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专题策划】癌之殇 药之痛
——
2018-04-20 00:45 来源:侨报 编辑:高三

【侨报综合讯】癌症正在成为中国人不可承受之痛。来自中国国家癌症中心的一份统计报告显示,每年中国新发癌症病例超350万,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也就是说每分钟有7个人被确诊为癌症。癌症在给中国患者带来痛楚的同时,其动辄数万元(人民币下同),甚至十几万元一盒(或支)进口治疗药物也让很多患者忘药兴叹。为了活下去,不少患者纷纷赴海外尤其是近邻印度购买“物美价廉”的抗癌高仿药。而为了降低癌症患者的治疗费用,中国政府也付出了诸多努力,在将一些基本抗癌药物纳入医保的同时,近日,官方又宣布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

A05042208

印度是全球抗癌仿制药的大本营之一,品种齐、价格低是其最大特点,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中国癌症患者都喜欢去印度购药。图为印度古尔冈地区的一间药房的药剂师正在为顾客查找药物。(图片来源:“斗瘤”微信公号)

在家偷偷注射未上市药

近日,中国国家癌症中心公布了最新一期的中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报告。报告显示,中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超350万,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患者家属大多遍寻良医、良方,以期延长亲人的生命。湖北武汉的小欣是千千万万求医求药者之一。

综合北京《中国青年报》、《湖北日报》报道,去年6月,小欣60岁的母亲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被确诊为乳癌晚期,患处肿块达70毫米,且发生肝转移、骨转移。“当时,母亲的主治医生称,情况不容乐观,手术无法进行,只能试试化疗、靶向治疗。”小欣说。在海外朋友帮助下,小欣联系上哈佛大学丹娜法伯癌症研究中心的博士。博士与主治医生进行电话沟通,拉开一场国际诊疗的序幕。

博士给出一种治疗方案,称海外已出现完全缓解的先例。这种方案叫THP,T是指化疗药多西他赛,H是指靶向药赫赛汀,P是指靶向药帕妥珠单抗。简而言之,用两种靶向药组合一种化疗药,疗效更理想。可是,帕妥珠在内地未见上市。父亲已去世,作为家中独女,小欣必须为母亲争取生机。内地没有,她就到香港买!在香港药房,一支帕妥珠卖3.6万元至3.8万元,可用21天,价格昂贵。几经辗转,小欣找到一位在港开肿瘤诊所的英国博士,不少内地患者都在此拿药,一支帕妥珠仅售2.7万元。

“每次取药,我都是一大早从武汉坐高铁到深圳,过海关,入香港,直奔诊所拿药,然后当天原路折返。一个人,一千多公里,一天跑一个来回,我没有别的办法。”小欣说。

帕妥珠的运输要求高,必须全程冷链,一旦温度达不到要求,药效会受到很大影响。为此,小欣专门买了一个冷藏箱。而另一种靶向药赫赛汀,中国虽有,但求购也是一场令人头疼的“战役”。

在中国,一支赫赛汀可卖到2.45万元。目前,一家慈善基金推出援助项目,购买赫赛汀可享“买6赠8”,折合下来,每支价格为1.1万元。然而,这项福利却限定了很多严苛条件——指定地点,湖北全省只有唯一一家药房位于汉口,许多外地患者拿药非常不方便;拿药不允许家属代领,必须患者亲自取药,这对重病患者着实是一种折磨。

令小欣没想到的是,千辛万苦买了药回来,如何注射又成了“一道槛”。

原来,帕妥珠在大陆并未上市,医院不敢轻易给病人“非法用药”。小欣托亲戚找到一家私人诊所,诊所医生听了也直摇头。该诊所曾因注射境外药物而罚款30万元,不敢再冒这个险。

有病友支招,不如购买注射装置,自己在家“动手”。小欣不敢,只能另谋他路。多方求助下,她终于找到一位愿意“豁出去”的熟人,上门帮忙注射。担心频繁注射加重心脏负担,她还在家搭建“迷你”病房,网购一台心电监测仪,随时监测母亲心脏状况。

幸运的是,小欣的母亲在累计使用10支帕妥珠、并在协和医院完成6次联合化疗后,终于打了一个“翻身仗”。“目前,母亲已达到医学上的‘完全缓解’。怕产生耐药性,帕妥珠暂时停用,只坚持注射赫赛汀。”小欣说,她从病友QQ群上获悉,在印度买一支赫赛汀只需5200元,于是她又踏上去印度买药的“征程”。

自制抗癌药  “实在没办法”

相比小欣,为了帮助患癌的父亲治病,出租车司机王强(化名)的求药之路显得颇为无奈。

北京《中国青年报》报道,为了身患癌症的父亲,王强决定自己动手加工抗癌药。他的原料非常简单:一台精密天平,数粒蓝白相间的胶囊壳,以及一份网购的非法加工的药物原料。相比正规药物一个疗程上万元的价格,这种“山寨胶囊”将降低2/3的成本。

“我知道这是违法的,但实在没办法了。”这位东北汉子无奈地说。作为生活在黑龙江绥化的普通农民,他身患肺癌的父亲,没有太多收入。此前,这位病人一直服用儿子网络代购自印度的抗癌药物,价格只有正版药物的1/10。

分子靶向治疗药物是某些癌症病人的特效药,但王强的家人连一盒正版药都买不起。与一年前被确诊患癌时相比,王强60多岁的父亲病情已经有所好转。在王强看来,这都归功于一种名叫“易瑞沙”的抗癌药。

易瑞沙通过作用于肿瘤生长所必需的特定分子靶点,来阻止癌细胞生长。这种药物不会在杀死肿瘤细胞的同时,误伤正常组织的细胞。近10年来,这类药物逐渐成为癌症治疗的新宠。

与神奇疗效相对应的是高昂的药价。目前中国出售的分子靶向药物基本为进口药物,以易瑞沙为例,其生产商是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目前服用1个月、每天一粒的费用为1.5万元。对于王强一家来说,这无疑是个天文数字。这个家庭的全部积蓄只有5万元。去年秋天,王强来北京求医。一位医生告诉他,“试试易瑞沙”。

家住山东潍坊的高凤霞2016年被发现患有肺腺癌。第二年9月,一位深圳的病友给她寄来了印度版易瑞沙。服用仿制药将近一年后,高风霞感觉自己好了。王强说,在一个有200人的讨论癌症的QQ群,所有人都声称服用过仿制抗癌药。

赴印度寻找救命稻草

面对中国国内近乎天价的正品抗癌药,不同于王强、高凤霞等找人代购印度高仿药,一些患者选择亲赴印度购药治疗。

综合中新网、“斗瘤”微信公号报道,“古尔冈,有霾,31度。”智能手机上这样显示2017年9月26日的天气。在印度德里南部古尔冈的一家私立医院,来自山东郓城县随官屯乡的赵防身体疲惫,倚坐在椅子上。他等待着印度医生的检查结果并购买廉价的印度药。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两年前,赵防被诊断为小细胞肺腺癌。医生宣判他只有3到6个月的生存期。他顽强地挺过两年。“我不怕死。”去印度之前,48岁的赵防说。他使用“永不言弃”作为微信名。

像赵防一样,数目庞大的中国癌症患者到印度求医问药。患者群体通过社交网络传递购买信息。比如,中国一个乳腺癌的群,人数多达一千多人。购药者多数去了印度首都德里。这是药商和医院数量最多的城市。

2015年9月17日,在山东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赵防陪同患甲状腺癌的妻子做例行检查。妻子让他也做一次体检。他意外检查出自己也患了癌症。

情况很糟。检查时,肿瘤细胞脑、双肺和淋巴都发生转移。赵防到北京看医生,医生说他的生命最多能延续6个月。之后,赵防做了4次化疗,这让他痛苦不堪。之后,他放弃了化疗,做了33个放疗,花了7万多元。他迄今看病一共花了家里20万元,其中朋友捐了2万多元。

在服用易瑞沙18个月后,赵防产生了耐药性。感觉身体受不了了,赵防通过中医途径,私自决定服用仿制药泰瑞沙——孟加拉产的Osicent。泰瑞沙为上市新药,为易瑞沙的第三代药。吃原研药泰瑞沙一个月花费5.1万。赵防吃的仿制药泰瑞沙,一个月6000元。泰瑞沙为易瑞沙产生耐药后的替代品。但赵防的这次服用没有明显效果。

去年8月20日,稳定两年后,赵防体检时发现肿瘤肝转移。“真没有机会咱也没有办法,听天由命。只要能走动,扶着墙能走我也走,我也不在家坐着,不在家躺着。我一直都在坚持。”他当时想着。

和一家医药旅游公司接触后,赵防想到去印度治病。9月23日,赵防跟随医药旅游公司工作人员,在大儿子赵凯陪同下,踏上了去印度的道路。到达印度后,赵防父子很快就被带到了德里的古尔冈。

赵防在古尔冈就诊的这家私立医院让他印象深刻:保安拿着步枪,内部环境像一座博物馆,“他们的座椅都非常人性化,全是软包的,考虑到患者的身体,就没看到中国那种冷冰冰的铁凳子”。

看病时,印度医生耐心的询问让赵防吃惊。在中国,他每次看病通常只和医生聊三五分钟。而在印度古尔冈的这家医院,他和一位医生聊了一个小时。

经过检查,赵防的肝转移增大到三厘米了。医生让赵防把旧药停掉,换成新药阿法替尼。他们在医院的药房拿药。吃药数天后,赵防感到身体状况有所好转。

“活着就是给孩子一个希望,没有了连个希望都没有了。”这个坚强的男人称自己是家里唯一的希望。而印度仿制药阿法替尼成了他目前唯一的希望。

(编辑:高三)

编辑:高三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