体量之巨大、双边经贸关系之密切的国家在这个阶段进行磋商,都是势在必行的。

随着美国方面宣布对钢铝产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商务部5月1日又发出声明,表示要对中国以及印度生产的聚四氟乙烯树脂作出反倾销初步裁定。

而在一系列贸易措施之后,贸易市场避险情绪陡然高涨。

据彭博社报道,作为传统的避险资产,黄金取得了相对较高的收益。然而,同为避险资产的美债却表现凄惨。另据ABC报道,美国对中国企业施加的限制引发投资者担忧,美国股市浮动较大。

传美将限制部分中国公司在美销售电信设备

此举很可能针对华为公司和中兴通讯

两位业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发布一项行政命令,限制部分中国公司在美国销售电信设备,此举很可能针对华为公司和中兴通讯。

路透社3日报道,特朗普政府已经把目标锁定在了全球两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身上,以国家安全担忧为由在近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限制他们在美国的业务。

这一消息的传出正值美国派出贸易团队访问北京之际。该团队由美财长努钦率领,将就双方日益恶化的经济关系举行磋商。

美国国会议员和特朗普政府已经向美国公司施压,要求他们不要销售华为或中兴的产品,理由是这些产品可能会被用于监听美国人。今年初,美国政府向AT&T施压,迫使后者放弃了与华为合作在美国销售智能机的协议。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表示:“尽管我们不会对个别行动置评,但是保护重要基础设施,包括与基础设施相关的供应链,是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华为和中兴代表尚未置评,但是他们已经否认其产品被用于监听的指控。

一位了解美国政府对华为、中兴展开讨论事宜的美国官员称:“这两家公司尤其受关注,这源于他们生产的设备种类和整体市场渗透率。”

在美国政府考虑发布行政令前,美国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旨在阻止或减少华为、中兴涉足美国经济,理由是这些公司可能会使用他们的技术监听美国人,包括美国商务部对中兴发布禁令,禁止中兴采购美国供应商的零部件。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在4月份提议,阻止美国运营商使用一个政府项目资金购买那些可能对美国通信网络构成安全威胁的公司的产品或服务。

美国国防部已经停止在其军事基地的商店销售华为、中兴生产的手机和调制解调器,原因是这些产品可能会造成安全隐患。

美国将延长对欧盟等的钢铝关税豁免期限

白宫4月30日发布总统公告说,美国将延长对欧盟、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等经济体的钢铝关税豁免期限,为相关谈判继续争取时间。

新华社报道,特朗普3月8日宣布,美国将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关税措施于3月23日正式生效。

白宫3月22日同意暂时豁免对欧盟、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墨西哥、韩国等经济体的钢铝关税直到5月1日。

根据白宫4月30日发布的总统公告,鉴于特朗普政府过去一个月与这些经济体的谈判进展,美国决定对上述经济体的钢铝关税分为三类区别对待。

第一类,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美国将暂时延长对这三个经济体的钢铝关税豁免期限至6月1日,继续展开30天的谈判。

第二类,阿根廷、澳大利亚和巴西。由于美国政府已与它们就钢铝关税达成原则性一致,美国将继续豁免这些经济体的钢铝关税以便敲定最终协议,不设关税豁免截止日期。如果不能很快敲定协议,特朗普政府将考虑重新加征关税。

第三类,韩国。由于韩国已同意减少过剩钢铁产能和用配额自主限制对美国钢铁出口,韩国对美出口钢铁产品将继续被豁免关税,但对美出口铝产品将从5月1日起被征收关税。

特朗普政府对钢铝产品征收高关税的决定遭到国际社会强烈反对。欧盟、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多方均曾表示担忧,警告美国的这一措施不仅可能影响多方贸易利益,而且会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的稳定性构成威胁。

链接

IMF历史学家:并非所有贸易纠纷都会成贸易战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5月1日报道,哈罗德·詹姆斯现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官方历史学家。在IMF位于华盛顿的总部接受采访时,他回顾了国际社会从近期的贸易战中吸取——以及可能遗忘——的教训。

詹姆斯说:“上世纪60年代欧洲对鸡肉采取过相当激进的举措,人们称之为‘鸡肉战’。”

当时,欧洲国家进口美国冻鸡数量庞大且规模持续增长。自由派智库凯托学会发布的一份报告称,1956年,来自美国的家禽占西德进口家禽的比例为1%,而六年后这一比例已接近25%。

作为回应,欧洲经济共同体1962年对进口鸡肉加征关税。美国实施报复,对欧洲四种主要出口品征收关税。

詹姆斯说,并非所有贸易纠纷最终都演变成全面贸易战。

他说:“有时,最初的一个举动可能导致一种新的框架和协议出现。”

他提到上世纪80年代的日美贸易争端。日本对美出口当时持续增加。例如,1973年日本乘用车在美国汽车市场中的份额为6.5%,到1980年已升至21%。

詹姆斯说:“美国国内当时对来自日本的竞争——特别是各种消费品——确实很担心,汽车是个很明显的例子。”

詹姆斯说,通过对日本汽车等产品征收关税,美国在通过谈判达成新贸易协定方面获得了影响力。他说,这起贸易争端和上世纪30年代的贸易战有一个重要区别,即在贸易“争端”演变成“全面贸易战”前,美日就达成了协议。他说:“一旦你对各种关税持续累积的局面听之任之,你就会陷入非常糟糕的处境……再要达成协议就真的不可能了。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