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克隆猴有了,克隆人不远了?
——
2018-01-25 23:18 来源: 侨报 编辑:胡雨桐

XW012606

克隆猴“中中”和“华华”。(图片来源:中新社)

【侨报综合讯】2017年11月27日,世界上首只体细胞克隆猴“中中”在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的非人灵长类平台诞生,第二只克隆猴“华华” 12月5日诞生。成果公布后,人们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既然与人类相近的非人灵长类动物猕猴已经克隆出来,是否意味着下一步就可以克隆人了?对此,参与相关研究的中国科学家表示,不会考虑对人类进行相关克隆研究,克隆猴是为提高人类健康、研究脑科学基本问题服务。

三问克隆猴研究

克隆猴都出来了,克隆人还远吗?

科学家:没必要进行克隆人研究

两只体细胞克隆猴诞生的成果一经公布即引发强烈关注。随之而来的也有不少疑问。人们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克隆猴都出来了,克隆人还远吗?

北京《中国青年报》26日报道,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蒲慕明说:“这是公众高度关切的,我可以明确地表示,我们做这项工作的目的,不是为了克隆人,而是为提高人类健康、研究脑科学基本问题服务的。”

他说,如今体细胞克隆猴技术的突破,意味着“克隆人的技术障碍已经去除”,也就是说原理上、技术上可行,但科研人员并不会考虑对人类进行相关克隆研究,后续也没有克隆人的计划。

“研究相关问题,并没有必要进行克隆人的研究,而且社会的伦理道德也不允许克隆人。”蒲慕明说。在他看来,任何科学发现都是双刃剑,既有可能带来巨大的进步,也有可能造成一系列危机,核能、基因编辑都是典型的例子。至于生命科学的伦理问题,不仅是科学家需要注意的,更需要政府部门以及整个社会大众共同参与,通过立法等方式约束人们的行为,作出正确的决策。

蒲慕明还补充道,“对于新技术,我们要重视,但不要害怕。”按照他的说法,这次克隆猴研究的突破,还有望让一些伦理争议得到某种程度的“化解”。

目前,中国每年出口猕猴数万只,主要用于科学研究、药物筛选。蒲慕明说,这样的事情在伦理问题上存有争议,如今有了体细胞克隆猴技术,科研人员就可以使用体细胞在体外有效地做基因编辑,产生基因型完全相同的大批胚胎,研制大批遗传背景相同的模型猴。

蒲慕明说,科研人员只需要使用很少数量的克隆猴,就有可能完成很有效的药物筛选。

体细胞克隆猴技术究竟有什么用处?

建立以非人灵长类为模型的研究基地

体细胞克隆猴技术的突破,究竟能用来做什么?

北京《中国青年报》26日报道,蒲慕明说,克隆非人灵长类动物的唯一目的,就是服务人类健康——体细胞克隆猴的构建成功,不仅在科学上证实了猕猴可以用体细胞来克隆,更重要的是,它可以使猕猴成为“真正有用”的动物模型,来帮助理解人的大脑,开发治疗人类疾病的新疗法。

蒲慕明说,现在研究人类疾病经常用鼠的模型,但是通过鼠模型筛选出来的药物,在人体实验的时候大多没有效果或有副作用——鼠跟人毕竟相差太远。

而灵长类动物跟人类最为接近,通过体细胞克隆技术,可以在神经科学、生殖健康、恶性肿瘤等很多疾病研究中取得新突破。比如,利用脑疾病模型猴,可以为脑疾病的机理研究、干预、诊治带来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

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孙强说,克隆猴技术突破之后,首要的工作是通过提升克隆猴的成功率,构建出一大批具有完全相同遗传基因的猴群,疾病由哪个基因控制,通过对比这些猴群就有可能进行准确分析。

蒲慕明还提到,体细胞克隆猴的成功,预示着中国可以建立以非人灵长类为模型的“Jackson Lab”——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模式动物研发基地和销售公司,自1929年成立到现在,已经为国际生物医学界培养并出售7000多种基因编辑小鼠品系。

他说,等这项技术成熟后,未来中国也可建立以非人灵长类为模型的主要研发基地和产业链。此外,以中国科学家为主导的灵长类全脑介观神经联结图谱国际大科学计划的实施和灵长类脑科学的前沿研究,也将进一步使中国成为世界脑科学人才的汇聚高地。

中国科学家如何“领跑”世界?

操作精准 相当于奥运冠军水平

一个紧接着的问题是,这一次“领跑”的为何是中国?

北京《中国青年报》26日报道,“克隆”第一次走进公众视野还是21年前,1997年英国科学家伊恩·威尔穆特成功克隆出体细胞多利羊,人类就此打开生命科学研究的一扇新窗户。

但此后20多年过去,尽管美国、中国、新加坡、德国、日本、韩国等国的知名研究机构一直探索和尝试,但只是利用体细胞技术克隆出了猪、牛、羊、猫、狗等哺乳动物,却一直没有与人类接近的非人灵长类动物。

也因此,国际上不少专家一度认为“灵长类动物的体细胞克隆”是不可能突破的。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实验是在2010年,俄勒冈灵长类研究中心成功移植了克隆猴胚胎,但胚胎发育至81天时以流产告终。

孙强记得,当时蒲慕明对他说了这样一番话:“美国科学家还差一半就成功了,我们只要做好另一半,就可以了!”

这并不容易。以体细胞克隆技术中一大难点“给卵母细胞去核”为例,这是胚胎操作的一个必要步骤。与其他动物不同的是,猴子的卵母细胞不透明,因此去核操作非常困难。

此次成果论文的第一作者、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非人灵长类研究平台博士后刘真花了大量的时间来训练,最终才得以实现10秒内精准完成体细胞去核的显微操作。蒲慕明说,“这相当于奥运赛场上‘体操冠军’的水平,不是每个实验人员都能‘练’出来的。”

在1月24日中科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孙强在最后的致谢环节一度哽咽着说:“感谢我的团队、感谢支持我们的兽医,更感谢我的家人……一年365天,我在家的时间也就60多天。”

最终,由他领衔的这项研究跑在了全世界最前面。

克隆猴诞生记

科学家轮班“泡”在基地 兽医像妈妈一样照顾小猴

小猴“中中”,2017年11月27日诞生,是世界上首个体细胞克隆猴。同年12月5日,小猴“华华”诞生。这两只体细胞克隆猴均诞生于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的非人灵长类平台。

中新社报道,本月25日,团队在其成果“诞生地”上海召开新闻发布会。此前“默默无闻”的团队也揭秘了其“呵护千猴成长”的五载研究路。

“不能停的试验”

尽管自从1997年“多莉羊”体细胞克隆成功后,许多哺乳类动物的体细胞克隆也相继成功,但体细胞克隆猕猴迟迟未被攻克。

中国科学家团队的这个试验开始于2012年。团队成立之初,上海没有很好的设施和猴子基地,大家就在周边租了个场地,自己买菜做饭,白天黑夜轮班“泡”在基地。

去年春节,为了“中中”、“华华”出生,他们都没有回家。

“为何没停试验,主要是怕太耽误时间”,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非人灵长类研究平台主任孙强说。

试验中,团队需要观察猴子的月经,其月经周期为28天,研究只要一停就要停一个多月。于是孙强就跟团队成员们商量春节加班,他说:“咱们有可能会做一些重要的东西。”

猴子可不会告诉科学家哪天来月经,而且它们的出血量也不明显,需要兽医每天观察。

孙强介绍,为了保持猴子的健康状态,这上千只猴子被放在一个很大的空间里。每个动物房20多平方米,放10到15只猴子,“猴子是群居动物,不能单独养;这样每只猴子活动面积大概有两三平方米,要看月经很困难,每天要追着猴子跑”。

猴子跑得很快,但中国科学家们“脑子动得更快”。他们利用了灵长类的聪明特性,慢慢和这些猴子建立了亲昵的关系,甚至让它们配合检查。

“国宝猴的妈妈”

“中中”、“华华”出生可不容易。

猴子的生产百分之八九十都在后半夜。如果没有人照顾,母猴生产完,体力弱的话,不能把小猴抱起来,小猴就会冻死。又或者,母猴体力弱,就会难产。

怎么办?科学家们要观察猴子临产的症状:撅屁股、用力等等。

在基地的监控电视前,白天晚上都有人盯着,每半个小时给兽医总管发个信息。

有名兽医曾这样说:半夜一旦听到电话铃声,即使在被窝里睡得很香,也会跳起来,因为知道可能猴子有问题,需要来处理,像是得了职业病,听到电话铃声就像听到惊雷一样。

小猴出来后,还要精心护理。尤其这两只“国宝级”的克隆猴出生之后,十分珍贵。科学家们不敢将它们放回母猴的怀里,怕万一母猴不喜欢它们,或者某一天把它们杀掉。

兽医还要像妇产科护士、甚至妈妈一样照顾“中中”和“华华”。

目前这两只小猴被照顾得很好,在1月23日拍摄的视频中,两只小猴在保育箱里磨牙、玩耍,实力卖萌。

XW012603

22日,在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非人灵长类平台,孙强研究员(后)向兽医了解怀孕母猴的监护情况。(图片来源:新华社)

欧美专家评价克隆猴:技术有更新,效率待提高

据新华社报道,曾参与克隆全球首只体细胞克隆动物“多利”羊、现已退休的英国罗斯林研究所科学家威廉·里奇在一份声明中说,克隆“中中”和“华华”的方法与他们克隆“多利”的方法“相似”,但有了一些技术细节的“更新”,比如在移除细胞核时借助设备进行定位等,其结果代表着“又一物种被成功克隆”。

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助理教授吴军说,这是一项“里程碑工作”。吴军曾参与培育人猪嵌合体胚胎及美国首次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等工作。他说,猴子是最接近人的灵长类动物,“可做人类疾病的灵长类动物模型”。

论文显示,中国科学家在这一研究中设计了两组实验:一组利用猕猴胎儿的体细胞作为细胞核的来源,共向21只代孕母猴移植79个克隆胚胎,其中6只成功怀孕,最终生下“中中”和“华华”,它们已存活约1年;另一组利用成年猴子的卵丘细胞作为细胞核来源,共向42只代孕母猴移植181个克隆胚胎,其中22只成功怀孕,最后也有两只猴子出生,但短暂存活后均告死亡。

有专家评价,这一成功率仍偏低,在目前取得成功的基础上,未来仍需要着力提高效率,以满足实际应用需求。据介绍,克隆猴的一个重要价值在于帮助建立可有效模拟人类疾病的动物模型,未来其需求量会很大。考虑到这一点,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教授罗宾·洛弗尔-巴奇说,这项研究中获得克隆猴的效率还有待提高,相比之下,“利用正常的早期胚胎分裂成两个的方法来获取同卵双胞胎,要简单得多”。

领导这项工作的中国研究人员指出,克隆猴的唯一目的是服务人类健康,不考虑对人类进行相关研究。但这项成果还是引发许多人思考,克隆人会是下一步吗?

“这是一个可喜的进步。理论上说,我们完全可以用这种技术来克隆人。”美国新希望生殖医学中心的张进说。2016年,张进团队利用类似技术,培育出世界首个细胞核移植“三父母”婴儿,引起世界关注。

坚决反对克隆人的洛弗尔-巴奇认为,克隆猴并不是克隆人的“垫脚石”,克隆人依然将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尝试”,“效率太低、太不安全且毫无意义”。他说:“克隆出的个体也许在基因方面是相同的,但我们远不只是基因的产物。”

英国肯特大学遗传学教授达伦·格里芬认为需要认真考虑开展这类实验的伦理规范。不过,由于灵长类动物研究已受到严格监管,他相信克隆技术不会被滥用,总体上持“谨慎乐观”态度。

(编辑:胡雨桐)

编辑:胡雨桐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