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正文
校庆日的奇遇——原创连载小说1
——
2018-01-29 16:28 来源:侨报网 作者:蒋 勤 编辑:苏晚

“Oh babe, I hate to go”......当最后一句唱完,观众席沸腾了。秦华自己唱得过于投入,也有点情难自己,泪眼朦胧地望着台下,那些青春的面庞中间,仿佛有一张是他魂牵梦萦许多年的女孩。深深的一鞠躬之后,他抱着吉他走下舞台,已然清醒过来,意识到那个她早和他一样步入中年,不可能坐在学弟学妹们中间观看自己的演出。

这天是中学母校的校庆日,学校举办了校友回家的演唱会。作为当年的文艺积极分子,秦华特地从美国千里迢迢赶回去,一下飞机时差都来不及倒就投入了开幕前最后一场排练,然后匆匆忙忙就上场正式演出了。还好秦华基本功扎实,精神又亢奋,居然超水平发挥。等自己的节目顺利演完,他这才放松下来,观众席上找到一个空位,定定心心坐下来开始欣赏其他校友的演出。

不知不觉间,演唱会结束了,校友们鱼贯走出大礼堂,开始参观校园。秦华离开母校已有30年,因长年漂泊海外,和老同学的联系并不多。熙熙攘攘的校园里,满目都是成群结队的年轻校友,他居然没什么人认识,不由觉得有点落寞。走着走着,秦华索性就避开大部队,信步自己在校园里闲逛。穿过一个篮球场,他猛然看到一幢有些破旧的四层楼房耸立眼前。“咦,这不就是自己住过的宿舍楼嘛。” 秦华心中想着,脚步却不停,径直走上二楼,来到当年的寝室207前。没错,一切都和从前一模一样,斜对门是水房,水房里面是厕所。往事争先恐后浮现脑海,秦华止不住有些心潮澎湃,他不得不斜靠在寝室门上,想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

万万没有料到的是,207的房门只是虚掩,没有锁,秦华一个仰天大跤跌进门去。

还好没受什么伤,秦华一骨碌地爬起来,发现一屋子的小男孩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开口道:“你才来呀,今天开学第一天,我们七个早就先到啦。大家选我当舍长,我叫张青,你看就8号下铺还没扎蚊帐,这8号铺是留给你的。”

秦华吃惊地发现,望出去自己个头都跟那些小男孩差不多高矮,还没等反应过来,铃声响了,张青说:“那是食堂吃饭的打铃声,咱们赶紧去吃饭。”

宿舍楼另外一个门出去不远就是食堂,居然一点没变,八个男孩分两边,一边四个围着长条桌坐下来。桌上一大铝盒里是蒸好的米饭,面上结着厚厚的饭皮,已经分成了八块,另外一个大脸盆装着青菜底配八个红烧狮子头。张青给大家分好菜,三两下就率先吃完了饭,然后得意地说:“我妈说了,她出去买东西,一会儿回来给我送好吃的。”

正说着,食堂门口出现了一个美丽又似曾相识的中年女人。张青站起来伸长胳膊喊:“妈妈,我在这。” 那女人笑吟吟地走过来,一手拎着的网兜装满了橘子香蕉,另一只手摸了摸秦华的头,和蔼地说:“来,小朋友们都来吃水果,你们和我家青青同在初一三班,以后要互相帮助互相学习。” 秦华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只觉得天昏地暗,自己明明回校参加校庆,为什么跌进207宿舍门之后,突然间就穿越36年变回初一新生?而最震撼的是,张青的妈妈分明就是自己初中暗恋的隔壁班女孩,她为何不一起穿越回到从前,却当了自己同学的妈?

刹那间,秦华悲从中来,不可抑制地抽泣起来。张青的妈妈忙柔声安慰:“没事啦,想家很正常,你妈妈也许明后天就会来看你。” 不劝还好,一劝秦华越发哭得鼻涕泡都乱冒了。张青妈妈只好拿出自己的花手帕帮他擦鼻涕,秦华闻到手帕上的幽幽香气,心中一荡,不由就收了眼泪,暗中寻思:当年和她一句话都未曾说过,现在却得她的香帕擦鼻涕,难道这就是多年相思的另一种补偿吗?嗯,老天让我回到少年,再念一遍中学,倒是不错。凭自己的本事,一定仍然能考进北清交复,也许直接申请到美国常青藤念本科也说不准呢。这么一想,不由心情大畅露出笑颜。

张青妈妈也笑了,心想这孩子一会哭一会笑,两个眼睛开大炮,眉眼间倒是有点像初中时那隔壁班老是张望自己的男生呢。听说他后来去了美国,这会儿一定孩子也和张青差不多大了吧。唉,时间过得就是快啊。

可不是嘛,秦华在美国生了一儿一女,尤其小女儿是他心头宝,弹着吉他陪女儿高歌从来是父女俩最愉快的时刻。秦华想到孩子,不由心沉了下去。当时说好的就飞回国几天参加校庆,如果不回去,老婆孩子怎么办?秦华忍不住着急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大作,把秦华惊醒了。一环顾,自己好好地坐在礼堂里,舞台上,文艺表演还在热火朝天地进行中呢。下意识摸出电话,另一头传来太太的埋怨声:“到上海了吗?怎么微信也不回一下?我们都着急了。” 秦华刚嗯了一声,电话里又传来女儿柔嫩的声音:“爸爸你记得要去城隍庙,给我买很多好看好玩的小东西噢......” 

放下电话,想着刚才的南柯一梦,秦华心里百味杂成。没能穿越从头再来,心里居然惆怅不已,可是想到大洋彼岸的家人,又有一分踏实和释然。没办法,人生就只能过一遍,无法重来,所能做的,大概就是爱生活爱家人,尽力过好每一天吧。这时,舞台上另一个校友的《上海微风》唱到正酣:“......And your love in my life is like heaven to me, like the breezes here in old Shanghai. Just like the breezes here in old Shanghai.....” 

(编辑:苏晚)

编辑:苏晚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格律视频

微博 微信

西雅图在线

微博 微信

湾区在线

微信

旧金山在线

微博

美东侨报

微博

瞧纽约

微信

美国在线

微信

美国中文电台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