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两代人的恩仇录? 留美硕士拉黑父母 12年不回家
——
2018-02-09 00:34 来源:侨报 编辑:刘轩

【侨报综合讯】近日,头顶高考状元、就读北大最好的专业与来美留学光环的王猛(化名)成了外界热议的焦点人物。这源于他在一篇逾1.5万字长文中数落爸妈过度关爱。王猛在文中自曝:自己已连续12年没回家过春节;6年前,他拉黑了父母所有的联系方式。“如果教育的目的是控制孩子,那我父母真的是出类拔萃的模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猛直着眼睛,说完话紧咬嘴唇,“他们所有的付出只是为了控制。”

对此,王猛的父亲表示,仔细地分析了儿子与家人断绝关系前后的几次转折点,他得出结论,儿子强烈的情绪爆发点往往都在其经历不顺的时候。他认为,儿子本身的性格内向且带着些软弱,在抗挫折能力上是不行的。

A05021101

王猛在“控诉”父母的万字长文里称,其最早经历的、但很晚才意识到的危机之一是家人尤其是母亲并没有完全接纳他。图为王猛“控诉”父母的万字长文截图。   ( 图片来源:成都“红星”新闻)

“母亲喜欢包办一切” 

在父母和外人眼里,王猛符合所有“别人家孩子”特征:从小成绩数一数二,四川一地级市高考理科状元,被北大最好专业之一的生物专业录取,本科后又成为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研究生……然而,这一切光环的背后,却是王猛和父母的决裂。近日,他在一篇逾1.5万字长文中数落爸妈过度关爱。

综合《成都商报》、成都“红星新闻”报道,王猛是大院子弟,从上小学到高中毕业,所有的生活圈子几乎都在这个院子里,“包括朋友,都是他们(父母)认识、了解或者听过的,跳出学校的几乎没有”。

“我母亲一直倾向于把我关在家里,喜欢按自己的喜好包办事情。”王猛至今记忆深刻的一件事发生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当时,班里要搞文艺演出,前一天班主任要求大家穿齐膝短裤参加,但演出时却只有王猛没按要求着装。“我母亲不由分说地让我穿长裤,我提出带上短裤备用的请求也没被准许。”在穿衣的事情上,这不是孤例。王猛说,从小到大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是按照父母的意愿和审美来置办的,几乎没有一次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进行选择的。

王猛透露,小学五六年级时,自己对奥数很有感觉,而一开始母亲并不乐意让自己去,一次在外参加奥数考试回来后,发现携带的文件夹不见了,找回后发现被人划坏并涂抹,“回到家后,母亲不但没有安慰我,反而说‘这下你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了吧’!”

高中时,王猛曾强烈要求到外面的学校上学,但遭到了父母的拒绝。此后多次争取也均遭到家人拒绝。尽管后来考上北大,但王猛认为,正是这一封闭单纯的环境让自己的社交能力从小就受到了影响,与一些同学难以相处也让他对人际交往不再期盼。

王猛原本以为,考上北大,就能远离家乡,逃离父母的“控制”,但结果令他失望。“就在离开前,家人要求我跟北京的大姨打电话,请她之后多多照顾”。王猛说,大姨果然像父母一样“照顾”他:不断给他打电话,甚至悄悄联系他同学了解他的情况。

在王猛看来,这不是照顾,而是一种控制。他表示,家人所有的“爱”和“保护”不过是保证控制对象的基本安全以便持续控制,至于成长环境和心理健康并不在考虑之列。自己成长过程中的数次“救助”都没得到家人的尊重和支持。

“这种不支持从小就有。”王猛说,小学时,因为不会剥鸡蛋,他遭到同学的取笑,后来传到家里亲戚耳里,又一次遭到了亲戚的取笑,且不止一次,“但面对取笑,家人从来没有保护过我,不以为然。”在上学择校的问题上,同样有类似遭遇。王猛称,在大院学校上高中时,一次向父母反映自己调座位后身边环境变得糟糕时,也遭到了父亲的打骂,“你凭什么要学校优待你?凭成绩好?”高二时,再向父母反映学校的处境,提出想跟校方谈谈时,父亲依然没支持,而是说“你必须学会跟任何人相处”。

来美后,父母“关爱”依旧如影随形

随着年龄的增长,王猛与父母的关系也日益紧张,他选择了“决裂”。

综合四川在线、成都“红星新闻”报道,2005年春节成了王猛在家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当时,王猛即将大学毕业,小时候取笑他不会剥鸡蛋的亲戚来到家里,“她看我正在做一件塑料模型就瞟了我一眼,讪笑道‘原来你只有玩模型时,动手能力才不那么差’。”

王猛介绍,因为剥鸡蛋的事,多年来频繁遭到嘲笑,加上大学几年本就因为动手能力原因显得被动,这次便没有忍住,猛地站起来怒视相对。“这次,父母依然没保护我,也没对亲戚说不”,之后,自然少不了一场争吵。

自那以后,王猛便没在家过春节。2018年春节,他也依然没有回家的想法。

北大毕业后,王猛进入一家做生物工程科学实验的研究机构上班,但他并没有信心能做好这份工作,“动手能力跟不上,交流也出现问题,自卑的心理导致很多事情跟不上,绩效评估下跌,不到一年只好离开。”

事实上,王猛已意识到自己性格中的“弱点”,并认为这与家庭教育有直接关系。他决定为自己冒一次险,同时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申请来美读心理学研究生。

他表示,来美读研时父母的“关爱”依然如影随形,“他们找了一位老朋友‘照顾’我”。在与家人的通信中,王猛讲述了与这位“老朋友”并无共同话题,并列举出其为人的诸多问题。父母的回信一天后就来了。“尽管承认我的愤怒是真实的,但却称‘绝交未免太狭隘无理了’。”

2012年前后,王猛给父母发去一封长长的决裂信,接着,他又拉黑了与父母所有的联系方式,与“家”彻底告别。他不再主动联系家人,也几乎不回复任何信息。走到这一步,充满无奈,“这期间有太多的机会,但凡有一次他们抓住了,就不至于此。”

最近10年,王猛仅回过一次家,还是“例行公事”——更换过期身份证。那是2015年春天,整个行程仅在老家的城市呆了6个小时,在家中停留了不到10分钟。这还是因为需要向父母拿户口本,否则,连10分钟也没有。

2017年“十一”长假期间,王猛收到父亲的邮件,邮件中,家人转变了语气,希望聊一些王猛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你喜欢什么就聊什么”,王猛只冷冷地回了一句“我喜欢的话题有人聊”。

“父母就你一个孩子,把你抚养大,送进了令众人向往的高等学府,就这样决裂,你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吗?”对媒体的这个提问,“那是他们自作自受。”王猛回答得很干脆。

抗挫折能力不行?

会不会真如王猛所言,他与父母关系紧张。是父母从小的掌控和过度保护导致的呢?

成都“红星新闻”报道,这一点上,王猛母亲老刘似乎不认同。“要说掌控,他17岁以后就不在我们身边,现在34岁了,人生一半都在外边,如果前半程我们在掌控他,可问题出在这后面啊,照这样说,反而是掌控不够。”

老刘也承认,的确对孩子说了很多“不”,但这些也都是原则上的不。“我们单位是讲政治的,那时候就有一个警示片,里面讲一个儿子犯错后,在生命最后时刻都在埋怨他父母为什么不能多告诉他一些‘不’字,哪些是不能做的。我可能也更多的是在这些方面给他说了一些不,收得紧了些。”

对于王猛提及的上学问题,以及父母按照个人喜好决定其衣着,王父说,“当时,学校外边经常能看到一些学生在抽烟,有时候还打架,我们大院内就单纯得多。”另外,上学无论在哪里更重要的还是自身的努力。在选择衣服上,老王则称父母的确会帮其做选择,“但也不是所有”。

小白(化名)是王猛的初高中同学,在小白看来,王猛父母的确在对王猛的保护上有些过度了。小白介绍,当时王猛上学到回家实际上仅有几分钟的距离,不过,但凡下雨天,在下晚自习前,王猛的父母都会出现在教室的后门,“手上必备的就是一把雨伞和一双雨靴,连续几年都是这样。”

最近,王父仔细地分析了儿子与家人断绝关系前后的几次转折点,他得出结论,儿子强烈的情绪爆发点往往都在其经历不顺的时候。他认为,儿子本身的性格内向且带着些软弱,在抗挫折能力上是不行的。

“他是状元,到了北大肯定会有比他更好的人,在大学的后期出现情绪异常。之后毕业工作,一开始努力,但后续遭遇不顺,又一次出现了情绪问题。再往后,来美国上研究生,出国时还有很高的目标,前期也还觉得语言很顺利,但后续在专业上出现了无法集中精力,学业出现困难时,也就开始认为是周边的人有问题,同时在看了心理医生后,把所有的问题归结到了他从小到大的经历上,迁怒于家人。”老王说。

这一点上,小白有同样的观点。“他是当年的理科状元,上了当年北大最好的生物专业,从来都是班级里数一数二的学生,但一直孤僻,不善言语,他抗挫折的能力要差一些。另外,因为从小就在大院里,衣食住行基本都不用操心,在社交能力方面,以及应对外界社会的适应能力上也自然差一些。”

“不管怎样,  我们爱儿子”

在分析儿子出现心理问题原因时,王父也在反思育儿方式。

《成都商报》报道,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王父也有阅读教育方面的书籍,可现实是,“照着书来还是没有教育好”。

王父说,他们从小教育王猛的方式没有打骂,而是“谈话”。只要王猛犯了错,王父就会告诉他,要找时间跟他“谈话”。

“大概从2岁时开始,我们就用这种方式跟他沟通。他知道,谈话意味着可能犯了错。即使我们轻描淡写地聊天,他也会一直恐慌。”长此以往,王猛和父母都习惯了用邮件沟通,平静、克制又可以进行深思熟虑。

也有情绪爆发的时候,比如王猛发来决裂信的那天。

王父说,儿子在回信中也几乎“带骂人了”,但他经过慎重考虑,仔细思考了儿子发来的每一句话,在之后的信件中,语气缓和了许多,甚至同意儿子提出的“三不政策”(不回家、不见面、不交往)。

“我当时真是含着泪写的回信,我只能祈求苍天……”,话说到一半,王父的声音突然变小,眼泪翻滚而出,“我只能乞求苍天还我儿子一个健康的心灵”。

王父称,忽略了孩子的先天特点,是他们作为父母非常大的失误。在这个失误之下,导致了一连串忽视孩子情绪的行为发生。

王父说,以前总觉得孩子的一些负面情绪——生气、愤怒都无大碍,过几天就会好,孩子也许就忘了。但没想到儿子会一直记着,这也是他反思自己的另一个方面:盲目自信和乐观。

面对儿子的决绝,王父说,自己只能接受,反而更担心的是他如何跟同事、朋友相处,会不会把跟父母的相处方式也用在其他人身上。不能通话、见面,甚至邮件也不回复之后,王父和妻子只能远远地担忧,没有了跟父母倾诉的途径,儿子会怎么排解和调整自己。

这些年,老俩口搬了四次家,王猛的母亲丢掉了所有与自己大学相关的书籍或笔记,对于那个年代的她来讲,这些东西意义非凡,“我都是孩子三岁了才去上的大学,他爸更晚一些”,但惟独没有丢弃的是,王猛从小到大的所有物品,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手工,都在家里放着。

“不管怎么样,我们爱儿子,希望能跟他重新联系起来。”王猛母亲说。

(编辑:刘轩)

编辑:刘轩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