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盼啊盼,终于能回娘家过年了
——
2018-02-09 20:03 来源:侨报 作者:吴玲 编辑:孟音

每年春节前后网上都会有一个热议话题:夫妻双方到底应该去谁家过年?说真的,这个问题也曾经困扰过我多年,但是今年不一样了,2018,我多年的愿望可以实现了。

自从结婚以后,陪父母一起过年的愿望几乎成了一种奢望。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欲望似乎愈来愈强烈了。前几年,我曾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父母,但是老父亲的一句话把我仅存的一丝梦想给打碎了:“过年就回你婆家吧,一年到头,你们回去的次数也不多,再说他们的年纪大些。”老父亲在说这句话时,听起来很轻松。但是我太了解他了,父亲是一个注重亲情的人,他是多么希望孩子能陪伴在他身边啊。为了让我尽孝道,父亲依然很果断地回绝了我。就这样,多年以来想和父母在一起过年的梦想一直没有实现。

就在今天,老公接到大哥的电话,说今年他家买了新房,准备把公婆接到他家去过年。得知这个消息后,陪父母一起过年的想法又在我心中躁动起来,这一天,我感觉自己很开心,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我琢磨着,回家陪父母过年的机会来了,此时,我的心早已飞走了…… 还记得小时候过年的情景:大概在“小年”以后,家乡的“年味”就越来越浓了。那时,家门口有一个鱼塘,每逢过年时乡亲们就会用各种方式去捕鱼,然后开始每家每户分鱼……印象最深的是过年时村子里杀猪的情景,那个年代虽然条件不是很好,但是每家每户都养猪,少则一头,多则三五头。因此,那个时候有一句顺口溜:有钱没钱,杀猪过年。

记得最清楚的是父亲对母亲说:“只要孩子一放假,就开始熬肉吃,别光指望过年那两天吃,要不然肉吃不完孩子就开学走了。”父亲这句朴素的话语,再次回味起来心中会不由地涌出一阵酸楚。母亲像很听话似的,匆忙的身影在我眼前若隐若现:她头顶一个围巾,抱着一摞摞劈柴,开始生火炖肉了,熊熊的炉火映红了母亲的脸,锅内的香味也四处飘散开来。最喜欢吃的是母亲煮的骨头,我们姊妹三人一人抱着一块骨头,在院子里比赛看谁啃得最快,啃得最净,爽朗的笑声传遍整个村子……

除夕夜,父亲母亲齐上阵,平常吃不到的美味像会变魔法似的摆满桌子,我和姐姐、弟弟疯狂的大扫荡开始了。筷子触碰碗盆的声音、我们三人因争抢同一种美食而吵闹的声音、父母亲在旁边劝和的声音……在小院里回荡着。这一天,任凭我们怎样打闹,怎样不听话,父母都不会批评我们。记忆里,这一天,是我们姊妹三人最疯狂的一天,最肆无忌惮的一天……

时隔多年,我又可以和父母一起过年啦!一想起这件事,我感觉像是中了彩票一样,再也无心顾及其它事情了。是兴奋还是激动,一时难以言喻,满脑子里都是一个问题:2018年,这个春节我该怎样过呢?

带着这个困惑,我打给了父亲,电话那头父亲顿了顿,很快便猜出了我的心思:“那就回来过年吧,只要你们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简短的几个字里我似乎感受到了父亲那份暖暖的爱意,我猜得出他那带有皱纹的脸上,一定会挂着一种难以掩饰的笑容。我甚至可以想象到他和母亲忙碌采购年货的情景……

几经商议,最后我们的意见达成一致,今年的大年夜还是按照以往的形式在自己家里聚餐。和以往所不同的是,我和老公会替代父母,争当年夜饭的主厨者。父母已经年迈,操劳一生的他们今年可以吃顿现成的年夜饭了 。

如今,人们在过新年的方式上有很多新的追求,我们这个新年计划看似很普通,但是在我心里能够多陪父母吃一顿饭、喝一口茶、过一个团圆年,这就是我想要的幸福!想到这里,我们好像是完成了一项重大的百年计划一样。老公看看我,我看看他,我们相视一笑间,彼此心领神会!

(编辑:孟音)

编辑:孟音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