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道钉”不再沉默 中国何时立碑纪念
——
2017-05-29 11:41 来源:侨报网 作者:钟颖 编辑:

 

图为各界人士观看“轨迹——华侨与铁路专题展”。中国铁道博物馆供图

图为各界人士观看“轨迹——华侨与铁路专题展”。中国铁道博物馆供图

近日,由广州省江门市政府、中国铁道博物馆联合主办的“轨迹——华侨与铁路专题展”在北京中国铁道博物馆正阳门展馆揭开了帷幕。展览通过各种文物再现了19世纪后半期以来华人华侨对世界及中国铁路的建设贡献,以铭记和发扬铁路华工的“道钉精神”。

侨报记者钟颖5月28日北京报道】近日,由广州省江门市政府、中国铁道博物馆联合主办的“轨迹——华侨与铁路专题展”在北京中国铁道博物馆正阳门展馆揭开了帷幕。展览通过各种文物再现了19世纪后半期以来华人华侨对世界及中国铁路的建设贡献,以铭记和发扬铁路华工的“道钉精神”。

150年前,一群群华工漂洋过海来美国,为美国第一条横贯东西大陆的太平洋铁路建设做出重要贡献。道钉不语鉴往知来,从《沉默的道钉》到《道钉,不再沉默》到《金钉》,甚至斯坦福大学的学者前往中国为铁路华工的前世今生寻根,世界对铁路华工的研究和关注,已经跨越国界。但另一方面,中国学者也指出,大陆对铁路华工研究仍然缺乏广泛的民间基础,一位身患重病的中国教授写信呼吁,在2019年美国太平洋铁路建成15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时,中国至少应该有一座自己设计的铁路华工纪念碑。

“一句话历史”

在铁路修建进展困难之时,铁路包工头以为“能够建造万里长城的民族,也一定能够建筑铁路”。自此,一张张用中文写就的招工广告,散播到了唐人街的各个角落,华人与铁路的血泪历史就此开始。

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长3000多公里,连接了太平洋和大西洋,让美国插上了“动力之轮”——从名义上的存在国变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完整国。然而,这条美国人心中的奇迹大铁路,因自然条件太恶劣,白人工人们都不愿意修建。在铁路修建进展困难之时,铁路包工头以为“能够建造万里长城的民族,也一定能够建筑铁路”。自此,一张张用中文写就的招工广告,散播到了唐人街的各个角落,华人与铁路的血泪历史就此开始。

像一座城池背后无数的牺牲一样,横贯北美大陆的铁路埋葬了累累白骨,绵延3000多公里的中央太平洋铁路,后来挖掘出的遗骸证明,几乎平均每公里铁路都埋葬了一位华工。

然而,到了1869年5月10日,铁路通车的那天,没有一个华工被邀请出席典礼,铁路合龙仪式上,只有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董事E. B. 克罗克说过公允话:“提醒诸位,这条铁路能早日完成,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贫穷而受鄙视的中国劳动阶级——归功于他们表现出来的忠诚和勤劳。”

这是美国移民史上著名的“一句话历史”。自此,鸦片战争后飘落他国的华人,因为地位低下而缺少足够的话语权,随着铁路华工的集体缄默,这段伟大历史关注者也越来越少。

“150年前美国铁路华工是‘传奇而悲情式’群体。”回忆起这段历史,北京师范大学的黄安年教授多次向公众和媒体呼吁,称铁路华工是沉默的道钉,道钉精神不该被遗忘。

黄安年是中国最早一批研究华工铁路历史的中国学者,2005年出版了中英文版本的《沉默的道订》;2010年出版了以图片为主的《道钉,不再沉默——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2015年,黄安年教授与摄影家李炬合作出版了《沉默道钉的足迹——纪念华工建设北美铁路》。

黄安年解释,北美铁路的华工历史,本不是他的既定选题和方向,只是在2005年,出于偶然,他负责为一个出版社搜集和编辑画册才开始对铁路华工感兴趣,在搜集图片的同时,积攒了大量资料,随后才陆续出版了专著。

黄教授的妻子、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吕启祥女士也曾告诉《侨报》记者,最初研究铁路华工没有启动资金和研究赞助,但介入这个研究课题后,黄安年敏感地察觉到研究铁路华工有重大历史意义,于是开始倾尽全力研究,在没有助手辅助的情况下,是家人提供了最大的帮助。

随着多本专著出版,黄安年“道钉”系列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不但获得中国官方认可,还正式列入“十二五”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也使北美铁路华工从国内几乎无人知晓的“沉默道钉”,成为引起广泛关注的公共形象,在中美民间交流乃至国家领导人的外事活动中发挥着重要的媒介作用。

除学术著作之外,黄安年还在《科学网》博客中持续不断地关注铁路华工。2007以来,黄安年发表关于华工问题的博文就接近500篇,图片超过了2000张。黄安年的科学网博文,是迄今为止中国大陆完整记录近年来铁路华工研究动态信息的自媒体平台之一。

从道钉到《金钉》

除了学术专著之外,2017年4月,以铁路华工为主题的《金钉》一书出版,作者沈卫红以游记的形式穿越历史,追溯华工修筑中央太平洋铁路史。

除黄安年外,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生键红,自2001年以来,数次来美,搜集原始档案、查询当地资料、寻访华工后裔、发放调查问卷,以大量第一手资料揭秘了中央太平洋铁路首次招募华工时间、铁路华工总数、工种、死亡人数等史实。

生键红认为,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共招募华工1.5万到2.3万人,多于以前认为的1万至1.5万人;华工承担了铁路80%的工作。华工因工种不同工酬也不一样,平均每个华工的工酬为日薪1美元,技术工种日薪1.53美元,送水工的日薪少于1美元。

欣喜的是,除了学术专著之外,2017年4月,以铁路华工为主题的《金钉》一书出版,作者沈卫红以游记的形式穿越历史,追溯华工修筑中央太平洋铁路史,该书无论是在表现方式,还是题材方面均有创新,开拓了美国铁路华工研究的新视野。

据沈卫红介绍,2014年5月,广东省侨办和《广东华侨史》编史办与《南方日报》合作,派出精干团队重走中央太平洋铁路,沿途收集史料,沈卫红参加了田野调查团,在半个月内取得了大量的一手资料。

按照计划,沈卫红一行人从旧金山出发,一路上见证了当年铁路华工筑路之艰辛,也遇到了至今仍然铭记这段历史的美国民间人士,比如:70多岁的美国人拉里先生,多年来悉心守护当地的华人公墓,每年清明节,还按中国人的方式拜祭这些无名华工;80岁守山人那姆先生,他对铁路华工了如指掌,收藏了华工使用过的铁锹,因为没有经费,筹办个小小的铁路博物馆成了他的梦想……

重走铁路的所见所闻,让沈卫红等人备受触动和震撼,她说,“华人建造美国跨州的大铁路,这一早期华人教科书式的重大历史事件,至今仍对美国华人和广东侨乡产生重要影响,在中国最不该被沉默和遗忘!”

强烈的责任感驱使下,参加重走活动的相关人士都想把这段历史表达出来,沈卫红回中国后进行了大量研究和史料收集,历时两年完成了《金钉》。而重走活动的带队人、摄影家李炬在斯坦福大学举办了铁路华工的专题摄影展。除了影展,李炬还跟黄安年教授合作了《沉默道钉的足迹——纪念华工建设北美铁路》一书,而参与活动的广州《南方日报》等媒体则连载多篇报道。

 

 美中大学研究合作

2014年,五邑大学还跟斯坦福大学达成协议,拟定相关机构共同参与“美国铁路华工生活史”田野考古调查。2016年12月,五邑大学与斯坦福大学等机构正式开展了这一项目,第一期合作考察工作交流长达40多天。

就目前中国大陆对铁路华工的研究现状,黄安年认为,中国大陆对铁路华工的研究有几个节点,第一个是2006年首次用中英文出版了《道钉,不再沉默》,该书首次完整阐述了中国大陆学者对华人参与北美铁路修建的观点。第二个节点就是2014年沈卫红等人的重走活动,“媒体大范围的报道和各种作品,让铁路华工重新走进了大众的视野,也让侨乡更加关注铁路华工。” 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期间,曾经两次提及了华工的无私奉献,称赞道钉精神为一种丰碑,加上中国国内一批著作相继出版,“沉默道钉”逐渐进人了公众视野,这是铁路华工在大陆研究的另一重大进展点。 而在上述的一些散点研究外,最集中研究铁路华工的是五邑大学广东侨乡文化研究中心。该中心主任张国雄教授接受《侨报》采访时表示,跟北京的黄安年和上海的生键红的海外视角不同,由于修建北美铁路的华工七成来自当地,五邑大学依靠本土侨乡地缘优势资源,进行本土化铁路华工研究。 2014年,五邑大学还跟斯坦福大学达成协议,拟定相关机构共同参与“美国铁路华工生活史”田野考古调查。2016年12月,五邑大学与斯坦福大学等机构正式开展了这一项目,第一期合作考察工作交流长达40多天。 张国雄称,中美专家通过对美国铁路华工家乡民俗、日常生活、信仰、村居环境等调查,与斯坦福大学在美国铁路华工聚居地已完成的生活史考古研究成果进行对比,更完整全面地把握铁路华工的历史,把握华工在中美文化交流中的地位和作用。 张国雄表示,希望到2019年,即美国太平洋铁路建成150周年纪念日之时,中美双方都能出一些好的研究成果来纪念这一特殊的日子。同时,把铁路华工家乡研究和美国生活研究结合起来,形成谱系化成果,并通过这些成果,吸引更多研究美国问题的专家学者关注铁路华工。

学者为立碑四处奔走

近年来,广东省曾有人大代表提出议案,呼吁建立铁路华工的纪念碑,广东江门政府曾有过计划,要建立一座铁路华工的纪念碑,但尽管民间和学界呼声很高,纪念碑至今没有动工。

从《沉默的道钉》到《道钉,不再沉默》,再到《金钉》以及中美学者的跨国合作,一方面,道钉精神不断以丰富的面貌呈现在大众面前。另一方面,学者黄安年仍然强调,“由于相关史料缺乏,一些著作不够严谨,铁路华工的基础性研究不够,研究也没有广泛民间基础。”

黄安年指出,铁路华工研究顶层设计缺乏,2015年11月7日是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建成130周年,2009年美国太平洋铁路建成140周年之际,中国主流媒体几乎是无声无息,民间对于铁路华工事迹知之甚少,关心也少。

最让黄安年忧心的是,即使在铁路华工主要来源地的广东江门五邑地区,普通民众对铁路华工也知之不多。

此外,中国历史教科书中,基本没有涉及铁路华工事迹。尽管影视界已有几部涉及铁路华工的记录片面世,但内容和质量上不尽人意,版权意识也较为薄弱。

相比之下,美国和加拿大早已有十来座铁路华工纪念碑,现还准备继续立碑,而中国迄今没有一座自己设计建造的纪念碑,1991年在上海衡山路设立的一座纪念碑还是为美国人所塑。

近年来,广东省曾有人大代表提出议案,呼吁建立铁路华工的纪念碑,广东江门政府曾有过计划,要建立一座铁路华工的纪念碑,但尽管民间和学界呼声很高,纪念碑至今没有动工。

黄安年教授透露,广东江门五邑大学一梅姓教授也研究铁路华工,目前,梅教授虽然已身患癌症,却仍然为立碑之事四处奔走。本月初,梅教授还打电话给黄安年,就侨乡江门的美国铁路华工立碑一事迟迟未能落实深感焦虑。

梅教授告诉黄安年,江门市外侨局局长曾建议梅教授给市长写信以推动尽快落实立碑。可让人颇感无奈的是,今年4月27日发出信件,媒体隔天就报道,该市市长因涉案贪腐而被审查。信件改寄给了一位市委常委,但5月8日寄出的信件,梅教授目前还没有得到回应。

现在,这封信已经被公布在黄安年的博客上,作为铁路华工研究推动艰难的一个代表。

实际上,中国铁路华工研究的圈子并不大,就研究者本身,几位权威专家黄安年等人年事已高,早就退休的他们,缺乏行政头衔也缺乏相应资源,想把科研转化为成果,几乎是举步维艰。

“还差两年,到了2019年,就是美国太平洋铁路建成150周年,我们如何面对逝去的铁路华工?如何面对海外华工们的后裔?如何回应习近平提出的丰碑精神呢?”在念完了梅教授的信件之后,黄安年忧心忡忡地叹气说。

(编辑:文章)

编辑: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评论
新评论
举报 +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提交 取消

美国头条APP下载

苹果版 安卓版

侨报网公众号

微博 微信
搜索

登   录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

帐号或密码错误

登  录
还没有帐号?注册

注   册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邀请码 重新发送邀请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邀请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注   册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4-20个字符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请输入密码

请输入4-12个数字或字母

注  册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换一张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邮箱地址

请输入验证码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忘记密码

请输入新密码

请输入6-12个数字或字母
提  交
已有帐号,马上登录