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智库智言 > 正文

何亚非:“后美国时代”来临是历史必然

2017-08-14 02:14 来源: 侨报 作者: 何亚非 编辑: 孟音 字号:【

08-14-MK-1

何亚非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曾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

【何亚非 供侨报稿】近年来,许多中外学者都在思考一个世纪性问题:“后美国时代” 是否已经到来,它会将世界引向何方?经过这些年风云激荡的时代变革,我们的回答是,“后美国时代” 不仅已经来临,而且开始加速发展。这个新时代意味着“美国世纪”的终结,开启了“后美国时代”。

时代变迁是个渐进的过程,如果非要确定“后美国时代”到来的临界点,2008 年发端自美国华尔街的全球金融危机就是这个历史拐点。而2017 年则是“后美国时代” 加速发展“新的历史起点”。为什么这么说呢?“后美国时代”又有哪些特点呢?

世界力量格局发生了前所未有的转折性变化

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整体力量的上升,使世界力量“大趋同”从量变逐渐走向质变,这不仅说的是经济实力的趋同,更为重要的是思想的竞争。中国开始全面参与和积极引领全球治理,这已成为世界政治经济新常态的重要组成。中国和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中国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基辛格说,“当今的国际体系正在经历四百年来未有之大变局”。布热津斯基说,“全球力量的中心从大西洋两岸转移到了远东”。“后美国时代”全球治理将从“西方治理”一统天下,不可逆转的转向“东西方共同治理”,国际关系民主化成为各国的共同心愿。国际社会更多希望中国在全球治理方面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

21 世纪国际秩序的过渡和转换将使“后美国时代”充满跌宕起伏的高度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地缘政治的风险明显增大。

美国对“美国世纪”终结和“后美国时代”来临心有不甘, 不愿直面现实,依然坚持美国第一和“ 美国例外论”(AmericanExceptionalism),认为“美国治下的国际秩序”(PaxAmericana)不可能轻易结束。因此,美国对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快速发展壮大,心态严重失衡,“战略焦虑症”逐年加重。

全球化进程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进入新时代

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势力的博弈加剧。颇有意思的是角色的“大调换”:坚定支持全球化的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而这些年全球化的发起者和主导者美国等部分西方国家却站到了全球化的对立面。这是“后美国时代”常常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需要我们深入思考其深层次原因。

在全球治理方面,美国的认知完全不同,认为全球化偏离了“美国化”既定轨道,美国得益少了(事实并非如此),就竭力要修改国际经济规则,重新分配全球化利益, 并刻意把中国等排挤在外。

美国现在表现出的“精致利己主义”与全球化格格不入。如果美国不能尽快调适到位,“后美国时代”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的博弈将持续升级并延续较长时间。这对整个世界都是灾难。

从人类发展的历史维度看,不管美国如何调整自己,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将贯穿“后美国时代”,全球化继续发展是历史之必然,符合世界各国和平与发展的共同目标,其大趋势不会逆转。

全球化新时代也好,“后美国时代”也罢,一个很重要的标志是世界经济发展指导思想的转变,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的转变。“后美国时代”世界安全体系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我们相信,世界大势一定会朝着集体安全、合作安全、共同安全的方向发展,全球伙伴关系势头看好。与此同时,中国积极倡导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主义,呼吁建立合作共赢、相互倚重、开放平等的“全球伙伴关系网络”, 并以此为基础形成新型集体、合作、共同安全的格局。

总之,进入21 世纪“后美国时代”以来,我们目睹国际秩序转换期、全球治理调整期、世界经济转型期三期叠加;全球化遭遇制度性危机、思想危机和经济危机三个危机叠加,“后美国时代”看来不会风平浪静,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仍需要观察,需要各方做出艰苦的努力。

进入“后美国时代”,中国作为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任重而道远,更加需要保持战略定力,在确保国内稳定、经济繁荣的基础上,继续积极全面的参与并引领全球治理,推动各方携手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世界和平和发展的事业继续向前。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