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大陆官方介入鸿茅药酒事件
——
2018-04-16 23:48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侨报综合讯】广州医生谭秦东因在网上发布一篇标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而被内蒙古警方跨省逮捕一事,连日来引发广泛关注。

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16日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已组织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并责成内蒙古自治区食药监局对鸿茅药酒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情况作出解释。

责成解释

近5年不良反应情况需公开

将加大对该企业日常检查和飞行检查力度

近日,因发文指鸿茅药酒为毒药,广东医生谭秦东被跨省抓捕事件引起舆论关注。而此次引起公众质疑并不是一款普通的保健品,而是享有国药批准文号的非处方药。

中新社报道,据了解,鸿茅药酒药品标准收载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品标准《中药成方制剂》第十四册,处方含有67味药味,功能主治为: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用于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脾胃虚寒,肾亏腰酸以及妇女气虚血亏。

针对民众的质疑和担心,国家药监局表示,已要求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落实属地监管责任,严格药品广告审批,加大监督检查,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

一是责成企业对近五年来各地监管部门处罚其虚假广告的原因及问题对社会作出解释;对社会关注的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情况作出解释;加强不良反应监测,汇总近五年来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及时向社会公开,同时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报告。

二是严格按照说明书(功能主治)中规定的文字表述审批药品广告,不得超出说明书(功能主治)的文字内容,不得误导消费者。

三是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持续加大对该企业日常检查和飞行检查(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针对药品研制、生产、经营、使用等环节开展的不预先告知的监督检查)力度,督促企业落实药品安全主体责任。如发现违反药品相关法律法规问题,将依法严肃处理,直至吊销药品批准文号。

关注重点

13年共报告137例不良反应

药监局将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对于鸿茅药酒如何成为非处方药以及鸿茅药酒说明书中提及的“不良反应尚不明确”的说法,16日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进行了解答。

《北京青年报》报道,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介绍说,中国于1999年发布《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并按照该办法开展非处方药的目录遴选与转换。2004年以前公布的非处方药,是由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专家分批从已上市的标准中遴选产生;2004年之后公布的非处方药,是按照《关于开展处方药与非处方药转换评价工作的通知》,由企业对已上市品种提出转换申请,经对企业申报资料进行评价后确定转换为非处方药。2003年11月25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关于公布第六批非处方药药品目录的通知》(国食药监安〔2003〕323号),公布鸿茅药酒为甲类非处方药。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该发言人表示,目前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2004年至2017年底,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不良反应主要表现为头晕、瘙痒、皮疹、呕吐、腹痛等。该新闻发言人介绍说,非处方药本身也是药品,因而具有药品的属性,风险与获益并存,有些非处方药在少数人身上也可能引起严重的不良反应。所以,非处方药也要严格按照药品说明书的规定使用,不能随便增加剂量或用药次数,不能擅自延长用药疗程,更不能擅自改变用药方法或用药途径。如在用药过程中出现不良反应,应及时停药,严重者应及时去医院就诊。

很多人认为鸿茅药酒是保健食品,并不清楚它是一种药品。对此,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介绍了鸿茅药酒的注册审批情况。

据介绍,鸿茅药酒为独家品种,批件持有人为“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由原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于1992年10月16日批准注册,原批准文号为“内卫药准字(86)I-20-1355号”。2002年,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统一换发批准文号,该品种批准文号换发为“国药准字Z15020795”。后经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两次再注册,现批准文号有效期至2020年3月18日。

XW041702

鸿茅药酒流水生产线灯检间的工人严把质量关。(图片来源:乌兰察布市政府网)

中国医师协会: 防止事件“民”转“刑”

中国医师协会愿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

16日,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针对此事发布声明称,中国医师协会认真阅读了《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以及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2018年4月15日的官方微博,认为刑法应当谦抑。

《北京青年报》报道,声明中,中国医师协会称,正在设法联系谭秦东的妻子,以进一步了解案情,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同时呼吁:各医药企业应严格遵守《医疗广告管理办法》,依法依规发布广告;对于涉及药品的不同观点应慎重对待,以示对生命负责;公权力机关应慎重对待不同学术观点和言论,防止将民事纠纷刑事化。

北京时间16日晚,谭秦东妻子刘璇处透露,声明发布后,中国医师协会工作人员已与她取得联系,但援助的具体细节双方仍在沟通。

最新进展

案件若被公诉 或申请异地审理

鸿茅药酒又起诉一撰写公号的律师

谭秦东因发布网帖遭跨省逮捕一事曝光后,案件的诸多细节也引发关注,如:有网民求证,抓捕现场是否有涉事企业的人员参与?为何不能让谭秦东取保候审?

《北京青年报》报道,谭秦东妻子刘璇曾称,丈夫被捕后告诉她,“抓捕当时,鸿茅国药的人也在现场”。对此,凉城县公安局办案警员张警官称,“抓捕现场绝对没有鸿茅国药的人,警方办案都是独立的,没有鸿茅国药的人参与。”

谭秦东被抓后,家属和律师前后去探望过三次。据刘璇回忆,她曾在春节前跟警方申请取保候审,想让丈夫回家过年。警方则表示,需要获得鸿茅国药的谅解书。“我们尝试跟鸿茅国药的人联系,最后还是没有成功。”

目前,凉城县检察院暂未公布是否对该案提起公诉。对此,胡定锋律师表示,下一步,如果检方决定提起公诉,“考虑到本案的关注度较高、影响力较大,基层法院的水平可能有局限或不足,家属方可能考虑申请异地审理此案。”

事发后,凉城县警方在《起诉意见书》中提到:该事件造成多个省份的商家和消费者大面积退货,给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直接造成损失142.5375万元(人民,下同)”,认为谭秦东的行为“触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条之规定,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报警跨省抓捕一名广州医生后,鸿茅药酒还起诉了一个律师。该律师在自己的公号里撰写了一篇分析鸿茅药酒广告实例的文章——《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

北京时间16日晚间,从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程远处获悉,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上述文章严重诽谤鸿茅药酒声誉为由,将其告上法庭,案件已于9日开庭,但尚未宣判。

而在起诉前,鸿茅药酒公司在自己官网发了一份“严正声明”,要求程远“立即就其违法行为公开向我公司道歉”。

深度析因

侠客岛刊文:犯鸿茅药酒者,怎能虽远必诛?

切莫肤浅理解“亲清”的政商关系

差不多是在收获质疑的同时,鸿茅药酒也收获了大量的政府荣誉——“古法酿造工艺”入选内蒙古非物质文化遗产,百年鸿茅品牌获得“中华老字号”称号,鸿茅商标“荣升”为“中国驰名商标”,鸿茅中医药酒文化入选内蒙古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人民日报》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以《犯鸿茅药酒者,怎能虽远必诛?》为题刊文称,或许有一点能解释政府为什么对鸿茅药酒如此厚爱。2016年乌兰察布市凉城县(鸿茅药业所在地)政府工作报告显示,鸿茅药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完成税收近6000万元。在这样的纳税大户面前,保护地方重点企业,打造良好营商环境,甚至出动警察跨省抓捕顺理成章了。

对于这一猜测,鸿茅药酒对媒体表示,“这个事情是警方去做的,我们没办法回应”。其实,企业要生存发展,离不开良好的政商环境,企业和政府部门保持良好沟通,或者政府部门为企业提供良好公共服务,都是应该的,而且是必须的。但有时候却存在一种误解,认为只要做生意就必须与政府和官员搞好关系。潜台词是,离开权力的支持,生意很难做大。但这不是新现象:

2008年,河南未来农业公司董事长吴振海涉嫌非法集资6.1亿元被拘捕,很多受骗人就要求地方政府承担责任。原因是吴的公司获得了政府颁发的各种荣誉,多名官员曾到公司调研,帮助解决其所面临的征地、信贷等各种“难题”;2014年媒体曝出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县委、县政府以红头文件的形式,“请求”将涉嫌收购25根象牙的犯罪嫌疑人李定胜取保候审。理由是如果不放人,会影响企业发展。

如果凉城县警方是基于鸿茅 药酒在地方经济中的重要性,才实施跨省抓捕的话,显然不止是违背了刑法的谦抑性原则,更是肤浅地理解了“亲”“清”的政商关系。

今天,政府可以动用公权力来抓捕所谓的造谣者,明天就可以动用税务、工商来挤垮所谓的竞争者。这不是对地方企业的保护,而是对地方法治环境的戕害。毕竟,营商环境最根本的保证还是法治。

人民日报评鸿茅药酒:药品广告应杜绝虚假包装

最近,“鸿茅药酒”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对此,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面对质疑,企业有责任对近五年来各地监管部门处罚其虚假广告的原因及问题,以及对社会关注的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情况作出解释。唯有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并及时公布进展,才能真正回应公众关切。文章摘编如下:

作为一种非处方中成药,鸿茅药酒既不是一无是处的“毒药”,也不是包治百病的保健品。虽然其说明书上明确标注了主治功能、禁忌事项等,但一般消费者对此并不熟悉,如果通过广告宣传不断弱化药品属性、强化保健功能,就会模糊药品与保健品的边界,对消费者产生误导。据悉,国家药监局正在组织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无论论证结果如何,鸿茅药酒不是酒、而是“药”的概念必将强化。

鸿茅药酒在广告投放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甚至被称为医药广告界的“天王”,“鸿茅药酒,每天两口”成为一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语。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都曾通报其广告违法,据不完全统计,违法次数达2600多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既然是药品,就有严格的剂量要求,也有特定的适用人群。广告法明确规定,药品广告不得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药监局此次也强调要严格按照说明书(功能主治)中规定的文字表述审批药品广告,不得超出说明书(功能主治)的文字内容,不得误导消费者。用保健品的广告模式来宣传药品,既违背了法律规定,更是对公众健康的严重不负责任。

问题是,这种“夸大药品疗效”的宣传、“严重欺骗和误导用药者”的广告,并非仅此一家。中国消费者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全国受理“医药及医疗用品类”投诉中,涉及虚假宣传的占到近25%。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监管不足,违法成本低。以对鸿茅药酒的违法广告处罚为例,往往是“没收广告费用715.8元,罚款715.8元”。这样的惩处相较于千万量级的收益,犹如九牛一毛,根本无法产生有效震慑。采取更为严格的标准,加大监管力度、把握广告尺度,才能让违法者畏惧、逾矩者后悔。

同时,广告平台与当事企业也要担负起相应的责任。无论是网站、客户端,还是电视台、报纸,抑或是可以植入广告的电影、电视剧,都不应该为了广告费而违背法律规定、进行虚假宣传。应该看到,舆论监督并不是要彻底否定鸿茅药酒的药品价值,而是要让鸿茅药酒回归药品定位,不再用虚假的保健品广告赚取利益。对此,主管部门和企业应该摒弃面对舆论监督的对立态度,善于从舆论监督中吸取教训,承担起企业的社会责任。更多药企都应该引以为戒,药品广告不能逾越法律的红线。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