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智库智言 > 正文

吴建民:解决美中贸易问题 有效举措最关键(一)

2017-09-22 16:32 来源: 侨报 编辑: 胡雨桐 字号:【

09-22-MK-1

华美银行董事长兼最高执行长吴建民于“亚洲未来”论坛阐述美中贸易的解决之道。图片来源:由华美银行提供

【侨报专稿】我们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美中之间可以展开一场代价高昂且具破坏性的贸易战,也可以通过共同协商达成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贸易关系正常化并不意味着解决所有矛盾——在某些基础领域,两国可能永远都无法达成共识。尽管有些问题需要通过复杂的立法改革和多边谈判来解决,但也有一些涉及两国共同利益的领域可以通过有效举措迅速取得进展。

近几年,联邦政府干预为美国的信用卡公司、牛肉和生物技术大豆进入中国市场扫清了障碍。与此同时,美国同意解除进口中国家禽的现行禁令。如果双方能够重点关注战略领域以达成有利条件,那么这些领域也将在未来取得类似积极进展。以下是我所提出的几项切实可行的措施可以改善美中双边贸易关系,帮助领导人扭转恶性循环,重建信任。 

第一步:从准确的数据开始

首先,我们需要准确计算贸易数据。美国政界在与中方对话的过程中,需了解和使用更精准的数据,而非盲目依赖于过时、政治上讨巧的数据。据估计,2016年仅苹果手机(iPhone)就为美中贸易逆差增加了170亿美元。然而,正如我在本系列首篇文章中所指出的,中国参与的部分仅占该款产品价值的5%。

这些不准确的数据须立刻被修正。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是位精明的投资者,他绝不会根据错误的数据进行任何决策。如今,罗斯身居高位,他的每一个决策都将影响全美企业,因此,他更不应屈就于不准确的数据。扭曲的数据已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们需要正确的财务计算方法。

在未来90天内,我呼吁罗斯能够下令重新检验美国商务部下属经济分析局(Bureau for Economic Analysis,简称BEA)所使用的贸易数据计算方式。我们需要建立一个独立的工作组检验目前所使用的统计工具,并提出改革建议,使统计数据更符合现实情况。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提出的附加值贸易数据是个有效的起始点。对于美国决策者来说,若想以高明的方法解决实际问题,掌握准确的贸易赤字和其组成部分至关重要。

第二步:专注较为容易实现的产业,降低相关贸易壁垒

若想要立即取得成效,中国领导人则应考虑在有意进一步开放的区域加快贸易自由化,允许更多国内竞争。

以电影与娱乐服务业为例。暑期大片《战狼2》打破中国票房纪录,成为继《星球大战:原力觉醒》(Star Wars: The ForceAwakens)后,中国电影史上第二部在单一市场创造超过8亿美元票房纪录的电影。这证明,中国电影制作人终于能够在本土制作出可与美国电影相匹敌的优秀作品。现在正是美国寻求增加中国年度进口片配额的好时机。

农产品和生物科技是另外两个美国想要优先发展的行业。如果中国能够加快对美国农作物种子的审批程序,将是其承诺建立透明、高效的核准程序的强有力信号。同样,中国在持续简化药品审批程序上也将有很长的路要走。今年三月,中国宣布允许外国企业在提交新药品审批申请时,可使用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数据,只要数据包括在中国进行的药物临床试验。这是中国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我建议中国尽快通过拟定的条例,使中国民众获得最先进的药物和治疗。

美国方面,特朗普政府应继续推进美国出口管制制度改革。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所述,中国目前已成为许多高科技产品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而美国的出口管制已使得其出口商处于不利地位。美国当前所使用的出口管制体系设计于20世纪70年代,对诸如飞机坐便器、制动器和螺栓等无关紧要的产品也设有繁琐的许可要求。

近年来,奥巴马政府已在出口管制制度改革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我呼吁特朗普政府保持这一态势,而非增设额外壁垒。美国政府应组建一支跨机构工作组,与国会和企业紧密合作以推进以下改革措施:建立一个受管制项目列表,组建一个单独的联邦机构,并要求对管控项目进行定期审查以适应科技发展。这些改革有助于确保美国企业在与其他西方国家企业的竞争中势均力敌,在不损害国家安全利益的同时允许对华出口非敏感高科技产品。

第三步:寻求非关税方法限制中国产能过剩影响

中国在钢铁和其他制造业领域存在产能过剩问题,生产商将剩余库存销往海外,这导致了中国对美和其他国家的贸易顺差。解决资源分配不合理问题将有益于中国自身发展。在此过渡期间,美国应与中国合作,寻求非关税方法来减少中方产能过剩为美国带来的负面影响。

最显著的例子就是钢铁。中国出口至美国的钢铁数量仅占美国钢铁使用量的1%,因此,关税壁垒将不会平衡美中贸易关系。相反,增加关税将导致相关产品价格在美国市场变得更高;作为“回应”,中国也将可能向美国产品征收更高的关税。我希望政府能够衡量一下提高关税所导致的负面影响是否值得,包括对美国众多以钢铁为原材料的企业所造成的损害,以及给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向美国出口更多钢铁的同盟国带来的影响。

美国与其向中国产品征收关税,不如与中国合作,探索如自愿出口限制(voluntary export restrictions)等其他合作形式。1981年,日本与美国达成轿车自愿出口限制协议,到1984年为止,日本轿车年出口量被限制为168万台,并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日本单方面设定了类似限制。这一配额不仅使美国汽车制造商可以保持市场份额,还鼓励了日本企业将部分汽车制造转移到美国。这项措施既有助于避免贸易战争,同时还保障了民众与企业的贸易自由。

我相信,如今这一举措仍然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很遗憾,尽管中国提出到2022年将钢铁产能削减150公吨的计划得到了罗斯部长和其他首席顾问的认可,但却两次遭到特朗普总统否决。总统应重新考虑该提议,因为中国可核实的产能削减和自愿出口限制都将有利于美国。

我也敦促中国继续努力,进一步减少其他重工业如水泥、铝等产品的产量。对于中国来说,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是利国利民的。污染严重的重工业持续将资本从更高产的本地部门抽走,并对环境和民众健康造成严重影响。空气污染导致每年700万人过早死亡,中国农业用地中的20%受到污染,60%的地下水不能直接饮用。这将严重影响可持续发展。

中国应更频繁地允许这些行业的企业退出市场。2016年,中国法院共受理了5,665起破产案例,较上年增长54%,这一数字应继续增长。中国还应准许企业通过包括外国收购在内的并购来实现整合。此外,中国须进一步强化环境保护部门的核心地位,使其在执行环境管理时发挥更大作用。

2017年1月到7月,中国环境保护部共开出了1.16亿美元罚单,尽管这一数字较上年有所上升,但相较于因严重环境问题导致的12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来说仍微不足道。

(编辑:胡雨桐)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