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科米:凯利骂特朗普卑鄙
——
2018-04-13 01:35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LC0413-1

科米 (图片来源:美联社)

LC0413-2

凯利 (图片来源:美联社)

【侨报综合讯】正当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主导的“通俄门”调查逼近特朗普之际,去年被特朗普炒鱿鱼的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出新书爆料,称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曾说,他不想为特朗普这种“卑鄙的”人工作,对特朗普以那种方式开除科米感到“恶心”。

近日有媒体报道说,特朗普早在去年12月就试图解雇穆勒。对此,特朗普周四回应说,如果他真想解雇穆勒,他早就那样做了。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斯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本周频频秘访白宫,企图制定出阻止“通俄门”调查的计划。他认为,特朗普应该行使行政特权,把穆勒赶走。

新书爆料:凯利对特朗普感到恶心

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即将出版的新书披露,在他被特朗普突然解雇前,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曾告诉他,特朗普是一个“卑鄙的”(dishonorable)领导人。

据《每日邮报》和其它媒体报道,科米在其新书《更高的忠诚:真相、谎言和领导力》(A Higher Loyalty:Truth,Lies,and Leadership)中写道,在他突然被解雇的几分钟前,凯利“情绪化”地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对特朗普挥舞大斧的做法感到“恶心”。

科米写道,当他被解雇的消息传出时,他正在洛杉矶向加州联调局分部的执法人员发表讲话,听讲者告诉他,电视屏幕上闪过了他被解职的新闻。

科米说,凯利在电话上说,他打算以辞职来回应特朗普这种做法,还说他不想为一个“卑鄙的”人工作,而那指的正是特朗普。

《更高的忠诚:真相、谎言和领导力》将于4月17日出版。但是,由于网民踊跃订购,该书上周日一度跃居亚马逊畅销书排行榜的首位。这本书可能成为对特朗普的最新强烈控诉。

白宫一位高级官员告诉《每日邮报》,科米书中所说的那通电话从未发生过。

这位官员说,凯利和科米的通话只有1分钟时间,只说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被解雇了”,还有“祝你好运”,并不包括暗讽特朗普的词语。

针对科米这部爆料之作,共和党用了好几个星期准备一个公关网站,名叫lyingcomey.com。该网站列出了一大堆证据,证明科米的话旨在报复,缺乏可信度。它指责科米是一个泄密者。

该网站还收集了两党人士对科米的批评,以此来打击科米的可信度。其中,有一段纽约州联邦参议员、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批评科米“没有诚信”的视频。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白宫证实,这个网站的域名是15天前才注册的。

《每日邮报》网站获得了一份白宫关于应对科米新书宣传的回应文件,其中提到了很多针对科米言论不可信的负面信息,包括他行为不当,还有两党人士对他的指责。

班农献计:特朗普有特权炒掉穆勒

自本周一特朗普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的私人住所和办公室被联邦调查人员搜查后,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斯蒂夫·班农(Steve Bannon)频频拜访白宫,企图制定出阻止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所主导的“通俄门”调查的计划。

据《每日邮报》报道,消息人士投了,班农起初想让特朗普直接炒掉联邦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因为是他签署了让调查人员搜查科恩住所和办公室的搜查令。

与此同时,班农也想叫特朗普团队拒绝配合穆勒的调查,不要提供信息,也不要应约接受面谈。

白宫一位官员本周早些时候透露,特朗普和他的法律团队正在重新评估,特朗普是否应该坐下来接受穆勒团队的面对面询问。

这位白宫前首席策略师还认为,特朗普应当行使行政特权。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没有正当程序的情况下交出一切都是一个战略性错误,应立即追溯行政特权。”

班农认为,穆勒之前对特朗普团队的谈话都是“无效的”。

不过,特朗普的私人顾问兼好友罗杰·斯通(Roger Stone)却劝特朗普不要炒掉穆勒。他说:“我其实认为,如果炒掉穆勒,那会给民主党人一个大口实。我并不推荐炒掉穆勒先生。”

与此同时,他认为罗森斯坦和司法部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应该被炒掉。

“我认为应当对司法部进行一些‘清扫’,”斯通说。

特朗普周四称,穆勒与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私交很好,这与穆勒正在进行的“通俄门”调查有巨大的利益冲突。

特朗普的第一个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曾在2016年大选期间密会俄罗斯官员,被揭露后撒谎隐瞒,因而遭到调查。特朗普逼迫科米放过弗林,遭到拒绝,一怒之下解雇了科米。

小布什任总统时,穆勒曾任联调局局长,而科米是司法部副部长。科米在国会作证时,称穆勒是他“所见过的最好的人”。

特朗普这周大部分时间都在抨击穆勒和他的调查小组,称这是“猎巫行动”。现在还不清楚他是否会听取班农的建议。

LC0413-4

斯蒂夫·班农 (图片来源:美联社)

特朗普回应媒体报道:真要炒穆勒 早就炒了

特朗普周四称,如果他真想解雇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那他早在几个月前就这样做了。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特朗普当天在推文中写道:“如果我像失败的《纽约时报》所报道的那样,去年12月就想解雇罗伯特·穆勒,我早就开除他了。从一份有偏见的报纸上只能得到更多假消息。”

本周二,《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说,特朗普去年12月就试图解雇穆勒,随后有报道称穆勒正在查找特朗普的财务记录。

CNN的报道说,特朗普想开除穆勒已经有几个月了。

从去年秋季特朗普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和他的副手瑞克·盖茨(Rick Gates)的起诉书中可以看出,解雇穆勒的合法性一直是白宫内部谈论的话题。

本周二,白宫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说,特朗普“当然相信他有权力”解雇穆勒。

CNN本周二还报道说,特朗普正在考虑解雇负责监督穆勒的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

在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和心腹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的办公室和酒店房间被联邦调查局(FBI)探员突袭之后,联邦司法部可能出现人事变动的消息随之传开。在穆勒提出寻求搜查令的情况下,司法部批准,搜查内容包括十几年前与特朗普传有婚外情的艳星封口费一事有关证据。

CNN周二的报道说,特朗普的一些法律顾问消息人士,他们现在有一个更强的理由打击罗森斯坦,因为他越过了这条线,批准了联调局的突袭行动。

白宫一位官员本周早些时候披露,特朗普和他的法律团队正在重新评估总统是否应该坐下来接受穆勒团队的约谈。

特朗普若炒穆勒 全美将出现大规模抗议游行

由于担心特朗普解雇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或者他撤掉监督调查的司法部官员,自由派团体MoveOn.org正准备举行全国性的抗议活动。

据《每日邮报》报道,MoveOn网站发布消息说,特朗普考虑解雇穆勒的表现,就好像他凌驾于法律之上。该抗议活动计划至少在全美800个城市展开,包括纽约曼哈顿、西雅图、洛杉矶、圣地亚哥、沙加缅度、华盛顿特区、凤凰城、迈阿密、亚特兰大、芝加哥、辛辛那提、费城、休斯敦等。

MoveOn网站指出,每一个州至少有一场“没人凌驾于法律之上”(Nobody Is Above The Law)的集会,到目前为止至少有32万人已经承诺要参加。

此次抗议活动不止在穆勒被解雇的情况下才会发生。MoveOn的计划列出了另外两条会引发集会的红线:

一,如果特朗普在“通俄门”调查中赦免了关键证人。

二,如果特朗普解雇了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或废除了设立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的条例。

LC0413-5

罗伯特·穆勒  (图片来源:美联社)

自家大厦前门卫爆料:特朗普与保姆有私生子

绯闻不断的特朗普又被爆出新料。与他有密切往来的八卦媒体《全国询问报》杂志(National Enquirer)被揭露曾付给特朗普名下一座大楼的门卫3万美元“封口费”,要他对总统的“艳遇”缄口。这名门卫如今开口,对媒体说出了他知道的八卦。

据美联社和其它媒体报道,美联社最早曝出,《全国询问报》出版商美国媒体公司(American Media Inc)2015年底付给迪诺·萨具丹(Dino Sajudin)3万美元,他曾任位于纽约曼哈顿中城的特朗普世界塔(Trump World Tower)的门卫。他宣称,特朗普与一名雇员育有一名私生子。该笔支付款要求萨具丹对此事保持沉默。

萨具丹周四向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爆出猛料,称特朗普和一名保姆育有一个私生子。

他说:“今天我刚刚获知,我与AMI之间的保密协议被泄露给了媒体。”

这个46岁的特朗普世界塔前员工说:“我可以证实,我在特朗普世界塔工作时,我被指示不要对特朗普的前保姆有任何批判行为,因为她和特朗普共同育有一子。”

这个保姆未被具名,但她否认与特朗普有任何关系。

萨具丹的前妻、一名来自布碌仑的健身教练则对媒体说,萨具丹的话毫不可信,他是一个骗子。

“他尽爱编故事,”班法托(Nikki Benfatto)说。“比如他说他见过怪兽啦,见过大脚啦。我们有个朋友去世了,他还说他在街上看见过他。”

班法托与萨具丹有过14年的婚姻。她说,她从没听说过特朗普私生子的故事,她甚至确定萨具丹都没有见过特朗普本人。

“他总有闲话说,”班法托说。

萨具丹首先通过爆料热线联系了《全国询问报》,称他听说特朗普在1980年代末育有一名私生子。

他随后签署了一份样板合同,同意成为匿名爆料人,在故事发表后将获得付款。

在萨具丹通过了测谎仪测试一周以后,他就签署了修正后的协议,这次该杂志立即向他支付了3万美元,如果他违反合约将消息外传,他将面临100万美元的违约罚款。

据一个前员工爆料,在那以后,《全国询问报》停止了对此事的调查爆料。

当事人萨具丹承认他接受过这笔可观的“小费”,但他声明这只是对匿名爆料人的奖金,如果《全国询问报》使他的名字见报,他将起诉。

2016年,萨具丹与《全国询问报》解除了合约。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