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斗士”李敖: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
——
2018-03-18 02:25 来源:侨报 编辑:孟音

【侨报综合讯】自诩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的李敖走了。台北荣民总医院18 日发布消息,著名作家李敖过世。家属的声明指出,李敖近日病况转危,18 日上午10 时59 分安然离世,与世长辞, 享寿83 岁。李敖先前罹患脑瘤,去年还曾因免疫能力下降得了肺炎,一度住进加护病房。今年1 月曾传死讯,经纪人称李敖住在荣总病房。

值得一提的是, 去年6 月李敖发布了一封公开亲笔信, 希望“跟家人、友人、仇人好好告别”。

6664

2015 年4 月23 日,即将迎来80岁生日的作家李敖在台北发表新作《李敖风流自传》、《虽千万人,李敖往矣》两本新书。前者为浮生杂忆,后者整理集结近千篇微博。图为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左)出席发表会。(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真斗士 与脑瘤抗争2年后离世

在与脑瘤抗争两年之后,台湾知名作家李敖驾鹤西去。

中央社18 日报道,台北荣民总医院证实,罹患脑干肿瘤的李敖, 近日因病况转危,18 日上午10 时59 分安然离世,享年83 岁。

随后,李敖家属在医院做了一个简短书面说明:

李先生于2015 年7 月因步态不稳至医院求诊,经诊断为脑干肿瘤,在台北荣总医疗团队的努力下,接连度过难关,也见证了李先生坚强的求生意志。

另于2017年4 月2 日住院, 亦顺利于同年8 月9 日出院。

2017 年10 月1 日,李先生再度因肺炎入院,治疗后感染病况稳定。然其后脑部磁振造影发现,原先疾病有恶化趋势,考虑李先生年事已高等身体状况,因而采取保守支持治疗。

自11月初起,开始投与标靶药物治疗后,病况渐为好转。但今年1 月底起,标靶药效渐失,病况急速恶化,虽肺部感染在投药后趋稳,然计算机断层显现脑瘤病况恶化合并水脑加剧。近日来病况转危,李先生于2018 年3 月18日上午10 点59 分安然离世,与世长辞,享寿 83 岁。

公开资料显示,李敖,字敖之, 思想家,时事批评家,台湾作家,诗人;台湾省无党派人士,曾任台湾立法委员。因其文笔犀利、批判色彩浓厚,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所以自诩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

李敖1935年4 月25 日生于黑龙江哈尔滨,父亲李鼎彝、母亲张桂贞。李敖在八个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五。其父李鼎彝生于吉林省扶余县(今扶余市),就读北京大学时拿的是吉林省的公费,当时便改籍贯为吉林扶余,后来全家的籍贯便被官方统一改为吉林扶余,李敖则自认为其祖先可能来自云南。根据家中“李氏宗谱”所述,李家远籍云南乌撒,后迁居吉林省扶余市(出处《李敖自传与回忆录续集》)。

1949 年举家赴台,定居台中, 进入省立台中第一中学二年级就读。1954年以同等学力资格,考取台湾大学(台大)法律专修科(台大法律系司法组前身),因兴趣不合,主动退学,重考进入台大历史系,1959 年毕业。

“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李敖一生著作颇多,主要有《北京法源寺》、《阳痿美国》、《李敖有话说》、《红色11》等100 多本著作,前后共有96 本被禁,创下历史记录,被西方传媒追捧为“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李敖大全集》是他大部分著作的合集, 共80 册,凡3000 万字。2005 年9 月访问大陆,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三所顶尖高校发表了名为“金刚怒目、菩萨低眉、尼姑思凡”的系列演讲。

泯恩仇 生前曾邀仇人见证人生谢幕

作为一位个性十足的作家,李敖生前朋友无数,同时也得罪了不少人。去年住院期间,他曾发公开信邀友人、仇人碰面告别。

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去年初诊断出脑癌后,5 月开始接受放射性治疗导致免疫力下降、感染急性肺炎病危,6 月他发布了一封公开亲笔信,希望“跟家人、友人、仇人好好告别”。以下为公开信内容:

你们好,我是李敖,今年83 岁。2017 年初,我被查出来罹患脑瘤, 现在刚做完放射性治疗。现在每天要吃6 粒类固醇,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

我这一生当中,骂过很多人, 伤过很多人;仇敌无数,朋友不多。医生告诉我:“你最多还能活三年, 有什么想做、想干的,抓紧!”

我就想,在这最后的时间里, 除了把《李敖大全集》加编41-85 本的目标之外,就想和我的家人, 友人,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你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会面,“再见李敖”及此之后, 再无相见。

因为是最后一面,所以我希望这次会面是真诚,坦白的。不仅有我们如何相识,如何相知,更要有我们如何相爱又相杀。

对于来宾,我会对你说实话; 我也想你能对我讲真话,言者无罪, 闻者足戒。

或许我们之前有很多残酷的斗争,但或许我们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能让我们都不留遗憾。不留遗憾,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我对你的期盼。

对于来宾,不管你们身在哪里, 我都会给你们手写一封邀请信。邀请你来台北,来我书房,我们可以一起吃一顿饭,合一张影,我会带你去看可爱的猫,我会全程记录我们最后一面的相会,一方面是留作你我纪念,另一方面也满足我的一点私心:告别大陆媒体近10 年了, 我想通过这些影片,让大家再一次见到我,再一次认识不一样的我, 见证我人生的谢幕。 谢谢各位!

风流才子 “老少配”成左邻右舍夸奖的“恩爱夫妻”

李敖一生感情颇为丰富,共育有三个子女,长女是他与台大校花王尚勤的私生女李文,另外一对儿女,是和现任妻子王小屯所生,儿子叫李戡,女儿叫李谌。

香港凤凰网援引自媒体“LCA 大风号”报道,如今很多人,只知道李敖喜欢骂人,却不知道他在那个年代的重要性。1962 年,李敖接掌《文星》杂志后,使当时的知识份子全在《文星》存活下来。他主持下的《文星》杂志,是继《自由中国》后,竭力推动自由主义思想在华人世界的传播阵地,成为当时台湾进步的文化思想中心、一代年轻知识分子的精神寄托。因此有人说,1960 年代若没有李敖,台湾绝对是寂寞的!在思想界的崛起,并未耽误李敖的恋情。

1962 年,一次公交车上的偶然相逢,使本是同窗的李敖与王尚勤相恋。两年后,女友坚持出国留学, 但来美国后才发现已怀孕,1964 年的圣诞节前夕,她在西雅图产下一个女婴,李敖给女儿取名李文。

1962 年,一次公交车上的偶然相逢,使本是同窗的李敖与王尚勤相恋。两年后,女友坚持出国留学,但来美国后才发现自己已怀孕, 1964 年的圣诞节前夕,她在西雅图产下一个女婴,李敖给女儿取名李文。这段恋情没有走向婚姻,最终两人分隔美国、台湾两地。

杭州新蓝网报道,1980 年,李敖迎来第一段婚姻。当年5 月6 日, 李敖和胡因梦(被誉为是20 世纪70 年代台湾第一美女,20 岁时因出演电影《云深不知处》而走红影坛)结婚了。

一个是特立独行的绝代才子, 一个是千万男人的梦中情人,两人的倾心相恋曾经引起读者和观众的注意,传为一段佳话,只可惜这段短命婚姻仅维持三个多月。

婚后,生活上的磕磕绊绊时常不断,并且遭遇萧孟能(李敖的老友)诬告李敖案。胡因梦当庭说了许多不真实的话伤害李敖,胡因梦因为和李敖矛盾越来越激化。

1980 年8 月28日, 李敖与胡因梦结婚3 个月22 天。这天,李敖在家翻看报纸,他意外发现在一则国民党幕后策动的斗臭李敖集会的消息上,竟有胡因梦的名字,胡因梦先是替萧孟能做伪证,继而赤膊上阵斗丈夫。李敖放下报纸,当天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离婚。

胡因梦和李敖的婚姻只维持了三个月,但此后三十多年李敖一直在不断提及她。李敖曾经评价胡因梦:“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2003 年,胡因梦50 岁生日时, 李敖给她送去50 朵玫瑰。

2007 年李安导演的电影《色戒》上映,李敖公开表示:“汤唯有什么好看的,我前妻胡因梦那才叫美。”并形容胡因梦是那种“在屋子里一群人中,一眼就会立刻注意到的美女”。

凤凰娱乐报道,在与胡因梦结束3 个月的短暂婚姻后,1985 年, 李敖偶然认识了王小屯(现任妻子, 比李敖小近30 岁)。相恋7 年之后, 1992 年3 月8 日李敖和王小屯结婚,王小屯成为李敖正式举行过婚礼的第二位也是他的最后一位夫人。

1992 年底, 王小屯生下一个男孩,李敖给儿子取名“戡戡”。1995年,他的小女儿出生,李敖又给她取名“谌谌”。王小屯与李敖相濡以沫,燕侣相随,平时很少闹矛盾,成为左邻右舍夸奖的“恩爱夫妻”。

父爱如山 鬼门关前叮嘱儿子“ 过小日子做大事业”

据李敖儿子李戡透露,去年父亲在施行人工抽痰过程中,曾遇到窒息的危险。被抢救回来后,父亲叮嘱他 “过小日子做大事业”。

四川封面新闻报道,因年事已高,去年住院期间,李敖无法接受开刀手术,所以一直采用电疗和药物治疗。据李敖说,现在脑瘤症状主要是会影响吞咽,吃饭时容易呛到,呛得严重就可能窒息。2017 年5 月中旬,在治疗期间,李敖再次感染肺炎,病情危急。其子李戡,在爸爸病情趋于稳定之后,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表一篇名为“爸爸在鬼门关前走一遭”的文章,详细透露了爸爸发病的经过,以及自己从海外得知情况紧急后,火速回到爸爸身边,为爸爸加油打气,渡过难关,写得情深意切,感人至深。

李戡透露,“当时爸爸在昏睡,怎么叫都没法完全清醒,当护士来抽痰时,我抓着一只手,他反应非常剧烈。25 年来,我从没听过爸爸那样呻吟过。”就在施行人工抽痰过程中,遇到窒息的危险,“房间警报响起,几位护士医生推着急救车进房间。几分钟后,一张粉红色的病危通知书交到我手上。医生建议立刻插管,我马上签了字,接着紧握他的手,对他说要“熬过去”, 爸爸跟着我念了一次,然后被推进了楼上的神经重症监护室。”

经过抢救,李敖的情况逐渐好转,呼吸功能慢慢复原,逐步脱离了生命危险期,转回普通病房。

李戡写道,“这段时间,我使劲鼓励他,让他保持斗志,坚持下去,他都听进去了,经常点头表示同意。爸爸的心态一直很好,拔掉呼吸管后,护理师让他说自己名字,爸爸说‘我叫王八蛋’,把大家都逗笑了。”

李戡称,陪爸爸与病魔战斗的11 天来,“我进出病房三十次,对人生有了新的体悟。当一个人被推进了加护病房,再多的金钱与权力,都换不到更好的医疗照护,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与求生意志。我对爸爸说,我绝不浪费时间, 追求大富大贵,而是专心做学问, 享受天伦之乐。爸爸听了很满意, 于是说了‘过小日子,做大事业’ 这八个字。这11 天,是25 年来我和爸爸感情最深的一段日子,我亲眼见到他顽强的斗志与毅力,陪着他度过生死交关的日子,我为这么一位了不起的爸爸感到骄傲。”

(编辑:孟音)

编辑:孟音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