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中兴遭遇带给中国的重磅启示
——
2018-04-18 08:10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孟音

侨报网综合讯】美中贸易摩擦升级的大背景下,16日,美国商务部禁止国内企业在七年内向中兴出售零部件,直刺中国缺芯软肋。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制裁中兴。2017年3月,美国商务部决定惩罚中兴,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禁令。

由于核心产品掌握在美国企业手中,中兴几乎没有实力反击。虽然美国商务部称,贸易战和对中兴禁运是两码事。但美国在贸易摩擦白热化的时间点上重罚中兴,不免让人联想。美国对中兴下重手,也开启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战争。

中国的集成电路(IC)需求量接近世界的1/3,但输出值小于7%。IC被称为技术产业的“食物”,我们现在使用的手机、计算机、路由器和服务器必须使用芯片。

如果出口限制生效,美国零部件制造商和软件公司将无法与中兴做生意,这将最终导致关闭中兴的大部分供应链。

而且,更坏的情况是,除了不能向美国买芯片,中兴可能连安卓操作系统也不能用了。

路透社17日援引消息人士说法称,本周美国禁止国内企业向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出售元器件后,中兴的移动设备可能无法再使用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如果此事成真,该公司在美国的销售将再添阻力。

中兴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部门一直在讨论美国政府禁令的影响,不过直至17日,两公司仍未就中兴使用安卓系统作出决定。

17日,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以5:0的投票结果决定提出新规,禁止政府项目从对美国电信网络构成安全威胁的企业采购商品与服务。而这项规定也会对中兴和华为在美国销售其产品或服务的活动产生伤害。FCC提出的新规预计将在年内敲定。

这下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中国的半导体产业不起来,中国的科技产业将受制美国很长一段时间。

5533

江苏一家芯片制造企业内的生产景象。(图片来源:中新社)

目前,中国手机使用的大多是高通公司的骁龙系列CPU,只有华为的手机是用的自己设计的海思麒麟系列芯片。计算机上,几乎所有的芯片都来自美国英特尔和AMD的CPU。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不常见的关键芯片,它们几乎被美国公司垄断。

除了芯片,中国电脑和手机的记忆卡大多也掌握在美国和韩国的一些公司手中。

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联想损失了7200万美元,2016年第一季度亏损了1.73亿美元。联想CEO杨元庆说,损失是由于内存价格的增加。联想全年在内存中的损失是10亿美元。

高通的年利润约为100亿美元。财报显示,2017年高通在中国大陆的收入是145.79亿美元,占其总收入的65%。另一巨头美光的内存芯片,在中国市场的营收为104亿美元,为其总收入的51%。另外,三星每年从手机存储中获利近200亿美元。

有分析称,美国商务部封锁中兴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中兴所需要的组件无法完全找到美国业务之外的替代品。不得不承认,在集成电路方面,中国严重依赖进口,主要来自美国,其可替代性差。

AI财经社报道,“如果一刀切,全禁了,对中兴的打击是致命的。”一家中兴供应商的高管表示。中兴的核心产品,从手机到基站,从交换机到路由器,对美国芯片依赖很强。这意味着,中兴用完了目前的存货,很快将面临无米下锅的危机。“别说七年,一年都扛不住。”

中兴也几乎不可能在欧洲等其他地区找到完整、有竞争力的替代方案。即使有,需要更换基站和服务器的芯片,相当于把东西重新设计一遍,还需要很长时间做可靠性试验。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统计表明,2017年,中国对集成电路的需求达到了1兆4000亿元,但自给率仅为38.7%。2015年中国国务院发布报告称,到2025年,中国芯片的自给率应在40%和50%之间。

2017年,中国的集成电路进口超过2600亿美元,它已取代原油成为在中国最大的进口商品。与此同时,集成电路的贸易逆差在2017年刷新到1932亿美元。

中国商务部2017年5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美国出口的集成电路15%销往中国。

2016年IC insight发布的全球半导体20强中,前20位都没有中国公司,美国公司占了8家,中国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华为海思都没有进入。

承认在行业里的落后,中国更应该奋起直追,创造自主可控的芯片技术,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

这几年,中国的半导体企业也开始崭露头角,中国的公司也收购了一些技术性公司,比如紫光集团收购的展讯。这些公司正在挑战美国在核心技术领域的主导地位,但美国现在的种种举措,又在打击中国芯片行业的发展。

有分析指出,中国企业缺的并不仅仅是“芯”。

一位曾在中兴集成电路工作的人士坦言,中兴的文化不太鼓励试错。

一位在中国电信工作过6年、目前在AR领域的创业者,对通讯企业的表现也提出了质疑。他透露,在最近几年与华为的合作中发现,华为并不鼓励颠覆式创新,即那种“从零到一”的开创性创新,而是大都从事“从一到N”的工程性创新,这不用冒太大风险,可追求商业上的成功,但从骨子里已与美国谷歌、亚马逊等企业有了巨大差别,当然也就吃不到头啖汤。

一位人工智能从业者在朋友圈中说:芯片业自嗨了,不是缺“芯”,缺的是更基础的东西,比如设计工具、工艺、材料……可这些东西后面是什么呢?是基础研究、人才、文化、价值等大环境,而不限某个具体行业。”这道出更深的原因。

一位芯片专家呼吁产业界应该都沉下心来,把今天的坏事变成好事。他将半导体行业的发展与精准扶贫做类比,排好优先级,确定下一个方向,集中精力做好。“国产化说了这么多年了,但没一个精准的导向。”

分析师徐力持有相同的观点,他认为,中国既不像某些人说的那么强,明天就横扫世界,也不像某些人说的那么差,自产率为零。

云知声CEO黄伟称,这件事会让一堆投了“骑着小黄车送外卖,顺带看个小视频”的机构意识到,过去想在模式创新里挣快钱的,其实都是挣小钱,真正的价值还是科技硬实力。

中国如今的巨头企业,包括互联网巨头,都依靠模仿式创新兴盛。中国真正的原创技术非常少。中国人一直强调微创新、本地化创新,从根上讲,缺乏创新的整体机制。但在未来20年,中国成功的企业,一定是那些真正做到技术原创的企业。

对此《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称,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文章称,此次事件让我们再次认识到:互联网核心技术是我们最大的“命门”,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最大的隐患。

面对技术差距不能盲目悲观,对中国的高科技发展丧失信心,而应该激发理性自强的心态与能力,通过自力更生掌握核心技术。“可以预见,从现在开始,中国将不计成本加大在芯片产业的投入,整个产业将迎来历史性的机遇。”一位投资人如此评论道。

评论指出,把挑战变成机遇,需要加快推进互联网和信息产业政策完善和科技体制改革。

对互联网和信息产业来说,商业模式的创新固然能够带来流量和财富,但最终比拼的还是核心技术实力;对政府部门而言,应该形成更加有利于创新驱动发展的制度环境,比如说芯片设计具有试错成本高和排错难度大的特点,就需要从更大层面统合科研力量、实现集中攻关。

另外,评论指出,保持信心的同时,中国企业也不能因遭遇屈辱式的制裁而产生极端偏激的情绪。那种把封锁当作“重大利好”“自主研发春天来了”的偏激声音,把扩大开放与自力更生对立起来,反而不利于高科技的技术攻关。

十八大以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多个场合都曾强调过科技创新的重要性,他还多次提到要掌握核心技术,并指出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最大的隐患,而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只有自力更生。这些话语在今天看来,非常具有针对性。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国际歌》的歌词,在中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的今天,也显得格外有意义。

(编辑:孟音)

编辑:孟音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