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智库智言 > 正文

贝德:威慑和遏制朝鲜 美国最不坏的选择

2017-08-10 01:05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徐一凡 字号:【

QQ截图20170810155652

▲杰弗里·贝德

【侨报记者徐一凡华盛顿报道】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国问题专家杰弗里· 贝德(Jeffrey Bader) 撰文表示,朝鲜快速发展的洲际弹道导弹能力及核项目,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实在的威胁。

在如何解除威胁的众多建议之中,具有现实意义的并不多。

美国应当避免希望“短期内解决问题”的错误做法,和盟友一起坚定发展对朝鲜威慑(deterrence)和遏制(containment) 的政策, 这其实是美国“ 最不坏”(leastbad)的选择。

贝德还在文中强调朝鲜和中国的联盟关系早已是“过去的事情”, 把解决朝鲜问题交给中国是“不会有效的方法”之一,也认为不应该过度制裁中国的相关实体,同时明确表示不应当让美中关系取决于朝核问题;另一方面贝德也认为中国所提议的“双冻结”是无效的。

七种“不会有效的方法”

贝德表示,找出“不会有效” 的方法比找出能够有效解决朝鲜问题的方法要容易得多。他连举了七种“不会有效的方法”。

一是美国先发制人,破坏朝鲜的核武器和弹道导弹——因为这会导致朝鲜对韩国和日本的报复。

二是在2005 年六方协议的基础上进行谈判——因为平壤已经明确表示对这样的谈判不感兴趣。

三是“双冻结”的选项——这项中国和俄罗斯的提议将美韩的自卫与朝鲜发展核武器的行径等同起来,会造成作为美国重要盟友的韩国失去信心。

四是没有先决条件的谈判—— 没有成功的希望,朝鲜不会在其拥核地位不明的情况下谈判。

五是把朝鲜问题交给中国去解决——特朗普总是认为中国能轻易解决朝鲜问题,但朝鲜和中国的联盟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中国应当对朝鲜施加更大压力,但朝鲜依然会大力发展核武器和导弹,中国的作用并非决定性的。

六是制裁与朝鲜有贸易关系的中国企业——中国与朝鲜停止贸易后者也会找到走私途径,而这种制裁还会损害美中关系。

七是让美中关系取决于朝鲜问题——这样会让朝鲜问题变成朝鲜核威胁加上美国与世界第二大国敌对关系加剧这两个问题,美国需要与别国在全球安全、经济、政治问题上进行合作。

朝鲜问题不是一个能在短期内解决的问题

贝德提出,朝鲜问题不是一个能在短期内解决的问题。虽然当年苏联对美国的安全威胁和现在朝鲜给美国带来的安全威胁有很多迥异之处,但也有一些相似的挑战:与拥核力量发生武装冲突是很不好的选择;如何利用美国的众多优势对付拥有一个巨大优势和许多致命弱点的力量;在使用过度对抗或针对弱点的政策时,如何防止与盟友的重大战略挫折;如何避免大规模的生命损失并利用优势工具最终成功;等等。

由此,贝德提出了一些处理朝鲜问题的“要素”:要通过军事演习、部署现代化武器、美韩积极应对朝鲜挑衅行为的决心等,向朝鲜施加军事压力;要发展和部署反导能力, 捍卫美国本土、该地区的美军以及日韩盟友;说服国际社会实施对朝鲜贸易、投资关系的“准国际禁令”; 美、韩、中进行应对朝鲜相关突发事件的三方对话;美国应认识到不与韩国、中国合作就无法达成目标,比如可以制裁非法参与朝鲜事务的中国实体以表明美国认真的态度, 但不能过分,导致伤害中国应对朝鲜问题的整体努力;在无核化协议之前,不对朝鲜保证接受其政权; 加强与韩、日的军事联盟,不应当鼓励他们发展核武器,但应保证两者受到威胁时,美国能全面提供军事反击的选择和保护措施。

贝德指出,在“威慑与遏制” 之前,美国也应当直接——或通过韩国、中国——向朝鲜提供最后一次摆脱灾难的机会,即提出在朝鲜无核化、拆除导弹项目之后,和朝鲜建立全面外交关系,停止经济封锁和制裁转而进行经济援助,签署和平条约以取代已有74 年历史的停战协议。

在贝德看来,因为美朝之间不存在信任,所以这些措施需要细致而明确的步骤。但即使是这样,已经拥有核能力和对抗美国基础的朝鲜也很可能不会接受。

不过,这样的“报价”有利于韩国试图说服朝鲜,并在说服不成后实行更严厉的“威慑与遏制”, 有助于反击俄罗斯与中国定期提出的建议,并让美国拥有道德高地。

贝德总结,美国的“谈判”可以选择与韩国合作或通过“六方” 的形式,也要做好谈判不成而进行“威慑与遏制”长期努力的准备。除了谈判或孤立朝鲜,不太可能有第3 个选项。

(编辑:高三)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