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麻烦缠身 特朗普日子难过
——
2018-04-23 23:44 来源:侨报 作者:魏嘉昕 编辑:胡雨桐

LC0424-1

4月23日,得克萨斯州湾镇一家工厂的员工在检查钢管质量。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导致钢材涨价,该工厂面对上升的成本压力,将不得不裁员。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国策正在威胁当地劳工阶级社区的就业。(图片来源:美联社)

【侨报实习记者魏嘉昕华盛顿特别报道】最近一段时间,特朗普对外连出重拳,除了以化武事件为由联合英法轰击叙利亚,还摆开决斗架势跟中国打贸易战,甚至使狠招把中国企业逼上绝路。可是,在特朗普这些气势汹汹的动作背后,却是国内如影随形的一堆烦心事。在竞选总统期间帮他摆平两个暧昧艳女的私人律师近日遭到刑事调查,大量秘密文件被搜走,里面很可能有他或他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暗通款曲、操纵选举的证据。去年被他炒鱿鱼的联调局前局长近日出书,并接受电视台专访,大爆他滥用权力、妨碍司法的猛料,还痛批他像黑帮老大,道德上不配做总统。

科恩遭调查 为自保或咬出特朗普

据侨报实习记者魏嘉昕报道,联邦调查局(FBI)近日搜查了特朗普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在纽约的住所、酒店房间以及他在洛克菲勒中心的办公室,获取了大量文件资料。联邦司法部很快宣布,联调局已经对科恩的生意往来展开刑事调查。

有传言称,联调局这次搜查的目标很可能是特朗普与色情影星丝黛芬妮·克利福德(Stephanie Clifford)和《花花公子》前玩伴凯伦·麦克杜格尔(Karen McDougal)的风流韵事。2016年大选投票之前,科恩向艺名为丝脱蜜·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的克利福德支付了13万美元的封口费,并且与麦克杜格尔有过类似的支付谈判,目的都是不许她们在总统选举的关键时刻说出特朗普和她们的婚外性关系,以免影响特朗普的选情。

然而,联调局出马突袭科恩的住所和办公室,应该不仅仅是为了搞清特朗普的昔日绯闻那么简单。可靠消息称,这次搜查行动与负责调查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内幕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有密切关系,联调局的直接目标应该是获取任何可以证明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暗中勾结、秘密操纵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证据或信息。

科恩上周在纽约联邦法庭出席了听证会,一同出席的还有声称曾与特朗普发生婚外性关系的艳星克利福德。科恩自2007年开始担任特朗普私人律师和特朗普集团行政副总裁以来,经手并为特朗普摆平了许多法律纠纷和私人事务,因此被认为“掌握了大量关于特朗普的致命信息”。虽然科恩被外界认为是特朗普身边最忠心耿耿的下属和得力干将,但有内部消息称,在必要的时候,科恩很可能为了保护自己而供出特朗普的“肮脏的秘密”。

这些新闻和可能被泄露出来的秘密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悬在特朗普与其他共和党政治献金捐款人及关键人物头上,可能对美国政坛上那些一直风光的人物带来致命的打击。

LC0424-2

艺名为丝脱蜜·丹尼尔斯的前色情影星丝黛芬妮·克利福德将出现在2018年5、6月号的《阁楼》杂志封面上。(图片来源:美联社)

想看秘密文件 特朗普请求被拒绝

据侨报实习记者魏嘉昕报道,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和科恩的律师团队试图以“律师与客户间保密特权”(Client-Attorney Privilege)和暂时禁令,阻止司法部的调查团队使用联调局在此次搜查中获得的大量证据和信息。有人担心,“律师与客户间保密特权”可能对司法部派出的调查小组造成较大的阻碍。但是,相关人士指出,负责此案的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会检查所有的文件和录音,他们将决定这些文件和资料是否受“律师与客户间保密特权”的保护。

“律师与客户间保密特权”是美国法律界历史最悠久、也是最重要的法律术语之一。它指的是“律师与客户之间的沟通包括案情分析、诉讼策略、谈判方法、事实陈述等一切通信和言论都是保密的,就连法官也不能逼律师开口”,哪怕客户是杀人犯,告诉律师的是其杀人的细节,律师也无权泄露。退一步讲,即使律师泄露了那些信息,它们“也不能作为法庭上定罪的证据”。相反,这种泄露会造成“法庭审理无效”(mistrial)。

联邦最高法院认为“必须保证律师和客户之间交流的秘密特权“,认为只有这样才能鼓励客户对律师完全坦白,律师才能据此向客户做出最直接有效的建议,也才能更好地代理客户。

不过,“律师与客户间保密特权”并非适用于任何情境。只有当律师提供给客户法律建议的时候,这项特权才有效。如果律师只是充当一个生意合伙人,或者试图在一个刑事骗局中起作用,那么“律师与客户间保密特权”就不适用了。

因此,在科恩办公室搜查到的所有信息是否适用于这项特权,还有待于特别成立的专业团队(Taint Team)来定夺。这个团队是由不直接参与调查此案的检察官组成的,他们将负责分类保密信息,受到“律师与客户间保密特权”保护的信息将不被呈给调查团队,其余资料和信息将一并呈送给调查科恩的检察官们。

特朗普曾向法庭申请提前审阅这些秘密文件,但他的请求已经被驳回。

LC0424-3

4月16日,科恩(中)在纽约出庭应讯后离开法院。(图片来源:美联社)

科恩出书上电视 大爆特朗普滥权妨碍司法猛料

据侨报实习记者魏嘉昕报道,就在特朗普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遭到调查的同时,去年5月被特朗普解雇的联邦调查局前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近日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电视台专访时,披露了特朗普可能与俄罗斯有过秘密合作的内幕。他还把这些内容他写入了4月17日发行的回忆录《更高的忠诚:真相、谎言和领导力》(A Higher Loyalty: Truth, Lies, and Leadership)中。

在ABC长达5个小时的专访中,科米多次表达了自己对特朗普人品的质疑和强烈不满。他说:“考虑到他(特朗普)在竞选中的表现,我十分担忧特朗普本人并不把‘真相’作为最高价值准则;很多时候他很明显是在说谎,其它时候我们根本无从辨别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科米甚至把特朗普比作纽约的黑手党,认为他的领导风格是“交易性质的(transactional)、受自我驱动的(ego-driven)和有关个人忠诚的(about personal loyalty)”。

科米还在书中写道:“特朗普是不道德的,也是不受真相约束的。人们经常说他智商不够格(mentally incompetent),或者是处于早期痴呆症(early stages of dementia)阶段,但是,我对这些言论是不买账的。他超越平均水平的智慧、对于谈话和事态的掌控能力时常令我惊讶,所以我并不认为他从医学的角度看不适合做总统,我认为他只是从道德层面上来说不配做总统(morally unfit to be president)。”

科米称,他这部书的书名来源于自己与特朗普去年1月一场晚宴中的“奇怪谈话”(a bizarre conversation)。在那次谈话中,特朗普一再要求科米对他效忠。但是,科米认为“自己的忠诚只属于联邦调查局,他只忠于美国人民”。

科米指出,他虽然理解特朗普出于地缘政治考虑不愿意在公开场合批评俄罗斯总统普京,但是令他感到震惊与困惑的是,“特朗普也从来不在私下里批评普京”。尽管“通俄门”调查还在继续,但是科米认为,特朗普的确可能与俄罗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俄罗斯有可能“握有特朗普的把柄”(have something on Donald Trump)。

去年2月14日,白宫举行的一场简报会结束后,特朗普特意支开包括副总统彭斯和司法部长塞申斯在内的其他与会人士,在白宫西翼椭圆形办公室内与科米单独进行一场秘密谈话。科米回忆当年的情况,认为“在司法部长不在场的情况下,联调局局长与总统进行一对一的私人对话是非常罕见的”。

科米说:“我当时想,他可能要提起一个非常重要、却又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话题。他(特朗普)先是谈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比如说希望司法部长严查内部信息泄露的事情,紧接着他话锋一转,说希望我撤销对他的前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的刑事调查。”

科米称,虽然特朗普并没有命令他这样做,但是鉴于当时无一人在场,只有他们二人,他把特朗普的措辞理解为“指示”(direction)。

科米在访谈中说,当时,他本应该向特朗普指出,这样做是不对的, “如果他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恰当的,那么他为什么把司法部长、副总统和其他情报机关要员赶了出去”。就凭这个“指示”,科米认为特朗普是涉嫌阻碍司法程序的(obstructing Justice)。

科米在书中透露的有关特朗普的大量负面信息对外界来说并不新鲜,但是毋庸置疑,对特朗普本就脆弱且十分糟糕的公众形象而言,这样一部出自联调局前局长之手的回忆录无疑是雪上加霜。科米非常担忧特朗普和他的所作所为对美国和美国政坛可能造成的巨大影响。他在书中评论道:“我们的国家正在经历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在这样一个政治环境中,连最基本的常识都受到争议,连根基性的真相都受到质疑,说谎成为常态,不道德的行为被忽略、宽恕和奖赏。”

与科米在其书中进行道德批判和道德教育相比,更致命的可能是罗伯特·穆勒正在进行的特别调查。穆勒不仅掌握科米所知的所有消息和信息,而且还能获取联调局所有的文件和证人。尽管外界对穆勒目前到底掌握了什么信息所知甚少,但是任何与“通俄门”有关的材料都会给特朗普带来极大的压力和威胁。

LC0424-5

去年12月,特朗普在白宫签署减税法案。(图片来源:美联社)

特朗普为百万富豪送大礼 20万人减税170亿元

国会周一发表的一份报告说,特朗普去年年底签署的减税法案中的重要条款将让“个人代缴税”企业(pass-throughs)的老板这批最富有者受益最大。

据全国广播公司新闻台(NBC News)报道,税务联合委员会估计,2018年,把税率调降到20%的那个条款为“个人代缴税”企业的老板送上了402亿美元的优惠。

“个人代缴税”企业包括个体公司、合伙人公司和那些所谓个人所有公司(S corporations )将收入或亏损都纳入股东个人报税表中。那个条款是特朗普去年12月签署的减税法案中的一部分。

2018年,高达174亿美元的税务优惠(约占总额的44.3%)都将进入20万个年收入在100万美元以上的“个人代缴税”企业的老板的腰包,另有36亿美元进入20万个年收入在50万到100万美元的纳税人的腰包。

到2024年,此类减税额将达到603亿美元,年收入在100万美元以上者将得到316亿美元,占52.4%。

对于华盛顿密切跟踪税法辩论的人来说,上述数字并不让他们吃惊。无党派的税务政策中心的主任马泽(Mark Mazur)说,“个人代缴税”企业所得到的好处大都集中在最高收入群体。

特朗普和国会共和党人创造的新减税措施主要是为了让“个人代缴税”公司和普通公司(C corporations)实现税负平等,因为普通公司的税率从35%降低到了21%。

尽管减税金额是向最高收入者倾斜,但并非只是最富有的“个人代缴税”企业的老板才能少缴税。

2018年,920万个年收入在10万到50万美元的纳税人将得到157亿美元的减税。

到2024年,大约970万个处于该收入范围的纳税人将得到196亿美元的减税。年收入在10万美元以下的纳税人将在2018年得到30亿美元的减税,2024年将得到40亿美元的减税。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