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中国与“猎鹰重型”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
2018-02-07 23:36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jj020810

6日,“猎鹰重型”火箭在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图片来源:路透社)

【侨报综合讯】6日,美国私人航空公司SpaceX发射了目前全世界运力最强的火箭“猎鹰重型”,成为全人类的盛事。在中国,“猎鹰重型”引发了媒体热评,《人民日报》发文指出,美国人凌晨完成一项壮举,告诉我们中美差距还有多大;参考消息则称,作为一家美国民营公司,SpaceX在把人类与宇宙关系更推进一步的同时,也给所有中国人上了一课……北京《环球时报》指出,中国追赶美国的路还很长很长。

美已可载人登月 中国还要等12年

“猎鹰重型”运载能力超“长征5号”两倍多

“猎鹰重型”的首秀带给无数人喜悦的同时,也给中国人带来一些思考。有中国媒体这样感慨:我国目前不仅没有这种量级的火箭,且距离实现这一技术还需10年,甚至更久……

综合北京《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北京参考消息网旗下锐参考7日报道,媒体公开报道显示,1年多前中国发射了目前中国最强的“长征5号”运载火箭,但相比之下,“长征5号”的运载能力连“猎鹰重型”的一半都达不到。这次,美国人是用纯粹的实力告诉了中国人,中美间的差距还有多么巨大。

2016年11月首飞成功的“长征5号”能把25吨重的货物运送到“近地球轨道”,其极限是运送一个5吨左右的火星探测器到火星;而美国的“猎鹰重型”的“近地球轨道”载荷为63.8吨,其抵达火星的载荷则为“长征5号”的3倍——16吨。

不仅如此,这枚“猎鹰重型”火箭还毫无悬念地“碾压”了之前美国现役最牛的重型火箭“德尔塔IV型”(“近地球轨道”载荷28吨)。

这意味着,美国现在就可以凭借“猎鹰重型”实现的载人登月,中国则要等到12年后的“长征9号”超级火箭才能实现。

民族主义色彩浓重的北京《环球时报》社评指出,美国仍然是很多重大高科技领域轻松的领先者,中国是艰难的追赶者。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面对中美这一巨大的现实差距,切不可以为中国市场规模的优势是能够逆转中美实力对比格局的压倒性因素。中国追赶美国的路还很长很长。

参考消息网指出,作为一家美国民营公司,SpaceX在把人类与宇宙关系更推进一步的同时,也给所有中国人上了一课……

《北京商报》评论指出,时代变了。以前是富可敌国,现在是科技敌国。一方面,我们要对马斯克和SpaceX致以敬意;另一方面,我们须管中窥豹,看到中美硬实力之间的差距。

jj020804

2016年,中国最大推力运载火箭“长征5号”在文昌航天发射场成功发射。(图片来源:中新社)

中国工业从零开始 已有神舟和天宫

中国网民为航天事业加油:不盲目自大,不妄自菲薄

《北京商报》8日的评论指出,物质实力需要积累。足够的人才、资本、技术和观念储备,才能发生化学反应。从来没有什么“大跃进”,能够一个弯道就超车。70年前,中国工业基本从零开始,在这个基础上搞高精尖的航天工业,到今天这个成就和水准,已属超常发挥,殊为不易。这里面既有制度优势,也有奉献精神,更有拾级而上的实力积累。

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经济实力呈现几何级跃升,方能支撑我们研制出高铁、航母、大飞机、“蛟龙”、神舟及“天宫”等国之重器。新世纪以来,中国航空工业按下快速键,虽然“长征5号”比不上“猎鹰重型”,但此间的实力积累,却是下一步造出更大运力火箭和登月的阶梯和踏板。我们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能盲目自信。

正视差距,才能缩小差距。实力不足,才能够保持清晰头脑和战略定力。因为,综合国力博弈不是一隅一域的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厚积才能薄发。有了足够的积淀和铺垫,有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到不朽的事业中寻求庇护”,便会迎来自己的“群星闪耀时”。

民族主义色彩浓重的北京《环球时报》称火箭推力代表了探索的高度,也是大国竞争时站位的高度。站得越高,就越有优势,越主动。中国虽有当前的差距,但无须气馁。至少在火箭推力上,中国追赶美国的脚步是稳健的,“猎鹰重型”的出现不代表这一趋势的改变。

北京参考消息网旗下锐参考报道,同时,社交媒体上不少网民也为中国的航天事业加油打气。有网民说,谦虚使人进步,认识到差距,正视差距,不盲目自大,不妄自菲薄,加油吧,中国航天。还有网民称,不畏惧强大对手,欣赏尊重, 同时不会因此失去信心,才是一个强大民族该有的!

jj020807

SpaceX的老板埃隆·马斯克。(图片来源:美联社)

jj020809

人们在“猎鹰重型”火箭发射现场观看实况。(图片来源:路透社)

为何中国无“猎鹰”?航天路径大不同

专家:美国航天基础庞大,发展路径“从大到小”

那么,中国与“猎鹰重型”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北京参考消息网旗下锐参考7日报道,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某型号总体设计师秦瞳指出,“猎鹰重型”运载火箭确实与我们传统上定义的“重型运载火箭”有一定差别:它的近地运载能力达到63.8吨,已经比现役世界上主流运载火箭翻了一倍还多。

“‘猎鹰重型’运载火箭之所以发展的那么快,是跟美国庞大的航天基础分不开的。”秦瞳说。

据他介绍,美国的航天工业走的是“从大到小”的发展路径,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已经开展了“阿波罗”和“土星5号”的研制工作。这次“猎鹰重型”火箭所在的发射工位就是当年“土星5号”发射的工位,其成功也得益于当时留下的基础设施和技术。

在秦瞳看来,网民们从自我要求的角度看到差距,这种反思非常必要。而“猎鹰重型”的发射,也给中国乃至全球航天界带来启发。

“最直接的启发在于‘猎鹰重型’使用的动力冗余及助推捆绑冷分离等技术。其次在短短7年多时间里,就完成了从概念论证到首飞的过程,也提醒我们论证过程当中要及时、及早地开展研制,缩短研制周期,尽量的把论证的成果转化为真实的实验飞行。“秦瞳说。

但他同时也强调,中国作为前期技术积累有限的发展中国家,没有必要妄自菲薄。“中国没有诞生‘猎鹰重型’有着多方面原因,最重要一点在于,中国的航天工业发展走的是‘从小到大’的路径,一步一步的发展,需要的技术积累时间比较长。而这种渐进式、系列化的发展也是国家规划,与国家需求相互联系,息息相关。”秦瞳说。

他介绍,从中国国家层面,包括2016年发布的航天白皮书、未来30年航天路线图,以及中共十九大关于航天强国发展的论述中,都提到了重型火箭的发展。重型运载火箭是航天强国的支撑,目前中国已经开展了关键技术的攻关以及深化论证工作。秦瞳强调,民营航天技术公司在中国也有,这些商业公司主要面向客户执行商业任务,同时也有自己的规划。

jj020806

“猎鹰重型”火箭搭载了特斯拉的一款红色跑车。(图片来源:美联社)

中国运载火箭总设计师:能超越“猎鹰”火箭只待立项

回收利用两台外挂助推器为“猎鹰”最大技术亮点

对于“猎鹰重型”的发射,海内外媒体均不吝赞美之词,称其为“太空奇迹”“壮举”,“改写了历史”。不过,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运载火箭系列总设计师、中国国家首次月球探测工程副总设计师龙乐豪7日表示,“猎鹰重型”的最大意义在于推动大型运载火箭向低成本发展迈出重要一步,也开辟了运载火箭不同于航天飞机的重复使用新途径。据美媒报道,“猎鹰重型”的发射报价在1亿美元以下,甚至可能低至9000万美元。

北京《环球时报》8日报道,“猎鹰重型”的一级助推器部分由3个模块并联组成,其中两台外挂助推器均为回收利用的“二手货”,这种“二手”火箭再利用被龙乐豪认为是“猎鹰重型”最大的技术亮点。龙乐豪表示,两个外挂助推器均为重复使用,证明这种模式已经接近稳定。“虽然其中央助推器海上回收失败,但这条路已经走通了,可回收技术假以时日肯定会更加完善。”

龙乐豪认为,此前的航天飞机与苏联的“能源号”都是可重复利用的,但它们都太“高大上”,没有更多考虑经济成本,美苏把政治较量放在首位。“‘猎鹰重型’更加‘接地气’,兼具可靠性和性价比,其开辟的这一道路是值得称赞的。”

事实上,中国也正在紧锣密鼓的研制重型运载火箭“”,未来将实现近地面轨道有效载荷140吨,远超“重型猎鹰”。龙乐豪称,“长征九号”的预先研究工作、技术攻关、方案论证都在进行中,也有一些初步进展,只待国家正式立项。“以中国现有技术,立项后10年之内研制成功是完全可能的”,龙乐豪表示,“根据当前世界各国的动态看,‘长征九号’如果按计划实现,到时有可能是世界上运载能力最强的火箭之一”。目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正在建造的太空发射系统(SLS)运载火箭,其Block1型、Block1B型和Block2型的近地轨道有效载荷分别为70吨、105吨和130吨,均低于“长征九号”。

龙乐豪表示,中国已有较好的运载火箭技术基础,虽不如美国雄厚,但两国的差距在缩小。

链接

SpaceX“龙”货运飞船曾带回中国实验装置

据北京参考消息网报道,尽管美中关系总体向好,太空领域却是一个例外。2011年,美国国会出台“沃尔夫条款”,禁止美国航天局与中国官方进行任何太空合作,包括不得利用航天局设施接待“中国官方访问者”。

2017年7月3日,SpaceX的“龙”货运飞船从国际空间站返回地球,并带回了约1.8吨物资,其中包括由中国北京理工大学邓玉林教授团队独立设计的一个实验装置。这个实验项目是研究空间辐射及微重力环境对抗体编码基因的突变影响,国际空间站上的美国宇航员利用这个装置已经进行了两次实验。

这艘“龙”飞船在2014年9月给国际空间站运送过补给品,并被SpaceX在太平洋上首次成功回收。2017年6月3日,“龙”飞船被“猎鹰”9号火箭从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升空,补给国际空间站。

这次中国实验装置能进入国际空间站,因邓玉林团队2015年通过商业合作模式与美国纳诺拉克斯公司签署协议,该公司作为中介,将中国实验装置送入太空。而NASA也按照规定,提前向美国国会进行了通报并获得批准。

目前看来,美中太空合作的屏障仍在,但商业合作模式正在打开一道小小的口子。中国实验登上国际空间站,这一步虽小,但意义非凡。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