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台北观察 > 正文
侨报18年前曾专访李敖 独家首发《北京法源寺》
——
2018-03-19 01:58 来源:侨报 编辑:高三

编者按:李敖生前与美国《侨报》关系深厚,其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北京法源寺》就是由美国《侨报》独家首发。李敖曾笑称:“你们《侨报》比诺贝尔还早赏识我。”2000年2月25日,以《北京法源寺》一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李敖,在台湾立法院新党党团会客室接受美国《侨报》总编辑郑衣德的独家专访。本报特刊出专访部分内容(有删改)。

LA031907

2000年2月26日,美国《侨报》刊登对李敖的专访。(图片来源:留自美国《侨报》资料图)

18年前《侨报》曾专访李敖

台湾民众了解一国两制需时间

郑衣德:您说,“一国两制”对台湾最有利,为什么这个主张没有在岛内受到广泛支持?

李敖:这有它历史的原因。1949年蒋介石到台湾的时候,他被共产党打败了,当时为了鼓励所谓的民心士气,他必须用一些虚伪的陈述,来表达他的存在。所以他表达了两点:第一点,共产党是坏的;第二点,共产党是小的。因为它是坏的,所以它不会变好;因为它是小的,所以我们可以打败它。所以整天就喊: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可是蒋介石的这口号,最后幻灭了。他喊了二十六年,幻灭了。然后他的儿子继续喊,喊了十三年,又幻灭了。虽然它们幻灭了,根深蒂固的反共一个思想,前后闹了三十九年,后来流传到现在的台湾人身上。所以在经过李登辉他们这个本土化的炒作,台湾意识的炒作,更加强了“共产党是坏的,不会变好;共产党是小的,我们不要怕它”,所以全世界都怕共产党的时候,只有台湾不怕。你不觉得很荒谬吗!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台湾的人民已经完全不能够准确地了解世界现实了。世界现实明确知道“一个中国”,只有台湾人民不知道,还搞什么“两国论”,所以这一次在联合国遭到美国的惩罚。过去美国在每次台湾要进入联合国的时候,美国就弃权,不理它。可是这次,美国跟英国、法国、俄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投了反对票,给它一个教训。为什么台湾这样子自取其辱呢,这样子不识世界大势呢?因为台湾人民的头脑是坏的。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参选的原因。我认为我可以纠正他们的头脑,至少可以给大家看得很清楚,台湾并不全都是糊涂人,这有聪明人,这就是李敖。

郑衣德:经过这段时间的选战,您不断宣传这个理念,您有没有看到什么变化?

李敖:我想,很多变化不是能够立刻看到的,它需要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就像是耶稣一样。耶稣在被钉上十字架以前,他的门徒一个出卖了他,其余是一个都跑掉了。可是后来他的理想,他的精神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要给他们(台湾人民)时间。我认为,台湾经过那么多年对大陆错误看法的宣传,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要给他们时间。

郑衣德:虽然您不想也肯定不会当选,可按照您的行事风格,选后您应该还会宣扬您“一国两制”的理念。请问您有没有什么具体计划?

李敖:我是个思想家,是个文字工作者,所以我用的方法,还是文字这个方法。当然,我还可以演讲。过去,祖国用的是“两报一刊”,我现在在台湾用的在“环球”和“真相”两个电视台上每天各一小时的节目宣传我的思想。然后我有一个电子报,每天写2000字,宣传我的思想。在选举开始以后,我们又在《联合晚报》和《中时晚报》定了版面,每天下午写800字来宣传我自己的思想。我所能做的能力和极限,也大概接近这个样子。各地请我去演讲,我也一定去。宋楚瑜说他是全省走透透,我是全省讲透透。我觉得随着时间的进步,一部分人应该会慢慢清醒。美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都认识了“一个中国”,您还不清醒吗?那些支持“台独”思想的人,应该慢慢地知难而退。

不去大陆照样了解大陆

郑衣德:《侨报》很荣幸在几年前您获诺贝尔文学提名的《北京法源寺》刚出版时,就获得您同意无偿地让我们连载。如果您获得了这项殊荣,您会不会给自己当初为了理念不离开台湾的自我禁足解禁?

李敖:这个时候或许会有人代我去领奖。苏联的沙卡诺夫不就是他太太代表他去领奖吗?如果真得奖,关键不在会不会去领奖,这个技术问题可以解决。对于不离开台湾的决定,我现在还没想要去改变。

郑衣德:您对“一国两制”的主张这么执着,而且今后要继续推进这项理念,但自从您来台之后,就从未去过大陆,您要如何说服岛内的民众“一国两制”是好的呢?

李敖:如果我们都要用身临其境的办法,英文叫做InPerson,来求知或做判断的话,我认为这个不合乎人类求取经验的,增加学术的,增加知识的方法。唯一的方法是靠许多间接的经验。所以不能说我一定要像美国太空人阿姆斯特朗一样,要到月球上去才能看地球。我们不可能有阿姆斯特朗的经验。也不能说,我一定要爬到圣母峰峰顶,才能看西藏高原,事实上,一般人不能够爬得上去,没有这个体力。我认为,一切都用身临其境的方式才能够做研判的话,这种人很笨。中国的老子说,“不出户知天下”。德国的哲学家康德,一辈子没有离开过他家乡80里外的地方,他还教世界地理。所以我认为人应该有这种了解,那就是并不是要亲自去才能了解。现在的资讯这么发达,从间接的方式可以了解到。所以我觉得我对中国大陆,我的祖国,我觉得我是一清二楚。我也可从很多很好的观察力的报道来了解中,譬如说《侨报》呀!

(编辑:高三)

编辑:高三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