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正文
有一种爱叫叶公好龙
——
2018-02-14 15:58 来源:侨报网 作者:蒋 勤 编辑:耐克

随着《上海微风》歌曲的余音袅袅,礼堂灯光大亮,“校友回家”演唱会降下了帷幕。秦华不想起身,呆坐在观众席上,犹然回味刚才的梦境,居然能穿越时光回到初一开学第一天,此梦做得甚是科幻,只可惜当年暗恋的隔壁班女孩没能一起穿越回去,反而成了同宿舍男生的妈。唉,难得做个美梦还有一处大败笔,可见人生真是不容易。

想到自己梦里哭得鼻涕泡乱冒,反得香帕一拭的情节,秦华不由嘴角咧起暗笑了起来,同时不可遏制地越发想念当年的那个她,这些年好吗?嫁的老公会是谁?难道真有个儿子名叫张青吗?

正兀自在那胡思乱想,随着散场的人流,一个中年女人走到他的面前,微笑着开口道:“秦华,三十多年没见,你的歌唱得比当年更动听了。”

秦华定睛望去,那女人身材不高,体态有些臃肿,陌生的圆脸上,眉眼有那么点似曾相识。可就在那么一刹那间,电光火石般,秦华冲口而出那个藏在心里三十多年的名字:“李蓝,真的是你吗?”

“是我呀,没想到你记性那么好!我和你不同班,可不像你大名人,那时元旦文艺汇演老上台演出。哎呀呀,你居然记得我这个小八腊子,真让我受宠若惊啊。” 李蓝惊喜之下,一连串的话咕嘟咕嘟冒了出来。

秦华只不过是把念兹在兹几十年的名字脱口而出,万没料到居然说对了,再仔细端详她,不由怔住了,心中暗叫:天啊,不会吧,当年的她眉清目秀、风姿楚楚,现在怎么变成了一个矮胖子?乌黑的头发根部是点点白色,眼袋若隐若现,微笑的眼睛虽然和煦明亮,可眼角平添了许多细密的皱纹,最糟糕的是,女神怎么可以有双下巴呀?

看秦华呆在那边,李蓝接着说道:“真巧对吧,不瞒你说,我儿子成了咱们二附中学弟了,今年高三。学校搞校庆系列活动,当年教我班物理的蒋老师现在挂帅筹备呢。校友回家演唱会是其中一个活动,蒋老师安排应届生唱压轴曲目,正好挑中我儿子唱《上海微风》,于是我也来捧场,没想到咱们这届有你千里迢迢专门从美国飞回来演唱,真给老同学挣脸呢。当年的情歌王子,现在妥妥的情歌王爷呀。” 说着她自己笑了起来。

听着李蓝唧唧呱呱又说又笑的,秦华终于回过神来,忙道:“过奖过奖,可不敢当王爷,我这样子现在的时髦说法是油腻大叔。怎么那么巧,刚才压轴的小帅哥是你儿子呀,高大阳光,歌喉还一级棒,而且那歌和我唱的歌还都是约翰丹佛的名曲,我那歌的歌词还是当时的英语经老师帮我从磁带里听记下来的呢。我说怎么演唱会上没见到什么老同学,原来今天这活动只是校庆系列之一啊,看来是我大学校友会传递消息有误。”

“你后来读的啥大学啊?怎么中学校庆扯上你们大学校友会了?” 李蓝好奇地问道。

“我读的交大,毕业后工作几年就出国留学了,和很多同学慢慢失去了联系。可在美国交大校友会倒是办得一直很红火,加入后发现里面还有不少二附中的双重校友,我就是在交大校友微信群里得知有二附中校友演唱会,想着回来参加正好还可以看望父母及我交大导师,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希望能借此机会和中学同学重逢,遇到你真是太幸运了。” 秦华由衷地感叹道。

“可不是嘛,遇到我你就跟上大部队啦。咱们这届别说班级微信群了,年级的大群都建了一年多啦,老师同学常在一起说说话,可开心了。但的确这个演唱会除了我,别的同学都没来,毕竟咱们四十多岁都奔五的人了,又不是文艺积极分子,演唱会就留给年轻校友去嗨了。我因为儿子的缘故才来当观众,结果把你捡着了。” 话说到这,李蓝咯咯笑了起来,又环顾四周目光搜索了好一阵,才喃喃自语道:“青青这小子,怎么一转眼就跑了?否则来拜见下美国来的学霸叔叔该多好。嗯,一定是回宿舍了。”

“青青?你儿子叫青青?” 秦华忍不住叫了起来。

“是呀,怎么了,这有什么奇怪的?他姓朱,当时起名字可麻烦了,就怕别的孩子跟咱们小时候一样老给姓朱的同学起和“猪”相关的外号,想得我脑袋疼,最后还是我爸帮我起的,说我的名字是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的儿子就叫朱青,大红大绿挺喜庆。” 李蓝说着又笑了起来,浑没注意到秦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福气真好,孩子都那么大了,而且也考进咱们二附中,堪称附二代中的楷模呢。不像我,结婚晚,生孩子也晚,两个孩子都还在念小学。” 秦华一面暗笑自己梦中的张青名对姓不对,一面恭维着李蓝。

“哪有,你是同学中的佼佼者,早早就出国看世界,还生了两孩子,那才是本事。不像我当时在二附中受够了学习压力,初三毕业时打定主意不报考本校高中。后来进了区重点高中,才浑身轻松。再后来大学念文科,然后按部就班去外企工作,结婚生子,可没啥事业心的......不过你猜怎么着,离开二附中才觉着当年的好了,尤其三年的宿舍生活真是难忘,虽然那时和你们男生不说话,可我们女生之间的感情可好了,一直保持联系到如今呢。前几个月我那个外资公司突然倒了,我也懒得再找工作,就去位于松江的上海高尔乡村度假屋帮忙,那个江庄主,可就是我同班的女同学呢。” 李蓝倒真是不把秦华当外人,竹筒倒豆似的,就把自己这些年的人生轨迹都招了,顺带把江同学开农庄的事也交代了。

没想到当年看着高冷的女神居然如此亲切善谈,秦华真是难以相信,他轻叹一声道:“你们的变化都好大呀,都自主创业当老板了。上海发展得那么好,我这样的留学党当初削尖脑袋要出国,真是时代的玩笑呀。”

“哪里哪里,你们出国好呀,你看你,怎么长得那么高了?美国牛奶喝的?我记得初中每天早晨做早操时,你班那一溜就在我班边上,那时我属于女生中高的,你是你班男生中矮的,就排在我斜后方呢,是不是呀?唉,可惜我到高中后再没长过一厘米,现在大概又缩掉一点了,这下和你说话都得抬头仰视你呢。” 李蓝抬着头,眉眼含笑望着他。

秦华听她这么一说,往事历历全浮现眼前。可不是嘛,初中每天早晨操场做早操,她站在自己左前方,随着音乐节奏认认真真摆胳膊踢腿的样子,就是最美的一道风景。苗条玲珑的身姿,雪白的面颊和脖颈,挺直的鼻梁,红润的嘴唇,眉目更是清秀如画。遇到晴朗的好天,阳光跳跃在她的辫子和发梢,更是美得让人炫目.....

李蓝见秦华呆呆的站那出神,一下想起来什么似的,掏出手机说:“你是不是时差上来了犯困?这样吧,把我微信扫一下,我一会再把你拉到年级大群去,你就再不会和大家走丢了。”

秦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双下巴,实在很难和记忆里的她联系上。他一边赶紧打开手机加了李蓝微信,一边掩饰地打着哈哈说:“是呀是呀,可不真有点累,刚才坐着看演出时都睡过去了呢。”

李蓝说着她先走一步去宿舍找儿子,忙知趣地挥手告别了。秦华看着她胖胖的背影,心里打翻了五味瓶,感觉这些年的暗恋和记挂全跟肥皂泡似的,一一破灭了。他想到自己刚才做的梦,梦里的她虽然中年,仍依稀当年的好模样。时光为什么这么无情呢?自己这些年情感的寄托,难道就一场空了?

懊恼意中人青春不再的同时,秦华不得不承认李蓝待人热情言辞坦诚,可比原来容易亲近多了,不由又内疚自责自己不该这样以貌取人。不知咋的,当年语文课上学的《叶公好龙》突然浮上心头,想到自己挂念了三十多年的人终于重现眼前,而自己内心却长嘘短叹无比抗拒,秦华想:也许有一种爱就叫叶公好龙吧。

(编辑:耐克)

编辑:耐克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