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白宫呼唤优选移民新制度
——
2018-02-09 00:48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LC0209-1

2月8日,白宫副发言人拉杰·夏哈在记者会上谈移民政策。(图片来源:侨报记者徐一凡摄)

【侨报综合讯】随着3月5日特朗普政府废止“暂缓遣返童年来美者计划”的大限临近,移民话题持续发烧。周四,白宫发布情况说明书,批评现行移民制度让很多低技能移民涌入美国,不但拉低了美国劳工的薪资水平,而且耗费了大量社会福利资源。它强调,美国应当建立基于个人才能的新移民制度,以结束现行移民制度对美国的伤害。

白宫:移民改革将有利于美国经济

据侨报记者徐一凡2月8日华盛顿报道,周四,白宫发布情况说明书指出,现行移民制度使得很多低技能的移民来到美国,而他们享有的福利耗费了大量社会资源,现在美国应当建立以才能为基础(merit-based)的移民制度,以结束现行移民制度造成的经济伤害。白宫副发言人拉杰·夏哈(Raj Shah)在当日的记者会上说,特朗普并不反对合法移民,他想达到的目标是把最有能力、最聪明的人带来美国,原则是要符合美国利益。

白宫当天发布的情况说明书一开始就引用了特朗普说过的话:“现在是建立以才能为基础、对现代经济有意义的移民制度的时候了,也就是根据经济上自给自足、为美国社会作出积极贡献来选择新移民。”

接下来,说明书列举数据指出,低端劳动者通过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这两种渠道进入美国。

美国现行移民制度把亲属关系置于才能、教育水平、能力之上,造成很多低技能劳动者来到美国。每年的合法移民有超过2/3属于亲属移民。美国每年还通过绿卡抽签项目发出5万个移民签证,其中只有很少的教育和技能要求。而边境安全方面的漏洞也有利于低技能移民涌入美国。非法进入美国的外国人往往受教育程度有限,受雇于低技能工作。

2015年,25岁以上的移民中大部分都是高中及以下的教育水平,29%连高中文凭都没有。多年来,低技能移民是导致脆弱的美国劳工工资无法提高的重要原因,现在高中及以下教育水平的美国劳工的实际工资比1979年还低。

白宫还指出,低技能劳工涌入美国,给公共资源带来了压力,也成为美国纳税人的沉重负担。低技能移民的比率高是移民互助的家庭利用福利项目比例较高的原因之一。51%移民为户主的家庭使用至少一种福利项目。

许多福利项目设计之初是为了帮助弱势群体,但移民家庭较多使用这些项目给它们带来了更多压力。情况说明书强调,移民改革将有利于美国经济。特朗普提议的移民改革框架将遏制低技能劳工涌入美国,让美国劳工和经济都受惠。美国必须采取特朗普移民改革框架所列出的步骤,这样才能最终保证一个安全的边境。该框架通过终结远亲链式移民的同时保护核心家庭,来遏制低技能劳工进入美国。该框架也会终止绿卡抽签项目,重新分配相关名额,有利于改善高技能的、以就业为基础的移民案件的积压情况。

同日,夏哈在白宫例行记者会上说,特朗普不反对合法移民,但希望建立以才能为基础的移民制度,主要以教育水平、技能等因素为基础衡量一个人是否可以移民美国,把最有能力、最聪明的人带到美国,以符合美国利益优先的原则。

孟昭文批特朗普移民政策损害亚裔

据侨报记者徐一凡2月8日华盛顿报道,周四,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华裔联邦众议员孟昭文(Grace Meng)、华盛顿州联邦参议员曼卡·丁格拉(Manka Dhingra)和律师帕特里夫·帕特尔(Parthiv Patel)共同召开电话简报会,痛批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指出亚太裔(AAPI)是特朗普移民改革计划最大的受害群体。孟昭文说,特朗普和许多共和党人对亲属移民的限制及对“梦想者”可能的驱逐令人忧心。

孟昭文指出,特朗普对亲属移民采取不友好的态度,总是把亲属移民贴上“链式移民”的标签,尤其在前不久的《国情咨文》演说中还称一个移民会通过链条把无数“远亲”带入美国,这都是错误的说法。而亲属移民只限于配偶、未成年子女,会极大伤害亚太裔的利益。过去10年,亚太裔移民增长速度最快,获得绿卡数量也最多,其中亲属移民占了相当比例。此外,70%的亚太裔女性是通过亲属移民进入美国的。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一旦施行,会损害亚太裔整体、尤其是女性的利益,让他们等待时间更长,甚至没有机会进入美国实现家庭团聚。

孟昭文指出,自2000年以来,亚太裔无证移民更是增加了两倍,在美国1100万无证移民中约有160万是亚太裔。而亚太裔当中“暂缓遣返童年来美者计划”(DACA)的受益者及其他“梦想者”也因为特朗普的移民政策面临被驱逐出境。

她说,她和同事们好几个月来都在为推出DACA替代方案而努力,“梦想者”会是美国社会工作最勤奋的群体。

孟昭文分享了自己家族的移民故事。她说,最早是她的外祖母于1970年代初进入美国,以做保姆为生,接着,她母亲以成年子女的身份移民来美。在孟昭文成长的岁月里,外祖母是负责照顾孩子们的人。家人的支持和相助才让孟昭文有机会从政,代表亚太裔社区的利益。

她说,很多移民早期经历都与她类似,需要很久的积累才能进行独立的经营,或者接受教育之类,这个过程需要家人的帮助,而家庭团聚是美国价值观的核心。特朗普和许多共和党人对亲属移民的不友好态度、对无证移民尤其是“梦想者”可能的驱逐影响了大量亚太裔家庭,令人忧心、恐惧。

丁格拉告诫亚太裔民众一定要积极参政,称一个社区必须有政治上的代表才能在政策制定上有话语权,才能保护社区。她说,她将继续为亲属移民、工作签证、DACA等而努力,代表亚太社区的利益。

帕特尔是一位DACA的受益者。他说,自己5岁随父母到美国,DACA让他有资格进入法学院,后来取得多个州的律师资格证,实现了他的“美国梦”。他呼吁亚太裔民众团结起来,表达反对特朗普移民政策的呼声。

联邦探员猛抓非移 去年被捕人数激增三成

特朗普上台以来,非法移民被捕的案例持续增加。一份新出炉的报告说,2017年,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逮捕的非法移民是3年来最多的。

皮尤中心周四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ICD在2017年共逮捕了14万3470人,比2016年大幅增加了30%。其中被捕人数增加最多的是佛罗里达州、得克萨斯州北部和俄克拉荷马州。光是达拉斯地区,去年就有1万6500名非法移民被捕。

此外,在2016年至2017年间,新奥尔良、亚特兰大、波士顿、底特律地区的非法移民被逮捕得案例也激增了50%多。

该中心发表声明说:“非法移民被捕人数自特朗普2017年上台后开始上升。”

该报告还指出,2009年,ICE在全美逮捕了29万8000个非法移民,此后每年逐渐减少,但在特朗普上台后迅速回升。

虽然ICE在国内逮捕的非法移民大幅增加,但联邦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同一时期在边境地区逮捕的非法移民却减少了25%。与ICE在国内逮捕并遣返非法移民的职责不同,CBP负责在海关和边境口岸执行逮捕任务。

在抓人的同时,特朗普政府也试图通过停止联邦拨款的方式,打击全美的庇护城市。

加州自1月1日起成为非法移民庇护州,禁止本州执法人员配合联邦执法人员逮捕非法移民。移民局官员本周三宣布,为执行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加强逮捕和遣返非法移民,他们上周在加州突袭、搜查了77家公司。

移民局发布声明称,它之所以采取行动,是为了“执行禁止企业雇用非法劳工的法律”,以“保护美国公民和其他合法雇员的工作机会”。移民局还说,联邦执法人员2017年在全美进行过1360次类似的突袭,违法企业总共被罚了1亿多美元。

LC0209-3

去年10月29日,小布什在休斯敦为一场棒球赛开球。(图片来源:美联社)

小布什:移民吃苦耐劳 应当感谢和欢迎

前总统小布什周四说,美国要欢迎移民,要感谢他们干了美国人不干的工作。

据国会山新闻网(thehill.com)报道,小布什当天谈到移民时说:“美国人不会在105度的气温下摘棉花,但是想为家人餐桌摆上食品的人愿意干……我们应当表示感谢,并欢迎他们。”

当天,在阿布扎比(Abu Dhabi)的峰会上,小布什批评特朗普终结奥巴马时代的“暂缓遣返童年来美者计划”(DACA)。该项目保护儿童时期被父母带进美国的年轻非法移民免于被遣返。

谈到DACA的受益者,小布什说:“美国就是他们的家。”

坚持对移民采取强硬政策的特朗普去年9月宣布终结DACA,但给国会6个月时间为该项目受益者的去留问题拿出解决办法。

眼看3月5日截止日期将至,国会两党议员仍然一筹莫展。民主党人要求延续DACA,并为受到该项目保护的所谓“梦想者”提供身份合法、乃至入籍的途径。共和党人要么干脆反对延续DACA,要么提出附加条件,逼民主党人同意给特朗普坚持要建的美墨边境墙拨款。为了兑现建边境墙的竞选承诺,特朗普上个月甚至提出要让180万“梦想者”成为美国公民。

小布什周四说,美国的移民制度支离破碎,需要修补。他承认自己曾经尝试修补,但未成功。他说:“建立良好的移民制度对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灵魂都非常重要。它关系到我们的经济和稳定,我们应当加强边境安全,也应当加强执法。”

他还高度评价美国与墨西哥的关系。

已在美国生活20年 康州华裔夫妇面临遣返

据侨报编译萨萨2月8日报道,近日,康涅狄格州锡姆斯伯里(Simsbury)社区成员和当地官员发起抗议活动,反对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把一对在美国生活、工作了20年的华裔夫妇驱逐出境。

据Next Shark网站报道,尽管已经按照ICE的要求做了一切事情,但德科美甲店(Deco Salon)的老板黄哲龙(Zhe Long Huang,音译)和李香金(Xiang Jin Li,音译)还是会在2月16日被驱逐出境。

当地《哈特福德新闻报》(Hartford Courant)的报道说,黄哲龙被戴上了GPS追踪器,他和李香金都被要求购买单程票,离开美国。法庭记录显示,黄氏夫妇都没有犯罪记录。

“我们在这里已经20年了,我们甚至都不想回中国,”48岁的黄哲龙说。“我们是美国人,而现在他们却叫我们滚出去。”

这对夫妇被邻居亲切地称为托尼(Tony)和克瑞丝(Kris)。他们在美国生了两个孩子,一个5岁,一个15岁。他们之前已经获得工作许可,并且正常纳税。

康州参议员贝丝·拜伊(Beth Bye)说:“这对夫妇来到这里,创办了自己的生意,他们是重要的社区成员,我们的社区成员都在说‘我们和你在一起’。”

上周日,近百名支持者聚集在黄氏夫妇的美甲店外。那场集会是这对夫妇的朋友、房地产经纪人劳瑞·凯恩(Laurie Kane)组织的。除了朋友和顾客,还有一些法明顿山谷(Farmington Valley)的居民听说了他们的遭遇。大家高呼口号,举着支持这对夫妇的标语,谴责特朗普的移民政策。

据凯恩讲,黄氏夫妇担心他们的孩子不会说汉语,也从来没有去过中国。他们还没有决定是否把孩子带到中国,或让他们留在美国和朋友们呆在一起。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