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人 > 正文
我与李敖侃大山
——
2018-03-18 23:19 来源:侨报网 作者:乔磊 编辑:邹姆斯

【侨报记者乔磊报道】李敖有一句名言:李敖其文五百年不朽;其人一千年不朽。一千年后,世界末日,什么都朽了。

2005年,在媒体披露李敖将于2005年9月访问大陆后,李敖于当年7月在家中接受了美国侨报记者乔磊独家电话连线专访,谈到了他对阔别大陆50多年后即将重返大陆的心中感受。从此以后,每次记者到台湾采访,都会给李敖打个电话,聊聊天(侃大山),听听他对台湾政局的“高见”。

和李敖侃大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每次一开头,李敖总会说,我现在太忙了,就聊3分钟吧。当你把李敖的聊性挑起来,想让他住口拦都拦不住。末了了,李敖又总是会说,聊了30分钟了,够不够?

和李敖聊天,自然不能错过谈他的情感世界,说到李敖的婚姻,不能不提胡因梦。

我问李敖,我曾与你的前妻胡因梦有过长谈,她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女性,而且又非常漂亮,您是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女人的?

李敖问我,你看到胡因梦是什么时间?

我说是在1999年。

李敖立即说,那时候胡因梦已经是45岁了,你没有看到胡因梦最好的时候,她跟我结婚的时候,是她最好的时候,26岁,风华正茂,现在是另外一个样子,跟当年不一样了。

分手近20年,李敖已70多岁,不用算,能一下子就说出胡因梦某一年的年龄,不是李敖的记忆力惊人,就是胡因梦在李敖的脑海里太深了。胡因梦50岁生日的时候,李敖送去50朵玫瑰祝贺,而贺词是,送去50朵玫瑰是告诉你,你已经老了。看起来李敖的话很刻薄,其实这是李氏幽默,让李敖说祝你生日快乐这样的话,就显得太俗气了。

李敖自己认为符合他理想境界的女人不多,胡因梦符合他一部分条件,胡因梦有段时间是灵光一闪的,觉得她还不错。

1990年,胡因梦到美国,我有机会和她进行了长谈。当时给我留下印象特别深的是她同我讲起早年在美国时加入到性解放潮流的往事。临别时,胡因梦送给我一本1999年7月刚出版的她的自传书,书名叫“死亡与童女之舞”。

胡因梦在“死亡与童女之舞”一书中,对李敖有不少的描写。在胡因梦的眼中,李敖是一个属于基本教义派的保守之人,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听音乐、不看电影、不打麻将,而只有工作。

胡因梦与李敖的婚姻只维持了3个月,其原因众说纷纭,而胡因梦作为当事人之一,她的说法为我们提供了一些蛛丝马迹。胡因梦在总结这段婚姻时谈到:“我的幸与不幸都在于我很早便性解放了,但是从父(夫)权的角度去看,女人具有丰富的两性经验,的确不是一件好事,人一旦有了‘比较’,确实不容易认命。”

胡因梦常说在情爱上,李敖是一个唐璜式的人物。胡因梦在书中写道:“别看李敖在回忆录中把自己写成了情圣,甚至开放到展示性器官的程度,其实所有‘夸大’的背后,都潜伏着一个相反的东西,像他这种‘唐璜’类型的所谓情圣,其实是最封闭的。表面上玩世不恭,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们是不敢付出情感的。”

李敖谈婚姻时,说出了一句名言:因为不了解而结婚,因为了解而离婚,也许这句话就是李敖对自己与胡因梦短暂婚姻的一个总结。

2005年,李敖访问中国大陆前,我跟李敖开玩笑说,有媒体报道,听说你离开大陆这么多年后第一次到大陆、去北京,你的女儿李文说,她会安排12名美女夹道欢迎您,有这回事吗?

李敖回答说,我一生只结过两次婚,大陆的一些书中就说我结婚三次,把我说的风流的不得了,所以我的名誉在这方面并不太好。所以李文,我这个女儿如果再这样大为嚣张的宣布,让人家会觉得李敖从台湾回来,怎么跟回来个大色狼一样,这并不一定好。另外我也太老了,我已经70岁了,有很多事情我不应该过分去追求。

李敖很有自知之明,他说,50岁时看到漂亮女孩子,我会勇往直前;60岁时看到漂亮女孩,我会天人交战;70岁时看到女孩子,我掉头就走。

李敖说自己是一个对女人非常温柔的男人,他说,我真正那种温柔、善良的一面,一般人看不出来,被我遮盖了,因为我嘻嘻哈哈就被挡住了。

胡因梦对李敖的温柔有自己的体会,胡因梦在她的书中曾写道,李敖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宠女人的男人之一,每天早上我一睁开眼睛,床头上一定摆着一份报纸、一杯热茶和一杯热牛奶。那时他早已起床,一个人在书房里集中精神汇集资料、做剪贴,开始一天的写作活动。

胡因梦也谈到,李敖认识的人不少,但深交的朋友几乎没有,我问他为什么不多交一些朋友,他说他对人性抱持着悲观的态度,即使最亲信的人,也可能在背地里暗算他。

2008年初,台湾举行立法委员选举,而把立法院搅得天翻地覆的立法委员李敖却宣布不再参选了。我问李敖为什么不再选了,李敖底气十足的跟我说:“老子不玩了”。他说,在立法院已玩够了,3年中离狗屎太近了,结果把自己惹得一身骚。不参选了,不当立委了,在家里写写书。我是一个好的作者,写我的书,走我的路。

李敖同我谈起,3年立委生涯成就了一本新书“李敖议坛哀思录”。为什么是哀思录呢?就是指别人都死了,只有我还活着。

李敖说,不是我自己往脸上贴金,我在台湾住了58年,我最爱台湾了。在立法院我是一个人挡军购,我一个人大闹立法院。我最骄傲的是独往独来,证明他人是王八蛋。

陈水扁一家4口因贪腐案在2008年底都被起诉,这应了李敖的一句话,象陈水扁这样的暴发户没有水准,早晚是要犯事的。李敖表示,陈水扁肯定会在历史留名,不过却是像清朝贪官和珅一样,留下贪污之名。

李敖从心眼里瞧不起陈水扁,他对我说,过去我带队办杂志的时候,我是总编,我的社长就是陈水扁,他们就是跟着我跑的。在我当时带着陈水扁一帮小鬼一起跑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我为什么支持王八蛋的文章,我是声明在先,我要打倒龟儿子,龟儿子就是国民党,打龟儿子就需要靠联合龟儿子,所以我要支持王八蛋(指民进党),我从来没忘记他们是王八蛋。龟儿子被打倒了,王八蛋当家了,他比龟儿子还龟儿子,这是很正常的一个现象。

(编辑:邹姆斯)

编辑:邹姆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