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第一夫人靠专才获得绿卡
——
2018-03-02 18:25 来源:侨报 编辑:邹姆斯

梅拉妮娅以模特身份移民到了美国。(图片来源:网络图)

梅拉妮娅以模特身份移民到了美国。(图片来源:网络图)

【侨报综合讯】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移民问题一直受到各方关注。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提出移民法改革计划,要求大幅缩减合法移民,废除美国公民为父母和兄弟姐妹申请绿卡的所谓“链式移民”规定。可是,在他对移民的强硬立场背后,媒体发现,他的现任太太梅拉妮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就是移民,早年曾持旅游签证在美国打工,后来通过申请“特殊人才”签证拿到了绿卡;他的岳父、岳母大人受益于“链式移民”规定,依靠梅拉妮娅的申请获得了永久居留权,现在正等待入籍。

梅拉尼娅以特殊人才办移民成功

第一夫人梅拉妮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据说是通过申请“特殊人才”签证拿到美国绿卡的,并且是2001年3月斯洛文尼亚通过EB-1项目进入美国的5个人之一。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EB-1移民项目是为研究人员、公司主管、全球公认的艺术家、娱乐明星和具有长期“全国和国际声誉”的人而设立的。

奥斯卡奖获得者和奥运会运动员属于通过EB-1签证进入美国并获得永久居民权的那些精英。

《纽约每日新闻》引用《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当时名字为梅拉妮娅·克诺斯(Melania Knauss)的斯洛文尼亚模特在1996年抵达美国,最初用旅游签证入境,随后以工作签证入境。两年后,她在一次聚会上遇到了特朗普,两人开始约会,她的未来也进入公共视野。

到2000年,梅拉妮娅开始通过上述精英项目申请永久居留权。她当时在欧洲参加时装表演,在纽约时报广场做香烟广告,并且出现在《体育画报》泳装版内页。

梅拉妮娅及其家人的律师迈克尔·怀尔兹(Michael Wildes)曾在一封信给媒体的中写道:“1996年10月,梅拉妮娅以模特身份,持H-1工作签证来到美国。梅拉妮娅的H-1B身份维持了5年。2000年,梅拉妮娅凭借其‘杰才能’(extraordinary ability),向美国移民局递交了EB-1A杰出人才申请。2001年3月19日,梅拉妮娅的申请获得批准,她由此成了一位合法的绿卡持有者。”

他说:“特朗普夫人超出了要求,完全合格……她的隐私如此重要,没有理由公开裁定她的申请。”

不过,据美联社报道,记者掌握的确实证据显示,梅拉妮娅在1996年拿到H-1B工作签证之前,曾使用B1/B2公务、旅游签证在美国工作了7个星期,并获得了2万56美元的报酬。

移民政策研究所专家皮尔斯(Sarah Pierce)说,确定谁是“特殊人才”的程序有主观性。她说,各个领域只有2%的顶尖人才被选中,那就好像是申请诺贝尔奖。

根据政府的统计数据,在2001年政府发出的100多万张绿卡当中,只有3376人是通过EB-1项目拿到的。

特朗普呼吁结束亲属和父母赞助的移民项目之后,第一夫人的移民身份又受到关注。

特朗普声称现有的移民制度危害国家安全,给美国社会带来了风险,并猛批亲属赞助移民为“链式移民”。

对于梅拉妮娅是否赞助其父母获得绿卡,怀尔兹拒绝说明。

特朗普岳父母靠链式移民拿绿卡

特朗普提出废除“链式移民”的计划后,经常跟随他和第一夫人梅拉妮娅旅行的其岳父和岳母就成了媒体注意的热门人物。

据报道,梅拉妮娅的父亲维克多·克纳夫斯(Viktor Knavs)曾是南斯拉夫共产党员,在市政府工作,为市长开车,后来成为一个成功的汽车推销员。梅拉妮娅的母亲阿玛丽佳·克纳夫斯(Amalija Knavs)曾是当地纺织厂的一名工人。

现在,梅拉妮娅的父母都已经退休,并长期居住在美国。他们经常往返于白宫、纽约特朗普大厦、新泽西和佛罗里达这几个特朗普的落脚点,帮助梅拉妮娅照顾特朗普的小儿子。

不知道出于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白宫一直拒绝透露第一夫人父母的移民身份。在媒体长达几个月的不断追问下,最近官方终于确认克纳夫斯夫妇已经已经获得绿卡,并且正在等待宣誓成为美国公民。

一般获得绿卡的途径有两种,一种是亲属移民(美国公民可以为其父母申请绿卡),一种是职业移民。克纳夫斯夫妇都已经年过70,考虑他们之前的工作经历,他们不太可能申请职业移民,只可能通过亲属移民的途径,由女儿梅拉妮娅为他们申请绿卡。这就证明了特朗普虽然大肆鼓吹严格限制亲属移民,实际上却是“链式移民”的头号支持者,因为他的现任太太正是通过亲属移民途径帮助其父母拿到绿卡的。

据消息人士透露,梅拉妮娅为其父母申请绿卡时,还找了纽约州民主党议员、现任国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arles Schumer)催办绿卡。

移民局完成本财年下半年H-2B签证随机筛选

从2月21日开始,美国公民与移民局(USCIS)开始接受2018财年下半年的H-2B限额申请。

跟据USCIS网站发布的消息,在前5个工作日内,移民局收到了大约2700份H-2B申请,大约4万7000名工作人员希望获得签证。这比H-2B签证的发放数量限额多。USCIS根据适用的规定,在2月28日进行了一次抽签,随机选择了中签的申请者。

USCIS将拒绝未被抽中的申请,并把申请书和相关申请费退还给未被选中的申请人。此外,2月27日之后收到的申请将被拒绝。

1月份,联邦劳工部宣布,它更改了颁发劳工证的程序。因此,移民局2月7日宣布,它可能需要在2018财年下半年进行H-2B签证抽签。

正如移民局在2月7日的声明中所说的那样,它将通过确保H-2B签证公平分配、并且不会超过上限的原则来保持对此问题的灵活处理。

移民局继续接受豁免或不计入国会授权上限的H-2B申请。这包括对以下工作人员的申请:

●美国目前持有H-2B签证的工人希望延长他们的逗留期限,并在适用的情况下改变他们的就业条件或更换雇主;

●鱼卵加工者,鱼卵工业技术员和监督者。

●2019年12月31日之前在北马里亚纳群岛及关岛执行劳务的工人。

美国企业使用H-2B签证雇用外国劳工从事临时的非农业工作。国会已把H-2B签证的名额上限设定为每个财年6万6000个。在本财年上半年(10月1日至3月31日)开始就业的外国劳工为3万3000人,在本财年下半年(4月1日至9月30日)开始就业的外国劳工也是3万3000人。

有关美国公民与移民局及其计划的更多信息,请访问uscis.gov,或在Twitter(@uscis)、YouTube(/ uscis)和Facebook(/ uscis)上关注。

移民及其子女压力山大 全社会或付出代价

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给拉美裔移民家长造成了难以承受的压力,那些家长的焦虑情绪又影响着他们的孩子,其结果将是忧虑、创伤后压力综合症(PTSD)和其它精神疾病,给那些孩子造成长期伤害。

据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网(NBC News)报道,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预计,由于那些孩子在学校成绩下降、为公共卫生系统增加压力和犯罪率上升,美国整体社会将为上述问题付出巨大代价。

研究报告指出,即使合法居民和公民也因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受骚扰并陷入恐惧,他们的孩子也受影响。

乔治华盛顿大学预防医学和社区健康副教授洛奇(Kathleen Roche)说,移民政策的确影响合法在美的家长,“我们从以前的研究中得知,父母遭受高度心理压力时,他们的未成年子女也会在学校成绩下降、染上吸毒恶习和出现精神疾病等问题”。

这个研究报告发表在《青春期健康》杂志上。该研究团队深入采访了200多个拉美裔家长,包括公民、永久居民和具有临时保护身份的人。他们的子女大约75%是在美国出生,因此已是美国公民,其余都符合“暂缓遣返童年来美者计划”(DACA)的申请资格。

他们担心自己或亲人被遣返,许多人报告经常甚至每天都受到警方或其它机构的骚扰。

洛奇说,这些家长精神健康不佳,不仅会破坏他们孩子的未来,也将迫使美国社会在刑事司法和医疗方面付出巨大代价。

自从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已更改的移民政策包括扩大遣返范围、取消临时保护身份、以及围绕DACA的辩论。

马里兰州银泉(Silver Spring)的中学教师恩卡纳辛(Damaris Encarnacion )说,她所在初中的孩子们在特朗普2016年刚一当选就受到冲击,因为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充满了反移民激烈言辞。

这位拉美裔公民说:“特朗普当选第一天,孩子们就嚎啕大哭……孩子们过来说‘这也许是告别’,你要告诉他们,‘那不会发生’,但现实却正迫使他们经历某些事情。”

恩卡纳辛说:“教师也受影响。环境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难度。这些孩子都被吓坏了。”

那种结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即使没有被遣返风险的家庭也受其影响。

她已看到很多儿童退出体育和俱乐部等课后活动,因为他们的父母不让他们在课后离开家。有些爱说话的孩子也沉默寡言,有些孩子更孤独。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民权项目周三发表的报告也指出,受到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的影响,学生缺课、成绩下降、情绪波动、并出现行为问题。

洛奇说,很多家庭在需要帮助时避开警察,耽搁就医机会,不再申请食品补助,因为他们他们害怕和政府任何机构的互动。即使不同情移民的人,也应当担心整个社会和他们自己要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美国纳税人最终要以医疗、监狱和警察系统开支大增等形式付出代价”。

去年新泽西有更多无犯罪记录非法移民被捕

2017年,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在新泽西州逮捕的没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比前一年增加了1倍多。

据新泽西新闻报道,有关记录显示,2017年,新泽西州被ICE逮捕的3189个移民当中,有1271人没有刑事定罪,远远多于前一年的571人。

特朗普上台后,ICE逮捕的移民大幅增加,因为ICE扩大了“执法优先权”的范围。这逆转了前总统奥巴马在2014年发布的备忘录,即优先逮捕犯下严重罪行的移民。

一些移民团体认为,非刑事原因被捕人数增加是针对特定的人,而那些没有犯罪记录的移民却受到牵连。

纽瓦克ICE办公室的发言人说,ICE将继续关注构成威胁的非法移民,“ICE优先把执法资源放在对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和边界安全构成威胁的个人身上,但ICE不会因此在执法中豁免或移除外国人”。

2015年和2016年,无犯罪记录移民的被捕人数显著下降,但特朗普上台后,一切都改变了。

皮尤公司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所有ICE的办事处中,纽瓦克地区没有刑事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被捕比例最高,大约40%遭逮捕的非法移民没有犯罪记录,大大高于前一年的25%。

根据2017财年ICE的报告,该机构逮捕的非法移民常见的5个刑事定罪是酒驾、拥有或出售危险药物、先前移民的违法行为、交通违法行为、殴打伤害。

(编辑:邹姆斯)

编辑:邹姆斯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