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特朗普移民法改革可保美国白色
——
2018-02-12 01:03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LC0212-1

去年10月12日,印尼籍非法移民阿瑟·杰米到新泽西州高地公园归正教会寻求庇护。(图片来源:美联社)

【侨报综合讯】特朗普促成减税立法后,开始主攻移民法改革。他不但要求严厉打击非法移民,而且主张限制合法移民人数。他上个月提出改革计划,希望终结以亲属为基础的所谓“链式移民”政策和俗称“绿卡抽签”的多元化移民项目。如果他的计划得以实现,合法移民人数将大幅减少。据估计,那样一来,白人将继续保持多数族裔的地位多达5年。

减少移民 白人晚五年变少数族裔

特朗普上个月推出移民法改革计划,希望结束“链式移民”和“绿卡抽签”,以减少合法移民人数。如果特朗普的改革计划得以实现,受影响最大的将是来自拉丁美洲和非洲的移民,而非西语裔白人变成少数族裔的时间将推迟1年至5年。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得州大学和新罕布什尔州大学去年年底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白人1980年还占美国总人口的79.6%,2014年下降到了61.9%。西裔人口占比则从6.4%升至17.3%,非裔和亚裔人口占比也上升了。报告预估,白人生育率低、人口老化,2030年至2040年间人口继续减少,2050年之前占比将跌破50%,失去多数族裔地位。

联邦人口普查局预计,到2044年,美国的白人(非西裔)人口将少于其它族裔。《华盛顿邮报》则认为,特朗普的减少合法移民政策,将把该时间点向后推1年至5年,也就是到2045年至2049年,具体年份取决于该移民政策实施的程度。

据白宫预测,该改革计划在未来40年内可以减少2000多万合法新移民,这将对美国的人口和族裔构成、经济增长和劳动力年龄等多方面产生深远影响。

全球发展中心的经济学家克莱蒙斯(Michael Clemens)说:“大幅减少西裔和非裔移民,将重新塑造未来的美国,在未来数十年内,这个国家的非白人人口将减少,这是这个国家在一个世纪内最大胆的尝试。”

移民组织“美国人数”(Numbers USA)预测,按照特朗普的移民改革计划,每年进入美国的新移民人数将减少30万,而支持移民的“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预测,每年进入美国的新移民人数将减少50万,其中大部分原本可以通过亲属移民途径进入美国。

如果特朗普的计划无法实施,2018年,白人的人口将占美国总人口的60%,到2060年将下跌到45%。

白宫的移民改革计划也做出了妥协,该计划在给180万幼时随父母非法入境的“梦想者”(Dreamer)提供入籍途径的同时,也希望引入择优批准的移民制度。

不过,这份移民改革计划将使得美国的总人口大幅减少,而这将不利于美国经济发展。20年后,美国的经济总量可能比2018年小1万亿美元,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缺乏劳动力。

该计划还会对美国的政治体制产生深远影响。目前,约有54%的移民选择在10年内申请成为美国公民,其中来自非洲和亚洲的移民成为美国公民的比例远远高于来自欧洲、加勒比海和中美洲的移民。有78%的非洲移民和65%的亚洲移民选择在10年内成为美国公民。

根据皮尤中心的数据,在登记为选民的西裔移民中,支持民主党和支持共和党的比例为70比18,而在亚裔移民中,该比例为50比33。另外,将影响美国未来人口组成的一大因素是目前在美国境内的1100万非法移民(包括“梦想者”)。《华盛顿邮报》指出,如果其中大部分非法移民被迫离开美国,也将改变白人成为“少数族裔”的时间。

不过,减少合法移民人数并不能扭转白人人口比例下降的趋势,因为西裔人口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白人。2010年到2016年间,西裔人口增加了500万,而白人人口却减少了40万。

南加州大学移民和人口专家苏若(Roberto Suro)说:“你可以向全世界所有的人关上大门,但这改变不了什么。如果你的主要顾虑是美国将变得越来越不‘白’,那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建立审查中心 严防危险分子来美

特朗普周二下令成立一个新的全国审查中心(NVC),重点筛选希望来美国的外国人,如移民、难民和其他访客。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白宫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说,该中心将致力于确定那些“对国家安全、边境安全、国土安全或公共安全构成威胁的人”。

桑德斯在一份声明中说:“联邦政府目前的审查工作是临时性的,这阻碍了我们及时跟进威胁的能力。NVC将较好地协调这些活动的中心位置,使官员能进一步利用关键情报和执法信息,以查明试图进入和居留在我们国家的恐怖分子、犯罪分子和其他邪恶行为者。”

白宫称,国家审查中心将设在国土安全部。

国土安全部部长尼尔森(Kirstjen Nielsen)发表声明说:“国家审查中心将支持国土安全部和整个美国情报界为防止恐怖分子、暴力犯罪分子和其他危险的人进入我们的海关所做的工作。”

尼尔森说,该中心将确保政府能“把情报和执法数据融合到一起,以便及早发现威胁”。

她说:“作为这项努力的一部分,国土安全部及其合作伙伴将确定建立机制,确保国家审查中心能够完成其使命,同时保护个人的隐私权、公民权利和公民自由。”

尼尔森上个月说,她的部门正在为从11个"高风险"国家来美国的难民重新推出强化审查程序。

“知道进入美国的人是至关重要的,”尼尔森当时说。“这些额外的安全措施将使坏人较难利用我们的难民计划,措施将确保我们采取基于风险的方法来保护家园。”

但是,她没有列出11个国家有哪些,只是说会继续对难民高危国家名单做定期审查。

LC0212-2

2月6日,尼尔森与特朗普在白宫讨论如何打击帮派和加强边境安全。(图片来源:美联社)

法官叫停遣返令 新泽西三亚裔非移走出教堂

近日,新泽西州一位联邦法官下令暂缓遣返州内申请庇护的印度尼西亚基督徒,在新泽西州高地公园(Highland Park)归正教会(Reformed Church)寻求庇护长达4个月的印尼籍非法移民阿瑟·杰米(Arthur Jemmy)第一次走出了教堂。

杰米去年10月9日向归正教会寻求庇护,在教堂里待了4个月之久,和他一起走出教堂的还有印尼籍非法移民Harry Pangemanan和Yohanes Tasik。

这起集体诉讼案由新泽西州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代表无证居留的印尼基督徒入禀法院,联邦地区法官萨拉斯(Esther Salas)做出裁决,下令暂缓开始遣返程序。

2009年,涉案的大约50名印尼基督徒向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自首,寻求获得驱逐保护和工作许可,但该部门近日针对这批人士采取行动。

杰米说:“我松了一口气,就像重担从我肩上被卸下一样。”

从教堂走出的第一天,杰米去了当地一家购物中心散步。他说:“我终于可以做一些事情了,我感觉我回到了真实的世界。”

几个星期后,法官将再次做出裁决。在此之前,这些印尼基督徒不会被遣返。不过,ICE探员仍然有权力逮捕他们。

Tasik也回到了他位于Avenel的家,但他对走出家门仍然十分谨慎,因为在法官做出最后裁决前,他仍然有被ICE探员逮捕的风险。

牧师戴尔(Seth Kaper-Dale )说,法官的裁决令新泽西州其他印尼人的家庭也受益,特别是他们的孩子。下一步,印尼基督教社区将发起集体动议,要求重开这些庇护案件。

杰米2000年持旅行签证进入美国,之后逾期居留,并开始以宗教迫害的理由申请政治庇护。9·11事件发生后,杰米主动向ICE自首,并收到暂缓遣返令。

去年9月,因为害怕被遣返,杰米未按时向ICE报到,之后开始到教堂寻求庇护。Yohanes Tasik今年1月也到教堂,Harry Pangemanan在1月25日加入寻求庇护的行列。据说,ICE准备在Harry Pangemanan送女儿上学时逮捕他。另外两个印尼男子Roby Sanger和Gunawan Liem在同一天被抓走,目前被关押在埃塞克斯县拘留中心。

这3个印尼非法移民在教堂寻求庇护,得到了当地神职人员和部分政府官员的支持,包括新泽西州新州长墨菲(Phil Murphy)。他1月25日造访教堂,并发推文承诺为他们据理力争。

在此案之前,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也在马萨诸塞州入禀当地联邦法院,法官同样下令暂缓遣返印尼基督徒,直至移民上诉委员会做出裁决。

1990年代末期,许多印尼基督教徒以被迫害为由申请政治庇护。从2006年开始,联邦政府持续遣返败诉且身负遣返令的非法移民。新泽西州国会众议员Frank Pallone曾支持《保护印尼移民法案》(Indonesian Protection Act),并打算重新提案。

联邦探员搞附带抓人 被批违法侵犯移民权益

去年9月,一伙携带半自动武器、身穿防弹背心、仅有“警察”标志的人突然闯入位于洛杉矶南部的美景公园汽车行(View Park Automotive),给赫南德兹(Juan Hernandez Cuevas)和另外3个男子带上手铐,然后把他们带走。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赫南德兹说,在抵达市区的处理中心并看到墙上的“移民”一词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是哪个执法机构的人逮捕了他,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她。

去年9月末的一个下午,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的探员带着逮捕令,找到那家修车行的老板,因为他有几次酒后驾车记录而背上了遣返令。

来人没有出示证件,也没有查问任何人的移民身份,就逮捕了那家修车行的所有雇员。该修车行的老板当天就被驱逐出境了。

被安全摄像机拍摄下来的那次修车行逮捕行动是为期4天的移民执法突袭行动的一部分。在那次行动中,联邦探员从限制警察与ICE合作的各地城市抓走了498人。

赫南德兹说:“当时,我担心妻子和孩子会发生什么,也很愤怒。”

特朗普政府声称,那些并非最初目标却在突袭行动中被逮捕的人为“附带逮捕”(Collateral arrests)。尽管有些人有犯罪记录,但有些人并没有。

移民维权人士说,那种做法等于恢复小布什政府时期的大规模职场突击逮捕行动。

特朗普就职后的第二个月就发出国安部备忘录,取消所有优先遣返项目,从根本上转变了奥巴马政府的有重点遣返政策,即优先遣返犯罪分子和最近偷渡入境者。

随后,伴随家人前去ICE报到的移民、等待同事搭车上班的移民、与执法目标居住在同一所住宅的移民都遭到逮捕。

ICE这种“先逮捕后提问”的做法被视为它对“庇护城市”运动的回应。律师和移民维权人士称这种做法侵犯了移民的宪法权利,构成了族裔区分。

和刑事法庭不同,面临遣返的移民得不到公共辩护律师。根据对2007年到2012年超过100万个遣返移民案的分析,全国面临遣返的移民当中,63%都没有律师。

洛杉矶大学加州分校移民法教授伊格利(Ingrid Eagly)说,被违法逮捕的人很可能不知道如何挑战他们的移民案,许多人都同意被快速遣返。

对于类似赫南德兹的案件,她说,视频证据对于驳斥ICE探员所谓他们有权“附带逮捕”的说法非常重要。

去年12月,美国民权自由联盟要求移民上诉法庭取消赫南德兹的遣返程序。拒绝透露其移民身份的律师说,ICE应当拿出其身份证明。

赫南德兹的律师比特兰(Eva Bitran)说,随着特朗普政府抛弃奥巴马的正式优先和谨慎遣返措施,人们越来越担心职场遭到突袭,“附带逮捕”将继续增加。而在匆忙增加职场逮捕时,ICE探员常常无视法律。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