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乱花迷眼 海外乐团赴华成“水团”
——
2018-03-30 07:34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SD033002

近年来,海外交响乐团赴华演出日益增多。图为2017年11月7日,捷克布尔诺国家歌剧院交响乐团在音乐会上演奏。该交响乐团是在“艺术天空”演出中特地加入《春节序曲》等中国听众耳熟能详的曲目。(图片来源:新华社)

【侨报综合讯】近年来,听音乐会成为不少人文化休闲的选择。随着音乐国际交流的频繁,越来越多海外名团进入中国演出市场,为听众们带来一场场听觉盛宴。根据大麦网音乐会演出信息,仅3月份,在北京由海外乐团呈现的音乐会演出就近20场。然而,随着海外乐团演出的增加,部分乐团宣传名不副实,存在二、三线乐团甚至业余乐团通过种种包装,“打造”一流名团形象,乃至制造虚假信息的情况。

那么,海外的“水团”是怎样产生和发展的?如何更好规范外国乐团赴华演出?

海外乐团注水不是新鲜事

虚假包装 业余团偷换名称蹭“皇室”名气

北京大学学生徐璐是一位交响乐乐迷,她发现,每逢大型节日如元旦、春节,总会冒出无数个“施特劳斯”,“一开始,我看见那些风光的名头也扎堆跟着去。但听完后发现,同样是‘施特劳斯’,水平差异挺大的。”徐璐说,现在网上有不少文章写鉴别乐团的方法,她决定购票之前总要登录乐团官网查一查。像徐璐一样,对大名鼎鼎的外国乐团从盲目跟风到仔细甄别的观众不在少数。

北京《人民日报》报道,近年来,外国乐团举办的音乐会在我国内地市场受到欢迎。随着商业演出不断增加,来自欧美的乐团因其悠久的发展历史,相对较高的演出水平受到越来越多中国听众的青睐。坐在演奏厅聆听欧美国家乐团的演出,逐渐成为一种生活质量和审美水准的象征。

出于经济发展、市场饱和等种种原因,不少欧美国家国内音乐有限的消费需求给本国乐团,尤其是二、三线乐团的生存发展提出挑战。而相比之下,经济保持持续增长,文化消费需求不断提升的中国市场格外有吸引力,中国成为不少非一线外国乐团的重要增收点。同时,这些乐团紧紧抓住中国听众追求高档次、高声望演出的心理,与演出承办中介一起,用假冒名团、混淆名称、夸大宣传等多种手段进行虚假包装,以期抬高票价,获得更多利润。

此类乐团包装自身的方法之一是将乐团名称、历史与世界名团、知名音乐家、音乐圣地等挂钩。此前,奥地利一不知名的“交响维也纳管弦乐团”打着“维也纳交响乐团”的旗号,很多不明就里的听众听后大呼上当;在德国演出票价最高20欧元的“莱比锡室内乐团”在中国改称为“德国莱比锡国家爱乐乐团”后,票价即翻数倍;相关报道显示,欧美一些大学、音乐学院学生假期组成的临时乐队甚至也能通过“百年历史”“王室”“施特劳斯”“爱乐”等字眼蒙骗部分中国观众。

偷换概念也是普通乐团改头换面的重要手段。部分赴华演出的普通乐团有两个名字,在本国用注册本名,到中国“翻译”为“高档名称”。例如,“西柏林广播交响乐团”被“翻译”为“德国柏林广播交响乐团”,被追责时,一句“中文翻译问题”将问题一笔带过。常见的还有用“皇室”代替“皇家”,用“国家”代替“国立”等。

另外,部分“水团”在介绍文字中经常使用模糊性词语。例如,在介绍指挥、主演奏者时,仅用“著名”“高水准”“一流”含混过关,缺乏专业知识的听众很难分辨水准高低。

近5年来,随着越来越多货真价实的名团来华演出和中国观众音乐素养的提升,这些冒牌山寨、弄虚作假的手段越来越难以得逞。不入流乐团弄虚作假的行为在一线城市出现得越来越少,但在不少二、三、四线城市仍有市场。

业内相关人士透露,部分欧美乐团宣传“注水”行为并不是新鲜事,在中国音乐会市场上已经存在了十几年。部分不入流乐团在中国的“注水”行径屡屡得逞,与监管环节漏洞和我国音乐市场的发展不完善相关。

乐团注水行径为何屡得逞

监管漏洞和追责困难让“水团”成“漏网之鱼”

据悉,中国对于外籍人员赴华演出有明确规范,文化部颁行的《在华外国人参加演出活动管理办法》规定“营业性演出单位和经纪机构邀请在华外国人参加营业性演出或者在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参加演出活动,应当在演出前30日报文化部批准,在华外国人有受聘单位的,应当出具所在单位同意的证明函件。”外国乐团赴华需要中国演出单位或者经纪机构邀请,还需要出具乐团本身的证明材料和相关文件,文化部门也会对乐团及其演出进行审核。那么,在手续齐全、审核过关的情况下为何外国乐团“注水”现象依然频频出现?

北京《人民日报》报道,业内人士指出,对于外国赴华乐团的监管存在漏洞。外国注册成立乐团门槛低,大学生、业余爱好者成立或加入乐团并不少见。而且为了宣传需要,二、三线乐团甚至业余团体常常模仿世界名团取名,动辄“柏林”“维也纳”“施特劳斯”“爱乐”。有的乐团甚至直接“套用”世界名团名称,只不过改换语种注册,翻译成中文后与名团名称没有差别。另外,也存在部分赴华乐团的确有名家列席,但乐团其余成员是临时拼凑的情况。对于上述种种乐团,其本身名称、注册信息、参演人员有据可查,但进入市场后经过一轮轮宣传,很容易误导消费者,让大家将二、三流乐团误认为世界名团。

中外部分中介公司的运作也为此类乐团开辟了生存空间。有的中介会在乐团准备出国演出时在奥地利、德国等地注册皮包公司,临时注册“另一身份”,演出后迅速注销,无法追责。文化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如果没有仔细甄别,很难辨别真假。

另外,音乐消费的特殊性也让事后追责困难重重。音乐不具有实体商品的属性,在大多数情况下,演出过程中发现演奏质量问题,观众只能吃哑巴亏。追责的困难增加了部分乐团和中介公司的侥幸心理。监管的漏洞和追责的困难让部分“水团”成为“漏网之鱼”,在中国市场上滥竽充数。

SD033003

2017年11月15日,“德国宝沃乐动之夜——柏林爱乐乐团2017上海音乐会”媒体见面会在上海外滩源壹号举行。(图片来源:新华社)

“水团”涌现反映中国市场存供需缺口

加强规范、培育原创,民族音乐创新是根本

海外乐团的纷纷进入、海外“水团”的不断涌现,也反映了中国音乐会市场存在很大的供需缺口。世界一流乐团数量、演出场次有限,而且在圣诞节等西方重要节日期间外出演出很少,而我国乐团的内容创作不能满足观众的需求,为外国“水团”进入市场提供了机会。

有专家指出,一方面是外国“水团”兜售音乐,迎合听众;另一方面则是中国本土面向大众的、有民族特色的音乐创作和表演相对不足。北京市演出公司董事长、北京演出行业协会会长张海君指出,中国音乐会多年以来都是西方古典音乐为主,民族音乐会屈指可数。对于西方古典音乐,听众当然更愿意选择欧美乐团的表演。在这种情形下,对于本土乐团而言,存在着两难的状况:在民族音乐上,内容创作乏力;在西方音乐上,难以与欧美乐团的认可度抗衡。民族音乐会的缺位是外国“水团”流行不绝的重要原因。一定程度上,外国“水团”是看准了中国音乐会市场的需求缺口,“乘虚而入”。

假名冒名、虚假宣传等现象不仅是对西方音乐品牌形象的伤害,也扰乱了中国音乐市场秩序。这就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规范海外乐团进入中国市场的标准,避免出现“漏网之鱼”。

此外,世界级名团票价高企,本土音乐创作不足,打着名团旗号但票价相对低廉的外国“水团”成为部分听众满足审美需求的“必然选择”。要消除“水团”现象,不能指望远水解近渴,最根本的还是民族音乐会的创新。

经过几十年的摸爬滚打,不少中国乐团机制建设日趋完善,发展思路较为成熟,优秀作品也越来越多,民族音乐会的发展也受到了更多关注。以传统音乐精华为基础,结合当今时代特征和听众需求进行创新是民族音乐发展的有效路子。既有文化底蕴、中国味道又切合人民群众生活和心理的民族音乐会自然不会输给部分生搬硬套的外国“水团”。“水团”也就没有了“乘虚而入”的机会。

借鉴海外乐团的经验,中国乐团还需要更多市场意识。张海君说,欧美二、三线乐团的音乐会通常会选择“热闹小曲”。这些曲目篇幅短,节奏欢快,听众熟悉,能烘托氛围,很多中国听众爱听。即使这些冠名为“维也纳”“爱乐”的乐团没能拿出标榜其实力的大曲目,不少中国听众还是愿意买账。“部分外国乐团正是抓住了中国听众的心理,尤其在节庆期间,演出符合广大听众口味、有节日特色和中国韵味的音乐。这个方面,值得借鉴。”

目前,外国“水团”在不少城市仍不时出现,其中有文化监管部门相关专业知识不够、核实不严的问题,也有部分中国听众盲目崇拜欧美音乐的心理作祟。但最根本的解决方法是,让富有中国文化韵味的音乐作品有传播力、感染力、影响力,让老百姓愿听、想听、爱听、常听。这样才能消除外国“水团”的市场基础,起到肃清音乐市场、弘扬民族文化的作用。

“山寨演出”同样会伤害西方文化品牌

中国学者:文化交流应该是多渠道的,但必须是对等的

莫斯科电影演员帕什科夫斯基说:“俄正规演出团体听到被国内‘水货’冒名去中国演出都会非常气愤。冒名顶替在演艺界虽然是个别现象,但它的危害却不容忽视。”

北京《环球时报》报道,一些旅居德国的华人认为,在德国,如果一个乐团夸大自己的成就,以次充好,是很丢脸的事情。但“山寨”团体能到中国捞钱,这里面有很多猫腻,比如有些演出市场策划人抓住了中国观众的心理,屡屡得手。不过,也有华人认为,其实一些音乐家的水平并不差,而且很多都是正规乐团里的。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周宁教授说,西方过去是在机械产品、思想制度等层面冲击中国社会,而最近十多年,对中国冲击最大的是与商业裹在一起的大众文化。在西方文化霸权的影响下,一些人很容易对西方传统的艺术形式形成“只要是西方的就是好的、现代的、高水准的”错觉。由于文化信息不对称,给了一些人可乘之机,很容易出现泥沙俱下的情况。同时,海外的“山寨艺术团”想要进入中国市场,一般都有国内代理人,为了赚钱,难免会有一些人为制造的陷阱。

周宁认为,其实,对于这类情况真正应该警惕的不是中国,而是西方,这种以次充好的做法如果继续下去,只会让西方自身的整体文化品牌受损。中国人目前讨论这个话题,正说明中国人已经意识到:原来西方也有很多蒙事的人和团体。中国作为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实力大国,必须有相应的艺术品味与鉴赏能力。并不是说海外的地方音乐团、学生乐团以及退休的演员或团体不能到中国来演出,文化交流应该是多渠道的,但必须是对等的。

观察

满街都是“施特劳斯”,防骗还需交流学习

对此现象,广州《南方都市报》30日刊发了署名为麦嘈的评论文章《满街都是“施特劳斯”,防骗还需交流学习》。文章称,在规范引进的同时,听众提高自我修养更重要。

文章摘编如下:

应该说,无论是海外一流乐团还是“野鸡”乐团,眼下纷纷到中国演出,都反映出国内观众欣赏古典音乐等高雅艺术的热情高涨,这是件好事。尤其在受众的年龄层上,与欧美国家不同,国内的古典音乐会观众以二三十岁年轻人居多,也有不少学艺术的小孩及其家长,这跟西方古典观众以六七十岁为主,音乐厅里白花花一片“银发族”,形成了鲜明对比。我最近看到旅法钢琴家朱晓玫的一个访谈,里面提到外国人关心中国当代最流行的乐器是什么,答案是“钢琴”。这是因为,中国目前据说有3000万人在学钢琴弹钢琴,这个规模超过绝大部分欧洲国家的人口。如此大的消费市场,外国真假天团不来“淘金”才怪。

不过古典音乐会年轻人是主力,也有点问题,就是在家庭欣赏氛围和古典音乐教育从缺的情况下,没经验的人很可能被无良演出商钻空子占便宜。艺术口味和鉴赏能力的形成,是需要传承和教育的。像老外听了一辈子,或者从小跟父母一起上音乐会,被骗的可能性自然微乎其微。作为“资深”乐迷,笔者是二十年前在中山大学念书时接触到古典音乐。那时学校的老教授胡守为定期在校内举办古典音乐讲座。听讲座加上跟其他同学交流,一步步从初哥变成了老江湖。

要辨别海外乐团成色如何,其实也不是太难。首先你需要懂一点英文,如此“交响维也纳管弦乐团”变“维也纳交响乐团”的“翻译技巧”才不至于让你上当受骗。此外你还可以上网查询乐团信息,尤其是官网上的音乐会排期。再次要慎重选择音乐厅等观看演出的场所,如今大城市的知名音乐厅主要靠财政拨款,引进大牌乐团不挣钱,反而要通过拉大企业赞助来填补演出成本,几乎是当公益在做,这类音乐厅一般来说不会赔上自身声誉来引进假冒乐团牟利。当然,从管理上讲,表演市场上的“挂羊头卖狗肉”妨碍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形同欺诈,必须通过规范引进的办法加以解决。同时,听众提高自我修养也很重要,平时不学习不多听,就算柏林爱乐来了你也是花钱附庸风雅。你觉得自己被“野鸡”乐团骗,也有可能不是人家水平不够,而是名气不够大,而你听不出好坏,这也是一种自我欺骗。笔者建议,多跟过来人交流,同时每年至少看三十场演出,这比逢年过节花天价看一场顶级演出更能培养艺术品位和鉴赏能力。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