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正文
漫说奥斯卡最佳:水形物语
——
2018-04-13 10:36 来源:侨报网 作者:胡曼荻 编辑:苏晚

201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名字被念出时,很多人大跌眼镜,《水形物语The Shape of Water》能胜出,捧得小金人,的确改变了此部电影的命运。顶着奥斯卡的光环,此片吸引众多慕名观者,几个朋友看完,给出截然不同的反响,有的赞赏有加,有的失望无语。吾和老丹一起观此影,看完后相对一望,感觉和最佳似乎还有些距离,没有达到预期。看此片时,心情不在最佳状态,可能也影响了观后感言。

238-shape-of-water

本影片为硅勒莫(Guillermo del Toro)赢得最佳导演奖,虽然之前硅勒莫已具有一定知名度,但是他拍的片,一向以怪闻名,不太符合奥斯卡奖的审美。很难想象,导演当初怎么会想到这个题材,能说服投资人,花了巨资做水怪皮囊,让真人穿上表演,还搭建一座冷战时期的实验室,成为拍摄场景。老丹一向喜欢怪片,可此片怪得不着边际,得了奥奖更像是中了大彩票,运气好得莫名其妙。

影片故事讲述的爱情观更是颠覆中国人小说电影中常见的标准,没有高富帅,没有白富美,女主不漂亮,还有残疾,是个哑巴,工作卑微,仅为名清洁工。男主为水怪,虽说有神力,也只是在最后一刻才展示。人怪爱情,是影片的主线,导演试图追求画面唯美,没有投入进去的观众看着会觉得违和。冷战时期的背景,美国和前苏联的间谍战,是影片的一条辅线,特殊的背景,造就一段荒诞特别的故事。

影片讲述方式,用很多电影惯用的手法,以第三人称的画外音,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回忆故事的来龙去脉,这个旁观者是主人公艾丽莎(Elisa Esposito)的邻居格斯(Giles),他叫艾丽莎“沉默的公主”。艾丽莎不知道她的父母是谁,她在水边被人发现,可以听,却不能讲话。她在巴尔的摩的一家机密实验室做清洁工,租的公寓在电影院的楼上。她过着单调的生活,重复着每天上班回家两点一线的生活,在巴士上看城市的风景,她对水天然融合,喜欢在水中放松,早晨在浴缸里自慰,幻想着被人爱,快乐并不悲观。同事紫尔妲(Zelda)对她很仗义,充当她的翻译,为她提前站队打卡。艾丽莎没有自暴自弃,靠着自己的工作,活得很有理想很有尊严,对生活充满感恩。

影片一定要有戏剧冲突才充满悬念,有好人,一定要有坏人。艾丽莎的老板考罗尼(Colonel RichardStrickland)从南非抓到了一个人形水怪,把它带上铁链,在实验室中巨型水池中放养。艾丽莎很好奇这个水怪,喂鸡蛋给它,渐渐和它成了朋友,甚至,艾丽莎感觉自己爱上了它。当得知考罗尼要杀害水怪,艾丽莎突发奇想,在格斯和紫尔妲的帮助下,把水怪转移到自己的公寓里面。可怜的大水怪被置放在狭小的浴室,呆在根本伸不开腿的浴盆里,有些奄奄一息,艾丽莎及时把盐撒入浴盆,水怪才活过来。

影片花了很多画面和场景,突出艾丽莎和水怪的爱情,面积有限拥挤的公寓,艾丽莎和水怪相拥,浴室被灌满了水,水从门缝里面渗出来,水漫电影院,一抹绿,将浴室笼罩,此景,可能是导演心目中的人怪相爱神圣的一幕,一种升华的爱情。可是看到此场景时,有一个怪念,想笑,感觉小孩过家家似的。让读者见笑了,是不是有点邪恶?格斯是第一个发现水怪有神奇功能的,他被水怪摸过后,忽然发现原来的秃头长出了头发,本来受伤的手臂上,伤口突然愈合了,不留下一点痕迹。

考罗尼不会轻易放弃,他发现了蛛丝马迹,追到了艾丽莎的公寓,看到了盛满绿水的澡盆,意识到他的猎物已经逃脱,他不开心,一路追到现场,看到格斯和艾丽莎正准备把水怪放回运河。考罗尼照着水怪开枪,艾丽莎挺身保护水怪,自己也被打伤,和水怪抱着,一起似乎生命垂危。此时,水怪突然发功,苏醒过来,恢复如初,霸道地把考罗尼掀翻置于死地。然后他抱着艾丽莎,一起跳进运河。艾丽莎沉到了水底,已无生命迹象,突然,她脖子上面的几道伤疤突然变成了鳃,她似乎可以自由在水中呼吸。

格斯的画外音:他相信水怪和艾丽莎幸福美满地过着二人世界,在世外桃源开心地活着。他引用一首诗:“无法感知汝之形状/知晓汝绕裹着吾/汝之爱盈满吾眼眶/它冲垮吾之心/因汝无所不在。(Unable to perceive the shape of you, I find you allaround me / Your presence fills my eyes with your love, It humbles my heart,For you are everywhere.)”

很奇怪墨西哥导演硅勒莫没有给水怪一个名字,影片中的爱情,未免有些牵强,似乎是女主一厢情愿,过度幻想。饰演艾丽莎的英国女演员莎莉·郝肯斯(Sally Hawkins)为此片牺牲,裸体出现多次,成为剧中一大亮点,可惜她人到中年,身材似乎有些干瘪,裸是否必要,也是个话题。据说有人起诉硅勒莫抄袭六十年代的一部作品,其讲述一个实验室清洁工爱上海豚的故事。听起来有点相同,不过硅勒莫矢口否认,说自己根本不知道有那么一个故事存在。然硅勒莫究竟是什么心态,想出这么一个不讨好的故事,真的只有老天知道了。居然他还得了影视剧业内人士梦寐以求的小金人,真是让几家妒忌几家羡慕恨了。

2018-04-8@美国费城坞木斋

(编辑:苏晚)

编辑:苏晚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