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白银案凶手判死 仍难告慰亡魂
——
2018-03-31 01:00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SD033101

30日,“白银连环杀人案”凶手高承勇在法庭上。(图片来源:白银中院供图/中新社)

【侨报综合讯】北京时间3月30日上午,震惊中国的“白银连环杀人案”在甘肃白银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 一审宣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全部财产,被告人高承勇当庭表示不上诉。

当日,法庭外有约150名民众围观。在得知死刑判决后,一名从白银乡下赶来的民众说“高兴得很”,小时候就听说过“杀人狂”,当时周围地区人心惶惶。

这一刻,距离高承勇犯下的第一案已整整过去了30年,被害人家属却永远不会原谅他:“庭审时他是道歉了,可哪个家属不站起来骂他?这么多年我们咋过的,怎么原谅?”

宣判

法院认定其故意杀人等四宗罪

14年杀害11名女性 高承勇当庭表示不上诉

3月30日,甘肃省白银市中级法院依法公开宣判被告人高承勇抢劫、故意杀人、强奸、侮辱尸体附带民事诉讼一案。

综合中新社、北京《新京报》报道,1988年至2002年,甘肃白银市和内蒙古包头市接连发生11起强奸残害女性系列杀人案,导致11名女性被害,受害人中还包括一名8岁的女孩。该案于2001年8月被列为公安部部督案件。

2016年8月26日,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在白银市工业学校一小卖部被警方抓获。2017年7月18日,该案在甘肃白银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高承勇承认其14年间实施强奸杀人的犯罪事实。

白银中院一审根据被告人高承勇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判决被告人高承勇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犯侮辱尸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另判决被告人高承勇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物质损失,赔偿每位受害者家属丧葬费等3.9万余元人民币,并在十日内付清。

宣判后,被告人高承勇当庭表示不上诉。

现场

凶手庭上面无表情、全程平静

所有受害者家属代表出席  “小白鞋”哥哥庭上掉泪

30日上午8时许,白银市中级法院十米外拉开了警戒线,陆续有受害者家属在援助律师的陪同下进入法院。

北京《新京报》报道,在一楼大审判法庭,一小时内,150多个旁听席基本坐满。两位高承勇辩护人朱爱军和陈鸿亮坐在审判席右侧,左侧是3名公诉人。

9时许,高承勇被从看守所押往法院。他穿着一身深灰,戴黑色头套出现在看守所门前,在四名法警护送下,被带上囚车前往白银市中级法院,等候法庭宣判。

10时整,宣判开始,在两名法警的押送下,被告人高承勇戴着手铐、脚链缓慢走进场,始终面无表情。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高承勇于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先后在甘肃省白银市、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共作案11起,其中实施抢劫作案4起,实施抢劫、侮辱尸体作案4起,实施抢劫、故意杀人、强奸作案2起,实施抢劫、故意杀人、侮辱尸体作案1起,共致11名女性被害人死亡。

在高承勇所犯的11起案件里,其中一起内蒙古包头的案件发生在1997年3月,受害人被绳索捆绑,口中被塞入扫帚,最终因机械性窒息死亡。

在多起案件中,高承勇均随身携带尖刀,以抢劫为由,对被害人进行奸污,多人因刺伤脖颈,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高承勇还曾带走过几位受害者的金戒指、影集、相册等物品。

大陆央视网报道,在宣判时,审判长用了6个“极”形容高承勇的犯罪行为,即被告人高承勇犯罪动机极其卑劣、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性质极其恶劣,犯罪情节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人身危险性极强,应予严惩。

当高承勇做最后陈述时,他面无表情,大声回答,“无异议,不上诉。”在说不上诉时,他咳嗽了一下,但声音很平静。宣判结束后,“小白鞋”(1988年,高承勇24岁,他杀死了铅锌厂的职工“小白鞋”白某)哥哥等几位受害者家属在座位上抹眼泪。

被告人高承勇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与审理查明的事实或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

去年审判时,曾有受害者家属提出数百万的赔偿金额。白银中院认为,对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合法请求予以支持,对不符合赔偿范围、数额的不予支持。

宣判结束后,朱爱军回到了律所,他即刻开始翻看66页长的判决书,并表示会在十日内去看守所与高承勇会面,再次询问高承勇有无异议,若高承勇坚持不上诉,宣判结果将被送至最高法复核。朱爱军称,所有受害者家属代表和部分家属出席了宣判。

今年年前,朱爱军也去探望过高承勇。“他身体状况良好,精神状态也很平稳,没有异样。”朱律师称,高承勇咨询了宣判时间,两人再无更多交流。

庭外

律师称凶手家人压力大 到庭可能性不大

法院外有市民泣不成声: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2017年7月18日,该案在甘肃白银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高承勇对11起案件供认不讳。

北京《新京报》报道,朱爱军回忆,几次交流中,高承勇表现平静,话不多。当被问及较为尖锐、敏感的问题,他也不说脏话,不生气,只是不吭声,心理素质极好。唯独在庭审后期,看到受害者家属在陈述伤痛时频繁落泪,他最后面对家属三鞠躬,说了句“对不起”。

相比较高承勇的冷静,其家人直至今日也难以接受他杀人的事实。去年庭审时,高承勇妻子因心理压力过大,不知如何面对受害者家属,没出现在现场。前几日,朱爱军与她通话,对方表示知晓宣判日期,但未提及是否出席。“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家人也是受害者,出于各方面考虑,来的可能性不大。”

一位从白银市看守所出狱的年轻人称,去年庭审后,他曾和高承勇在监狱中有过短暂接触。“高承勇曾把家人送来的食物和我分享,还鼓励我出去后好好做人。”

宣判当天,白银中院外有不少市民围观。“当时知道是他的时候,觉得挺奇怪,他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呢?”一些自称曾与高承勇共事或相识的市民称,高承勇平时沉默寡言,不常出门,在得知他就是白银案的凶手后,大家都有些意外。

《兰州晨报》报道,庭外围观的部分白银市民,专程赶来等待结果。有位大姐泣不成声:“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小白鞋”被害后,弟弟自杀,母亲在积怨中去世

被害者家属:等了30年,怎么原谅他?

白冶(化名,“小白鞋”哥哥)不想再提高承勇。29日傍晚,他茶几上的手机一直振动,屏幕上显示一串陌生号,他看了一会默默摁掉。

北京《新京报》报道,泛白的眉毛皱着,白冶自言自语,“被电话短信吵得饭都吃不下。” 他把手机屏幕向下划拉两页,都是中国各地的陌生电话,他基本不接。

虽不愿提及过去,但听到高承勇的名字,他的语调不经意间提高几度,“庭审时他是道歉了,可哪个家属不站起来骂他?这么多年我们咋过的,怎么原谅?”

“等了整整30年了。”白冶在沉默中点燃一支烟,狠狠抽了一口。他说,只有等到宣判结果那一刻,才能心安。

30年前,妹妹白兰(化名)遇害时,白冶是第一个目击者,也是第一起案件的报案者。当年5月26日下午,23岁的白兰在家中被杀。警方勘验时发现,她“上身共有刀伤26处,因失血性休克而死”。

白家的生活也从此发生了变化。1990年,白冶的弟弟(也是“小白鞋”弟弟)自杀,母亲几度崩溃,家人再没好好聚在一起过个春节。

5年前,积怨已久的母亲去世。白冶说,她临死前唯一遗憾的就是没等到凶手归案。

白冶手机上次这么热闹,还是高承勇落网时。2016年8月底,妹妹遇害28年后,终于确认凶手被抓,他没隔几天便跑去墓地,向妹妹、弟弟和母亲交代。那时,各地的电话打给他,他每天要把妹妹遇害的情节重复讲给愿意听的媒体。

如今,他觉得“没啥好说的了”。

凶手在新技术下落网 警方:他有反社会性格

“白银连环杀人案”侦破过程持续28年。参与案件侦查的一线警员、白银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张恩伟向《新京报》介绍,高承勇面对证据及审讯时都很冷静,是比较具有反社会性格的人。

问:这起案件时间跨度这么长,侦破难在哪里?

张恩伟:当时我们的技术有限,勘查手段就是去了以后大排摸,提取的物证很少,对于外地来白银作案的案犯抓获还是很欠缺的。之前我们看指纹是人眼一份份看,拿放大镜。前期我看了四五万,后期又陆续看了十几万,总共23万枚指纹都是人眼一点点看的。

针对破案难的原因,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邓学平指出,被害人已经死去,无法张口说话。如果凶手具备反侦查能力,没有在现场留下指纹、足印、血迹或者私人物品,那么在没有目击证人或现场监控的情况下,除非凶手自己亲口承认,否则很难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问:在技术侦查中哪个环节对最终破案起到关键作用?

张恩伟:我们的现场勘查比较细,在11起案子上,绝大多数都提到关键物证,比如手印和生物检材。这些为我们后期侦查手段丰富以后,打下良好的基础。假如在那时没有提取到,或者是因为水平问题、粗心问题,把那些物证漏掉的话,后期的案件侦破没有这么顺利。

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是利用科技手段侦破案件的典范。尽管当年在案发现场曾提取到高承勇的指纹和DNA,但囿于当时落后的技术,案件迟迟未有进展。

问:最终使高承勇落网的Y-DNA染色体检验技术如何?

张恩伟:这个技术是2004年才在国际上发现的侦破案件的手段,我们实验室是2011年建成的,省公安厅投了很多资金,就是让我们来破这个案件。那时指纹我们已经建立了30万人的库,还是没有发现到他,DNA要比指纹更精确,我们每个男性的Y-DNA,从你的祖先到你到你的孩子是一致的,我们就能把根找到。通过这个根,我们在排查中就能发现一个家族,这要比发现一个人容易,发现家族后反溯下来,找到罪犯更容易点。

凶手曾问:“我这事儿不牵扯我那两个孩子吧?”

北京《新京报》旗下公号“剥洋葱people”2016年9月19日报道,刑警王洋(化名)讲述了审讯高承勇的部分内容。被捕后的当晚,高承勇有点激动,他想死,头撞到审讯椅上,“嘣”地一下,额头缝了两针。自杀无望,他迅速平静下来。

“如果是普通人,你给他一张纸让他背时间,他可能都背不下来。20多年了,11起案子作案时间,高承勇都记得清楚,甚至能具体到几点几分。”“你想象不到他那种冷静,令人害怕,人过分冷静其实是一种机械性的麻木,纯粹属于杀人取乐。只有一次,他问,‘我这事儿不牵扯我那两个孩子吧?’”

高承勇说,“小白鞋”长得特漂亮,他就把她的影集拿走了,晚上在被窝里看,一直看到半夜,看完再起来烧掉。还有两起案子,他作案之后也把人家的影集拿走了。从这点上,能看出他变态。但是变态的心理是,要毁灭美好的东西,而他在毁灭的同时,又去想她。 

从1998年开始,他心理已经畸形,这一年,他连续作案四起。他杀了一个8岁的小女孩,杀了之后还强奸,那是他心灵最扭曲的时候。“他下手太狠了,简直就不是人做出来的事。案发现场的桌子上有一杯茶,最开始,我们认为是小女孩给熟人泡的。实际不然,是他自己泡的。”王洋回忆,他很淡定,作案后他觉得特别渴,就泡了杯茶。

高承勇还曾割下被害人的人体器官。他说割完后很兴奋。  1998年11月30日,氟化盐厂女工崔某被害,身体多处器官被割,他说用了五分钟吧。“这么凶残的手段,我们都怀疑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变故,他说没有。”“他说,觉得心里慌,就要杀个人”。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