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海归“归海”背后的那些事儿
——
2018-02-02 23:16 来源:侨报 编辑:胡雨桐

SD020301

2017年12月15日,由中国新闻周刊主办的“影响中国”2017年度人物榜单在北京揭晓,颜宁(右)获颁“年度科技人物”奖。(图片来源:中新社)

【侨报综合讯】刚过去的2017年,一批在学界颇有名气的海归教授决定再度“归海”:原清华大学教授颜宁于2017年秋季加盟普林斯顿大学;原上海科技大学教授马毅随后于2018年1月入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80后”的北京大学教授许晨阳也在2017年做出决定,将于2018年秋季加盟麻省理工学院……他们的离去在舆论中一次次引发轩然大波……

那么,为什么这些知名海归要再度“归海”?为什么这一未成规模的现象会引来这么多不满的声音?如今的他们在海外生活得如何?

缘何再归海?

“我真的不是被挤走的”

颜宁:在清华待得太舒服,想换个环境重新挑战

“70后”的颜宁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后赴普林斯顿大学深造,30岁即回到清华当教授,成为清华当时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这次“归海”,距离她2007年从普林斯顿博士后回到清华做教授,恰好十年。

广州《南方周末》报道,颜宁受聘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的消息传出时,这个选择一度被解读为“负气出走”。

“很多人有各种议论、猜测,甚至觉得这件事有一点悲情,认为我是被挤压走的。其实真的不是。” 2017年12月15日,颜宁在一个颁奖典礼上公开回应称,去普林斯顿大学是“自讨苦吃”:“我在清华这个我最爱的母校待得太舒服了,想换一个环境重新挑战自己。”

“来美国不代表不回中国”

许晨阳: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中国数学家

此前工作单位与颜宁所在的清华只有一路之隔的许晨阳,则这样解释他再次“归海”的理由:“想趁这个机会去世界顶尖的地方看一看。”许晨阳生于1981年,本科和硕士研究生都毕业于北京大学,获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后在美任教,2012年回到北大任职。作出加盟麻省理工学院的决定后,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去了也不代表我将来就不回”。许晨阳表示:“不管我走到哪里,我做出来的工作,别人都会将其定为一个中国数学家做出来的工作。”

刚于1月初入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马毅说:“我想其他老师情况与我不同,且各有其个人缘由,媒体不要过多解读。”马毅从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求学,毕业后留美任教,2014年全职加入上海科技大学。他不愿多谈回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原因:“我本是美国UIUC大学(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的教授。与家人分离了几年,返华帮助上科大建校和建设信息学院。如今学院初具规模,我可以回到母校专心科研,并与家人团聚。”

教授再“归海”反映出中国科研水平提高

中国学者到国外任教很正常

海归教授再“归海”现象,引起了一些研究机构的注意,中国人才研究会副会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担任秘书长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去年底发布报告指出,长时间海外求学经历使学者原有在中国的关系淡化,一定程度上使他们返华后面临社会关系网络支撑薄弱的问题。

对于几位教授的再次“归海”,中南大学教授喻海良看到了问题的另一面:“高校教师出国谋教职比以前更容易了。”喻海良曾执教于澳大利亚伍伦贡大学,十几年前,他身边有好几位教授为了得到澳大利亚大学里的工作机会,不得不在澳大利亚重新读博士学位,或先做访问学者。而现在,为在外国任教专门先去读博士的例子很少了。“(在外国)拿不到好位置也不会出国,现在中国国内教育水平和国外的差距没那么大了。”喻海良说。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理事长王辉耀则一直重复:“这事很正常。”“没有反而不正常。中国老师到了别的国家一个都不吃香,到国际上去都不被承认,反而不是个好事。”王辉耀说,现在还没有数据支持海归教授再“归海”已成趋势,只是个例。“但有一两件这种事儿,就说明进入人才环流的时代了。”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琚诒光也觉得,教授再“归海”反映出中国科研水平的提高,“以前有颜宁这样海外培养的,未来会看到中国培养的(学者),到外国一流大学当教授,我觉得这都是正常现象。”

SD020309

去年4月15日,第十五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在深圳会展中心举行,该会有海外留学人才及项目交流推介、“智聘百强”名企高端招聘会等,来自73个国家和地区的4500多家海内外专业组织、高等院校参与。图为法国专家在展会上与业界人才交流。(图片来源:中新社)

归海哪里好?

美国学术合作像“东北乱炖”,中国项目合作更像“冷盘菜”

学者“归海”会有更多合作交流、思想碰撞

琚诒光早年留学日本,2001年从清华大学长江特聘教授“跳槽”到普林斯顿大学时,先从助理教授做起,如今是普林斯顿大学机械航空系罗伯特·帕特森讲席教授。

初到美国时,琚诒光很不适应。“亚洲人都很客气,什么都给你安排好了。到了美国,什么都是靠自己,没有人去接你,没有人告诉你怎么做。”琚诒光说,首先申请科研经费就是个难题。在中国,每逢有科研经费项目发布,学校总会通知教师,而美国则需要教师自己上网搜集信息。

另一个难题是语言不通。当时琚诒光的英语水平可以正常上课,但经常听不懂学生的问题,尤其是专业以外的事情,甚至有学生因此质疑“为什么要招这样的教授”。

“看到学生的评价,我压力也很大。但是美国之所以能吸引那么多人来,就是它有包容性,是看你的未来,而不是现在。”琚诒光找到系主任反映学生的评价,系主任安慰他说没关系:“系里的教授一大半都是外国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音,过几年就好了。”

适应以后,琚诒光很享受在美国大学任教的生活。虽然年轻教师要取得终身教授也不容易,压力也很大,但能否成功主要取决于同行的专业评价,“关系是次要的事情”。

十多年过来,琚诒光最推崇的就是美国大学里这种简单的人际关系。工作上杂事很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科研和教学上。周末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和家人在一起,基本上下午六时以后就没有什么电话打进来。

“在美国,学术环境整体上也更自由和宽松。”田纳西大学教授程宗明目前也在中国的母校南京农业大学兼职,比较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在中国时,程宗明感觉学术思想上的碰撞比较少。

他将在美国的学术合作比喻成“东北乱炖”,“大家都把自己的东西整合到一块儿去做。”而中国的项目合作更像是“冷盘菜”,每个人带一点东西来,往桌子上一放,申请项目时把一整张桌子都端过去,“你看我这里什么东西都有,但是最后其实没有真正的合作。”

“(颜宁)他们‘归海’后也许可能会有更多的合作、交流、思想碰撞,让他们的学术水平有进一步的提高。”程宗明感慨。

政策有缺陷?

中国人才引进政策粗放:给钱、给资源,甚至许诺一个头衔……

“颜宁现象”或暴露高端人才内在偏好变化

奥克兰大学副教授王跃建判断,会有越来越多中国教授到欧美一流大学任教,但在短期内还不会成规模。而且和每年大量海归相比,再“归海”教师的相对数量非常少。

“没有必要如临大敌、草木皆兵。”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教授李侠同样认为,“颜宁现象”只是开始,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高端人才流出去,但谈不上是人才流失。

相比再“归海”,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元丰更关心的是为什么颜宁等人走出去这一未成规模的现象会引来这么多不满的声音:“里面是不是有很多青年知识分子?为什么他们借颜宁这个事儿来吐槽?”

在李侠看来,最近人才流出的个例暴露了学术界的老问题,比如单纯靠金钱的投入来吸引人才,缺少对人才高级需求的满足。颜宁的做法不仅为科学家的职业规划提供了有说服力的样本,而且通过这些个案,也可发现高端人才内在偏好排序的变化,这为未来人才政策的改革提供了一条可靠的切入路径。

普林斯顿大学给颜宁开出的条件是终身讲席教授,在美国的教授序列中,这是最高级的。“这个条件的针对性非常强。”李侠分析,普林斯顿大学聘颜宁,首先为个体提供归属感而授予讲席教授,相当于在世界学术界对她个人能力的再次承认,是对人才充分尊重。反观中国人才引进政策,仍停留在需求偏好较低端层面,还是粗放型的,“给你钱、资源,甚至许诺一个你需要的头衔,然后你就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提供我们需要的产出。”

“这种模式成本巨大,无法持续,更为关键的是它缺少对人才高级需求的满足,从而无法引来最高端的人才以及最衷心的激情投入。”李侠呼吁,要把中国科研环境建设好,要尊重人本身。

归海将成潮?

现有鼓励政策曝弊端,部分海归像花钱让大闸蟹在阳澄湖游个泳

提升科研软环境是中国学术界重要任务

“海龟归海”目前还远远谈不上潮流。有媒体走访多所高校,相关负责老师表示,“近年来从国家到学校,人才引进力度越来越大,当年出去深造的人才回来为祖国效力,以及外籍专家来中国工作已经毫无疑问成为主流,来中国的人数远远多于从中国离职出国的人数。”

腾讯新闻报道,“千人计划”返华者施一公也不担心中国研究机构的整体竞争力,表示“2007年他回到清华,当时清华要想招一个在美国刚博士毕业或博士后做完的优秀青年学者回来,给予教授的职位,面对美国州立大学的助理教授,胜率大约是5%;而10年后的今天,我们只用跟美国一样给助理教授的职位,胜率就能达到95%。”

然而,这种现象未必不会成为潮流。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海归”人数远远多于“归海”人数,以及外籍专家纷纷来中国工作的趋势,是有着特定的时代因素的——对于科研,中国目前正在大力补课,中国花了大笔真金白银邀请人才。即使是“青年千人”,待遇也不得了,年薪区间为30万到80万元人民币之间,还有各种补贴甚至直接安排住房等;如果是针对成名学者的“大千人计划”,那待遇就更高了。

然而这样措施存在弊端。虽说海归顶尖学者有力促进了科研发展,但“海龟”与“土鳖”间的待遇差早已让很多主要是在本土成长的科研人员感到不舒服。且在一些人看来,早期“千人”确实个个都是顶尖者,但后面的一些就良莠不齐了。就算真是请来高水平的人才挂名在中国单位,在中国刊物发文,若人不在国内讲课做研究,也未必能对中国科研有促进作用,是另一种意义的“花钱买论文”。就像花钱让大闸蟹在阳澄湖游个泳一样。

所以,现有的鼓励海归的政策未必能一直持续下去,人才归国潮的驱动力不大可能一直都那么强。当中国科研整体水平提升到一个阶段了,无法做到只要有投入就一定有产出了,那么这时影响人才流向的,科研软环境可能就是非常重要的一面。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