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正文
有旧可恋是幸福的——原创连载小说5
——
2018-03-23 16:40 来源:侨报网 作者:蒋 勤 编辑:苏晚

挥别中学老校园,大家朝大学走去,还没到夏雨岛,就看见赵威勇迎面走来,手里还提着一箱水果。见他走在大学生们中间,一样洋溢着青春气息,秦华心中安慰,飞快地迎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

张奕洁说:“到底老班长想得周到,还带时鲜水果给铁哥们吃,我们都沾光啦。”

赵威勇笑笑回答道:“我去美国玩过好几次,那里物产丰富真不假,可偏偏就没有咱们国内的好多土产,我这里正好客户送了些时鲜水果,拿来给秦华尝尝。”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了夏雨岛,那里紧挨着原来的中学老校园,座落在大学校河的北端,小桥流水、假山怪石,满满江南园林的味道。秦华见这里一切依旧,心里高兴,拍了好几张照片。大家也都回忆当年有时早起,会来这里晨读,往往花老半天挑一块幽静地方,坐下来没读多久就得赶回教室上课了,可当年就是觉得来这里晨读是件很风雅的事呢。

离开夏雨岛不远就是大学的四百米跑道体育场,以前中学每年开校运会,都会停课在这里举办一整天。男生们开始吹嘘自己当年如何在此龙腾虎跃获得各项田径比赛的名次,女生们则庆幸终于再也不用跑那个该死的800米。王敏征形容每学期的800米考核像是鬼门关,每次两圈跑下来时气喘不过来不说,人也要立马瘫倒在地了,幸好总有好心同学过来迎接,一边一个架着走一段才能缓过来。她这么一说,当时的情景都活生生浮现在眼前,女生们一致同意这辈子也再也不要跑800米合格了。

EFZmap2

接着往前是大学生食堂,秦华不肯走了,坚决要求在那里午饭重温校园生活,说自己当年还专门找大学生买的饭菜票才能来大学食堂吃一顿。惊喜的是打听下来现在食堂二楼收现金,于是每人花了15块钱,各自点上了有荤有素有汤的花色盒饭。秦华内心欢喜,饭菜也格外可口,一会功夫竟风卷残云吃了精光,吃完还咂着嘴感叹:“哎,回国该多好,天天来食堂搭伙,吃完抹抹嘴,碗都不用洗,太幸福了。” 大家看着他傻乎乎的陶醉样,都忍不住笑,赵威勇忙把水果送到他面前,秦华也吃得香甜极了。

吃饱饭再往南走,就到了当年的中学新校舍,三十多年前看着造起来的崭新校园,最后只使用了十几年,整个中学就迁往浦东了。秦华他们是高中搬过去的,那时办公楼、体育馆和艺术电教楼还没建,大礼堂下的一楼食堂内只有桌子没有椅子,大家吃饭都是站着吃。但即使那样,崭崭新的宿舍楼、教学楼、实验楼、阶梯教室、还有四百米跑道的体育场,已经堪称全上海所有中学里的顶尖标配了。

许安文拍了宿舍楼的照片发到群里,写道:“我们的宿舍在六楼,天天爬上爬下还记得吗?” 加拿大的吉悟晨立马回复:“还好啦,我们早上提着热水瓶下楼,打满开水放在教室里,晚上打满开水再带回宿舍,一天就爬一个来回。” 芝加哥的李兰晖说:“咱们教室设计得真不错,记得最前面黑板靠墙角的地方砌了水泥台柜,柜子里放扫帚簸箕等劳动用品,台面上放咱们的热水瓶,课间喝水可方便了。” 加州的周任冰也难得微信群里发话了:“对啊,咱们教学楼就是又宽敞又明亮,朝南一边全是栏杆大走廊,太阳晒不进教室,北边全是大玻璃窗,光线很稳定。咱们教室在三楼最东头,春夏傍晚咱们把课桌搬到走廊上吹着凉风夜自习,可舒服呢。”

遗憾的是当年那么簇新漂亮的新校舍,随着附中搬去浦东,就被大学各院系瓜分了,大家难免有些惆怅。到全部逛完,时针已经过了下午两点,要准备移师松江高尔农庄了。杨忆淳是游完老校园就要赶一个午饭饭局早走了,陈长晓说早买了当晚的机票去汕头,而顾飞原是下午四点的读者见面会,因此那仨都无法去农庄。最后商议下来,四个女生坐张奕洁的车,秦民电话司机来接他然后再去接老师,秦华就坐上了赵威勇的车。

刚一落座赵威勇的副驾位置,秦华就好奇地打听开了:“顾飞原的读者见面会咋回事?陈长晓飞汕头干什么?” 赵威勇耐心地一一回答:“你知道顾飞原中学里就被咱们起外号为大伯诗人,后来本科念经济,硕士念法律。因此他迄今出的三本书分别是诗集、经济类和法律类各一,法律类的那本是和秦民合著的,因为秦民是本科读法律,硕士读经济,现在是上海滩最鼎鼎大名的商务律师了。至于陈长晓,好像喜欢在外地买房子,隔三岔五就要带一家人去外地各行宫住住。” 秦华听了不由张大嘴,连声佩服:“太牛了,国内同学都发展得太好了。唉,后悔自己当初干嘛要削尖脑袋出国呀。” 

赵威勇一边稳稳地开车,一边笑道:“可别这么说,出国有出国的好,否则国内同学也不会让孩子留学美国。我女儿本科念完还不肯回上海,非要上法学院读研究生。” 秦华一听更是羡慕:“你厉害啊,一定大学一毕业就结婚生孩子,女儿还教育得那么棒。不像我,两个孩子都还小学生,有的要熬了。” 赵威勇哈哈笑起来说:“你家孩子不算小,有几位同学的老二还是小毛头呢,可是娶的二房生的二孩,现任老婆年轻着呢。” 秦华愣了一愣,忍不住喃喃说道:“年轻老婆有啥好?我老婆比我小快十岁呢,整天得哄着捧着,我还嫌累得慌。”

这哥俩三十年没见正聊得推心置腹热火朝天,冷不丁秦华的手机响起来,原来是秦民要和他微信语音通话。只听秦民说他让司机兜一圈已经接上老师了,为了考验秦华是否还记得老师,他决定要秦华听音辨人,就是每个老师对着手机说一句话,看秦华能否当即听出是哪位。秦华还没反应过来,手机里就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秦华,三十年没见了,很高兴你这次回来。” 出乎秦华自己的意料,他转瞬间就回答说:“您是英文何老师。” 下一个亲切的女声传来:“秦华,我们都很想念你。” 也是想都没想,秦华马上回应:“严老师,您是我们班主任,教我们初三语文。” 老师的声音一个接一个传来,“荣老师!俞老师!陶老师!叶老师!” 秦华把所有老师的名字都报对了。最后,秦民在手机那头都忍不住夸道:“好小子,果然没忘本,老师们很高兴,一会农庄见。” 说完收了线。

秦华觉得自己仍然在梦中似的,不敢相信那些声音三十多年没听到,却清清楚楚就像昨天一样。赵威勇神色平静不足为奇地点评道:“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你以为你不是学习尖子不是小干部,平凡学生一枚老师压根不记得你,你自己也忘了好多中学时代的事了。可是记忆就是那么神奇,它其实一直在那里,说浮就能浮上来。”

看着道路两旁飞速向后退去的树木,想着马上就要到农庄看到更多的老师和同学,秦华心潮澎湃。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恋旧的人,只是从来没想到,有旧可恋是一种多么幸福的体验。    

(编辑:苏晚)

编辑:苏晚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