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汤兰兰案”回归司法,此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2018-02-07 19:04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刘聃

侨报网综合】2月7日,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通过微博对此前引起外界关注的“汤兰兰案”进行了回应,表示对该案中4名被告人提出的申诉进行依法审查处理。这是黑龙江省高法首次正式回应“汤兰兰案”。此次回应也意味着该案开始进入正常的司法程序,将在法治轨道中得到处理。

汤兰兰(化名),真名汤某某,一个1994年出生的女生,来自于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兴安乡龙山村。近日,她的名字频繁出现在中国的网络舆论场内,一起以她之名的案子近十年后引爆全网络。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汤兰兰事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8年1月31日,中国各大新闻网站基本都被上海澎湃新闻报道的“汤兰兰案”刷屏了。这篇名为《寻找汤兰兰:少女称遭亲友性侵,11人入狱多年本人“失联”》的报道,讲述了2008年发生在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龙镇的一起离奇案件:14岁少女汤兰兰把全家人“送”进了监狱。

2018020705

2006年春天,万秀玲(左)抱着小儿子与女儿汤兰兰(右)合影。当日是汤兰兰的叔叔汤继彬的婚礼。两年后,汤兰兰向公安举报汤继彬对其强奸。  图片来源:上海澎湃新闻

据报道,2008年10月3日,正在读初一的14岁女孩汤兰兰,向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龙镇警方写举报信称,称她从7岁开始被父亲、爷爷、叔叔、姑父、老师、村主任、乡邻等十余人强奸、轮奸,时间长达7年。当月底,3天内村里16人被抓。4年后,包括其父亲汤继海、母亲万秀玲在内的11人获刑,罪涉强奸罪、嫖宿幼女罪,其父母还被判强迫卖淫罪。汤兰兰的爷爷在被拘45天后死在看守所。

2008年事发后,汤兰兰和家人失联至今。据其表姑刘桂英提供的电话录音,“干爸”王某某与汤母万秀玲通话时称,汤某某是被警方带走的,再也没回来过。其家人到公安户籍处查询发现,汤兰兰已更名,户籍迁入五大连池市城区。

2009年12月,开庭3日后,黑河市检察院曾以事实证据发生变化为由,申请撤回起诉。被告人刘某友等对此不服,坚持审判。

2010年6月4日,黑龙江省高院核准黑河市检察院撤诉。而在当年6月21日,黑河市检察院再次提起公诉,但起诉书中并无新增证据。

2010年10月22日,黑河市中级法院依法判决了汤案,判处犯罪嫌疑人汤某海无期徒刑,判处万某玲、刘某海、纪某才、梁某权、王某军、李某才、刘某友、徐某生、陈某付、于某军10人5至15年有期徒刑不等。据凤凰网报道,在庭上,几乎所有东龙山屯的人都全部翻供,完全不认罪。唯有汤兰兰的姨夫徐某生——母亲万秀玲的妹夫,承认了猥亵过汤兰兰的事实,但否认有性行为。

2017年6月29日,高呼冤枉的汤母万秀玲刑满释放后,相互串联陈某付、于某军等企图翻案。然而却因汤兰兰改名并迁户而一直无法与之联系,汤母转而求助媒体。

于是,2018年初,《10年前,14岁的她以性侵等罪名把全家送进监狱,然后失踪了……》《寻找汤兰兰:少女称遭亲友性侵,11人入狱多年其人“失联”》《被全家性侵的女孩,不能就这么失联着》的文章相继登上了上海澎湃新闻和北京《新京报》,列举了多处当年案件证据中的可疑之处,一桩陈年旧案就这样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18年1月28日,五大连池市警方在开展的打击“黄赌毒”专项行动中,在龙镇抓获了4名卖淫嫖娼人员,其中两名嫖娼人员正是此案涉案人员。

2018年1月31日,五大连池市政法机关提醒广大网民,不要听信、传播不实炒作。

2018年2月1日,五大连池市政法委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通报称,该案中个别人员企图翻案。政法机关将支持引导当事人依法申诉,并依法依规处理相关诉求。

2018年2月5日,《新京报》推出了一个视频,采访了该案中5名刑满出狱的罪犯以及相关律师、警方、法院、相关证人及汤兰兰身边相关人士。

2018年2月7日,黑龙江高级法院回应“汤兰兰案”:对汤继海等4人不服生效裁判提出的申诉,正依法审查处理。

2018020704

2月7日,黑龙江高级法院在新浪微博上发布的最新公告。

报道称,今年汤兰兰23岁了,甚至曝光其学历为“本科”。有人会不禁那现在她在哪呢?汤兰兰案铺满疑云。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此案存在疑点——案件庭审时,多人当场翻供,称遭到了刑讯逼供、诱供;被告人中有两人系“零口供”定罪等,案情的查办过程和证据链是否完整需要重新审视。

此外,网民既然其父母将其作为在村里的赚钱工具,为何还把她常年送到外乡读书?小女孩在外过集体生活,不受控制告诉老师同学并报警么?这些都是疑点。除此之外,该案中还有许多受到质疑的地方。

而媒体的报道也在网上迅速引发围观与争议,很多人对媒体将汤兰兰现在的户籍信息部分处理后公开的做法尤为不满。

随着当地警方及政法委的正面回复,以及随后共青团中央、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紫光阁》杂志社官方微博@紫光阁、北京市检察院公诉部副主任等公开发帖予以批评,加上大量网民对上海澎湃新闻、《新京报》等媒体枉顾法律对未成年人信息保护的规定,公然披露受害人隐私的行为进行了持续且大范围的批判,汤兰兰案一时成为一些媒体炒作的闹剧。

不少网民认为,汤兰兰“隐姓埋名”是想和过去切断联系,认为其母和其他涉案人家属不应再寻找汤兰兰。法律界人士分析称,该案属于强奸犯罪案件,被害人汤兰兰当年尚未成年。因此,不属于可以公开的案件,向社会披露案件证据细节的做法是违法的,这构成了对其隐私权的侵犯。

在“寻找汤兰兰”激发民愤之后,《人民日报》等媒体也陆续发声。《人民日报》指出,“推动法治进程,今天的媒体当如何用劲?人心如明镜。公众渴望真相,但同样相信:媒体监督亦有法治规范与伦理边界”。

1111

《人民日报》新浪微博截图

对于2月7日该案的最新进展,法律界人士表示,此次黑龙江高院对“汤案”申诉的审查是正常程序,并不意味着该案必然会重新审理。是否重新审理,要根据审查的结果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来定。

“汤案”部分申诉人的代理律师付建2月7日表示,这或许对案件重审有一定的作用,“根据法律的规定,对他们4个人申诉的受理审查,预示着将对案件的全部材料进行审查,而后作出决定。”

对此,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认为,依照中国《刑事诉讼法》,对于当事人提出申诉的案件,法院应当进行审查,符合《刑事诉讼法》二百四十二条5种情形的,法院应当重审。具体来说: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的时候,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他指出,黑龙江高院对“汤案”部分被告人的申诉进行审查,未来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该案符合再审条件,启动再审程序;另外一种可能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5种情形,驳回申诉。

王永杰律师表示,该案是否重新审理要根据审查的结果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来定。他补充道,在司法实践中,相对于数量庞大的申请再审案件,启动再审程序的案件比例极低,“当事人如果接到驳回申诉的通知后不服,可以向最高法院或最高检察院继续申诉。”

四人代理律师也表示,“审查并不是指开庭审理,而是对案件进行重新调查,期间会听取代理律师以及申诉人本人的意见。”

据四人代理律师介绍,黑龙江省高院的回应对案件会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对他们四个人的申诉受理审查,也就意味着将对全部案件进行审查。”该代理律师表示,“只要能让我们说话,就是好事。我们目前已经将材料全部递交,接下来就需要看法院方面的了。”

《“汤兰兰案”终须回归法治渠道》《汤兰兰案回归司法是最优解决路径》……2月8日,中国多家媒体发表社评对黑龙江省高法的最新回应体现了严谨的司法态度回归司法才是此案最优的解决路径。

(编辑:刘聃)

编辑:刘聃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