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发帖称“神酒涉毒” 医生遭跨省抓捕
——
2018-04-16 00:26 来源:侨报 编辑:刘轩

【侨报综合报道】一起案件,连日来引发关注。去年12月19日,广州医生谭秦东在网上发了一篇帖子,称在老年人群体中热销的“鸿茅药酒”实际上是酒剂类中药,成分中含有多种毒性中药材,并在标题上指鸿茅药酒是“毒药”。今年1月10日,谭秦东在自家楼下被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警方带走,目前被羁押在凉城县看守所。

此事引发社会关注。4月15日,凉城警方发布通报称,对谭秦东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系因其行为“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并表示“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15日,谭秦东的妻子刘璇说,她没有想到丈夫会因为一篇点击量仅有2000多次的帖子被羁押至今,她也希望事件早日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

医生发文质疑药酒疗效被拘

2018年1月10日傍晚6时,广州天河区一居民楼二楼,几名便衣男子按住一名中年男子。便衣男子来自千里之外的内蒙古,是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警察,中年男子名叫谭秦东,是一名医学硕士。

北京《新京报》16日报道,谭秦东的妻子刘璇说,事发傍晚7时左右,便衣男子出示警官证说“有事要问”,随后将丈夫带走。

今年39岁的谭秦东,2010年硕士毕业于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2008年和2011年先后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和临床执业医师资格,后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工作,2015年左右创业。

凉城警方称,谭秦东被警方跨省拘捕,与一篇网络文章相关。2017年12月19日,谭秦东曾以笔名“Tony”发布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编者注:谭秦东特意将“鸿茅药酒”写成“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

上述网文中,谭秦东开篇即表示,“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接着,文章通过对心肌、心脏传导系统、心瓣膜等器官的变化分析,提出“老年人,尤其有高血压、糖尿病的老年人不能饮酒。鸿毛药酒广告的主要消费者基本是老年人”,进而对鸿毛药酒的疗效提出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谭秦东的文章正文中,均写作“鸿毛药酒”,但其在网文中贴出的广告截图和新闻报道等,均作“鸿茅药酒”。

凉城警方透露,警方侦查认定,谭秦东在发布上述文章后,曾在微信群转发10次左右。刘璇说,在谭秦东被带走后,自己登陆丈夫的账号,将上述文章设置为“仅自己可见”,设置时,文章浏览量共计2117次。

刘璇说,丈夫被带走第二天,曾给其发送一条微信,说自己“正在接受警察问话”,此后一直无法取得联系。直到1月14日,刘璇在凉城县看守所见到谭秦东,才得知丈夫被捕原因。

据了解,谭秦东名下共有三家企业,其中两家专注医药科技领域。谭秦东的代理律师胡定锋说,谭秦东的企业,主要从事医学美容与皮肤病治疗,并不从事药酒生产,在其看来,谭秦东发布上述文章,“与商业竞争无关”。

胡定锋说,谭秦东曾于3月12日向凉城县公安局递交申诉书,其中提出,发布文章是为老年人提出忠告,“药酒是药不是保健品,有具体适应症、禁忌症和严格的剂量要求”。

刘璇表示,谭秦东的父亲曾经也饮用鸿茅药酒,丈夫之所以关注这一产品,发布相关文章,是出于“职业本能”。

15日,凉城警方通报这一事件称,谭秦东“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2018年1月10日,凉城县公安局对谭秦东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1月25日,谭秦东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SD041603

2017年6月29日,鸿茅药酒正式入选大陆央视“国家品牌计划”。图为签约仪式现场。(图片来源:新华网)

当事医生: 标题不妥但文中没虚假事实

胡定锋律师说,谭秦东本人曾于3月12日向凉城县公安局提交了一封申诉书。

综合北京《新京报》、《北京青年报》报道,谭秦东在申诉书中写道,他写《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主要是忠告那些老年人,特别是高血压、冠心病和其他心血管疾病的老年患者不要饮酒,更不要盲目轻信“鸿茅药酒”的虚假广告宣传。

他还表示,其并非鸿茅药酒的同业竞争者,“发帖不以任何商业利益为目的”。

对于其网帖中的“毒药”二字,谭秦东表示,文章标题拟定上或有不妥之处,但在文中没有捏造任何虚假事实,不能仅看标题定其损害商品声誉的罪名。

他在申诉书中表示,作为医生,他清楚“药酒是药不是保健品,有具体适应症、禁忌症和严格的剂量要求,‘对症是良药,滥用如毒鸩’。如果厂家在广告中夸大疗效,淡化适用症、禁忌症和严格的剂量要求,给患者带来严重后果,‘良药’变‘毒药’绝非危言耸听”。

而在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学平看来,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不同于名誉侵权,在刑法上有非常严格的界定,根据《刑法》规定,只有“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才可能够罪。

邓学平表示,认定谭秦东涉罪,需要证明谭秦东“捏造虚伪事实”,以及网文与鸿茅国药的损失之间,存在直接因果联系,这些均需进一步调查认定。邓学平说,谭秦东的文章总点击量不过数千次,“传播范围极其有限”,除非能证明网文是经销商退货唯一、直接的原因,否则很难将这部分损失归因于谭秦东。

邓学平说,作为甲类非处方药,鸿茅药酒不同于一般的酒或保健品,其质量功效关系到消费者的生命健康权利,公众都有质疑和批评权,“司法机关在处理此案时理当慎之又慎”。

鸿茅药酒属于类非处方药物

“鸿茅药酒”的品牌所有者和生产方,是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

北京《新京报》报道,值得注意的是,鸿茅药酒并非保健食品或普通酒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信息显示,鸿茅药酒是属于酒剂类非处方药(OTC),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Z15020795。

官网信息显示,鸿茅药酒创始于1739年,至今279年,并于2010年获评“中华老字号”,官方商城中,单瓶售价298元。

在此之前,鸿茅药酒因密集的宣传而为人所知,“每天两口,把病喝走”的广告语一度风靡。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鸿茅药酒共取得1192个药品广告批准文号,位列药品第一。

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开信息显示,“鸿茅药酒”因“宣传广告利用专家、患者为产品疗效作证明,擅自扩大药品功能主治和适应症范围,含有不科学地表示药品功效断言和保证行为,严重欺骗或误导消费者”,先后被多地主管部门处罚。

2008年,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对鸿茅药酒,作出在“温州市范围内暂停销售”的处罚。2015年1月,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曾对包括鸿茅药酒在内5种违法广告药品,采取暂停销售措施。

今年2月8日,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通报称,要求全省范围内,停止播出包括“鸿茅药酒”在内的部分药品广告。

北京《人民日报》社旗下《健康时报》曾报道称,“在过去的十年间,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链接:鸿茅药酒广告多凶猛?

鸿茅药酒给外界的印象是在广告推广上投入巨大。尼尔森网联AIS全媒体广告监测显示,2017年1月至11月,内蒙古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替代宝洁有限公司位列投放广告企业第一,投放总额同比增长55.9%,宝洁有限公司以同比下降24.2%的成绩位列第二,其老对手联合利华有限公司在传统媒体投放上降幅最大,减少27.4%,排名第十位。

《证券时报》旗下“e公司官微”报道,根据央视市场研究媒介智讯的数据,2016 年,鸿茅品牌在电视广告中的投放额为150 亿元。

此前,引起争议的上市公司莎普爱思广告费占营收27%,位居A股医药类上市公司首位,2016年广告费2.63亿元,排在医药类上市公司第10位。食药监总局数据显示,关键字为莎普爱思的广告共有562条。而关键字为鸿茅药酒的广告内容竟高达1192条,两倍于莎普爱思。

链接:以刑代民?警惕民事纠纷刑事化

在这起事件中,谭秦东医生究竟哪里“捏造并散布了虚伪事实”?怎么证明该帖跟企业方诉称的因退货造成的80万元经济损失有关?这些都需要当地警方给出确切解释。就目前看,专业人士更倾向于认定,此事连普通名誉侵权都未必成立,只能算是“普通名誉侵权纠纷”。

北京光明网报道,其次,此事还引发了媒体和公众对鸿茅药酒“反弹性揭底”。

在此情境下,比起急着给陈述其副作用的网帖贴上“恶意抹黑”标签,涉事企业或许更该反思,“违法成瘾”式自黑对自身商誉的损害。 而“广告违法2630次,安然无恙;点击量仅2000多的帖子,却因帖获罪”式对比,也容易引来诸多遐想。

执法办案失公,自然也将矛头引向了当地警方。在此事并不具备犯罪须具备的“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的前提下,动用刑事手段,而不是让涉事企业自己到法院提起诉讼维权,显然不应该。

本质上,这里面反映的“民事纠纷刑事化”办案倾向,不可不警惕。刑法是解决社会矛盾的最终手段,可现实中,有些纠纷本来是普通的民事纠纷,完全可以靠民事诉讼之类的方式解决,却出现了以刑代民的情况,在一方报警后,个别警方不当地插手,混淆了民事纠纷与刑事案件的界限。

这类现象不少见,而且被“刑事化”的民事纠纷范围也不局限于企业之间的纠纷,其“版图”还延伸到了因个人批评、投诉、控告引发的纠纷上。“民事纠纷刑事化”严重伤害了法律严肃性,损害办案者的公信力,也会导致个人权利被侵害。正因如此,这也引发了围绕该问题的反思。

知名法学家江平针对“民事纠纷刑事化”现象就表示:“我认为,解决民事纠纷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能够用民事办法来解决的尽量用民事办法来解决。”“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应该从最根本来看它对社会是否构成了危害。如果这个行为对社会没有构成危害,或者危害不大的话,可以用民事办法来解决,何必用刑事办法来解决?”

说到底,医生吐槽药酒遭跨省抓捕,有太多疑点需要被正视和解答,以解公众之惑。而对于个中可能存在的“民事纠纷刑事化”问题,更要重视,毕竟,“民事纠纷刑事化”的另一面就是不严格按照法律办事,这也跟权力谦抑的原则相悖,也会伤害法治本身。对此倾向,必须严防,而不可容其蔓延和抬头。

(编辑:刘轩)

编辑:刘轩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