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智库智言 > 正文

周琪:特朗普访华为中美关系发展奠定良好基础

2017-11-21 06:51 来源: 侨报 作者: 杨柳 字号:【

【侨报特约记者杨柳北京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首次访华之旅为中美关系进一步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周琪近日在接受侨报记者专访时说。

特朗普总统于北京时间8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特朗普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共同见证下,美中两国企业签署了总额达到2535亿美元的商贸合同和双向投资协议。

对特朗普总统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经贸。”在周琪看来,特朗普总统所讲的“美国优先”可以视为美国经济优先,美国贸易优先和美国就业优先。

中方给予特朗普前所未有的礼遇

中国官方在特朗普访华前就曾公开表示,两国元首已经建立了非常良好的工作关系、个人友谊和相当程度的互信,能够坦诚地就各自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增进相互了解。这对中美关系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一直致力于中美关系研究,特别是美国政治和外交研究的周琪认为,中方能在访华前用“良好”、“相当程度”来形容两国元首建立的个人友谊、工作关系和互信,说明中国对与特朗普总统“打交道”较为自信。而这种良好的个人关系能对中美关系的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当特朗普总统抵京后,中方给出了“国事访问+”的高规格接待。两国元首不仅检阅仪仗队、正式会谈、共见企业家,还一起逛故宫、看文物、听京剧。“中方给了特朗普总统前所未有的礼遇。”周琪认为,能从特朗普总统的Twitter看出他异常兴奋,与习近平主席的交谈也很顺畅。“按照国外的评论,两人之间存在‘化学反应’。”

特朗普访华之旅成果丰硕

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特朗普访华期间,中美两国企业在两场签约仪式上共签署了34个合作项目,总金额达2535亿美元。能源石化领域的合作成为此次商业成果的突出亮点;中国航空器材集团公司也与美国波音公司签署了300架波音飞机的批量采购协议,总价值超过370亿美元。

“特朗普总统访华两个主要议题一个是经贸问题,另一个是朝核问题。”周琪表示,在经贸合作领域所取得的成果就是签订的这些“大单”。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总统曾在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和人民币汇率等问题上抨击中国。海湖庄园会后中美之间的“百日计划”和特朗普访华期间中美签署的一系列贸易协议,是中国做出的愿意帮助美国减少对华贸易逆差的积极姿态。有了这些贸易协议,特朗普总统可以向他的国内选民有所交代。

“特朗普政府追求的是以‘结果为导向的’对华政策。美国赞同把以往的双边对话层次提升到国家元首级,改为包括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的“中美全面对话”,也是为了改变过去有对话而不能解决实质性问题的局面。”周琪说。在今年3月国务卿蒂勒森访华期间,美国国务院明确表示,美国寻求“与中国建立合作、富有成效、前瞻性的关系。”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在中美存在重大分歧的问题上会转变立场。

朝核问题是美国特朗普政府从国务院、国防部高官到总统历次同中方领导会见时所要磋商的首要问题之一。周琪认为,在特朗普访华中也不例外,只是由于这一问题非常敏感,磋商的结果不易向媒体公开。

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战略尚未形成

在到访北京之前,特朗普总统访问了日本和韩国。他在日本的一场演讲中首次公开提及被外界认为或意在替代亚太的“印太”概念。“此行,我们将寻求新的合作伙伴以及与盟友之间的合作机会,力争建立一个本着自由、公正与互惠的印度—太平洋地区。”

谈及“印太”,周琪表示这并非一个新概念。担任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2011年11月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文章诠释美国的“再平衡”战略时,就把亚太地区定义为跨越两大洋——太平洋和印度洋,并相应地创造了“Indo-Pacific”一词。理由是,两大洋“日益通过海运和战略连接在一起。”自小布什政府以来,尤其是在美国的“再平衡”战略指导下,印度被赋予了新的、非同寻常的战略地位。奥巴马政府积极推进与印度的多方面合作,加深美印战略伙伴关系,以平衡中国日益扩大的地区影响力。“这些并非起源于特朗普时期。”

周琪分析,由于特朗普的个人特点,特朗普政府的组建异常缓慢,内阁部长以下的重要官员有许多尚未到位,已经被任命的重要官员也像“走马灯”一样不断被撤换。这次随同特朗普访华的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还只是个“代理”。这导致特朗普政府尚不能进行必要的政策重审,也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对外战略。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