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北京观察 > 正文
“少女妈妈”的悲哀
——
2018-04-03 01:55 来源:侨报网 作者:钟海之 编辑:邹姆斯

杂草丛生的直播平台像一面照妖镜,让社会的残酷一面现了原形。

侨报网4月3日“四合院”时评】早恋产子、17岁少女已成二胎妈妈......在中国短视频和直播平台上,少女未婚先孕现象并不少见。她们一面发着自己的孕肚自拍,一面传授着早孕经验,神情充满了自豪,言语充满了骄傲。

这就是近日央视新闻曝光的“少女妈妈”成网红乱象。新闻一经播出,多家视频平台连夜删除相关链接,并对低龄孕妈主播进行封号处理。但即便这样,也难平网民对此类现象的愤懑。在社交网站未成年妈妈相关新闻评论区,要求“查封直播平台”的点赞数上万。

一时间,相关网络平台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喊打。可是,纵然直播平台推送未成年生子视频有问题,但封掉网站,类似现象却并不会必然消失。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些直播平台反而更像一面照妖镜,让社会的残酷现了原形。就算没有这些网络平台,那些常人认为触及底线的事情仍然存在。

其实,当人们看到“未成年生子”新闻时,更应想到,这些孩子的父母在干什么?为什么置若罔闻?怎么不进行教育?但事情的真相是,这些小爸爸、小妈妈本身就处在一个不完整的家庭中。

据媒体报道,中国未成年妈妈大多生活在农村或小城镇,一般早早辍学生子,往往因此奉子成婚。北京某公益促进中心发布的《2017年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显示,中国农村有超 过2300万留守儿童,他们每年和父母见面次数不超3次。而那些留守女童,从小就缺少父母关爱和性教育引导。大多初中肆业就外出打工,自我保护意识淡薄,非婚生育率非常高。

中国现行《婚姻法》《未成年人保护法》早已颁布实施多年,但早婚早育现象在农村一些地区长期存在是不争的事实。这其中有基层治理失序、监护人失责等多层面问题。中国政府2016年发布《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规定,不得让不满十六周岁未成年人脱离监护单独居住生活,并要求居委会、派出所、民政部门等相关机构承担相应职责,旨在解决留守儿童监管不到位问题。但收效甚微。

归根结底,未成年结婚生子现象,不仅反映了直播平台乱象,更折射出其背后的问题——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可以单独解决这种现象,关爱、保护留守儿童需要法律、社会、家庭和学校的共同努力。

(编辑:邹姆斯)

编辑:邹姆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