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社论 > 正文
中国何时才会再有第二个饶宗颐?
——
2018-02-07 00:34 来源:侨报 作者:侨报评论员 编辑:萧东

【侨报2月7日社论】国学大师饶宗颐6日在香港仙逝,享年101岁。媒体纷纷发文悼念,在其名字之前冠以“一代通儒”“百科全书式的国学大师”“学术巨匠”“文化大家”“中华文化的集大成者”等字样,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更形容饶宗颐为“香港和世界学术和艺术界的瑰宝”。

只要稍微了解一下饶宗颐的生平,就知道这些称谓并非溢美之词。他的研究领域贯通古今、涉猎广泛:从夏商至明清,经史子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几乎无一不精;甲骨文、梵文、楚汉简帛……几乎无一不晓。他还通晓英语、法语、日语等多国语言文字,先后出版著作几十部。饶宗颐曾与季羡林并称“南饶北季”,也曾与钱锺书合称“南饶北钱”,可见其学术地位。

更为难得的是,作为一位国学大师,饶宗颐的影响力早已超越中国边界,获得西方的广泛认可。1962年,饶宗颐获得号称西方汉学之诺贝尔奖的法国法兰西学院“汉学儒莲奖”。1970年至1971年,他曾任耶鲁大学研究院客座教授,1993年,他获得由法国文化部颁授的文化艺术勋章,2013年更以96岁高龄荣任法兰西学院外籍院士,成为亚洲首位获此殊荣的汉学家。

大师仙去,人们在叹惋之余,还会生出一股焦虑和悲观交织的情绪,类似“最后的大师”、“大师之后再无大师”这样的声音不绝于耳。从季羡林去世到钱学森之问,“当代中国是否缺乏滋养大师的土壤”这个议题时常被提起,始终热度不减。

当代中国,大师真的很匮乏?在当下中国,似乎最不缺的就是“大师”,因为“大师”已经到了满大街走的地步。但如果以饶宗颐为标杆,或者以季羡林、钱钟书为标杆,确实难以寻觅。试问有谁能当的起 “学贯中西,融通百科,自成一家”的美誉?这里面有时代的因素。工业时代追求极致高效,社会分工从“大而全”变为“专而精”,像饶宗颐这样一人横跨多个领域的“百科全书式”人才势必越来越少,细分领域的专业人才逐渐增多。但进入信息时代之后,人们发现,顶级人才是站在山巅的“通才”,触类旁通,一通百通,对“通才”的渴求由此重新燃起。

这里面有教育体制的问题。尽管中国教育改革喊了很多年,“厚基础,宽专业”的“通识教育”也被数次提起,但教育功利化的问题始终未能解决。安徽毛坦厂中学和衡水中学这样的“高考工厂”大受热捧,甚至在各地广设分校,输出所谓的高考流水线模式,成为教改的一大讽刺。高校去行政化,说易行难,统一模式、统一标准甚至统一量化的考核方式使人才培养像工厂一样批量化,用计件式方法、规定论文发表数量来衡量教师和科研人员的工作业绩,这些简单粗放的人才选拔和考核机制不废除,大学就很难担当造就大师的历史重任。

而饶宗颐本身也并非学校教育的成功案例。他14岁从中学辍学,一头扎进父亲建立的潮州最大的藏书楼“天啸楼”,“躲进书楼成一统”,打下了良好的传统文化根基。

这里面有社会价值观的问题。转型时代,拜金主义、市侩主义等文化潜规则流行,缺乏培养自由的科学精神和人文主义情怀的“生态环境”。但是经历了GDP狂飙时代,中国当下物质相对丰富,科学技术空前繁荣,人文追求重新被提到一个重要位置,对中华民族积淀的5000年历史文化进行融会贯通、阐释提炼,成为一种迫切的需求。

中国何时才能出现第二个饶宗颐?没有人敢打包票。因为大师的诞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有时还需要那么一点机缘。我们所能做的只是改造身边的环境,厚植适合的土壤,静待花开。

(编辑:萧东)

编辑:萧东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